玄衍神术 章节目录 第十八章:引诱

作者:一介白衣书名:玄衍神术更新时间:2016/06/26 22:44字数:3172

本站域名 www.boluoxs.com (菠萝小说) 手机访问 m.boluoxs.com
  竹儿气鼓鼓地出了玲珑客栈,一溜烟就溜进了人群里,转眼不见。

  自客栈二楼处,有一道黑影瞬间划过,竟未引起行人注意。黑影很快缀上竹儿,许是气机感应,任竹儿再怎样躲避,亦逃不过追踪。

  竹儿面上微有惶恐,却越走越偏,行人渐稀,终至绝路。

  十来道黑影一闪汇合,竟是追杀过竹儿的黑衣人,那领见着竹儿无路可逃,心头大喜:“给我抓住她。”

  领本来郁闷,一晚不眠不休查探,仍是毫无消息。天亮后,本欲硬着头皮回去复命,无意中感应到木属化灵气息,却是大喜,倘抓了她回去,性命应可无虞。

  “抓了她回去,起码能复命,不到万不得已不许伤她。”

  黑衣人轰然应是,便如潮水般涌上。于此不过五六人并排巷道,真是插翅也难飞。

  竹儿见此,本来惶恐的神色忽然变得狡黠,绿竹剑倏然出现,轻轻挥动,丝丝绿意凝聚,忽有绿竹生成,眨眼化出两道栅栏,一前一后合拢,将所有黑衣人关在了里面。

  “嘻嘻,看你们如何破困。”竹儿好不得意,把玩着绿竹剑,哼唱着小曲。

  大部黑衣人皆只有气感与归元修为,无法御器,执着凡兵,却奈何不得栅栏。

  ‘咄咄咄——’

  凡兵砍去只有白印,竹儿八百年修为岂是等闲。

  那领大喝一声:“让开,我来。小娘皮,待我抓住你定要好好炮制。”狞笑着,玉印显化,浮于虚空。

  黑衣人纷纷涌到领后面,生怕被误伤。玉印方显便滴溜溜放大,那领虚空指着压下。

  ‘蓬——’一声,就见土石纷飞,视线被遮挡。

  竹儿秀眉微蹙,忽脆生生喊道:“姓苏的,你再不出来我就真激活传讯飞剑了。”

  领本来狞笑着,听了就是一怔,土尘未散,灵觉里,突有一物袭来。他大惊而退,就见一把百锻青钢剑狠狠刺进方才所站之地,未及松气,那青钢剑蓦地出白光。不好预感刚起,那青钢剑竟突然炸裂开,十几段残刃四散而飞。

  离得近的黑衣人当其冲,纷纷惨叫,甚至有些正好刺进脑袋,当场死亡。

  领虽离得最近,然身上却忽有光罩,就见其手上握着一枚神禁石。

  神禁石炼制不易,且材质须得蕴含有灵气的玉石,苏伏于陈府所获玉石,其中不过有两块蕴含灵气,可见神禁石价格定然不低。

  纪随风乃玉清宗内门弟子,有此石不奇怪,此人亦有却让苏伏费解了。

  “小子,让你多管闲事,栽我手里算你运气不好。”领狞笑着。

  苏伏一招虽让他们死伤惨重,然不损其根本亦是无用。

  此时凝神观察,苏伏渐渐肯定自己猜测,面上冷冷道:“你们到底是何人,于青州到底图谋什么,倘你老实与我说来,或可留你一命。”

  竹儿本还认为苏伏可以收拾他们,不料拼尽全力一招,却只死了几个人,不由握紧了绿竹剑,偷偷小声道:“喂,姓苏的,准备逃跑吧,我可打不过那家伙。”

  “哈哈哈,就凭你?倘那玉清宗弟子在此,我还怕你们三分,就你这小小归元境,竟敢威胁我,我看你是活得不耐烦了。”

  领气得大笑,言至末尾,猛地挥手:“给我上,抓女的,砍死男的。”

  剩下的黑衣人虽有些受了伤,却不损多少战斗力,得了令,便冲将上来。

  竹儿见情况不妙,绿竹剑挥动,自地底突冒出一排竹子,霎时刺穿前头几个,更多的却猛地跳起,躲了开去。她的脸色忽然有些灰白,距离本体太远,调用灵气本就不易,这样大规模杀伤法术更是消耗巨大。

