玄衍神术 章节目录 第三十五章:震动

作者:一介白衣书名:玄衍神术更新时间:2016/06/26 22:45字数:3190

本站域名 www.boluoxs.com (菠萝小说) 手机访问 m.boluoxs.com
  言罢又观察九命反应,见他有些讪讪,心知定如自己所言,便突拉下脸,冷然道:“你好大胆,背着其主谋私利,你可知我一手便可将你捏死。”

  九命哪知纪随风翻脸比翻书快,顿时面如土色,急急摆手解释:“纪仙长息怒,纪仙长息怒,小的一时贪心病作,还请仙长饶了小的……”

  “哼!苏兄之事,我本不宜多做干涉,只是你行为实叫我看不过眼,再有下次定饶你不得。”

  纪随风言毕又甩手,将白玉与了九命。即便是九命这样的小妖,他亦不想食言。

  “你且回去告与苏兄,在下会依苏兄所言行事,叫他放宽心便是。另那天坛教行事素来诡异,叫他行事亦要小心,遇事可传讯于我,顷刻赶到,切记切记。”

  见九命爱不释手捧着白玉,挑了挑眉头:“我说的你可记下了?”

  九命方才回神,忙恭敬行礼:“记下了,小的定一一转告老爷。”

  纪随风暗暗摇:此妖真是无药可救,对苏兄来讲便是一把双刃剑,看他如何使用了。

  “你去吧,小心一些,莫惊扰凡人。”

  “是,那小的告退。”九命其实一直绷紧神经,只要有任何风吹草动,随时准备逃命。此时闻言,便微微松气,身形化作黑猫形态,见纪随风仍站着不动,不禁暗暗誓,再也不跟此人打交道了。

  ……

  晋城,绿明庄。

  此地乃天坛教秘密据点,亦是正布造“焦狱天方流冥坛”的重地,冷武生昨夜彻夜不眠,便是为了加紧将此地布设妥当。

  绿明庄地处城北,与何府所在方向恰相反,不远处便是城门,亦是云溪与纪随风监守之地。

  不得不说纪修竹感应敏锐,然“流冥坛”未开启前,他亦感受不到甚动静,只能隐隐觉着这里有问题,却又不知问题出在哪里。

  亦是冷武生行事小心,否则早便被抓了马脚。

  冷武生自地下室出来,就见荼毒凝立静待,便疑惑道:“荼兄何以在此?”

  地下室出口正是主卧,而入口却又在别处。就见屋内装饰简洁明了,一望可知不过掩人耳目罢了。

  荼毒深心内带着怨毒,诅咒,面上仍是冰冷冷:“何大旺失踪了。”

  他被迫加入天坛教行动只有月余,还不知何大旺便是苟魔虎。

  “嗯?”

  冷武生双目爆射精光,紧紧盯着荼毒,一字一字道:“你说甚?”

  荼毒面无表情,转身就走,却是不买他的帐。

  “荼兄且住,在下失态了。”

  冷武生迅冷静,忙出言挽留,当务之急乃是将事情弄清楚,而不是无端火,要知此时不在教内,荼毒亦非省油的灯,虽把持了他命脉让他不得不听命,和普通下属却要区别对待。

  荼毒闻言脚步微顿,却没有回,只是冷冷说着:“我看过,此事与玉清宗有关。”

  言罢再不停留,冷武生面色微狰狞,咬牙切齿:“玉清宗……”

  望着荼毒推开房门出去,暴怒中带着思绪:“该死的荼毒,事后看我怎么收拾你。老苟平日如此惜命,应不会轻易死亡,或躲了?此时须得找那两位商议商议,玉清宗步步紧逼,看来计划不得不提前了。”

  思绪既定,便大声道:“来人……”

  便有黑衣人走进,半跪着抱拳行礼:“参见护法。”

  冷武生见了便说:“去将二位贵客请来,就说我有事相商,去罢。”

  见黑衣人退了出去,冷武生眸内闪着寒芒,自语着:“玉清宗,总有机会将你连根拔起。”

