玄衍神术 章节目录 第十七章:进城

作者:一介白衣书名:玄衍神术更新时间:2016/06/26 22:44字数:2600

本站域名 www.boluoxs.com (菠萝小说) 手机访问 m.boluoxs.com
  晋城内又别有一番风貌,沿着主干道行不多久,就见街道四方通衢,屋舍栉比鳞次,皆由硬石而砌,可见稳固,许是赶市日,车马如龙,人声鼎沸。

  竹儿像是鱼儿回了水里,很是快活,不时看看这个,玩玩那个,又吵着苏伏吃这吃那,苏伏一一应了,这样看来,却像哥哥对妹妹的宠溺般,更是有助掩饰身份。

  “喂,姓苏的,你还不错嘛,快赶上我主人的小指头了。”竹儿啃着糖葫芦,笑眯眯说着,又指着前方一家酒楼:“快带我去那里,我早就想去了。”

  苏伏淡淡道:“找你家主人带你去。”

  这样说着,却在心内暗暗惊讶,这小城怎丝毫不见大事之兆,倘依我猜测,城内应是萧条才对,这样热闹,是人为掩盖了?

  想到这里,对着肩头黑猫细细耳语一番,末了又道:“此事今天之内须得与我办好了,便是证明你存在的价值,我家再富亦不养闲人,你可懂我意思?”

  黑猫心头一紧,忙道:“老爷您放心,这事一定给您办得漂亮,这正是小的擅长的。”说着不敢耽搁,身形一纵跃下,很快就消失在人群里。

  竹儿不知黑猫去哪里,懒得关心,拉着苏伏月白长衫袖子,一脸可怜兮兮:“苏仙长,您就带我去一次嘛,好不好,好不好。”

  两人正处于人群间,周遭很是嘈杂,苏伏很是不喜,便拉着她出了人群,淡淡说着:“有求于我便是仙长,你这丫头未免太现实了些。”

  竹儿并不懂这个词是甚意思,只当他拒绝了,小脸便微微带着委屈,眼眶一红,眼泪就要落下。

  “打住打住,你这眼泪骗得了别人,可骗不了我……”

  苏伏自说着,忽然怔住,骗得了别人就够了吧,转身,就见行人渐渐驻足,正古怪地看过来,苏伏顿然醒悟,此女果真可恶。

  “走吧,去酒楼。”

  说着再不看竹儿那张小脸多云转晴的模样,黑着脸向酒楼走去。背后传来的欢呼让他有些无奈,此女看似小小年纪,怕已在红尘摸爬打滚有些年头了吧。

  其实去酒楼亦是苏伏心头所想,只是不想那么轻易让小女孩得逞,免得她得寸进尺。

  想着她那眼泪说来就来,苏伏的头又开始痛了。

  来到酒楼门前,就见着这是一个规模颇大的客栈,牌匾上书:玲珑客栈

  虽只两层楼高,然其占地宽敞,一楼乃大堂,有三十来张桌子,柜房恰于楼梯处,二楼视线几乎全封闭,只留有通气窗。

  马上便有小二迎出,点头哈腰,热情道:“欢迎欢迎,客官几位,打尖还是住店。”

  苏伏淡淡说着:“住店,给我一间上房,再给我上一桌酒菜。”说着,自怀中掏出一锭雪白纹银,足有十两重,丢给了小二,说着:“住几天未定,等我走的时候一起结算。”

  “好嘞,客官老爷,小老爷,您二位快请进。”许是大主顾,小二哥精神一振,热情招呼着。

  竹儿又不满了,哼道:“为何不开两间上房,我才不要和变态一个房间。”

  苏伏懒得理她,自顾自进了大堂,眼睛一扫,便挑了个人多的地方走去,虽言多,然其不过二三桌人。

  待坐定,见周围皆是普通平民,心头微有失望,不同层面的消息,自有不同层面传递,平民即便有些消息来源,因层次不够,亦说不清此内门道。

  不过,总比没消息要好一些。

  竹儿亦过来坐定,很是警惕说着:“姓苏的,你是不是想对我做一些什么不好的事?”

  苏伏微微头痛,早知还不如单独行动,面上却不显露,只淡淡说着:“竹儿,不要闹了,我们在办正事。”

  “什么正事?你一定在掩饰什么,我告诉云溪姐姐去,哼,把传讯飞剑与我。”

  “胡闹……”

  苏伏微微皱眉,灵觉内却忽然有感,心头微动,自魂幡内将飞剑拿出,递给竹儿,淡淡道:“与你便与你了,想做什么随便你,反正你我亦没甚关系。”

  竹儿冷冷哼道:“谁要和变态扯上关系。”便抢过传讯飞剑,酒菜也不吃了,自顾自出了客栈。

  周围食客一脸诧异,不知这两人到底什么关系。

  苏伏没去管她,而是离开座位来到柜房处,玲珑客栈的掌柜是个四十来岁的中年人,小毡帽,灰长袍,见着苏伏过来,不由微笑问着:“客官有甚吩咐?”

  “敢问掌柜,晋城近来可有何异事么?”

  苏伏微微叹气:“不瞒掌柜说,在下一个堂兄于此失踪,我那伯母思子心切,托我来寻,刚来晋城,两眼抹黑,倘掌柜有消息,还请莫要隐瞒,在下定有厚报。”

  说着,将手伸进怀里,掏出一枚符钱。按比例,这轻巧之物一枚已相当百两纹银,于此小城已是巨款了。

  掌柜果然心动,脸上微有贪婪之色:“公子厚礼,小老儿愧受。近日城内确然有些异处……”说着,他左右打量,见无人注意才示意苏伏附耳过来:“听说有好些像公子这样的侠士失踪了,还有些平民。”

  说完,掌柜避嫌似的,再不言语。

  苏伏心头一亮,敏感地抓住了“侠士”二字。说明对方并不只抓平民,亦会朝着修有世俗武术之人。此类人皆有一明显特征,便是肉身比之凡人更强,血肉亦蕴含力量。

  “多谢掌柜,此事于我至关重要。”苏伏抱手一礼,世俗武林人士之间的礼节做来很是自然,八年时间早做了无数次了。

  言罢,转身欲向外行去,却突地回身:“麻烦掌柜的将酒菜送于我房间,在下有事出去。”

  掌柜得了一笔天降横财,喜滋滋道:“好嘞。”

  待苏伏走后,他的笑容缓缓收敛,拿起了桌上纸笔轻轻写着:修士、归元境、身家不凡、带有木属化灵。

  写完,将纸条折好,放进怀里,嘴角挂有一抹似有似无的笑容。

  苏伏出了客栈,没有丝毫犹豫,直直往其中一条巷道行去。待行人渐渐稀落,轻巧地跃上屋顶,站定,闭目,灵觉展开,有感应自周边传来,距此不远,身形便是一纵,赶了过去。
网站地图导航:1 2 3 4 5 6 7 8