玄衍神术 章节目录 第三十一章:落幕

作者:一介白衣书名:玄衍神术更新时间:2016/06/26 22:45字数:3514

本站域名 www.boluoxs.com (菠萝小说) 手机访问 m.boluoxs.com
  闻了此言,画卷内,夜流苏幽幽叹着:“小哥儿手段了得,非但将九儿治得服服帖帖,亦让奴家无路可走,这交易怕又是算计着奴家罢。”

  苏伏没有否认,将画卷展开,这雨幕美人图画得并不如何精致,却因有着夜流苏灵魄,起了画龙点睛效果,流转着醉人韵味。

  自画卷有白光闪出,收束成形,夜流苏再次真切地显化。

  只见她身着真丝彩衣,玲珑曲线,丰姿绰约;秀如瀑,容色绝丽,恍如隔世精灵,美得精致灵动、美得百花黯淡;她肌肤胜雪、眉目如画,于纤巧灵秀中透着丝丝妩媚,于妩媚里又有着丝丝慵懒,无做作痕迹。

  她的眸子有着水雾,晶莹透亮,睫毛甚长,蛾眉微蹙,口角间虽带着盈盈浅笑,却难掩一副楚楚可怜相。

  她的音声娇柔婉转,如涓涓溪流淌过心田,听着不自禁的心摇神驰,叫人难忘。

  苏伏心头微微颤动,此女果真诱人,按他猜测,应是出身关系,狐族本就擅魅惑,这天然魅惑合着绝世容颜,最叫人难以抵挡,幸他心志如铁,轻易不会被挑动心绪。

  是以面上没有丝毫异动,淡淡说着:“我这魂幡有着养料需求,我不欲虐杀凡生引大门阀注意,你二人只可活一个,自选吧。”

  二人微微愣怔,苟魔虎回神,不禁怒目相瞪,喝道:“竖子安敢如此欺我。”一手负于背后,悄悄动作着。

  他瞬间便将苏伏之言想了个明白通透,此时三者关系便如蚕、螳螂、黄雀。只不过他的地位与人为刀俎,我为鱼肉的‘蚕’相当,想也不用想,受制于夜流苏的他将是牺牲品。

  “少宫主,您万万不可信了这奸诈小贼,倘将我送与他,不日您下场定与我相当,万望三思啊。”

  苟魔虎深深明白一着不慎满盘皆输的道理,唯有活着才能实现野心,是以再也顾不得许多,冲着夜流苏拜下,几有声泪俱下之兆。

  而夜流苏乃是楚渡义女,少宫主称谓自是当的,只是外人不这样想罢了。

  夜流苏美目微暗,其内里已是满盈杀机,从未有哪一次会这样狼狈,苟魔虎将是她日后成大事的重要爪牙,如今却被迫不得不舍弃,实叫她怒火中烧,恨不得用眼睛剜了苏伏。

  然她乃是知机之人,转瞬便有决断,心念方定,便伸出芊芊玉手,气机遥遥锁定了拘灵环,紧紧一缚。

  苟魔虎本想着作最后一搏,不想夜流苏行事如此干净利落,浑身气力被抽光,瘫软在地动弹不得。

  拘灵环亦有锁灵环之称,专克鬼修灵体,只需下咒之人心念,辅以相应手法便可启动,一经启动,被锁之人非但不能与灵气沟通,亦会失去行动力。

  他咬牙出绝望怒吼:“你们二人绝没有好下场,莫要给我机会,否则定要折磨你们永生永世,方解我心头之恨,啊啊啊……”

  苏伏见着夜流苏雷霆手段,心头凛然:此女心机深沉,杀伐果断,不是个简单人物。

  这样想着,暗暗提高了警惕,正欲将苟魔虎收起。

  夜流苏却笑吟吟阻道:“小哥儿,既是交易,当是有着来往,我将他与你,小哥儿又想用甚来换呢?”

  “夜流苏,何必装傻,换的自然是你的命。”

  九命不知何时返回,讥笑说着:“你万想不到今日罢,倘不是老爷仁慈,你现下早做了魂幡养料也。”

  夜流苏心头暗恨,却拿九命没法,面上笑容不变,只是望着九命的眼神却带着杀气,后者打了个寒颤,条件反射般缩了缩脖子。

  苏伏不语,自顾自收了苟魔虎,屋内止了怒骂,顿时安静。见目的达成,苏伏心情愉悦,此行晋城收获出乎意料。

  他步至窗门眺望,见着雨点又小了些,约估摸了下,应是丑时了,短短几个时辰,却生了这样多事情。

  方才倘不是夜流苏出言提醒,亦不用逃命,想及此,他转身来到夜流苏身前,冷冷打量着,倘用欣赏角度来看,此女确然颠倒众生。

  夜流苏被瞧得好不自在,垂下螓作羞怯状,脸颊带着淡淡红晕。

  苏伏突伸手,用了两指捏住了她精致的下巴托起。

  “你……你想做甚……”

  她眼内闪过一丝惊慌,转瞬便化作屈辱与愤怒,面上却仍是羞怯模样道:“小哥儿,奴……奴家尚未准备好……”

  苏伏充耳不闻,双指揉捏着,只觉着触感细腻,已近人,说明她已是灵修巅峰,即将步入还阳的人仙境。

  而人仙境,已相当普通修士抱虚境,绝不是现在的他可以抗衡的。倘出个万一,让她脱了束缚,报复怕是顷刻降下,不若现在便除掉她?

