玄衍神术 章节目录 第十二章:深不可测

作者:一介白衣书名:玄衍神术更新时间:2016/06/26 22:44字数:3476

本站域名 www.boluoxs.com (菠萝小说) 手机访问 m.boluoxs.com
  “是这样,老夫欲招苏仙长为婿。”

  苏伏乍觉荒谬,不由苦笑着:“小子何德何能……”

  陈有为摆摆手,打断了他,道:“先不忙急着拒绝,苏仙长觉得我家女儿如何?”

  “丽质天成,性情温婉,相信谁娶了她都是福气。”苏伏在脑海中回忆了一番,才现这个陈依依确实不错。

  “苏仙长只知其一不知其二,我家依依根骨上等,老夫正欲让她拜入玉清宗,凭她资质并非难事。”

  苏伏听了又是不解,问着:“陈先生何不自小便替她打好根基,虽入道不嫌晚,然有条件,尽早却是更好选择罢?”

  陈有为苦笑道:“非是不想,而是不能。我那仇家擅追踪,我家之人不修炼也罢,一经修炼便会受到追踪。”

  “那陈先生何以又改变主意了?”

  “此便是老夫欲招你为婿的原因,老夫欲把依依托付于苏仙长。且仙长不用担忧我那仇家之事,依依倘拜入玉清宗,我那仇家不敢,亦不能动依依。倘仙长答应,定保仙长一个玉清宗内门弟子名额。”

  陈有为这话确实有着极大诱惑力,对散修来说,没什么比加入一个修道大门阀更让人心动的事了。

  俗话说:背靠大树好乘凉。

  修道大门阀有着顶级功法传承,天生便高人一等,且资源丰富,各种珍惜炼器材质与辅助修炼的宝物更是应有尽有,哪像散修,皆得自家谋划。

  陈有为见苏伏依旧淡淡,不知筹码不够还是真的不动心,便又说着:“苏仙长倘答应入赘,我家之财任凭道友取用,绝不皱一眉头。”

  此便是加注了,苏伏不知自身究竟哪里值得对方这样投入,只是歉意道:“在下已应了一位前辈,须得加入剑斋方可,却无缘玉清宗了。”

  陈有为见对方如此执拗,不由心头有些怒意,此子小小散修,三番两次拒绝,真是该死。这样想着,有一丝弱不可闻的杀意泄出,却是一惊,转瞬收敛,什么时候养气功夫这样差了?

  又皱眉问着:“苏仙长真的不考虑考虑?所谓得道多助,长生大道非是一人之事,亦需乘着大势而行。”

  苏伏站起,外面正却有仆人端茶进来,却是茶也懒得喝了,淡淡说着:“陈先生好意心领,伏亦有伏之道,只能应承先生,倘日后有缘见了依依姑娘,自会照看一二,告辞。”

  那端茶仆人见着苏伏背影,不由骂道:“此人真是不识抬举。家主您喝茶。”言至后面,已是满面笑容。

  陈有为脸色阴沉,忽然说着:“此人看来不好掌控,吾盟于青州筹谋多年,不能收服此子有些可惜了,不知他与那南离宫是什么关系。”

  这一番话把那仆人听得云里雾里,正疑惑,就见虚空有人影降下,赫然是那李芸芸。

  就见着她妩媚一笑,脸上一阵变幻,竟完全换了个模样,姿容却变得上等,气质亦有巨大转变,和着成熟风情,已让人不可忽视,好个勾魂夺魄尤物!

  那仆人看花了眼,艰难地咽了口水,下体却是热。

  李芸芸朝着他勾一勾手指,他便不由自主地走过去,脸上有着**之色。却在将近未近时,整个人爆裂开来,血肉顿时四分五裂。

  有红光闪动,却将所有血肉挡在两人外面。

  “区区凡人亦想动我。”

  李芸芸脸上妩媚不变,有着勾魂笑容:“不能为我们所用,便清理算了,我可是对他垂涎已久,想来定能让我好好舒服舒服。”

  “哼,平常我懒得管你,此正是吾盟关键时刻,却是不许你打草惊蛇。那人身上明显有着那女人气息,惊动南离宫后果是怎样你可清楚?”