  她有些晕地晃了晃:“还…还不快走。”

  苏伏伸手托着她后背,有微光闪烁,暖暖灵气输入,竹儿脸色微微好转,见着苏伏从容不迫的模样,心头就渐渐安定下来。

  黑衣人轰然杀将上来,苏伏冷冷笑着,将竹儿挡在身后,灵觉展开,头微微左侧,避开一个黑衣人长剑直刺,双指夹住,微微用力。

  一声脆响,长剑应声折断,又是一甩,断剑自此人咽喉刺进,献血喷涌而出。

  身形不停,脚突前一步,右手握拳狠狠侧击,恰击在右边一黑衣人握剑手腕上。黑衣人手腕剧痛,惨嘶着松开手掌,苏伏抓住其剑柄,冷笑不停,场内突起一阵寒芒。

  苏伏身形忽左忽右,冷色弧光于黑衣人群中几个闪烁,不一刻,剩下的五六个黑衣人捂着脖子,睁大了眼睛,带着不敢置信缓缓倒下。

  苏伏站定,气定神闲,抖动剑身,甩飞其上血迹,长剑微微散着冰冷气息,有着让人窒息的压抑,月白长衫不曾沾到一丝血迹,白晃晃尤其刺眼。

  竹儿微微张开小嘴,半晌才回神,喃喃:“好…厉害。”她亦曾见过自家主人杀人,只是自家主人修为高深,能与主人斗法之人皆属法力相当,打起来几个时辰不分胜负乃是常有之事。

  然苏伏杀人,剑剑致命,有着一种让人赏心悦目的利落。给了她一种“原来杀人可以这样好看”的微妙感。

  力量、度、反应三者皆在他们之上,差距已有了质的转变,且有灵觉在身,苏伏对此并不意外。《炼妖经》不但增了他法身强度,亦对法身有着精准掌控力。

  领结舌瞠目,半晌才惊颤道:“不……不可能,区区归元境。”复又想着:倘今天不能立功,死了这样多试验品,护法定不会放过我,反正都是死,与他拼了。

  主意定下,心头暗暗狠,灵觉展开至极限,玉印再次滴溜溜涨大,之前被纪随风打出的裂痕犹在,此时却已不顾的心疼,小心翼翼靠近,寻着致命一击的机会。

  苏伏有些意外,此人看去不过炮灰一流,竟有这样的拼命觉悟?冷冷笑着:“现在我再给你一个机会,倘把你们图谋告知与我,或可饶你一命。”

  领脸上似有意动:“此言当真?”

  “倘你乖乖配合,让我满意,必不食言。”

  苏伏见他意动,趁热打铁:“你既已知玉清宗有人来,想必对你家图谋能不能成亦有所疑问罢。说到底,不管能不能成,你这样喽啰皆是炮灰一流,两强争斗,必有死伤,你可有自信活下来?”

  说到这里,苏伏微微而笑,很有感染力:“不若就此逃离,天下之大何处不可去,何必做了他们斗争棋子白白牺牲呢?”

  领神色阴晴不定,似乎有些挣扎。

  他再次确认问着:“你能保证我的性命?”

  苏伏为表善意,把手中长剑远远扔开,摊手道:“这是我的诚意。”

  竹儿有些着急:“不行,不能放过他,他……”

  “好,我答应你。”领急不可耐地打断竹儿,并收回玉印,脸上有着焦急神色,复又向前走着,边说道:“我们图谋是……”

  领说着,本来意动脸色忽然狰狞,手至储物袋抹过,一道黑色光芒刺破空气,直直袭向苏伏。

  苏伏怎会轻易放松警惕,不过两人距离已是不远,又是骤然出手,这黑光又快又急,他也只来得及侧身扑倒,于千军一之际躲过黑光。

  领狞笑着:“你再躲我看看。”就见玉印不知何时已再次放大,正对着侧倒的苏伏狠狠压下。

  竹儿的反应完全跟不上,想救援已来不及。

  ‘蓬——’

  又是一声巨响,土尘再次弥漫,竹儿心头一震,惊呼:“苏伏!”
网站地图导航:1 2 3 4 5 6 7 8