玄衍神术 章节目录 第十四章:竹儿

作者:一介白衣书名:玄衍神术更新时间:2016/06/26 22:44字数:3143

本站域名 www.boluoxs.com (菠萝小说) 手机访问 m.boluoxs.com
  “木属化灵?”

  苏伏亦是第一次听到这个说法,不由疑问道:“是何物?”

  黑猫不敢隐瞒,老实解释道:“禀老爷,这木属化灵乃草木得了灵智成精,修为足够,可化形而出,此女应是绿竹化灵,修为应当在八百年上下。”

  奇花异草倘有机缘诞生灵智,便唤作精怪,此后按年计,千年后有天劫,渡过便可真正化形,从此脱离本体,与一般生灵无二,亦可修天道。

  苏伏恍然道:“难怪我摸不着她脉象,原来如此。”

  说着,又有疑惑:“既是化灵,应有本体依托罢?”

  “老爷英明,此女还差两百年便可彻底脱离本体。您看她脸色灰白,似乎受了重伤,然其本体无碍,这点伤于灵体而言算不得什么。”

  听了解释,三人才放下心来,云溪终于觉得身边有个经历丰富的妖怪确实不错。

  黑猫见着三人一副你还有些用处的表情,尾巴有些翘起:“老爷,您看不如把她许配给我吧,小的一定好好待她。”说着,看着小女孩,哈喇子都要流出来。

  云溪瞬间换了想法,眼神冷冽,杀气十足道:“色猫你敢动她一根汗毛我就阉了你。”

  ‘喵——’

  感受着杀机,黑猫顿时尖叫炸了毛,忙躲于苏伏后面,耷拉着脑袋,再不敢吱声了,真界白昼,月华之力极弱,它的幻术可奈何不得云溪。

  苏伏却是皱眉,此界但凡修天道者,道德观念普遍淡泊,杀人只当平常,这小女孩虽属精怪,然其气息贴合自然,纯净无暇,怎么想亦不可能为祸人间,却有人围杀,这是什么道理?

  “到底是何人这样狠心?”

  云溪去查看了一番围杀者的尸体,却无有任何身份标识,不由愤愤道。

  苏伏心头不解,亦问道:“此女气息纯净,没有任何杂质,显然不曾行过邪道,缘何遭着修士围杀?”

  “仙道显世,世人皆慕长生大道,然其受根骨所限,有资格求道者几乎千里挑一,能真正成道者更是万里挑一。”

  纪随风淡淡说着,望着那大坑,若有所思,接着道:“欲做那万里挑一之人,莫说这样修为如此低下的木属妖灵,便是大门阀弟子,挡道者皆可杀。”

  “木属化灵之物乃是我们这些内门弟子亦垂涎之物,何况那些人。真界这样的灵物可说是千载难得一见,故价值连城,倘炼成法器,其本身便带有灵性,虽只灵性,想想有多诱人,很多法宝甚至都不见得有呢。”

  说到这里,纪随风便打量着小女孩,淡淡笑着:“此女可惜还差两百年道行,倘炼成法器,灵智便退化成灵性,日后即便生出真灵,亦不是她了吧。”

  黑猫惊讶地望着纪随风,心道:此人真的只是玉清宗内门弟子?

  “挡道者皆可杀?”

  苏伏喃喃,就有丝丝明悟。是了,无论哪方世界,无不奉行弱肉强食,即便前世处太平,口号着人人平等。可这平等背后亦有黑暗,亦有着明里暗里压迫与剥削,最终便是那些走在时代最前端的少数人物掌了话语权,普通平民往往连选择权亦无,拿什么抵抗?

  此界如是,此界之生灵如是,此女亦如是。

  这时,识海突然一阵翻腾,那魔灵猖狂大笑:“挡道者皆可杀,小子,你终明白这个道理了?为了奖赏你,本魔给你机会,只需将那小女孩的灵魄与我,先前咱们交易就当成了,如何?”

