玄衍神术 章节目录 第二十三章:夜流苏

作者:一介白衣书名:玄衍神术更新时间:2016/06/26 22:45字数:3256

本站域名 www.boluoxs.com (菠萝小说) 手机访问 m.boluoxs.com
  一路翻越屋顶,跟着那丫鬟穿过别院,来到何府正院,正是何大旺家眷所居之地。有护院武师照常巡逻。

  见那丫鬟径自入了一间房,有守卫笑着和她打招呼。

  “荷香姑娘,又来给老爷铺床呢,老爷真是看重你,回头有机会帮我哥俩说说好话,将我等提成府卫……”

  荷香哪有这样好糊弄,翻了翻小眼皮儿,龇牙一笑:“想当府卫,自己找老爷说去,人家又做不得主。”

  言毕不再理会二人径自入房了,两守卫其中一个埋怨道:“本拟她年少无知,不想亦是小人精,迷香小姐身边就没有好糊弄的,都怪你,出的甚馊主意。”

  “怎能怪我,倘你不同意,我还能逼你不成?”

  另一个便有些不服道,不提二人争执,苏伏轻巧地攀到房檐上,双脚勾住了檐梁,灵气轻轻附着手指,对着那木质墙一戳,无声无息便有一个孔洞出现。

  苏伏定神望去,就见此间摆设不像卧房,有着书架桌案,笔墨纸砚俱全,油灯将房内照的亮堂,虽亦有着床榻与被褥,却更像书房。

  他微微一怔,就见那丫鬟蹦跳着来到床边整理起来,还小声嘀咕着:“老爷夫人感情一直甚好,却突然分房而睡,实在怪异也。”

  九命化作黑猫形态,与普通家猫并无区别,轻轻抓着苏伏肩头,亦听了个分明,便小声说着:“老爷,您觉得此事与那伙妖人有无关系?”

  苏伏有些不确定道:“不好说,些许家庭纠纷罢了,且再看看。”

  “家庭纠纷?这词儿好贴切,老爷就是老爷。”

  九命那猫脸上自是看不出甚表情,只是语气实有着溜须拍马之嫌疑。

  “老爷,倘您猜测属实,那天坛教于此地所图非小,虽此教不甚厉害,然教中亦有抱虚高人,长生真人……既所图非小,我等再查下去,恐有性命之忧……小的自不是怕死,乃是怕老爷一腔抱负不得施展便长眠于此,于心不忍啊。”

  苏伏心头冷笑,暗忖:这厮果一副怕死德行,只是分析确然有些道理。然魔灵窥视在侧,稍有退缩之心便失了那股锐气,又要拿甚抗衡魔灵?

  面上却淡淡说着:“你又知我有甚抱负?”

  九命下意识怔然道:“修士不都追求长生么……”

  苏伏默然不语,九命识趣不再搅扰,心头微有怪异。

  许过了二三刻,已近戌时,夜更深了,透着沉沉雨幕,很是压抑。此方世界亦是日出而作,日落而息,城内虽多有酒肆青楼赌坊,这样雨夜反而搅了兴致。

  小丫鬟整理完毕正欲回房,忽见书桌侧方挂有一副水墨画,只一眼便吸引住了她。

  画上有些阴沉沉,叫不出甚名,像似随兴泼墨,大律承平已久,文人玩物更是花样百出,小丫鬟平日见不少,并不出奇,吸引她的却是画上的人儿。

  画的布景应为阴天,有着靡靡小雨,雨中有一佳人撑伞背对而立,真丝彩衣衬出玲珑曲线,这样看仍是不出奇。就见其半转,有半面回眸,仅脸侧微微笑颜,霎时惊为天人,整幅画儿便栩栩如生,仿佛身临其境,有着这么一个美人儿半回望着你。

  小丫鬟不知不觉看呆了,不由喃喃:“好美……”

  “真的吗?”

  脑海中骤然有音声传来,小丫鬟大惊失色,踉跄退了两步,瑟缩身体,怯生生问着:“你…你会说…话……是什么人……”

  “呵呵呵——”

  有着笑声,却很是好听,觉着应不是甚妖魔鬼怪,小丫鬟壮了胆子问着:“敢问您可是仙女?”

  “或许是罢,不过人家好孤单,进来陪我可好?”

