玄衍神术 章节目录 第二十四章:雨夜逃亡

作者:一介白衣书名:玄衍神术更新时间:2016/06/26 22:45字数:3674

本站域名 www.boluoxs.com (菠萝小说) 手机访问 m.boluoxs.com
  雨幕中穿行,后面追兵穷追不舍,苏伏爬上了不知名物体,才现竟是一艘渡云舟。

  渡云舟乃是玲珑阁所创,天下知名。凡通神境修者皆可御使,可助修士飞行,其比之凡俗上等良驹快了三倍,且炼制不易,故价值一万符钱。

  苏伏几次参与玲珑阁交易会,却只见过一次,当场被人买去。

  别看苏伏现在薄有资产,却只能凑得十之三四。按下心头疑惑,此时无暇顾及黑猫身家缘何丰厚至此。

  感应着后面追兵愈近了,苏伏心头凛然却无惧,紧握青钢剑,凝神以对。此乃降生此世以来除魔灵以外最危险的一遭,渡不过便绝无幸理可言。

  九命心头暗暗叫苦,他专擅幻术,真正斗起法来普通修士都可叫他吃不了兜着走,何况像后面紧追的这位。

  灵气如潮水般涌入渡云舟,其愈快了,只是追兵仍是缓缓靠近。

  “老爷,我们绝不是那人对手,怎办?”

  九命忽然出声,苏伏不假思索,沉声道:“慌甚?”

  就这时,一人一妖灵觉内皆感应到巨大危险,九命惊骇欲绝,灵气自体内疯狂涌出,渡云舟度竟再次提升一点。

  苏伏动作亦不慢,取出了神禁石,瞬间激活,一道光罩便裹住了渡云舟。雨夜里,只见得一道白光划过长空。

  说时迟那时快,就这转瞬功夫,一道灰光刺破雨幕,自半空而落,这下连苏伏亦头皮麻,渡云舟度虽有提升,仍是被擦到尾端。

  光罩轰然震动,渡云舟顿时一阵摇晃,九命惶恐道:“要死了要死了……”

  苏伏紧紧抓着舟身,冷冷喝道:“给我冷静一点。你只管好好驾驭渡云舟,别的无需理会,我自有办法。”越是整个时候,苏伏知自己绝不能有半丝慌乱,须安定黑猫的心绪。

  许是苏伏一番言语有些作用,舟身渐渐稳定下来,度仍是丝毫不慢。

  苏伏回头望去,雨幕中难以看得分明,却隐约可见有栋民宅受了波及坍塌,心知那灰光是一件法器。

  心念急转下,几个想法皆被否定,那极度危险感应再次升起,苏伏想也未想再次张开神禁石。

  九命这回不敢啰嗦,只拼了命地加,心头却沮丧极了,想他纵横几州潇洒自由,却沦落至此,真让妖哀愁。

  苏伏甩手,手中青钢剑化为流光,正面撞向灰光,却未阻其分毫便被撞飞,苏伏甚至隐隐听到青钢剑裂开之音。

  ‘铿——’

  就见灰光携着威势,再次擦中了光罩,却出金属撞击声,苏伏有了留意,就见灰光乃是一件梭子,其长约两寸,毛笔粗细,只是急遽转动带起了雨幕,故望着像灰光。

  轰然一声响,又是一栋宅院化作废墟,隐有惨叫传来。

  “你们两个现在停下来我或许还能饶你们一命,胆敢再逃,等我抓着你们,定抽你们魂魄,届时求生不能,求死不得……”

  音声透过雨幕传来,苏伏默然不语,只望了望手中神禁石,现其神光黯淡,至多再顶一次攻击。

  九命语声哭丧着:“老爷,要不我们投降罢,再逃怕是没命了。”

  苏伏冷冷笑着:“你真当他会心慈手软?我们已知他根底,只需报与此地两大门阀,无论天坛教有何图谋皆功亏一篑,莫要太天真。”

  “哈哈,说得对,你们今日无论如何必死无疑。倘你等乖乖赴死,我便留你们魂魄转生,倘再执迷不悟,定教你们知道厉害。”

  苟魔虎说着心头微忖:竟在此距离下被窥视而不知,或二人有甚秘宝不成?倘是,今日便是老子机缘日。

  此时距离已不远,苟魔虎冷笑着再次隔空引动了梭子。

  危险感应又起,苏伏一手握神禁石,张开光罩,又自储物袋拿出一枚灵玉夹于手心,双指并拢开始划动,又有着令言相合:

  “乾、阳、遁,捆缚咒,太清转龙令。”

  灵玉倏然出微光,苏伏将其猛地用力投去,灵玉自半空从中裂开,自雨幕中有丝丝气华吸附,下一刻便猛地延伸开来,雨点与雨点相连,竟将雨幕串连成网状。

  ‘兹兹兹——’