  陈有为阴沉脸上更是可以滴出水,此人油盐不进,最后那一瞬,自己有些气息泄露,怕是已为他所察觉,最后还是没有出手留下此人,便是忌惮南离宫那女人。

  “我自是清楚,你却没能留下此子,真是可笑。”

  李芸芸心中冷笑,陈有为的小算盘她自是清楚。不过两人皆有那个想法,谁也不用笑话谁。

  陈有为懒得与她吵,便阴沉着脸一语不。

  见他不语,李芸芸面上带着冷笑:“他可是说了,定会加入剑斋。方才你泄了一丝气息,怕是已让他有所察觉罢,就不怕我们的老底被挖出来。倘因你之故坏了盟中好事,我可不想被你连累。”

  陈有为便冷冷道:“那两个玉清宗弟子就在门外,现在动手更会被他们所察,即便要动手亦不能是现在。”

  “现在不能动手,出了外面又怕惊动南离宫,我看你是在袒护这小子吧?”李芸芸妩媚笑着,语出惊人。

  陈有为无动于衷,只淡淡道:“你大可自己试试。”

  李芸芸自是不敢,只是不甘,便又冷哼一声:“倘出事,我定会将今天之事如实上报。”说着,身形缓缓消散,诡异莫名。

  ……

  苏伏自陈府出来,背后却已是湿漉漉一片。那一瞬间,他的灵觉感应到了,陈有为的修为绝对在自己之上,此人真是深沉可怕,藏于万山县几十年,定有不可告人的秘密,自家秘密也不知暴露多少,却不出手留下自己,这是为何,应与玉清宗两人弟子有关罢?

  不管如何,须得尽快离开这里。回忆着他一连串说辞,现在想来,不外引诱自己加入他们而已,真是好险。那陈依依又是怎么回事?倘那样亦是做戏,此演技放于前世,已是影后了罢。

  想着,心头满是苦涩,这挣扎求存之道真是如履薄冰,一个不小心便会万劫不复。此后需得小心再小心,前世有句话,低调方为王道,想来确然有些道理。

  纪随风几人正等着他,见他出来,神色有些不豫,便问着:“苏道友,那陈家主找你何事?”

  云溪几人自很是关注,尤其云溪,八卦之魂熊熊燃烧,嘻嘻笑着:“我猜那陈有为定是想招苏师弟为婿。”

  苏伏面上苦笑着:“却让云师姐猜中了。”

  二位供奉满是羡慕道:“前辈就是前辈……”

  纪随风笑着,好奇道:“这不是好事么,怎么苏道友一脸愁眉苦脸的样子。”

  苏伏自是不好把事实说出,便掩饰道:“没什么,剑斋山门开启在即,接下来可能要和各位道友分道扬镳了。”

  云溪‘啊’的一声,惊呼道:“苏师弟你想加入剑斋吗?好可惜啊,我还想举荐你加入我玉清宗呢。”

  纪随风亦是这样想法,苏伏的潜力两人已是看得分明,其为人亦有过考验,完全符和入门条件。

  “人各有志,师妹,却不可强求。既如此,那苏道友,咱们后会有期。”说着,纪随风向着苏伏拱拱手,短暂几日交往,却是真正把苏伏当做了朋友。

  杜嵩与孟游对视一眼,却忽然说着:“今晨收到消息,那云崖县常有人失踪,怕是与鬼修有关。”

  “云崖县?不就是师傅交代我们探查的地方吗?”云溪说着,怪异地望着二位供奉,说着:“你二位该不会又接了那里的任务罢?”

  云溪摊了摊手,很是无奈的样子:“要真是你们,看来我和师兄有得忙了。”

  二位供奉汗颜,讪讪道:“却不是我们,有甲级供奉去了。”

  大律枢密院甲级供奉,皆是阴神境以上修为,倘说凡俗境与凡人无有区别,那么问虚境便已是真正踏入修道门槛,有着让人不可小觑的力量。

  苏伏本来打定主意尽快离开南陵郡地界,听了这话却又是心头一动,暗忖着:“倘真能加入剑斋,怕是没什么机会再下山寻找邪灵,与魔灵的交易须得尽快完成,魂幡祭炼到此不容易,牺牲主将,只为了九命那妖物太可惜了……”

  “苏师弟想什么呢?”

  “啊,没什么……”

  正想得出神,却被云溪打断。

  “剑斋开山门的时日还有大半年吧,苏道友何不同我们一道,去云崖县转转,我记得没错的话,恰是顺路罢?”

  纪随风邀请着,他倒是很想看看苏伏还有什么地方可以让他惊讶。

  苏伏恍惚,竟有些心神不定,这可不是好兆头,面上不显,微笑着:“我们先找个地方休息休息。”
网站地图导航:1 2 3 4 5 6 7 8