  想着,便有丝丝冰冷杀机流露,他是真的有着杀心。

  九命本来暗笑:这奸诈小子亦是色胚,没比本大爷好到哪去。

  然感受着杀机,他面色大变,再顾不上嘲笑苏伏,而是哀劝道:“老爷,您千万要冷静啊,杀了她咱们就要倒霉了。”

  此言反而让苏伏杀心大盛,他松开夜流苏,面无表情道:“不杀她,就不怕遭她暗里算计报复?你不是心有余悸么,她以前那样欺你,我将这报仇机会给你了,杀了她……”

  “杀……杀了她?”

  九命连连退后摆手,颤巍巍说着:“老爷,您您您您……莫要为难小的,小的……小的哪敢啊……”

  自小妖神宫在他心里便是一座巨山,那妖神宫之主楚渡更是他尊崇的祖宗,莫说表面,便是心里亦不敢丝毫不敬,遑论杀掉楚渡义女夜流苏?

  夜流苏暗暗咬牙,心头恨极了苏伏,只是有这么一瞬间,她确然怕了,那份杀机叫她相信,苏伏是真心想要除掉她,以绝后患,即便法体损坏,转鬼道时她都没有这样惊悸。

  眼角余光打量着画卷,见对方的手握得紧紧的,丝毫没有可趁之机,迷雾天香与芊芊印又被识破,其余手段皆需时间准备,倘无法瞬间杀掉对方,对方定会毫不犹豫下杀手。在其身边邪灵早对自己虎视眈眈,怕稍有异动,便会扑过来。

  “而九命这模样应是交了灵魄,他虽好色,却贪生怕死,绝不会为了自己而舍弃性命。”

  思绪到这里,突有些悔恨:方才手里有着苟魔虎这张牌,多少能让他有所顾忌,只恨自己一招不慎,步步受制,以致心志为其所夺,竟忘却妥协从来不能解决问题。

  此人虽惊异自己美色,却丝毫不见动心,到底如何练就一副铁石心肠?平日自恃外貌,从来不曾想过会有人不为所动,真是井底之蛙……

  真的……只能求饶了?或认他为主,交了灵魄,或许可留着性命……可,我竟被逼迫至此?交出灵魄不如死了算……死了又要如何实现自己野心……

  左思右想,竟没有一条可行之路,她心中极为不甘,不甘这样服软,更不甘这样死去。

  苏伏不知夜流苏有着这番剧烈的思想挣扎,细细想了想杀掉夜流苏的好处与坏处。

  自己欲更上层楼,破开魔灵威胁,甚或步入长生,便须入剑斋,按叶璇玑与剑斋交情,南离宫与剑斋估摸着有一定的关系,而传闻那南离宫宫主乃是楚渡亲生女儿,剑斋与妖神宫关系怕也是不错的,倘自己贸然杀了夜流苏,便得罪妖神宫。

  便是我能顺利入剑斋,剑斋可愿为我这新晋弟子恶了妖神宫?

  杀了她,除了剪掉这威胁外,几得不偿失,他按捺住杀心,又暗忖着:留她性命恐还需双重保险,单单画卷掣肘,恐日久后力有不逮,倘她愿将灵魄交出,认我为主,便留她一命罢。

  思虑虽这样定下,面上仍无表情对着九命说道:“你不杀她,就不怕日后她杀你?”

  九命只摇头不语,瞧来是一副死也不愿动手模样。

  就这时,夜流苏似下了重大决定,敛了娇艳笑颜,肃穆道:“公子当奴家这样好欺负么?想杀我便来吧,奴家定会反抗到底……”

  就见她摆开架势,捻动了法决,有着灵气开始聚集。

  苏伏瞧着她模样,知她心头定另有想法,便似笑非笑道:“倘予你活命机会,却需你交出灵魄,可愿?”

  夜流苏既做出这副模样,想的便是这样结果,如今亦只能先保得性命,方可徐徐图之。

  她缓缓垂下捻诀玉手,低着螓,盈盈一礼,语声幽幽:“奴家见过老爷……”
网站地图导航:1 2 3 4 5 6 7 8