玄衍神术 章节目录 第三十七章:玄英丹

作者:一介白衣书名:玄衍神术更新时间:2016/06/26 22:45字数:3837

本站域名 www.boluoxs.com (菠萝小说) 手机访问 m.boluoxs.com
  晋城昨夜好一场雨,至今晨虽已止了势头,空气里仍残留浓浓水汽,天色阴沉,叫人心情亦有些压抑。

  雨后的绿明庄,经人刻意下,营造出了朦朦胧胧的气氛;庄外粉墙环护,绿杨垂柳,自外驻足而望,可见几间垂花门楼,甬路隐隐,有山石点缀。

  其庄内中心处,有高高亭台,朦胧中,可见人影憧憧,不时传来宾主欢笑、女眷娇嗔……绿明庄之主常于阴天款待宾客,城内百姓早习以为常,故视而不见。

  “所谓小隐隐于野,大隐隐于市,冷道友真是好手段,在下佩服。”

  陈有为赞叹说着,双眸闪着莫名光芒,他心知此次邀请绝非喝茶闲谈,定有事生。

  李芸芸与他对视一眼,皆看出对方想法,便娇媚道:“冷大护法相邀,我等自不敢不从,今日恐非喝茶这样简单罢?”

  亭台有雕栏玉柱,呈六角,有青丝楠木筑成窗网相围,只留一面出口;间中有一黄花梨木茶案,水汽袅袅飘出,闻之泌人心脾;水汽源自案上一青纱纹壶,指掌大,有一股泌人清香。

  亭内只有四人,除陈有为二人,还有冷武生与荼毒。荼毒面无表情坐着,身前瓷杯动也不动,一副丝毫不买账的模样。

  冷武生脸上挂着微笑,轻倾上身为陈有为二人倒茶,以介绍口吻道:“此茶乃我莒州特产,名唤云雾茶,妖神宫之人亦有用之,诸位不妨多多品鉴。”

  “呵——”

  陈有为不咸不淡笑了笑,道:“妖族传承虽久远,怎能与我人族修士相较,此茶于我看来,泛泛而已。”

  此言非虚,云雾茶虽上等,却仍是凡品,在场四位,平日里所用之茶皆非凡俗可较。

  冷武生不由失笑,见二人疑惑,忙解道:“二位有所不知,此茶乃是云雾崖所出,那云雾崖乃是狐族领地,此茶便是由狐族领夜神月亲手所制。”

  “哦?我却尝不出有何特异……”李芸芸隐隐猜到些甚,便有些不岔。

  陈有为反而变得兴致勃勃,他轻轻举杯而饮,细细感受着,末了不禁赞道:“好茶,传闻那夜神月美貌,比之叶璇玑亦丝毫不差……唔,真是好茶……”

  李芸芸知他醉翁之意不在酒,想是来气她,便冷哼一声,只做不闻。

  冷武生微微笑着,正欲打圆场,荼毒却忽然开口:“有完没完?有事言事,无事莫耽搁我时辰。”

  亭内气氛顿时微僵,冷武生心头泛起冰冷杀机,面上却不显露。

  陈有为心头暗笑:这姓荼的鬼修看来并非自愿为天坛教办事,有机会或可争取过来。

  思绪一闪而过,他笑着问道:“冷道友今日请我们来,定是计划有变,何须顾忌,尽管道来便是,我等该尽力自然得尽力。”

  言外之意,自是不该尽力,便只能对不住了。

  冷武生知他话里有话,按捺怒气,笑着道:“既如此,在下便不客气了,原计划将在五日后启动的天坛大祭,恐需提前了……”

  一谈到正事,李芸芸便不再有情绪,即便这个男人与自己有过那么一段露水姻缘,自家性命还是无比贵重的。

  此时闻言便疑惑道:“提前?却是为何?”

  “我教潜伏青州七载,其中最大功臣乃是苟护法,然其昨夜突遭变故,莫名失踪,生不见人,死亦不见尸,我几次用秘法联络,却无任何回讯,恐凶多吉少。”

  冷武生言来便有些兔死狐悲的哀戚,他狠狠吐出一口浊气,冷冽道:“经荼道友勘查,有着五雷正法痕迹,定是玉清宗无疑,苟护法平日行事小心谨慎,却不知为何败露了身份,实叫人费解,此事不提也罢。”

  “然失了苟护法助力,计划恐无法顺利实施,是以在下欲要提前启动计划。”

  陈有为二人对视一眼,皆心头凛然,面上不显露,只是淡淡说着:“贵教要与玉清宗争个你死我活,倘掺入此事,不言能成与否,性命恐难保,可违背了原定初衷,不符当初约定。”

  “事后无论成败,二位道友可得一枚玄英丹……”

  冷武生早料到陈有为会有这反应,便将准备好的说辞,缓缓道来:“虽我教失了苟护法,然玉清宗亦不知我教计划,流冥坛一经勾连,我主便会介入,届时二位道友去留随意,在此之前,只需二位道友守住流冥坛……”

  “玄英丹?”李芸芸惊呼:“可是由玄英紫气提炼而成的玄英丹?”