  苏伏心神沉下识海,冷冷笑着:“挡道者皆可杀,我虽认同,何必听你摆布,你想要她?我偏不给你。”

  魔灵不恼,反而大笑:“可笑可笑,你这样说,不过是在掩饰你心慈手软罢了。终究是个凡人啊,欲寻天道,哪有这样容易?我便看你怎样受其所害,哈哈哈哈……”

  苏伏不欲与他争辩,退出识海,见云溪二人一脸古怪,黑猫一脸崇拜地望着自己,不由疑惑道:“你们为何这样看我?”

  “你放开我,放开我,变态。”语声清脆响亮。

  苏伏低头一看怀中,顿时明白过来,原来不自觉间把对方给抱紧了,忙将手松开,几乎尴尬得无地自容。

  那小女孩挣脱了苏伏,一脸害怕,连连后退,小脸上满是委屈,眼眶红红的,似乎要哭的模样。

  云溪忙上前揽着她,神情温柔,安慰着:“别怕别怕,姐姐在这里呢。”

  说着脸色微沉,转向他们道:“你们绝对不许有把她炼成法器的想法,否则我一定不会放过你们。”

  小女孩正是怕这个,其实方才只是装晕而已,不想还是被认出根底,且还有人对自己如此了解,那个变态把自己抱得紧紧的,莫非真要把人家炼成法器……

  纪随风苦笑着:“我只是说说,哪会当真这样做,木属成道本就艰难。”说着,脸上神色有着揶揄笑容,说着:“苏道友真是好悟性啊,在下佩服。”

  苏伏苦笑:“不想这样入迷,让纪师兄见笑了。”说着又转向小女孩,歉意道:“真是对不住,在下绝不是故意的。”

  黑猫小声嘀咕着:“老爷绝对是个比我不差的色鬼,这样小的孩子都不放过。”

  众人皆是修士,这五感灵敏,黑猫显然是故意的。

  云溪嘻嘻一笑:“原来这就暴露了苏师弟本质,我还以为师弟有多君子呢,人家好失望呢。”

  苏伏一脸黑线,冷冷瞪了黑猫一眼,回头再找你算账。

  “姐姐,这个人好凶哦,我怕……”小女孩一脸被吓着的模样,脸上委屈更浓。

  云溪立刻就板起脸训斥苏伏道:“师弟,你看看你又吓着她了,快快道歉。”

  苏伏心头微叹,这小女孩明显已是在装了,真界女子演技都天生的?

  “你叫什么名字,为何被人追杀。”苏伏尽量让自己表现地亲和一些,微微笑着。

  许是这张俊秀的脸果然管用,小女孩望着云溪,见对方鼓励似的点头,便小声说着:“我叫竹儿,那些坏人是……主人派来抓我的。”

  “抓?难怪他们都未曾下死手,贵主人可是虐待你了,所以外逃么?”苏伏敏感地把这个字给挑出来,方才交手对方确实手下留情了。

  竹儿听了连连摇头否认:“不是的不是的,主人他才不会虐待我,主人对我可好了。”

  云溪笑嘻嘻道:“那一定是你调皮,做了坏事,害怕你主人责怪,所以跑出来了。”

  纪随风深以为然地点点头,说着:“看来只有这个可能了,方才出手恐怕是多管闲事了。”

  竹儿却是眼眶一红,抿着嘴唇,很是难过:“主人他突然变了,最近都不回家,每天都和一些莫名其妙的人在一起做坏事。”

  言至此,竹儿眼泪终是忍不住啪嗒啪嗒落下,嘤嘤哭泣着:“主人不要竹儿了,有次…有次还要赶竹儿走。”

  云溪很是心疼,紧紧抱住了她,哄着:“莫哭莫哭,你主人倘不要你,便不会派人来抓你,定是与你玩闹呢,乖,别哭了。”

  纪随风却忽然问着:“贵主人和谁一起做了甚坏事?”

  “师兄……”云溪不满地瞪了他一眼。

  许是安慰有效,竹儿哭声渐缓,情绪稳定了些后,说着:“主人…主人每天抓凡人…那些凡人都不见了……”

  三人对视一眼,皆是心头一震,竟还未到目的地便找到了线索,真是意外之喜。
网站地图导航:1 2 3 4 5 6 7 8