玄衍神术 章节目录 第三十九章:老巢

作者:一介白衣书名:玄衍神术更新时间:2016/06/26 22:45字数:3186

本站域名 www.boluoxs.com (菠萝小说) 手机访问 m.boluoxs.com
  闻言,李梦华顿时如同被浇了一桶冰水,能收服妖怪者,岂是他这小小凡人可得罪的?他脸色苍白,忙寻了椅子坐下,再不敢多言。

  前夜黑猫突现,以性命相逼,让他供了许多秘辛,那些可都是要命的,倘泄露出去,他李梦华定死得很惨。

  “我来问你,那何大旺贿赂知县之事,你如何得知。”

  苏伏不欲拐弯抹角,便直入主题,本来讯问一个凡人无需如此麻烦,只是如今非常时期,任何可能引来天坛教注意的行为都做不得。

  奈何不得玉清宗,岂会奈何不得他这小小散修?是以不得不小心行事。而玉清宗虽势大,然并不清楚凡间运作流程与规定,这一点苏伏在前世便深有体会,是以直接想到从官方入手,题外话按下不表。

  李梦华被再一次问起此事,心头顿时警醒,他硬着头皮正欲复述,岂料苏伏突冰冷冷道:“你现下所说若与事实不符,待我抽了你魂魄之后,必让你知甚叫生不如死。”

  黑猫有些惊诧,这可不是苏伏风格,他这是演哪般?

  “看你表情,想来应接触过我等修士手段,是也不是?”

  苏伏又道:“我这里有一门法术,专司读取生灵记忆,只是被施法之人,将受到犹如九幽地狱千刀万剐之苦,你想清楚了再答不迟。”

  此言莫说李梦华,便连黑猫亦是大惊,见苏伏表情不似作伪,不禁想到方才所受之苦,“这奸诈小子方才拿我做实验,莫非便是……”

  李梦华还算有些节气,没有当场瘫倒,他额上满是汗水,紧紧盯着苏伏。

  苏伏似明白他意思,点了点头道:“你老实说来,保你性命不难。”

  得了肯定答复,李梦华顿时瘫坐椅子上,一阵难言沉默,才听到他缓缓道来:

  “我与知县李桧乃是同乡,十年前一同参与了县试,我得了第一名,那时李解元之名响了整个平阳……”

  “李桧屈居第二,他家乃平阳本地富户,瞧不起我寒门出身,纠了几个酒肉朋友寻我晦气……”

  “那晚我受尽欺侮,然我乃是一乡解元,已有品阶在身,任他们富户再如何了得,欺侮朝廷面子便是死罪。”

  苏伏没有打断,静静听着,黑猫却有些不耐烦,只是苏伏没有话,他亦不敢打断。

  “此事惊动朝廷,陛下亲自下旨,那几人交我处置,要他们生便生,死便死。他们几人背后皆有大人物,却都不愿参与此事,我现在明白,陛下拿我作文章,便是要引蛇出洞。”

  “那时我年少无知,揣不透天意,李桧家人跪着求我……那是我次体会到权利好处,竟能让平日高高在上的老爷在我面前下跪。”

  随着叙述,李梦华的音声渐渐平缓:“我心软了,拿了他们几家好处,陛下震怒,面上不说,却寻了借口将我贬到此处当了一方小吏,亦剥夺我京试资格,同行皆知我得罪陛下,渐渐与我疏远。”

  言至此,他嘴角挂着自嘲笑容,“巧的是,李桧后脚来到此地,亦当了个小吏,我俩竟有种同病相怜感,此后渐渐成了好友。”

  “可是很快,我便警醒了,李桧的到来绝非巧合,我们两人暗地商议分析,最后得出结论,陛下与那几位大人物的斗争还在持续,我便假装与他闹翻,此后无论他做甚都要与他对着干。”

  “外人只当我俩水火不容,却不知我们暗里常有往来,互通有无。”

  “几年时间,我俩果顺利升迁,陛下与那几位的斗争渐渐白热化,后来听闻青州两大圣地派了仙师调解。”

