玄衍神术 章节目录 第三十四章:两难

作者:一介白衣书名:玄衍神术更新时间:2016/06/26 22:45字数:3270

本站域名 www.boluoxs.com (菠萝小说) 手机访问 m.boluoxs.com
  言毕再不关注,将思绪转到新得法决上,其名便已透着猖狂,修之恐有后患,且从旁注看,没有三五十年怕是修不到三层,只好浪费一页“宝典”了。

  思绪至此,便有动作,那浮于小舟上空的“太玄无量宝典”缓缓降下。

  苏伏接住,有些出神望着其上几个大字。他会放弃马上离开南陵郡这一计划,其因由便是因为它。

  准确说法乃是其蕴含之神通,或已不属神通,其效用乃是“推衍”,宝典每一页其实皆是空白,只需录入法决,宝典便会自动推衍,将之推到最高境界。

  当初方入气感境,第一次将心神沉入识海,便见着宝典,竟隐隐压着魔灵,他迫不及待翻开宝典书页,想查看有无解决魔灵方法,却只有一片空白。

  而想翻第二页已是难以为继,后来渐渐摸索,始知其上孕有天成神通,唤作《玄衍神术》

  那时他恰于某一邪修身上得来一块竹箴,其上刻印了《紫薇玄术》。经过打听,才知此术乃推测吉凶祸福、前途运程,又有窥测机缘之效。

  因《紫薇玄术》乃玄门公认最难之术,其又不属法与神通级别,入门简易,想精通却极难,故流传广泛,同《太上感应篇》类似,无垄断价值。

  苏伏便将之刻印到“宝典第一页”上,或许因其乃“术”层次,只片刻功夫便推衍完成,结果却叫他又惊又喜。

  原来宝典有着使用限制,每一页上只许刻印一种法术或神通,每三十六个时辰才可动用一次,虽使来便是最高境界,然其术本身有着使用条件,须得使用者自己付出。

  如《紫薇玄术》最高境界使用条件,便是付出五百载寿命。

  苏伏出生便受了魔灵染化,仗着神魂凝练与之争斗,肉身却先天不足,虽后天不断弥补,仍是杯水车薪,直至遇到叶璇玑,修了炼妖经后,终将魔灵手段化解。

  只是之前付出岂是等闲,无需推算亦知寿元最多只得先前一半,莫说五百,便是五十亦难。而在万山县识破陈有为后,他再不敢顾惜寿元。

  然最高境界不敢使来,便用五载寿元换取自身机缘。

  按他猜算,机缘虽伴随凶险,却有生机可得,测算结果隐隐指向邻县云崖。如今看来,正应了这机缘之说,且亦无现陈有为踪迹,想来要灭口早便下手了罢。

  翻开宝典,其侧页便录着《紫薇玄术》根本经义,而正页便是推衍结果,其上亦留有苏伏之前推算结果。

  只见一个个玄奥文字微微颤动,每个字句皆带有大道痕迹,只是不能久望,时间太长会让神魂受损。

  而在其下又有分栏类目,有吉凶、祸福、前途、运程、机缘;其中机缘一项,却是显示“未尽”状态,即是说,云崖县应还有更大收获。

  这一下苏伏有些犯难,按他想法,自己已尽了应尽责任,算是间接引导了玉清宗之人,此时不抽身更待何时?可有些机缘不抓住,便很难再有,如何抉择?

  苏伏一时陷入两难,思绪不定,一时半会难以抉择,便按下思绪,着手另一件事。

  他心情微微激动,轻轻挑动宝典第一页,缓缓翻过,见果如自己猜测,随着修为进境,宝典亦会随之开放更多空白页,不知将炼妖经录入其上又有何效果?

