玄衍神术 章节目录 第二十八章:纯属意外

作者:一介白衣书名:玄衍神术更新时间:2016/06/26 22:45字数:3057

本站域名 www.boluoxs.com (菠萝小说) 手机访问 m.boluoxs.com
  纪修竹终是走了,苏伏远远潜伏,他到时,恰见苟魔虎为符阵所困,至苟魔虎死亡。

  知苏伏迷惑,九命便解释着:“老爷,那是玉清宗的《生死符》,已属神通级别。”

  不解释便罢了,一解释,苏伏愈迷惑,想着那与前世“太极阴阳”相差无几的图案,问着:“何谓神通?”

  九命无奈解释道:“真界将法术笼统分了三个等级,最下者为术,如《化雷术》《除尘术》等,中者为法,如方才老爷所使《太清转龙令》便是这级别。”

  “上者便是神通,神通亦分先天与后天。如小的本命神通《九狸返生术》,虽言‘术’,却属先天神通,乃是小的血脉传承,凡可传承之法,皆属神通级别,有强有弱罢了。”

  “而后天神通便是修者自悟,皆有着与大道相合之奥秘,生死符便是玉清宗传承已久之神通,有传闻,凡见过之人皆亡……故无人知它具体形态究竟如何。”

  “哦?不想你这狸妖有这样广阔见闻,真让我大开眼界。”

  音声轻缓,却犹如炸雷,两人俱是心头一惊,此时两人正潜于何府外,已是小心再小心,不想还是被抓个正着。

  苏伏的身体僵了一瞬,既然被现,索性大方站起,揖礼道:“散人苏伏,见过前辈。”

  “你偷偷回来,是为查案还是有着什么图谋?”

  正是那纪修竹,早在苏伏靠近便有感应,一时好奇便回来试探试探,此言无异承认方才跟踪之事。

  见对方并无为难意思,九命心头微松,却不敢多言,只拿眼瞅着苏伏。

  苏伏面色不改答着:“自是查案。”

  纪修竹微微点头,瞧不出喜怒道:“可会怪我方才不曾出手相救?”

  “在下不敢,前辈出手那是情分,不出手亦属自由,何怪之有。”

  苏伏淡淡说着,他性子是这样,不喜因人成事,倘方才得了救助便欠下人情,于他而言反而是拖累。

  纪修竹‘哦’了一声,说着:“看来你头脑很清醒,既然心态这样冷静,何以冒险进城?莫与我扯甚为天下苍生计。”

  言至后面,神情冷峻,眼神冰冷如刀,带着冷冽杀机。他负手而立,气机完全收敛,却给一人一妖极大压力。

  九命打了个寒颤,不由绷紧了神经,暗暗叫苦咒骂着:天杀的奸诈混蛋,叫你要回来冒险,这种高人岂是你能算计的。

  苏伏当其冲,只觉着心脏被紧紧攥着,再微微用力便会爆开。虽不只数次面对死亡,此时心神剧烈颤动,冷汗便唰唰流下。

  本来伤就没好,此时更是脸色苍白,识海内,魔灵古怪笑着:“桀桀桀……小子,快把身体交给我罢,只需交给我,此人又算得什么?”

  “想想你这么多年辛苦,却还在修道四境第一境徘徊,按着你这样度,想进入通神怎么也得二十年,就凭你这资质也想报仇?我不怕说与你知,你仇家乃是长生境修为,你应知长生境是甚概念罢?”

  “桀桀……那可是比此人厉害百倍的人物,凭……”

  苏伏只觉得烦躁不堪,猛然喝道:“闭嘴……”

  此一喝声,场内顿时万籁俱静。只是错觉,小雨仍然淅沥沥,没有丝毫停歇迹象。

  纪修竹怔了一瞬,随即微微眯眼,气机与杀机交织着,淡淡道:“真是好胆,你当我不敢杀你?”

  “我不知你有何凭恃,可你真认为能从我手上逃得性命?”