  ……

  与此同时,玲珑客栈其中一间不对外开放的房内。

  房内当中放着一张玉石大案,案上摆满了各色笔筒,磊了厚厚竹箴与纸条,案上设了大鼎,从其内飘出熏香暖烟,闻之振奋精神,乃上品凝神香。

  另一边有个斗大原窑花瓶,插着满满的一囊菱花,菱花一年开一季,其色偏白淡黄,正盛得美丽。西墙当中挂着一副《烟雨图》,其上神韵非凡,笔触间可见其心思细腻,应出于女子之手。

  卧榻是悬着葱绿双绣花卉草虫纱帐的拔步床,房正中垂下一吊烛火,有真丝笼罩着,散着明光,将房内照得纤毫毕现。

  案前坐了一个人,正是玲珑客栈的掌柜,他神情专注,疾驰而书。案下伙计微微躬身站着,口唇启合着:“掌柜的,那玉清宗出手果非同凡响,还有那散修竟真活了下来,不知得了甚好处……”

  他眼神闪烁不定,似有别样心思。

  掌柜将一条条情报分别录于纸条与竹箴上,神情微有疲惫。伙计见之突有些惭愧,掌柜对自己怎样他心里有数,只是他一直想另闯一番局面,是以对掌柜这样管束很不耐烦。

  “那散修归来后,便探查不出他房内动静,许是得了甚贵重之物。”

  见老掌柜仍是一语不,他便继续猜测道。

  “子逾,我尤家上下共有多少人口?”

  掌柜终于出声,却头也不抬,只是淡淡问着。

  被称作子逾的伙计闻言微怔,心下细数,片刻后答着:“算上七个旁系,总有六百九十人整,算上外姓依附者,有一千五百三十六人。”

  “那你猜,一个像玉清宗或剑斋这样的大门阀,灭我们家需多久时间?”

  掌柜丝毫不意外,继续问着:“无需举宗之力,只需派出一个高手,我家有几人可挡?”

  尤子逾不禁冷汗淋淋,不知掌柜葫芦里卖什么药,却不敢答话。

  “倘你有机会修成长生境,我家可会轻易为人所灭?只要你修成长生境,我尤家才可万世兴盛,老夫对你抱有期许、老夫将你调来此地,便是为了叫你明白,力量的本质。”

  静默片刻,掌柜才开口,只是有些恨铁不成钢。

  “倘你还不明白老夫让你从底层做起的用意,那你便回总部去吧,那里有你需要的东西,只是以后切莫以尤姓自居,丢我这张老脸。”

  尤子逾咬牙道:“我一定不会辜负您的期望。”

  掌柜疲惫地捏着眉心,挥挥手示意尤子逾出去。

  尤子逾有些明悟,又有些不甘,带着复杂的心绪退下了,出门前又回望了一眼老掌柜,见其脸上已有皱纹,两鬓微微斑白,双眸没有聚焦,似又忆起往事,他轻轻将门带上,假意走了几步,却又停下侧耳倾听。

  掌柜竟没现,他无奈长叹,将笔搁于案上,起身踱步至那幅烟雨图下,自言自语道:“阿颜,一晃过了十六年,子逾都已经这么大了,他是你的孩子,老夫本想让他无忧无虑过完这一生,却现他竟有上品根骨……”

  “为家族考虑,老夫不得不……”

  “阿颜,老夫定会查出当年害你之人,将他千刀万剐……”

  似忆起难堪往事,他的双眸透着刻骨仇恨,双手攥得紧紧。

  尤子逾闻着全身就是一震,终于印证多年心中猜测,这思绪不由更是纷乱:“难道……难道掌柜的是我父亲?”

  自小被族里养大,谁也不言自己父母是谁,亦没有甚特殊待遇,八岁那年被测出有修道根骨,便被掌柜的带在身边,这客栈伙计,已当了有十岁,至今却仍不知掌柜究竟有何用意,他有些沮丧想道:

  “莫非我根本不适合修道么?”

  他带着满腹疑思,默默下了一楼,脸上仍是微笑,开始新的一天。
网站地图导航:1 2 3 4 5 6 7 8