  梭子猛地撞上,出古怪音声。

  苟魔虎大怒道:“原是玉清宗的小辈,好大胆子,今天便让你知道玉清宗护不护得住你。”话音未落,就见他右手掌前伸,自他袖中又有两道灰光射出。

  三道灰光汇合,那网瞬间爆开破裂。

  苏伏紧紧皱眉,催促道:“度再快一些。”

  九命有气无力道:“老爷,已经是最快了……”

  “那梭子又来了。”

  苏伏语气无有太大波动:“三枚,不想死就快一些。”

  听得此言,黑猫顿时炸了毛,就听着‘喵’一声,度再次提了一些。

  ‘铿铿铿——’

  然怎快得过梭子,又是三声金属撞击声,神禁石再也支撑不住,碎裂成块,光罩应声而破,苏伏想也未想,拿出一把青钢剑,灵气急遽输入,轰然爆开。

  一阵金属碰撞,渡云舟顿时千疮百孔,九命无比肉痛道:“我的渡云舟!”

  苏伏气血再难压抑,伤本就未好,一口鲜血喷出,染红舟身,触目惊心,却转眼为雨水冲刷。

  “老爷?您怎么样,快别吓我了……”

  九命有些六神无主,他开始暗暗盘算待会倘被捉住,便赶紧求饶,或有一线生机?

  “死不了……”

  何大旺家住城北,这一追一逃间已来到城南,近了城门口,苏伏心头一动,忙吩咐道:“往城门去,记着,你只管闷头前冲,出了城门右拐,是生是死就看你了。”

  苏伏说着,体外灵气开始收敛,雨水霎时将他淋了个通透,他却似享受般喃喃:幸好是雨天。

  九命并不知他作何打算,却只得暗暗咬牙:“天杀的阴险小子,此次倘身陨,定不放过你。”想及此,便开始闷头向前冲。

  近了,就见城门约三丈多高,二丈多宽,却是紧紧闭着。许是雨夜,并无值守兵士,苏伏心头微松,能不波及无辜凡人是最好。

  大律有法,城无分大小,酉时三刻准时关闭禁出禁入。倘有急事,须有县令批准公文方可。

  远远望着,九命又有些悚,真撞过去,城门不论,渡云舟已然有些损坏,就怕到时无法修复便欲哭无泪了。

  苟魔虎见他们去向,不由嘲笑着:“尔等名门果是悲天悯人,临死亦不愿连累城中凡人,真是让我好生感佩……”

  ‘砰——’

  他话音未落,就听到前方传来一声急促巨响,运足了目力,就见城门洞裂而开,那玉清宗小辈踪影皆无,猛地色变。

  灵觉里,竟再无二人气息,这简直是不可能的事。像他这样凝窍巅峰修士,方圆十里动静皆可捕捉。

  脚下云朵猛然加前冲,三个梭子紧跟其后,转瞬冲出城门,却是人影皆无,黑茫茫一片雨幕,苟魔虎怒而疯,梭子上下翻飞,一寸寸草皮碾了过去,一无所获。

  深深吸了口气,他强迫自己冷静下来,只对着空旷无人处冷冷说着:“算你们运气好,别再让我逮到。”虽这样说,心头仍是气得快炸裂开来,竟被小辈这样玩弄,且把自家根脚暴露出去。

  权衡利弊,他再不停留,身形回转,渐远去了。

  雨幕中仍是静悄悄,约过一刻,城墙处有人影落下。

  “老爷,老爷您没事吧……”

  就见黑猫化作了人形,扶着苏伏,语气悲沧。

  “我还没死…带我回客栈…”

  九命嘿嘿笑着:“老爷真是太厉害了,那样的高手都被您玩弄鼓掌。不过,老爷怎样肯定那厮不会回来查看?”

  苏伏畅快笑着:“城内有着这样动静,怕早有人察觉,他再不走,等死啊?”

  言至于此,他的眉头忽然微微蹙起,那种被窥视的感觉又出现了,不动声色道:“马上离开此地……”

  九命不敢怠慢,忙展开渡云舟,关键时刻,城门被苏伏一剑斩出裂痕,渡云舟方才平安无事,想及此,不由慨叹,或许跟了他亦有些前途?

  两伙人一走,此地便只剩一片狼藉。

  这时,黑空忽一道闪电划过,紧接着便是震天雷响,雨下得愈大了,却有一道人影缓缓降下。

  他微微凝视着苏伏去的方向,自语着:“此人灵觉实在敏锐,秉性手段更是上等,倘不死,日后定有一番成就,只是他背后那幡?”

  “或许是我想多了罢……”
网站地图导航:1 2 3 4 5 6 7 8