  这两大圣地指的自然是剑斋与玉清宗。

  “我俩本觉着峰回路转,再不用担惊受怕,岂料七年前突有一人,以雷霆般度崛起,成了晋城新的富户,谁也不知他以甚起家,此人便是何大旺。”

  “一日,那何大旺寻了李桧,因李桧官位高我一阶,是以把我排除在外。他们不知我与李桧真正关系,故他们做何动作,我皆一清二楚。”

  “此事倘泄露出去,我性命绝难保全,还望仙长替我保密。”

  李梦华言罢,觉口干舌燥,便欲寻茶水。

  苏伏觉着自己果时来运转,竟瞎猫碰了死耗子,那天坛教到现在也不知漏了这么个大洞,这世事真奇妙,谁说不是呢?

  “放心罢,你还没有出卖的价值。”

  苏伏心头微喜,面上不显,只是问着:“那你可知李桧如今是死是活?”

  闻言,李梦华神情黯淡,叹道:“定是遭了灭口,我俩秘密往来,他怎会一声不闻便失了踪迹,我只能强装不知生何事,对外便宣称他回乡探亲。”

  黑猫顿时龇牙骂道:“孙子,你骗别人就算了,竟敢骗爷爷我?”

  苏伏按下他头颅,示意他稍安勿躁,又道:“最后一个问题,那伙妖人老巢在城内何处,只需给我大概方位既可。”

  言毕,取出早已备好的简易地图,让李梦华将地点圈出。

  李梦华见黑猫有些不怀好意地打量,没有丝毫犹豫,连连在图上圈了三个地方。

  苏伏拿过查看,有些意外道:“竟有三处?”

  “看在你如此配合的份上,便请你睡上一觉,倘我勘查无误,便不再回来,倘我现你在骗我,定叫你知道欺骗我的下场。”

  黑猫配合着放出幻术,将李梦华迷晕过去,又对着苏伏讨好说着:“老爷,小的让他睡上十二个时辰,足够我们办完事情了。”

  苏伏似笑非笑道:“恐不只十二个时辰罢。”边向着外边走去,又道:“一些小手段不要紧,莫要伤了他性命。”

  黑猫讪讪道:“是是,老爷英明,小的给他下了幻咒,让他往后半年,当不成男人。”

  像李梦华这样凡人,黑猫有太多手段,只看心情而已,半年阳痿,几是一个男人的奇耻大辱了,尤其是李梦华这样年轻的朝廷命官。

  苏伏失笑,摇道:“你这不地道的妖货,还不快快跟上。”

  一人一妖出了李府,那些守卫皆被幻术所迷,是以没有阻拦。这一番折腾,已是戌时,天色完全暗下来,空气有些阴冷潮湿。

  黑猫用鼻子嗅了嗅,报喜道:“老爷,今夜恐还会下雨,对我们有利啊。”

  “嗯,事不宜迟,先去附近一个点罢。”

  时日太短,苏伏对城中地形不太了解,是以不清楚地图上圈圈具体是哪个地方,只能一路对照摸索过去。

  他们不知,在他们走后,李府后院进来一个黑衣人,那人对着李梦华一挥手,就见一道清光拂过他身体,李梦华身上幻术便被解开。

  他慢悠悠醒来,见了来人,忙恭敬行礼:“供奉大人,都按您吩咐转告了,一字不差,您看,可还满意?”

  来人却看不清面容,显有障眼法,他没有回答,而是面无表情道:“李大人,你觉着倘有人抢你心爱之物,该如何是好?”

  李梦华闻言微微怔然,揣不透荼毒究竟何意,便字斟句酌,说:“倘对方比我强,便忍他一时,反之杀掉便是,还有甚道理可讲呢。”

  “哈哈!”黑衣人突大笑两声,“不错,还有甚道理可讲……”

  “很好……”他说:“本座定会在皇上面前替你美言,取代李桧并无甚难,等着好消息罢。”

  言罢,黑衣人身形便化作晶亮粉尘,转眼消失不见。

  李梦华早已见怪不怪,他微微露出笑容,自语道:“李桧啊李桧,你又败了,可惜你看不到我取代你那天了……”
网站地图导航:1 2 3 4 5 6 7 8