玄衍神术 章节目录 第二十九章:无相天魔道

作者:一介白衣书名:玄衍神术更新时间:2016/06/26 22:45字数:3532

本站域名 www.boluoxs.com (菠萝小说) 手机访问 m.boluoxs.com
  暗夜雨幕,仍是沉沉一片,几要压下,叫人难以喘息。

  城中凡人早察觉了何府动静,却无人敢于接近此地。那些兵士亦然,县令不在,无人强令,谁敢靠近仙长斗法之地?

  何府自苟魔虎死后便没了动静,唯有雨声不断。

  庭中姜灵珊仍旧那样姿态,倘有火光,就可见得她脸上已毫无血色。时令虽才初秋,夜间已开始冻人,遑论淋雨这样长时间。今日之后,必定大病一场,轻者卧床不起,神智不清,重者有性命之忧。

  然最痛者乃是失了挚爱,她那样跪着,化石般一动不动。

  “夫人……”

  淅沥沥雨声中,忽有渺渺音声传来,姜灵珊呆滞神情微动,喃喃道:“夫君?”

  她转头四顾,喃喃化作疯狂:“夫君……夫君……你在哪里?”

  想要站起,却又跌倒,跪坐时间太长,脚早已没了知觉。

  那音声再不闻,她只以为是错觉,就那样躺着,痛哭出声。

  “夫人……”

  姜灵珊猛地抬头,空洞眼神微微有了色彩,带着哭腔:“夫君?”

  “夫人是我……”

  这下她终于肯定,音声来源于脑海里,她又惊又喜道:“夫君……你…你没死?”

  “就快了……”

  姜灵珊还未从失而复得的心情中转变:“甚…甚意思?”

  “夫人方才说……只要为了为夫……做什么的愿意……可当真?”

  脑海里,苟魔虎的音声愈清晰,姜灵珊想也未想,答道:“妾身什么都愿意。”

  话音方落,她身上突有黑气涌出,丝丝缕缕于黑夜并不明显,却透着阴冷气息。姜灵珊心头一惊,肉眼模糊可见,黑气逐渐凝聚、成形,化作了苟魔虎模样。

  姜灵珊脸上露出了喜色,手臂却骤然传来剧痛,她秀气的苍白脸颊皱成一团。就见着夫君狠狠咬着自己手臂,还蠕动着嘴,其上无有血迹,却有着剧痛感传来。

  她没有反抗,只静静望着。

  苟魔虎大喜,加快了啃食度。此为《通幽真命九变魔典》其中一门大道《无相天魔道》,修成之后,可在生灵体内种下魔种,经过成长或一定契机,便可转化成分身,真界不少身外化身之法,此道却为真界公认最顶级,没有之一。

  苟魔虎本体一死,隐藏于姜灵珊体内的分身便醒来,有着那句“妾身什么都愿意”为契机,便有了复活的基础。

  只需将姜灵珊全部吞下,便可由此转鬼道,因着无相天魔道特殊性,往后便可慢慢寻找适合炉鼎夺舍,这才是他苟魔虎算计。

  今日之后,天坛教只知苟魔虎已亡,却不知他以另一种形态存于世间。

  姜灵珊被吞噬的非是肉身,乃是天道烙印。与阴神不同,凡人自六道界转生而出,便带有天道烙印。

  而苟魔虎因修为低下,这魔种其实便是一丝分魂,与苏伏识海内魔灵差距不可以道里计,倘无契机,或姜灵珊不愿为他付出生命,他就真的彻底死亡,万幸他赌对了。

  这计划自得了《无相天魔道》便开始筹谋,为的便是脱离天坛教,自闯一片天地。

  很快,姜灵珊整个人便要被吞噬干净,就连疼痛亦感受不到了,她的神情很平静,没有一丝被欺骗的懊恼和悔恨。

  “夫人不怪为夫这样欺瞒你?”

  苟魔虎吞噬了姜灵珊一条手臂,自家便长出一条手臂,此时几将她吞噬干净,只剩了头颅,便不急不缓问着。

  同样的问题,今日被问了两次,姜灵珊绽开笑颜:“妾身愿意……”

  苟魔虎龇牙一笑:“夫人确然为极品,不只床上,床下亦让为夫爱煞了,让为夫整个把你吞噬,便能融为一体,自此后你我再也不用分离。”

  姜灵珊仍旧笑着,只是有些凄凉和哀伤,她什么也没说,缓缓点头。

  苟魔虎猛地张开嘴,一口咬下。

  姜灵珊的身体缓缓倒下,再无气息。普通生灵身上的天道烙印,倘被抽取吞噬,便彻底死亡,亦无可能再入轮回。

  “竟无一丝怨恨,真舍不得你……”

