玄衍神术 章节目录 第二十五章:说不说?

作者:一介白衣书名:玄衍神术更新时间:2016/06/26 22:45字数:2915

本站域名 www.boluoxs.com (菠萝小说) 手机访问 m.boluoxs.com
  何府书房门口。

  苟魔虎一脸阴郁道:“这里事情不要告与夫人,有问起就说乃野猫所为。”

  守卫连忙恭敬称是,方才听到响动,差点便闯进去了。此时见自家老爷从外面回来,显然那巨响乃是老爷所为,可见深藏不露啊。

  苟魔虎自顾自进了书房,夜流苏早已回了画里,他紧走几步,于画前紧盯,满面阴寒不曾缓解,咬牙道:“你明知有人在外却不知会我,到底是何居心?”

  “我警告你,倘我有身陨之虞,定拉你陪葬!”

  ‘呵呵呵——’

  夜流苏似许久不曾这样开心,笑得没心没肺,许久才道:“这是你的事,与我何干?且最后不提醒了嘛,看你这样表情,定是没追上人,真是太好笑了也,堂堂凝窍巅峰竟拿区区归元境没办法,倘你怪我,只说明你这男人无有风度可言。”

  苟魔虎心知现在不是翻脸时候,只得放了狠话:“贱货,莫给我抓着机会,但有机会,定要你跪地求饶。”

  说着摔门而去,看似气到了极点。

  笑声渐渐收敛,转而换成淡淡讽刺:“你心机深沉,又演与谁看呢,跳梁小丑。”

  守卫就见自家老爷进了房门不久便摔门而出,有些气冲冲的模样,不敢多言。

  苟魔虎行至卧房,脸色渐渐恢复,微微露了笑容,推门而入,笑着道:“夫人,方才有野猫,可吓死为夫了。”

  就见房内有一美妇正查看账本,见他进来,淡淡瞥了一眼,确定了他没事才淡淡说着:“噢,我还以为是狐狸精呢,怎今夜不于书房就寝。”

  这美妇二十四五年纪,一头青丝高高盘起,锦缎绫罗,身材丰盈饱满,秀丽俏脸,唇边有着一点淡淡美人痣,启合间,更添了一分魅力。

  苟魔虎上前,轻轻蹲下抓着她的手,哄道:“前天是为夫不好,夫人就原谅我罢,为夫保证再也不犯,可好?”

  美妇放下账本,脸上再也伪装不住,一脸寒霜:“还敢提?”

  “是是是,不提不提,夫人啊,这几年为夫对你怎样你应是心里有数。凡事无有大小皆由夫人决定,为夫并不曾掺合一丝一毫,是也不是?为夫自娶你以来,哪件事不曾迁就你,外人皆言为夫惧内。”

  苟魔虎一脸宠溺哄着:“实是将夫人当做珍宝一样宠爱,夫人应当心里有数才是。”

  美妇名叫姜灵珊,五年前嫁入何家,那时何大旺,或者说苟魔虎已是本城有名富户。

  姜灵珊不由亿起这五年点点滴滴,心头微暖,仍是绷着脸道:“哼,就会说好听的,不过是书房漏了洞无法安寝罢了。”

  苟魔虎讪讪道:“原来夫人早知道了……”

  “你没事就好了,方才我听守卫说你自那洞中出去了,不就练了些防身武术么,为何这样冒险,有事让下人去做嘛……”

  姜灵珊口中埋怨,却是将他扶起,又轻轻将螓埋进他怀里,幽幽道:“倘夫君出事,妾身一人要怎么过。”

  苟魔虎安慰似的拍拍她的后背,轻声说着:“夫人,已经很晚了,歇了吧。”

  姜灵珊温顺点头,任由他牵着自己手走向床榻,秀美脸上有着淡淡红晕。

  榻上,苟魔虎温柔地替她去了衣裳,并开始在她丰盈美体上游动。

  “夫君,吹灯……”

  每当这时,姜灵珊便会有些紧张,只轻轻摸着便有了感觉,不由微微呻吟,此亦是苟魔虎百玩不腻的原因,姜灵珊虽一届凡人,却是天生媚骨,行那男女之事很是让人**。

  姜灵珊紧紧闭着双眸,感受着自家夫君的温柔。忽然,那双大手停了下来,姜灵珊疑惑着睁眼,就见他突而满脸凝重,便关切道:“夫君,怎么了?”

