玄衍神术 章节目录 第二十七章:苟魔虎

作者:一介白衣书名:玄衍神术更新时间:2016/06/26 22:45字数:4281

本站域名 www.boluoxs.com (菠萝小说) 手机访问 m.boluoxs.com
  花开二朵,各表一枝。

  那何府离玲珑客栈并不远,约只五里。约两刻前,苏伏正欲沉下心神疗伤时,便感应到那个方向传来剧烈的灵气波动。

  “老爷?”

  九命自是感应到了,见苏伏一副若有所思的模样,心头微跳,却有着不好预感。

  “倘我猜测无差,方才跟踪你我之人正与那何大旺交战,我欲再往那何府一行,方才便想问你,那夜流苏是何来历?”

  苏伏的话应了九命猜测,不由欲哭无泪,顿感前途一片黑暗,他软软趴于榻上,有气无力道:“老爷,那女人千万莫要招惹……”

  “倒是老爷方才用的是何法,竟能躲开他的灵觉,堪称神来之笔。”

  “壬水天一神禁,可听过?”

  苏伏没有避讳,并详细解释道:“方才便是壬水天一神禁六十四种变化之一,幸是雨天,我故意让雨水浸湿,于城墙处刻画神禁,使我们气息与雨水短暂混合相融。”

  九命心头震动,不想这小子竟有这机缘。那壬水天一神禁乃是五行神禁一种,有着六十四般变化,普通修士得之,便能掌其中一种变化,实力大进。

  而此类神禁无法以书面形式记录,有修士得之,亦无法将口诀传出,可谓是玄之又玄。

  苏伏见他震得半晌说不出话,便微微笑着:“我既不瞒你,你亦不能瞒我。那夜流苏究竟是何来历?”

  九命回过神来,暗暗腹诽:此方是你小子真正目的罢,亦罢,便说与你知又如何?

  “好叫老爷知道,那夜流苏乃百蛮山狐族所属,五十年化形,又十年修成玄牝妖丹,为妖神宫之主,万妖之祖楚渡大老爷收为义女。”

  “老爷,此女心机深沉如渊,手段毒辣如蛇蝎,为达目的不择手段。此番不知缘何沦落至此,然以她本事,岂是久居人下之女,老爷可千万莫为她那外表所蒙骗……”

  苏伏似笑非笑望着他,微讽:“叫我猜,你定是吃过她的苦头罢。现下她法身损坏,转鬼道,且灵魄被困于一副画卷内,又有甚可惧?”

  九命化作黑猫形态,瞧不出他脸上颜色,语气却有颓然:“老爷有所不知,此女心机幽微,谁能害她这样下场?定是有着未知筹谋,倘因她沦落便小瞧她……”

  苏伏微微蹙眉打断道:“全属猜测,富贵险中求,此事就这样定了,我要她的灵魄,那画卷不用看亦知乃是法器,事成之后便与你了。”

  “老爷,您莫非是想将她炼入魂幡?万万不可啊老爷……”

  九命闻之大惊失色,身形滚下了床榻,化作人形,连连叩道:“老爷,那可是楚渡大老爷的义女,咱们惹不起啊,还是算了罢……”

  “倘我坚持呢?”

  苏伏淡淡说着:“我不与你拐弯抹角,要么你死,要么她死,自作抉择。”

  言罢推开窗门,身形没进雨幕里。

  九命只觉着黑暗前途化作了无尽深渊,不由怒骂着:“不怕死的混蛋,有种别拉上老子。”

  一肚子怨气,仍只得化作黑猫形态,冲入雨幕。

  与此同时,另一房间,玲珑客栈小二与掌柜的一坐一立。

  “掌柜的,那散修往何府去了,许是想浑水摸鱼,真是胆大包天,不如我们跟过去瞧瞧?”

  小二哥微微俯身站着,留意到掌柜的面色有些不愉,便讪讪道:“我只说说……”

  掌柜瞥了他一眼,淡淡说着:“我玲珑阁能存续数万年,便是我们从不曾参与修界纷乱,一旦卷入,谁敢保证全身而退。”

  “你敢吗?”

  此疑问声色俱厉,小二哥心头一颤,喉头滚动,艰难咽了口口水道:“不敢……”

  “可莫忘却玲珑阁宗旨,我们乃是生意人,打打杀杀不适合我们。”

  掌柜见他一副害怕委屈模样,不由微微叹着道:“我将你调来此,便是看准此地幽静,想你静心。不想仍是风波不断,你是我族唯一可修炼者,可千万莫要让我失望,你出去吧。”

  掌柜言着闭目,再不管小二哥。

  “是,小的告退。”

  小二哥温顺行礼,退出了房门,转身,面色却有些不甘:“老东西,这不行,那不行,到底要管我到几时……”似又想起什么,便住口不言,面上又缓缓有着笑容。

  ……

  何府上空。

  苟魔虎见着符阵,再不敢丝毫保留,毒灵火冲天而起,邪恶的阴冷气息毫无保留释放。

  纪修竹不由暗忖:“此人实力如此了得,那天坛教上下恐也被他瞒着,潜藏青州数年,定对我宗有所关注,难怪一着面便认出我,虽有自信斩杀于他,可为何感觉哪里不对?是我想太多了吗?”