  苟魔虎喃喃说着,方铸成之躯愈凝实,外象虽与法身无差,其实内里仍是一片空荡,只是神魂凝实,已属鬼道灵修境,只此进境便叫人咋舌。

  普通鬼修百年内能成灵修已属机缘丰厚。

  一切算计尘埃落定,他却有些意兴阑珊。姜灵珊最后的笑颜仍徘徊脑海,他沉默良久,蹲身扶起姜灵珊尸体,望着她面容上残留的哀戚,冷冷一笑。

  “你这婆娘好狠算计,是想叫我道心不稳罢,既如此,就给我再死一次罢。”

  面容随着语声变得狰狞,手掌处突兀出现毒灵火,姜灵珊尸体自腰部开始,出‘兹兹’的音声,肉眼可见,毒灵火分开两头,将姜灵珊尸体烧得干枯龟裂,雨水打下,结构便承受不住,碎裂开来,散了一地灰烬,眨眼被雨水冲刷干净。

  短短半刻功夫,姜灵珊的尸体便混进雨水,混进废墟,消散一空。

  苟魔虎面容渐渐缓和,他伸出手掌仔细看良久,笑容仍是冷,自语:“夫人,待我得了长生大道,会想念你的。”

  “老…老爷……你你你把夫人……你把夫人杀死了?”

  庭院左近有围墙完好,其中有一洞门,一小丫鬟颤巍巍着手指着苟魔虎,一脸惊骇欲绝模样。

  “嗯?荷香?”

  苟魔虎心神陡紧,他竟丝毫没有现她的存在,面上不动声色道:“你为何还在府内?”

  “老…老爷……我……”

  荷香有些六神无主,小脸上有着惊惧与委屈:“奴婢受了惊吓,自老爷房内出来,便回房睡下了,出来就……就看到府内变成这模样……”

  她瑟缩着身体跪在地上,头颅低着,哀声哭求:“老爷您不要杀我,求您放过我,我娘和弟弟还在家等我呢,求您了…呜呜…”

  苟魔虎忙装作一脸惊讶:“荷香这是哪里话,老爷我为何要杀你?”说着缓缓走过去。

  荷香吓得花容失色,欲要逃离,却现双腿软得动不了,惊恐叫她几要放声尖叫。

  “荷香你听我说来,定是误会了,方才这女人乃是我仇家,故意变成夫人模样,欲要算计于我,不料为我识破,终至惨死下场,夫人还活着呢,不信我带你去找她可好?”

  苟魔虎放缓了音声,很是温和道,脚步却不停。

  荷香闻言止了哭声,犹自抽泣着问:“真的?”

  “自是当真,老爷甚时候骗过你?”

  苟魔虎终于靠近了荷香,笑容俞盛,此女亦是他从茫茫人海内找出的先天媚体,早先他一度怀疑自己机缘实在丰厚,欲瞌睡便有枕头。

  荷香于他后续筹划里占了极大比重,故不能当普通凡人对待。

  “老爷……”

  荷香音声变得弱不可闻,低着头颅亦不知她在想甚。

  苟魔虎虽有防备,却下意识地搭上她的肩,凑近问着:“荷香,可是哪里不舒服?”

  “老爷……”

  荷香突而抬头,稚嫩面上满是诡笑,小手作爪状,化作残影抓向苟魔虎。

  苟魔虎心头大惊,眸子骤然变得冷冽,昂后仰,险险避开,身上再度涌出毒灵火,迫得荷香不敢靠近,他趁机往后退了几步。

  他停住身形,狠狠盯着荷香,森冷道:“你不是荷香,到底是谁?”

  荷香还很稚嫩的小脸竟有些妩媚,她一改平常风风火火模样,温言讽道:“苟大护法真是让奴家看了一场好戏,贵夫人对你,可谓是情深意重了,可惜这样一个奇女子却死得这样凄惨,便连重入轮回的机会都失去,叫人家好生感慨!”

  此言犹如利刃,一刀刀剜在苟魔虎心房,人非草木,孰能无情,虽计划临头不曾有丝毫犹豫,事后却开始念起她种种的好,这样心态放在修士上,实不应该,只是这几年没有斗法,没有生死危机,叫他对大道的追求有些懈怠了。

  然境界摆在那里,这样心绪只转瞬就恢复,就见他脸上充斥了狰狞恶相,邪恶的毒灵火肆无忌惮展开,音声带着刺骨冷意:

  “夜流苏,你该死!”
网站地图导航:1 2 3 4 5 6 7 8