  画上那美人儿唯一可见瞳孔竟微微着妖异红芒,直直射向小丫鬟。

  那小丫鬟心神似为其所夺,起先还有挣扎,渐渐便只剩了迷恋,她喃喃说着:“好…好,我永远陪着你。”

  ‘砰——’

  却这时,房门自外面被猛力推开,一年轻男子大步进来,冷冷喝道:“给我醒来。”音声不大,却有震耳欲聋之效。

  小丫鬟被震得清醒过来,后怕地往后退了好几步,见是自家老爷,连忙跪下,委屈说着:“老爷。”

  那男子面上阴冷,不耐烦道:“谁让你靠近她的?马上滚,以后不用来了。”

  “是……奴婢告退。”小丫鬟眼眶噙了泪珠,却不敢哭出,委屈着行礼退了下去。

  苏伏这边,心脏却猛地抽紧,这何大旺竟是个修士,且修为定在阴神境以上,真是可怖可畏,不由暗暗庆幸带了黑猫。

  这样想着,仍是不敢大意,缓缓收拢了灵觉,不敢泻出丝毫气息。

  黑猫亦是头皮麻,他的修为更深,感受得更真切,一时只吃了奶力将幻术使来,不敢多言分心。

  何大旺约有三十年纪,面白无须,身量与苏伏相差仿佛,只是长相略显平凡,眼神带着冷冽,一副生人勿进模样。

  见丫鬟退下,便冷声对着外面吩咐道:“从现在开始,没有我的命令,不许任何人靠近书房,违者杀无赦。”言罢一挥手,房门再次关上。

  外面守卫不由面面相觑,不敢忤逆,只恭敬道:“是老爷。”

  谨慎起见,何大旺捻了法决,设了个隔音结界,亦是禁制一种。

  “夜流苏啊夜流苏,我既收了他好处,你休想离开此画。”

  何大旺走向画卷,冷然说着:“突然要求出来透气,打的却是这样主意。别忘了你的灵魄已被炼入画中,一损俱损,便是逃出画中又能怎样?照样要你死便死。”

  那画卷突而出盈盈之光,紧接着收束成一团灵光,一闪落于书桌上,一个人影缓缓显化,就见那画上美人儿竟真实显化此方世界。

  青丝如瀑倾泻,其上有一根华丽簪子别着。一点黛眉如画,双眸犹如两汪秋水,似有楚楚之意,娇颜倾世绝伦,带着慵懒笑意,真丝彩衣遮掩不住那雪白肌肤与曼妙曲线,胸脯如山峦,有着深深沟壑,增之则长,减之则短,一种恰到好处的美感。

  不同于叶璇玑那种高贵中带着淡泊,傲气却不凌人的赏心悦目。此女全身上下皆带着天然魅惑,定力差一些,怕是会直接化为原始野兽。

  夜流苏莲足轻轻摆动,慵懒道:“你要是敢动我早便动了,何必等到今日。”

  何大旺眼神深处带着痴迷,却不敢表露分毫,舔了舔嘴唇,冷笑着:“虽不知你为何坚持不愿从了那位,然你这副模样虽让人怜惜,却失了真身,与大道亦无缘了。”

  “何不早早从了,在那位对你未失去兴致前,或还有机会修成地仙,同是长生久视,你觉得怎样?”

  夜流苏一副好笑模样,说着:“真好笑也,天坛教苟魔虎当起了皮条客,你家教主倘知,真不知你下场如何。”

  “闭嘴……”

  何大旺怒斥:“你这贱货好不晓事,老子替你着想,既不领情,便罢了,与我回去!”

  夜流苏早被骂了不知几千几百回,充耳不闻,仍是慵懒笑着:“呐,你可确定让我回去,可人家还想与外面那位小哥玩呢。”说着捂嘴而笑。

  苏伏面色大变,无有丝毫犹豫,身形一翻至房顶,双手用力一撑,便欲逃离。

  九命却突然跳起,身下突现一物,急喊着:“老爷快上来。”

  苏伏不及多想,纵起身形,攀住那不知名物体。

  底下何大旺脸色骤然阴寒,身形直直上冲,撞破了屋顶,就见一道黑影已然俞去俞远,就见他身形纵起,一朵阴云倏然而现,载着他追了上去。

  夜流苏微微勾起诱人嘴角,心情突有些愉快。
网站地图导航:1 2 3 4 5 6 7 8