  苟魔虎微微笑着:“夫人,为夫有事出去一趟,不用等我先就寝罢。”说罢起身披衣。

  姜灵珊却从背后紧紧抱住了他,哽咽道:“夫君,妾知你非是凡人,妾只求你平安回来……”

  苟魔虎心头大震,苦笑问着:“原来夫人早就知道…却为何从来不提,不怪我这样瞒你?”

  “妾身害怕,怕问了夫君便一去不回了,呜呜……”

  泪水浸湿了苟魔虎后背,渐渐让他有种奇怪情绪,沉默良久,轻轻拨开她的手,淡淡说着:“我会回来的。”

  言罢身形已然消散无踪。

  姜灵珊心头空空无有一丝着落,自家夫君有着秘密她早已知悉,只是从来不愿提而已。

  方才响雷,大雨转了暴雨,此时却又渐渐缓了,转而成了小雨,仍是淅沥沥。

  苟魔虎来到何府上空,俯身拱手道:“何方道友还请现身一见。”

  “生这样大事,你仍是不打算向上禀报,已是有了叛教的心思了罢。”

  一道人影缓缓降下,与苟魔虎一般凌空而立,雨水自二人身上滑落,却沾不到点滴湿痕,此人语气有着淡淡不屑,嘲讽着:“邪教便是邪教,无传承千世,如何笼络教徒?教我猜猜,定是有了甚机缘,寻思着脱离,好自闯一片天地,我说的可对?”

  苟魔虎定神细细打量此人,心头微跳,面上却肃然说着:“阁下莫非便是玉清宗术法奇才纪修竹?此五雷正法确然不同凡响。然阁下却无端诽谤在下对教中忠诚,是何道理?”

  “便是你我立场不同,狭路相逢分个你死我活便罢了,何需多言?”

  纪修竹忍不住笑了,自顾自道:“方才我跟踪那小子,果有现,本想着生这样大事,定需向上面报备,不想你无有丝毫动静。”

  “我懒得思考你有甚图谋,杀了便是。不过,倘你愿将你教图谋告知于我,将你们秘密据点与我说来,我便放你一条生路,对外便称你任务失败而亡,更能顺利脱离掌控,岂不美哉?”

  闻着纪修竹谆谆善诱,苟魔虎面色阴冷,突而甩手,一道绿色火焰便烧将过去。

  “咦?毒灵火,可惜还未练到家……”

  纪修竹眼皮亦不抬,只一个指弹,同样有着一道火光,两火相撞,竟无声无息抵消。

  苟魔虎心头更是凝重,捻了法决,梭子滴溜溜地自袖中跳出,咒言出,三枚梭子竟皆燃起绿色火焰。

  梭子正欲攻击,漫天雨幕忽然串联成网裹下,转瞬便紧紧收拢。

  “该死的太清转龙令……”

  苟魔虎整个人被紧紧捆缚,不由咒骂着,同样的法决到了不同人手里,却有着如此巨大差距。

  原因不外有二,其一乃是修为差距,其二便是对法决的理解。

  纪修竹一手伸出,五指虚握,见他仍想挣扎,淡淡说着:“我晋入抱虚已二十五年,观你修道一百五十载,仍停于凝窍巅峰,便可知其内差距,何必垂死挣扎?”

  “现下,我再与你一次机会选择……说,还是不说?”
网站地图导航:1 2 3 4 5 6 7 8