  权衡半刻,现下最要紧还是九命记忆,倘被人得知自己这样多秘密,绝没有好下场,是以消除九命记忆便是当务之急。

  思绪至此,终不在犹豫,便将《补天》根本经义一丝丝导入宝典,就见其第二页侧面上,一个个玄奥文字缓缓浮现,字形不大,黄豆大小,且是以苏伏感觉最为亲切的字体,前世所用之,简体字。

  相信宝典即便流露出去,亦不知其上究竟为何名何意。

  片刻功夫,录入便已完成,只是正页仍旧一片空白,苏伏心知还在推衍之中,便合上宝典,闭了目调息。

  ……

  纪随风二人奉命监守城门,却恰好与苏伏错开,许是纪修竹有意为之,二人一直不知苏伏出了何事。

  而今日却是约定碰头时间,见时辰已卯时,却迟迟不见纪修竹身影,无奈只好分头行动,云溪留守,纪随风回了那小树林与苏伏竹儿汇合。

  这边按下不提,今晨晋城却如炸了锅般,一个消息不胫而走,城内富户何府突遭了仙人之祸,其家主失踪,主母死亡。

  直到今晨,衙门才敢派人进来查看,一番搜检,却只找到荷香这个犹自昏迷不醒的小姑娘,余者要么逃亡,要么当场死在何府里。

  小姑娘醒来时,几乎一问三不知,知县不在,县丞又不大管事,这破案重差便落到捕头身上,本来压力便大,小姑娘一问三不知更是让他起了无名之火,差点要将小姑娘指为同犯。

  好在迷香及时赶至,同管家一同作证,才将小姑娘带回何府。

  只是那一片狼藉,还有夫人已然冰冷的身躯,皆叫几人难以承受,迷香更是当场昏迷过去。

  孙管家勉强镇定,随后又有下人武师6续回归,却只得不到半数,而在得知何大旺失踪,夫人死亡这一消息时,又有半数悄然走人。

  余者要么心怀叵测,要么真心想等着何大旺回来主持大局。

  ……

  纪随风在路上捉了几个跟踪之人,一番讯问,没有任何结果。

  他来到二日前约定小树林,或许来早了,林内无甚动静,只有露珠自树上落下的音声,土地一片泥泞,纪随风漫步其内,忽开口冷喝:

  “出来!”

  一道黑影便自树上跳将下来,缓缓化作人形,有些拘束地行礼,在此人面前他丝毫不敢放肆,那一手五雷正法他可没有反抗之力,只听他恭敬答道:

  “好教纪仙长知道,我家老爷此时受了伤,正自调养,便叫小的来报信。”

  正是九命,奉苏伏之命前来传讯。

  “哦?何信?”

  纪随风疑惑,苏伏为何不用传讯飞剑。

  “昨夜动静可问纪师兄长辈,另竹儿已回家,无需担忧。往后如何行动,纪师兄可听从长辈吩咐,城内凶险,切勿擅动。”

  “纪仙长,老爷便是这样说的,还吩咐我原封不动转达,小的任务完成,便告退了也。”

  纪随风闻言忙阻道:“等等,你说苏兄受伤,到底生了何事?”

  昨夜纪随风二人与事地有一段距离,以他们修为只有着隐约感应,是以不知。

  九命为难道:“纪仙长,小的只是跑腿的,老爷没有吩咐,小的不敢擅自开口,请纪仙长莫要为难小的。”

  纪随风不屑冷笑,手自储物袋轻轻抹过,便有几枚白玉在手,皆散着淳厚灵气,好不诱人。

  “把我们分开之后生之事告知我,这几块白玉便是你的,如何?”

  九命眼睛一亮,嘿嘿笑着:“纪仙长,瞧您这客气样,您要知道甚,还请问来,小的知无不言,言无不尽。”

  纪随风心头对其有些厌恶,暗忖:“此妖如此轻易便将其主情报卖了,日后难保不会为了巨大利益而出卖苏兄身家性命,不若就此除掉他?即便苏兄怪我又何妨。”

  虽这样想着,面上却丝毫不显,只淡淡问着:“先告诉我苏兄为何受伤,轻重如何。”

  九命不知纪随风已起了杀心,便撇去竹儿离去不谈,其他一概相告,便连被纪修竹跟踪之事亦无丝毫隐瞒。

  一番原原本本叙述,纪随风听罢,似笑非笑道:“苏兄是吩咐你要将此事一一说与我知罢……除开纪修竹那一段,是也不是?”

  言罢又观察九命反应,见他有些讪讪,突拉下脸,冷然道:“你好大胆,背着其主谋私利,你可知我一手便可将你捏死。”
网站地图导航:1 2 3 4 5 6 7 8