玄衍神术 章节目录 第二十章:纪修竹

作者:一介白衣书名:玄衍神术更新时间:2016/06/26 22:44字数:4138

本站域名 www.boluoxs.com (菠萝小说) 手机访问 m.boluoxs.com
  月朗星稀,秋风萧瑟在响,于耳畔处,似情人呢喃哭诉,似演奏断魂悲曲。

  夜幕中望着晋城,不大的小城似披了外衣,沉沉如水,虽万物沉寂乃天道自然运转,却有着一种死气沉沉之感。肉眼凡胎望不见,小城上空有着一层淡淡诡氛,时而化作骷髅阴森可怖,时而化作血盆大口,欲吞噬整个晋城。

  天下承平已久,城门处岗哨完全一副可有可无状态。

  城门上,一身着青色道服青年负手而立。他的年纪约二十七八上下,眼眉间与纪随风有些神似,却是一样的冷峻。

  “修竹师兄。”

  有两道影子自底下上来,借着墙根,两次纵跃,轻巧攀上城门。

  冷峻青年点头,知来人是谁,只是问着:“可有收获?”

  两道影子其一赫然便是白天与苏伏分开的云溪,另外一个则是纪随风。

  云溪甜甜一笑:“修竹师兄,您这样一副表情可像极了某个呆子。”

  纪随风却不敢放肆,恭敬行礼道:“二哥。”

  玉清宗真传弟子纪修竹,后起之秀,修道仅五十四年便进入抱虚境,擅各种术法,一手《五雷正法》出神入化,便是地仙见了他亦要退避三分,为玉清宗千年难得一见的术法奇才,玄门公认最难之《紫薇玄术》亦有造诣。

  地仙只修神魂,最是害怕雷霆一类法术。

  “你的修为进展甚缓,此间事了便回去吧。”

  许是见了云溪,纪修竹的神情有些缓和,淡淡笑着:“云师妹莫要调皮了,正事要紧。昨日我来时以《紫薇玄术》观望此城气数,现此城气数将尽,不日便要消亡。”

  “啊?那城中百姓?”

  说到了正事,云溪再不嬉笑,神情认真问着:“修竹师兄,需知会城内凡俗之人逃离吗?”

  纪随风深深皱眉,心知自家二哥不爱玩笑,便说着:“恐是无用功,城内凡俗之人保守估计六万余,不说无法面面俱到,但有一人犹疑,以我们身份,此举怕是会引起混乱,或让妖人有机可趁。”

  纪修竹赞赏着点点头,微微笑着说:“看来让你下山历练亦是有点好处,这脑子确然灵活了些。此言不差,妖人怕是筹谋已久……”

  言至此,他的神情透着冷然:“我观此城气数,将尽未尽,本拟那一份生机落在我宗身上,今早你们与我汇合,我见着气数又有变化,却无碍大局,然……”

  云溪疑惑:“然?”

  “然方才再望,却有一股生气注入。我让你们调查的事怎么样了?”

  纪随风眼神微微闪烁,禀报着:“我们到那,只见得一片狼藉,有尸体极像传说中的修罗鬼兵,许是变化尚不完整,现场打斗激烈,且有兵器残刃,恐于我那朋友有关……”

  “苏伏?”

  “是,样式一样,却不敢肯定。”

  纪随风说着,偷偷望向云溪。云溪明白他意思,纪修竹生性多疑,此事在他心里定另有想法。

  “区区散修,刻意结交你等便是疑点,明知此城危险亦要一头撞进,定有图谋,此人不简单,你二人须得上点心,莫要为人利用犹不知。”

  果然,云溪还未开口,纪修竹便淡淡训斥二人。

  云溪有些无奈道:“修竹师兄,苏师弟无有刻意结交,乃是我们自己主动,师弟人真的很好,你们相处过便知。”

  纪修竹冷冷笑着:“那只说明此人心机深沉,有山川之险,你们初出茅庐,晓得多少诡谋之术?修界之大,不在疆域,在人心鬼蜮啊。”

  云溪二人对视一眼,再不敢相劝,只怕会越来越遭,便默然不语。

  “今夜你们二人便于此处监视罢,倘有异动,记着以门内秘法知会我,切莫擅自行动,可记着了?”

  纪修竹见他们不语,心知二人心内不服,便跳过此事。不论那苏伏是真的这样好,或如自己所言,心有山川之险,他只希望自家弟弟妹妹不要轻易受人蒙骗。

  “记着了修竹师兄。”二人齐声,只是有些打不起精神。

  纪修竹心头暗叹,微微摇,再不停留,身形如雷霆般几个闪烁,没有一丝音声传出,转眼消失在夜幕里。

  纪随风羡慕望着:“师兄真不愧是咱们宗门千年难得一见的术法奇才。”

  云溪嘻嘻笑着鼓励:“师兄总有一天亦能到这样境界。”

  纪随风自信一笑:“那是自然,本天才亦姓纪。”

  “可惜师兄却只能于《五雷正法》上有机会越修竹师兄了,嘻嘻。”云溪从来不吝啬打击,笑嘻嘻道。

  “师妹,你是许久没有受到教训了哦,敢这样说我,看我怎样收拾你。”纪随风张牙舞爪扑将过去,云溪却没有反抗,只是忽然将头埋进他怀里。

  纪随风忙停下,轻轻拥着她,心头有着柔软,轻声说着:“怎么了?想家了?”

