玄衍神术 章节目录 第三十章:螳螂捕蝉黄雀在后,其下有弹弓。

作者:一介白衣书名:玄衍神术更新时间:2016/06/26 22:45字数:3978

本站域名 www.boluoxs.com (菠萝小说) 手机访问 m.boluoxs.com
  “夜流苏,你该死。”

  随着冷音,毒灵火散作一团团,如雨点般打过去。

  “呵呵呵——”

  荷香出一阵银铃笑音,不闪亦不躲,很快便被毒灵火吞噬一空。

  苟魔虎心头微跳,猛转身,就见荷香不知何时已来到背后,正抓过来。没来由的,一种危险预兆使他头皮麻,脚下本能地往后退,后颈处突而被一物抵住,锥心剧痛紧随而至,他不由出一声惨叫,却只得一个念头。

  “拘灵环!”

  此念方生,脖颈处便一阵紧缚,低头一看,果有一个圆环套住,再望眼前,果是幻影而已,他转身咬牙切齿道:“夜流苏,你到底想做甚么?”

  话音方落,便明白过来,自家被算计了,只不知何时开始。方才一番言辞,便是为了叫他心绪不稳,以便让她有机可趁,此《拘灵环》乃是一道邪法门,专司拘禁生灵神魂灵魄,对鬼修与妖族有特殊效果。

  但凡生灵为拘灵环所困,生死便操于人手,其一念可生可死,对于苟魔虎来讲,反而不如干脆利落杀掉他。

  不管有什么样大道法门,此时他不过是鬼修,便要受着操控,连自杀亦无可能。

  “你嘴上骂我贱货,心底又渴望得到我。我最厌恶你这样的男人,你骂我一句贱货,我便要役使你一载……”

  夜流苏早在小丫鬟进房时便已下了魅咒,她亦现荷香乃是先天媚骨,正与她相合。

  魅咒乃是狐族本命神通,可操控于被下咒之生灵,此传承烙印于每个狐族神魂里,觉醒时间有早有晚,夜流苏刚出生没多久便觉醒了。

  虽本源灵体仍被困于画中,却可借荷香身体行动。女人最是记仇,此言不虚,苟魔虎每次骂她,她都一一记下。

  她面上笑意盈盈,话语却冷透人心:“叫我算算,这几年你总骂我有一千六百八十二次,计你个整数两千罢,两千载后,再考虑放你自由。”

  苟魔虎面上渐有狰狞之色,心内亦是翻江倒海。本想着自此逍遥真界,不想竹篮打水一场空

  “骂你是我不对,一时冲动,此事应有余地,我可将我所有身家全部与你,那画卷自由你处置,另我可将天坛教秘法悉数交出,只求留一条自由路与我。”

  夜流苏懒懒说着:“就那点东西,我还看不上眼,此事无商量余地,死心吧。”

  “你……”

  苟魔虎咬牙怒道:“夜流苏,莫要欺人太甚,没好下场……”

  “我欺人太甚?你这几年动作我一一瞧在眼里,一番筹谋算计,今夜终巧将金蝉脱壳使来,这一切算计定将我包含在内,对也不对?”

  “外面只知你已死,画卷流落何方无从查起,我那仇家自不知你留着享用了也。你这样大胆敢说没有因为美色?怕是想着日后便能肆意凌辱于我……莫急着否认。”

  夜流苏见苟魔虎欲插口,伸手虚握,苟魔虎眼眸猛睁大,一股剧痛直传神魂,他惨叫一声,竟直接瘫倒于地动弹不得,只得怨毒地盯着夜流苏,敢怒不敢言。

  “日后没有我同意,千万记着莫插口,今日小惩,只作警告。”

  见苟魔虎默然不语,弹了个响指,解了咒缚,便径自走向书房,又笑着说:“先将画卷拿上离开晋城,你们天坛教与玉清宗就要打起来,估摸着剑斋也应该来人了,可莫要遭了池鱼。”

  苟魔虎一声不吭跟着,心头暗暗誓:贱货莫要落我手里,定叫你知道厉害。

  两人兜转半圈,便来到书房,此地仅受了余波,尚完好,两人走着,突而双双顿住。

  夜流苏眉头微蹙,转头示意道:“去看看……”

  苟魔虎心不甘情不愿走去,于房门口站定,突然出手,房门被砸开,视线无阻,却见苏伏坐在自家太师椅上,不由微微愣怔,继而挑眉道:“是你?”

  “好胆!让你逃得一命还敢回来,找死……”

  苟魔虎此时正是理智不存,怒火濒临爆状态,如同一座活火山,见着苏伏已不再考虑对方有甚仗恃。

  夜流苏好奇走近,就见书房内有一人悠然坐着,于他前方有着一面由水形成的镜子,不由惊讶道:“彼方水镜?”

  二人进得书房,夜流苏突转眼望墙,面色微变,淡淡问道:“画卷在何处?”