  疑惑一闪而逝,不及多想,双手于虚空划动,雨幕被带动,旋转着形成一个圆,隐隐见得中央处是一个由半黑半白组成的鱼形状图案,很是玄奥。

  苟魔虎心头剧烈跳动,心知下一刻便要分个生死,他怒喝一声,庞大身躯带动着漫天毒灵火狠狠击向符阵。

  甫一接触,他便觉得不对,就见漫天符阵竟消散一空。

  “幻术?怎可能?”

  苟魔虎目中闪着寒芒,虽在意料之外,身形却丝毫没有停顿,毒灵火形成一只巨虎形态携着泼天之威压向犹自闭目的纪修竹。

  “击中了……”

  转瞬,苟魔虎心头喜意化作凉意,就见那缓缓转动的圆形图案稳如泰山,竟丝毫不惧毒灵火之力。

  纪修竹恰于此时睁眼,带着嘲讽笑容:“自作聪明,让你见识见识真正的生死符。”

  苟魔虎面色大变,终耐不住想要退后,却被一股吸力猛地吸住,紧接着头脑一个晕眩,那毒灵火瞬间被抽取大半,且有连绵不绝之势。

  “此与邪道何异?”

  惊惧叫他终忍不住,惊叫着:“你等自诩名门,此术如此邪异……”

  “我宗法决奥义岂是你这小小魔修可体会的?”

  纪修竹冷冷笑着打断他,手上有着指环,那是储物指环,心念方起,双指便夹了一颗玉石,其品质比之苏伏消耗那颗不知高了几倍,其形方正,有棱有角,乃是上品灵玉。

  “乾、舜、孨、离、坎、门,山岳咒,太清转龙令……”

  他的双指并拢于虚空划动,每一个符文生成,随着令言出,皆有金光闪烁。

  苟魔虎哪料到对方一声不吭便下杀手,惊骇间,就有一道模糊虚影狠狠撞向他。

  ‘蓬——’

  下一刻,他整个人便被巨力砸中,化作一颗陨石轰然落于何府内,而落点恰是他的卧房。

  雨中凝望的姜灵珊心头一颤,不顾卧房已成废墟,疯似的冲将过去,带着哭音:“夫君,夫君,夫君……”

  扒开厚厚土石,姜灵珊一介凡人,双手指甲早已破裂,却浑然不顾,终见着了苟魔虎身躯,就见他已还原成本来模样,脸上有着血泥,此时有着雨点打下来,意识有些恢复,便不停呕血。

  “夫君……”

  姜灵珊已然泣不成声,只紧紧抱着他。

  “我…没事……”

  苟魔虎已然感觉不到疼痛,五脏俱损,骨头更是寸寸碎裂,窍穴亦崩溃,他颤巍巍着手,抓住了她的手,脸上带着释然笑容:“夫人……不怪为夫这样瞒你……为夫可是个怪物。”

  姜灵珊哭着说:“妾身不怪……夫君在妾身心里,永远是个顶天立地的男子汉,不论你是何人……叫作何名……做过何事……”

  纪修竹降下来,眉头紧紧皱着,苟魔虎显然已是活不成了,即便伤能治好,神魂亦不容于真界,无有魔主亲身护持,只有化作飞灰一途。

  而法身损成这样,亦无可能抵达焦狱界,可为何心头还是有种怪异感?

  “仙长,仙长,夫君已经这副模样,您就放过他,放过他好吗,贱妾愿做牛做马以报大恩,求求你,求求你……”

  姜灵珊哭着跪倒在地,用力磕着头,那土石虽泥泞,亦有尖锐之物,只几下便有血迹,一副披头散模样,实叫人心酸。

  即便是纪修竹这样铁石心肠,亦微微动容,微叹着说:“即便我不杀他,他也活不过今夜。”

  话锋又转:“然不亲手杀掉他,恐有后患。我只能答应你,让他无有痛苦死去。”

  言罢转向苟魔虎,淡淡道:“大道之争,存乎一心。天道渺渺难测,是人便有私心,此为常理。然,你既已输了,应知下场如何,何必牵连别人?”

  纪修竹这番话当然不是没有意义,这姜灵珊的从始至终不离不弃,为他活命,更是愿作牛作马,殊为难得,叫他心有戚戚焉,因此不欲这女子因此轻生。

  苟魔虎微微笑着,语声低沉:“夫人,纪先生所言极是,为夫今日在劫难逃。夫人千万好好保重,莫为我伤悲,待你百年之后再聚,为夫等得起……”

  姜灵珊紧紧搂住他,失声痛哭。

  纪修竹欲言又止,心头微叹,此人神魂已为真界不容,别说转鬼修,便是六道界六大阴司鬼王亦不敢收容他。

  “仙长,我求您救救他,救救夫君,我求您了…让我做什么都可以,求您救救他…”

  似乎不愿接受这样事实,姜灵珊又磕着头哀声哭求。

  纪修竹将她扶起,又拉开两步,微微摇头道:“莫说我束手无策,即便有法亦难办到,此人太过深沉,活着不知要搅出多少风雨。”

  言罢忽伸出手掌对着苟魔虎,就见雨幕突被卷动,那半黑半白圆形图案复现,急转动间,有炽烈赤阳之焰喷出。

  “啊——”

  有着惨叫,只持续一瞬便微弱了,苟魔虎知此乃毒灵火经生死符转化,倒转了属性,便对着姜灵珊露出难看笑容:“夫人……保重。”

  又一转眼,苟魔虎整个人便化作飞灰消散。

  姜灵珊颤巍巍着手,翕动着嘴唇,眼神空洞洞,神情一片呆滞。
网站地图导航:1 2 3 4 5 6 7 8