  云溪摇,却埋头不起,问着:“师兄,倘有一天我不在了,会想我吗?”

  “当然不会啊,我会去找到你,让你再也不能离开我。”纪随风想也未想便开口道。

  两人抱得更紧了些。

  ……

  庭院深深,雕栏玉柱,苏伏独自行于院内,有些无所适从。

  到处皆空无一人,苏伏心头亦空荡荡没有着落。

  “啊……怪物,怪物别过来,啊……救命啊……”

  突闻惨呼,苏伏加紧脚步,就见白日所见怪物凶猛扑向这一世亲人。苏伏心头莫名悲愤,咬牙冲上,却现己身身高不及怪物膝盖,了狂拼命厮打,泪水糊了满脸满面,却哭不出声音,压抑了满满愤懑。

  直到累了,倦了,瘫倒在地,眼睁睁见着亲人为怪物撕开,刺目鲜红染了他满头满脸。

  深到极处的怨恨让他全身沸腾,欲将所有压抑通通赶出体外。

  就这时,一道清光降下,心绪突地就沉静下来,猛地睁开眼睛,不由大口大口喘息,才现汗水将刚换衣服湿了通透,内视体内伤势,现有所好转,心神沉下识海,就见血海翻腾不休,那魔灵得意大笑。

  “哈哈哈哈,下次就没有这样好运气了,本魔看你能撑到几时。”

  苏伏面上沉静,却暗道“好险”,倘不是宝典突降下清光唤醒,自己几要沉迷梦魇,明知一切是假,仍沉迷其内,这才最是可怕。

  不欲理会魔灵挑衅,退出识海,长长出了一口气,起身活动了一下身体。

  突转头望,心头一跳,床上却是空无一人,忙上前一摸被褥,已是冰凉,心头大惊,环目四顾,就见桌上有一张白笺,上书:

  “姓苏的,有事先走了,勿念。”

  连落款亦无,苏伏苦笑,心知此应不是作假,有着竹儿风格。

  此界凡俗之地有造纸术,且工艺不凡,似先流行于修界,后传于凡俗界,具体来历已不可考。

  苏伏走向窗台,轻轻推开,有更夫音声,现已是寅时。

  临走前亦将那领储物袋顺来,便将魂幡之内物品通通拿出,摆了一地。

  有新得玉印、几把青钢剑、符钱、玉石、金条、一本修道界基础知识、一把传讯飞剑便是所有家当了。想着近来遭遇,陈府一役收获颇丰,然却深陷险地而不自知,现下想想,仍是冷汗不止。

  再便是那领储物袋内之物,其主已亡,其上烙印自已消散,灵气运转,不过一刻便炼化完成,心神探入,微微欣喜。

  一一拿出,有着几百枚符钱,一枚有着灵气的玉石,几样炼器材料,一枚神禁石,其上神光精湛,显是消耗不大,另有两个小瓶与一枚令牌。

  将符钱归于大箱内收进储物袋,将玉石与炼器材料一起放进装有玉石的大箱亦收进储物袋。

  储物袋乃是精于虚空神禁的炼器师所炼,像这样两个立方空间的储物袋,真界只需五十个符钱便可买到。

  只是苏伏之前便是个穷鬼,别说五十个,便是二十个亦难拿出,只是此一时彼一时罢了。

  翻开两个小瓶瓶塞,凑近了闻着,其中一个有着阴冷气息,倒出一看,通体灰白色,有着雾气流转,倘典籍记载无差,此便是传闻中的阴煞丹罢,还是第一次见。

  阴煞丹只有鬼修与灵修可凝结,人仙神魂已还阳,故无阴煞之气。

  修为至通神巅峰,可引阴煞之气入体,于其内演化阴神,此过程亦称化阴。阴煞丹乃是化阴下下品,极易失败,倘失败,修为将被打散,退回归元境,于此关便不知蹉跎几多修士。

  故阴煞丹价值不高,只需两枚符钱。苏伏兴趣缺缺扔回储物袋,另外一个瓶子却引起了他的兴趣,倘典籍记载无差,此便是聚元丹了。

  只见聚元丹通体浅黄色,约珍珠大小,呈不规则椭圆形,苏伏心知此乃炼丹师技艺不佳,典籍有载,上品聚元丹,色泽深黄,呈椭圆形。

  聚元丹乃是炼丹师所炼,斗法时服下,可加快恢复灵气,乃是修士最常用丹药,因炼制材料常见,价值中下等,一颗上品只需十个符钱。

  因其常见且流行,各大商行便将此物作为上等货币。

  小瓶内总有二三十颗,装的满满,苏伏尝试着吃下一颗。

  聚元丹入口即化,有丝丝凉意涌入气海,灵觉内,就见缓缓转动的气旋猛然加,灵气飞快恢复,气海内,本已恢复一半的灵气急遽增加,约两刻,气海竟已满满当当。

  苏伏微微舒了一口气,以后斗法总算不用太过算计灵气消耗。

  将小瓶收进储物袋,拿起最后一枚令牌查看,只见通体黑色,其一面正中刻有天坛法令字样,另一面刻有内门弟子字样。

  “天坛?莫非是天坛教?”
网站地图导航:1 2 3 4 5 6 7 8