  九命都快哭了,瑟瑟抖着,身上灵气都忘记维持,雨水很快将他打湿,一副可怜模样。

  “纪仙长,我家老爷与纪随风仙长有旧交,求您看在这份上饶了我们罢。”九命趴伏在地,心头将苏伏骂了数百遍,奈何此时一损俱损。

  纪修竹却冷冷笑着道:“你不言亦罢了,既然言明,我便警告你,往后少与我弟弟攀交情,你们还不配。”

  九命又惊又喜,既有‘以后’,看来今日无有性命之忧。惊的却是此人好重疑心,倘苏伏真有心图谋便罢了,应会知难而退,怕的便是苏伏真心……

  苏伏作了个深呼吸,渐渐习惯了对方的压力,心绪亦缓缓平定下来,只拱了拱手,淡淡说着:“我进城只为自己,与凡人无关,与纪师兄无关,与天坛教无关,与前辈……”

  “更是无关……”

  纪修竹闻着此言,止了冷笑,脸上带着玩味:“哦?”

  “另,苏伏虽修为低下,亦知修者乃是修道,而非求道。如何看我,是前辈的事,而我如何行事,却是我自己的事,前辈以为然否?”

  “你胆子果然很大。”

  这番言论已很不客气,纪修竹意味深长道:“须知锋芒内敛方是长久之道,你此番拿这言辞将我得罪,我却想看看你如何保命。”言罢不再逗留,身形消散无影。

  此人一走,苏伏便长长出了一口气,看似强硬,其实心里没有一点底。

  九命亦松气,不由埋怨着:“老爷,您太冒险了,这这这人可是玉清宗公认后起之秀,术法奇才纪修竹,您说说,您与他较什么真呢……”

  “此人本来目的便是试探,倘我唯唯诺诺反而叫对方看不起。”

  苏伏淡淡道:“倘他便是纪师兄同一宗门之人,岂会不知我身份,你看看这何府。”

  九命纳闷道:“一片废墟,有何好看?”

  “是,一片废墟,因何导致?”苏伏又问着。

  “自是两位高手斗法,老爷,您吓糊涂了?”

  “两位高手斗法,为何不换个地方?”苏伏淡淡笑着,又道:“那何大旺姑且不论,纪修竹既是术法奇才,应是玉清宗真传弟子,出门便代表玉清宗行事。”

  “而玉清宗乃是青州大门阀,几近于青州守护宗门,轻易不会造就杀业。”

  “自然是了,老爷您到底想说什么?”九命愈糊涂。

  “纪修竹为何不引着何大旺去别处,自是恐他逃跑,放任这样高手逃跑很可能对青州造成重大损坏,那何府之人遭了池鱼之灾。”

  “往小了说,此确然为杀业,往大了说,却为青州消除隐患。换个说法便是大势所趋,功大于过,想来大宗门行事皆是如此,暗合天道运转,方能久存于真界。”

  语罢,苏伏微微笑着,见九命若有所思,心头亦是暗忖:此便是圣人之道了,天道不仁,以万物为刍狗,圣人亦然,前世著了此经者,境界实可怖可畏。

  九命默然久久,心头大受震动,再一次觉得自己小看了这散修。

  一人一妖各有心思,末了苏伏又解释着:“我入道至今,不曾做过亏心事,对青州应算多有贡献,自有少许功德,纪修竹应会望气,倘杀我,便需背负与功德同等杀业,故我料定他不会动我,你可明白了?”

  “老爷,我对您的敬仰如漓江之水,滔滔不绝……”

  见九命谄媚笑着,苏伏脸上隐隐有着黑线,溜须拍马不论在哪个世界,其格调都那么一致。

  “只是老爷,您方才大喝一声又是何意,小的实在想不明白,还请老爷解惑。”

  苏伏闻言,眼角微微抽搐,摊摊手:“纯属意外。”
网站地图导航:1 2 3 4 5 6 7 8