  彼方水镜乃是壬水天一神禁六十四种变化之一,但凡修士得其一已是天大机缘,苏伏却掌有两种,传出恐会遭到各大宗门争夺,原因无他,只苏伏这人便价值连城,即便夺不来,亦可逼他以神禁刻画符篆,或将神禁祭炼入法器内。

  法器得了神禁祭炼,便有着相应变化,是好是坏难说,然不只一人炼成威力强**器。

  倘苏伏被大门阀捉去,自是失了自由,专为大门阀炼器炼符,直到寿命尽头,或反抗到底,那大门阀岂会吝啬杀戮,既不肯为我所用,自不能为别人所用。

  此事苏伏早已知悉,此时他大咧咧展现出来当是有恃无恐,方才一番变化他一一瞧在眼内,便是彼方水镜的功劳。

  他笑吟吟站起,自背后抽出魂幡,桃木被抽取,邪气肆无忌惮放出,见二人神情微变,便微微笑着说:“想必二位认出它了罢。”

  苟魔虎见了此物,迅冷静下来,此时他一无修为,二无法器,根本斗不过此魂幡,便拿眼瞧向夜流苏。

  后者眸中冷冽杀机一闪而逝,面上仍旧淡淡,问着:“画卷在里面?”

  苏伏没有回答,而是笑着说:“在我的家乡有这样一句话,螳螂捕蝉黄雀在后。”

  夜流苏忽然笑着点点头道:“很是贴切,小哥儿想说你便是那只黄雀?倘螳螂实力过强,怕是会反受其害哦。”

  “黄雀是你夜流苏才对……”

  苏伏不等她问便解释道:“这位筹谋已久,那位可怜的夫人便是蝉,再有你这样暗中算计的黄雀,怕是等这一天很久了罢。”

  “我家乡这句话应是这样说的,螳螂捕蝉黄雀在后,其下有弹弓。”

  苏伏扬了扬手中魂幡,笑容愈灿烂:“在下便是拿着弹弓之人,夜仙子以为然否?”

  夜流苏眸中有混沌雾气,愈转愈浓,渐渐溢出充斥了整个书房,场内二人无所察觉,为转移苏伏注意力,便轻轻走近他,抿嘴儿笑着说:

  “小哥儿,奴家输了哟,只好随你处置,小哥儿想对奴家做甚么?”

  言罢又用玉指在苏伏身上划动,她身高不及苏伏,凑近了只及苏伏胸膛,吐气如兰,低声诱惑道:“想做甚么都可以哟。”

  后面苟魔虎受到了雾气影响,双眸透着红光,烦躁与冲动同存,若非修道一百多年,尚能保持一分清明,此时恐已化作野兽。

  “我对年纪比我大的女人没兴趣……”

  苏伏推开她,打量着苟魔虎异状,淡淡说着:“果如九命所言,天香迷雾无色无味,幸早有防备。”

  “九儿,果然是你么,为何躲着不见我呢。”夜流苏变脸比翻书快,转眼一副惆怅模样,幽幽说着,观其面容不过十六七,却有着怨妇似的哀愁,真不知其本体做这副模样,又要叫多少男人拜于她裙下。

  就这时,一阵飓风卷进,将夜流苏放出之迷雾吹了干净,一道黑影紧随而至,蹲在苏伏肩上,低声说着:“老爷,千万莫给她骗了,小的以前背后说了她坏话,第二天就被五花大绑挂于部落门口。”

  此言苏伏只信一半,他摸了摸身上被夜流苏划过的地方,突狠狠一抓,衣料被整块扯下,用力一握,就听到一声脆响,似乎有东西碎掉。

  夜流苏脸色大变,不由轻咬贝齿道:“你如何知道我种了芊芊印?”

  苏伏不语,晃了晃手,画卷突现,他紧紧抓着,逼视道:“放了她,不然死。”

  “你真觉着画卷一毁就能要了奴家性命?”

  夜流苏自然知道苏伏指的是被自己控制的小女孩,她低低一笑,俯下了头道:“即便奴家因此而亡,你当这凡人小女孩能苟活么,不外替我陪葬罢,届时你觉得我身后这位可会放过你?”

  “或你觉得有招魂幡在手,而他实力降得厉害便可从容应对了么,小哥儿,修为差距不是那么容易弥补的,莫以为招魂幡便能吃定了奴家。”

  天香迷雾一散,苟魔虎迅清醒过来,面上渐渐冷静从容,一副胸有成竹模样,他心头无底,却想着:这小子修道时间不长,一定没有多少对敌经验,却是个机会,或可成功反制夜流苏,那时定叫她知道我的厉害。

  苏伏却不欲废话,一抖魂幡,邪灵跳将出来,古怪笑着,按着苏伏指令抓着画卷,唯有主将才可触摸物质,又跳出三个副将,乃是主将候选,皆是青头红,阔鼻獠牙,满面狰狞,只得上半身,浮于半空,周遭环绕着黑烟,笑声叫人心惶惶。

  眼见黑气渐渐侵蚀画卷,夜流苏终按捺不住,咬牙喝道:“且住,奴家依你便是……”

  言罢,自她身上闪出一道白光,没入画卷内。

  小丫鬟荷香便软软倒下,苏伏上前扶住,并对着九命吩咐道:“将她送去休息,切记不许动她。”

  九命‘喵’的一声,不太甘愿地化作人形,抱着小丫鬟去了。

  苏伏拿回画卷,魂幡便自漂浮,横在头顶,左右有邪灵主将与副将,与方才仓皇逃命又是另一番模样。

  “最后,在下想与夜仙子做个交易,还请出来相见。”
网站地图导航:1 2 3 4 5 6 7 8