玄衍神术 章节目录 第三十八章:决定

作者:一介白衣书名:玄衍神术更新时间:2016/06/26 22:45字数:3170

本站域名 www.boluoxs.com (菠萝小说) 手机访问 m.boluoxs.com
  过了不知多久,黑猫悠悠转醒,他缓缓抬起眼皮,视线初时迷蒙,渐渐清明,这才打量周遭,熟悉的摆设,才现自己正躺在榻上,正是玲珑客栈的客房。

  “我没死?”

  黑猫有些惊喜,这时才感觉到脑海隐隐有着刺痛,只是并不明显,这是记忆改换的后遗症,只需几天适应便能恢复正常。

  他四处张望,见不着苏伏,正想起身,门便被从面推开,苏伏托着托盘走进来,托盘上有着各式食物,见黑猫醒了,便笑着招呼道:“醒了,感觉如何?先过来吃点东西。”

  “老爷……”

  黑猫有些莫名,本以为死定了,不想这煞星留了自己一命。

  “怎么?还觉着我对你下杀手呢?我要杀你何须如此麻烦,你灵魄在我这里,只需捏碎即可,莫要胡思乱想了,过来吃点东西,等会还要你帮忙。”

  苏伏见他仍有些害怕,便劝慰道:“你只需认真替我办事,日后有机会还可放你自由,短短几日相处,你应知我为人,绝不会食言而肥。”

  黑猫想说就是才短短几日才会害怕,想到之前那毫无感情的双眸,他不禁又打了个寒战。

  “我一直忘记问你,你可知那陈有为其实乃是修士?”

  苏伏转移了话题,免得黑猫一直有心里阴影,见他果然怔住,便印证了猜测,方才查看他记忆,并无任何有关陈有为的记忆,只把他当做区区凡人而已。

  “如若不然,陈家偌大家业早被谋夺一空。”苏伏说着,将托盘置于桌上,拿起筷子夹了片熟牛肉,慢条斯理嚼着。

  除熟牛肉之外,另有醉香鸡、红烧鲤鱼、酱醋排骨等等,苏伏还要了一份大罐鸭汤,玲珑客栈厨子手艺还可以,他吃得津津有味。

  黑猫有些难以消化这一讯息,此时回神,挪了脚步来到桌前,拿眼瞧苏伏。

  苏伏示意他坐下,又言:“那晚你为何只迷了陈依依,却没有对她动手呢,你运气也好,陈有为定在暗中看着你动作呢。”

  “唔,老……老爷有所不知,那时心神系在《炼妖经》上,正要想法设法夺……借鉴,后来便为老爷收服……”

  黑猫只觉饥肠辘辘,得了苏伏肯,便放开了狼吞虎咽。

  苏伏暗忖:“九命没有说谎,可我为何有一种感觉,有人刻意安排我们相遇。倘是陈有为,此事不大应该,就算他要图谋,我一介散修,修为不高,有甚好图谋?我与叶璇玑的事亦无第二人知晓……罢了,只当是错觉吧。”

  “老爷?”

  黑猫见苏伏停下不吃,犹疑喊着:“老爷您那法术可千万莫要在小的身上验证了,方才小的以为死定了。”

  “放心罢,没有第二次了。”苏伏心说哪还有第二次,方才浑身脱力动弹不得,随便来个凡人都能轻易杀掉他,这样状态一直持续了一个多时辰,如今想来仍是心有余悸。

  一人一妖将食物解决干净,苏伏便将托盘置于房门外,自有伙计来拿走不提。

  “老爷,接下来我们如何行动?”

  黑猫意思很明白,接下来晋城定愈凶险,继续留下,风险就太高了。以他心思,当希望早早离开此地,现下还不晚,倘真正卷入,生死就难料了。

  苏伏默然无语,静静踱步至窗门,其实他心里早有答案。一来机缘不常有,错过一次,便可能错过长生大道;二来他根骨最下等,倘不能激流勇进,迟早被魔灵夺舍,那时他最好下场便是被魔灵吞噬,只是以魔灵对自己怨恨程度,怕没这样简单啊。

  静默良久,他忽开口道:“你修炼是为了甚?”