  陈有为亦很惊讶:“不想贵教这样大手笔,玄英丹可是点亮神魂玄光必备之物,每个欲入长生境修士皆离不开此物。”

  “不知冷道友可否让我等开开眼界,好叫我等长个见识?”

  冷武生微微笑着:“有何不可。”

  他手自空气中抹动,做了抓取动作,随即展开,便见有一枚丹丸静静躺在他手心中。

  只见其圆润盈光,其外匍匐一层紫色光晕,光晕缓缓流淌,流转着醉人韵味。其形、状、色、味无不自敛,几与大道相合。

  冷武生整只手都被一层光膜裹着,倘将光膜撤掉,莫看玄英丹自敛其光,去了束缚,便会冲天而起,其隐隐有着灵性,哪能与普通丹药相较。

  “果是玄英丹!”李芸芸强忍了伸手触摸的冲动,赞叹道:“传闻玄英丹乃是天底下最让人心动的宝玉,虽非真宝玉,亦差不多远……”

  “二位道友意下如何?”冷武生手掌一握,玄英丹便消失不见,见二人颇为动心,便趁热打铁道:“事成之后无论成败,绝不食言。

  陈有为与李芸芸相视一眼,忽同声道:“此事我们应下了,事后还望道友莫要食言。”

  ……

  九命一路赶回,临近客栈,忽有些小心思。他敛了气息,将幻术展开,悄悄自客栈顶上爬下,就见苏伏房间窗门洞开,隐隐可见他正自打坐。

  他化作黑猫形态,悄无声息地靠近,待爬至窗门,就见对着窗门盘膝而坐的苏伏突睁眼,眼眶内有些空洞,纯黑瞳孔泛着幽深冰冷,毫无感情,黑猫陡的一激灵,自窗门跃下,跪伏着一动不敢动。

  “嗯?你甚时回来?”

  过了片刻,黑猫才闻音声,抬头一望,就见苏伏仍是那副淡淡表情,只是望着自己带了些疑惑。

  “老爷,小的……”

  黑猫有些支吾,见苏伏一副不知情模样,便试探道:“小的回来不久,方才见老爷眼……眼睛有些吓人,生何事了?”

  “方才?眼睛?”

  苏伏一时不明白,随即恍然,便露出了微笑,道:“方才我正修炼一门功法,你回来正好,须得你来配合我验证验证它的威能。”

  言毕不管黑猫如何应答,便伸手抓去。

  黑猫见了苏伏微笑,便心知不妙,身形才想着躲开,头颅便已被抓了个正着。

  恐惧叫他再也不敢隐瞒:“老……老爷饶命,小的……小的不是有意窥探,饶命……”

  苏伏疑惑道:“窥探?你在说甚?”

  “老爷不……不是要杀掉小的?”黑猫惊疑不定地问着,头颅虽有力气挣脱苏伏掌控,然灵魄在苏伏手上,脱得一时,脱不得一世。

  “自然不是,莫要胡思乱想。”苏伏安慰说着,又问:“可还记得陈府里,你我第二次着面时,你对我使了幻术。”

  黑猫不知苏伏此言何意,只得温顺答着:“小的记得……”

  “嗯,那些高楼可还记得?”苏伏又问。

  “小的记得……”黑猫还是弄不明白。

  “很好,从今日之后你须得忘掉,永远不许再想起……”

  黑猫正想问如何才能不想起,就觉头颅骤然一紧,一股剧痛紧随而至,眼前一黑,意识便渐渐模糊了。

  昏迷前,他只得一个想法:该死的苏伏,老子做鬼也不放过你。

  “唔,不太熟练,竟痛晕过去了?”

  苏伏自语,倘此时黑猫意识清明,便可见得苏伏眼眶内复又空洞,幽深冰冷的瞳孔毫无感情。

  “唔,就知你面上恭敬,暗里不断骂我,不老实的家伙。”

  而此时,苏伏正是在施展《补天》第三层。《玄衍神术》只用了两个时辰便将此法推演至最高境界,只是以他修为,只可施展第三层,却恰好够用。

  此法一经施展,苏伏便感觉些许微妙,他的手便是传输通道,九命近几日记忆皆历历在目,这叫他生起了一种掌控众生的错觉。

  那种己身化作了巨人,天下众生皆为蝼蚁的错觉感,只是一直以来的自律与修养让他知道这定是幻觉,绝不能沉迷。

  随着记忆倒流,苏伏终看到陈府一战,此时他已然感觉有些不妙,因灵气在持续消耗,再不结束,恐要被吸干,他迅按着法决所教方法,将九命记忆关于自己前世的内容通通改换,待一切妥当,忙松开九命,才现自己灵气早便消耗干净,透支让他浑身无力,便连一根手指亦动弹不得。

  他微微苦笑:“为了留下你这厮,我可是费了大功夫,可莫要让我失望啊。”
网站地图导航:1 2 3 4 5 6 7 8