  黑猫在他身后闻言一怔,潜意识里的答案自然是“长生”,正欲答话时,却有些莫名地转了口:“许是为了活下去。”

  苏伏有些意外,意味深长地看了他一眼,淡淡道:“这可不是你真正想法。”

  他将窗门关上,不待黑猫反应,又道:“不管为了甚么,前提条件自是活着,真界纷争不断,以我身份修为,便连利用价值都构不上。”

  “闲言便不再提了,我欲留下……”

  黑猫对上了苏伏眼神,知道他心意已决,便无力耷拉着脑袋:“知道了老爷。”

  苏伏点头,又道:“此时我们能做的,不外将天坛教老窝寻出,拼命之事自有人做,何府这条线索已断,突破口就只剩衙门。”

  “衙门?”

  “不错,还记得那县丞吧?带我去找他。”

  ……

  李梦华,云崖县县丞,没人知道他亦是平溪和阳人,且是承元十二年县试解元,其后不知因何放弃京试,来到云崖当起了小吏,十年时间爬上县丞,在大律政治体系里,相当正七品,且年纪不大,极有希望再进几步。

  约酉正,天幕将沉未沉,县衙只留了值守之人,其余皆回了家,李梦华自不例外。

  李府位于城西,此地多有城中贵人居住,亦称作贵人街,能在此地买房之人,皆乃本城富户、官员或外地客商。

  一辆马车缓缓驶来,转过几次拐角,来到一栋大门宅前停下。

  大律有法,城内凡七品以上官员出行可乘马车,七品以下只能骑马。

  自车上下来一个三十五六男子,只见他身着青色鱼龙官袍,头戴乌纱帽,脚踩金蚕丝线靴,面如白玉,蓄了短须,本应是温润如玉的谦谦君子,此时神情却有些阴沉。

  李梦华自车上下来,便见了自家宅门前有守卫持矛对着一人,一副剑拔弩张模样。

  “住手!”

  听见喝声,李府卫士才见是自家老爷,其中一个守卫忙上前禀报:“老爷,此人硬要在此徘徊,说是要等您回来,我看他来历不明,正要拿下审问。”

  李梦华这才近前细细打量,见了那人约二十年纪,肩头蹲着一只黑猫,顿时心头一颤,忙言:“放肆,来者是客,哪有用兵器对着客人的道理,还不快快与我道歉。”

  那几个守卫煞是诧异,却不敢抗命,只得收起了枪矛行礼致歉。

  正是苏伏,本来黑猫想带他去县衙找人,苏伏却觉得直接来这里比较好,县衙人多眼杂,指不定就有天坛教的眼线。

  “敢问先生有何指教?”李梦华虽是对着苏伏问,其实对黑猫印象深刻,却不知一人一妖关系乃是主仆。

  守卫有些不敢相信地望着苏伏,见他这样年轻,却让李梦华用指教形容,莫非是哪个大家公子?

  “李大县丞不请我进去坐坐?”

  苏伏言毕不待他邀请,径自向李府内走去。李梦华哪敢说个“不”字,忙跟在后面。

  进了李府,就见庭前分开三条甬道,间中直走,通过庭院,就可见正厅,苏伏径自入内,有下人正打扫,见着苏伏本欲惊呼,又见自家老爷跟在其后,便把惊呼压回喉咙。

  “我有话问你,让他们下去吧。”

  苏伏见那守卫亦跟了进来,想是担忧自家老爷。

  李梦华心知这些守卫绝不是黑猫对手,便挥挥手让他们下去,直到厅内只剩了二人,苏伏才示意他坐,丝毫没有客气的模样。

  就算李梦华再怎样有修养,亦有些怒火,此地是我家,本官堂堂一县县丞,岂是你挥之则来,呼之则去的……

  他正欲作,就见苏伏肩上黑猫眼神冰冷,突龇牙恫吓道:“我家老爷叫你坐,你竟敢不坐?小心本大爷吃了你……”

  “老……老爷?”
网站地图导航:1 2 3 4 5 6 7 8