玄衍神术 章节目录 第十一章:招婿

作者:一介白衣书名:玄衍神术更新时间:2016/06/26 22:44字数:3364

本站域名 www.boluoxs.com (菠萝小说) 手机访问 m.boluoxs.com
  翌日,陈府客厅。

  陈有为喜盈盈地于桌上向着众人劝酒,其两位夫人与陈依依皆陪在座上。昨夜陈依依并不在自己院落内,而是被陈有为秘密藏起。九命便利用了这一点想给苏伏设个套,不想如今却反制于人。

  亲眼目睹那妖物臂膀被“烈阳咒”焚至虚无,陈有为的态度有了个百八十度的转变,不但热络地邀请众位修士用宴,更是亲身带着家眷作陪。

  纪随风比较随性,有吃有喝倒是无所谓,云溪自是跟紧自家师兄。

  两位供奉在席上皆颇为惭愧,昨夜连妖物影子都未见着便已结束战斗,所幸两人脸皮不薄,没有在席上失态。

  而昨夜凶险陈府一家人亦有所耳闻了,那陈依依不时拿眼偷瞧苏伏,却是越瞧越羞。陈有为一直注意着自家女儿反应,心里有些惆怅,颇有女大不由人之慨叹。

  “我敬诸位仙长一杯,还请原谅昨日我这凡俗之人无礼之处。另外亦要感谢诸位仙长不计前嫌相助之情。”陈有为说着饮尽了杯中物。

  这时便轮到大夫人张瑾敬酒,亦是同样说辞:“多谢诸位仙长,给诸位仙长添了麻烦。”一杯尽,脸上便泛起红晕,显然不胜酒力,便歉意告退了。

  李芸芸亦举杯敬道:“诸位仙长果然可靠,比那些兵士武师可好多了。小女子昨夜可是吓得睡不着,幸亏诸位仙长救护。”这少妇媚眼如丝,不时扫过苏伏与纪随风二人,有些诱惑。

  只是凡俗姿色,实难引得两人动心。云溪对她亦没甚好感,便懒得理她。

  轮到陈依依,她连忙站起行礼,苏伏却打断了她,微笑说着:“你们不用放在心上,只是顺手而为,这宴既罢,是我等告辞的时候了。”

  陈依依忽然感觉心有些空落落的,不知所措道:“仙长恩公,您这就要走了?”

  云溪早就想走了,便站起,两位供奉巴巴地望着苏伏。

  陈有为连忙站起,说着:“且住且住,诸位仙长,在下这里有一些薄礼,还请仙长笑纳。”说着又朝外头吩咐:“快抬进来。”

  听了吩咐,外头就有人抬着三个大箱进来,一一打开,却是符钱、金条,还有一箱玉石之物,虽有优有劣,然于此便可看出这陈家家底了。

  “此乃区区薄礼不成敬意,还请诸位仙长收下。”

  两位供奉眼睛一亮,那金条还没什么,但那符钱却是修界最为流行之货币。

  符钱外形与凡间铜板相似,乃是符篆所制,内里刻有禁制,亦可当媒介使用。普通散修皆可制作,乃真界各大商行联合布,青州便有大商行玲珑阁之分点,修界与凡俗界虽有间隔,然一些货币之流亦是通用的。

  玉石则是铁矿之精、暖玉、青金玉等,皆是上等施法媒介,亦是许多修士常用之物的原材料,故价值不凡。

  纪随风和云溪二人便拿了些玉石和符钱,其实对二人来说,这玉石和符钱亦是有些紧张。玉清宗虽为大宗门,然其门内弟子数千,每日皆有消耗,不成真传,他们月例亦是着紧。只是昨夜为幻术所困,却是苏伏在拼命,哪好意思多拿。

  那两位供奉亦如是,只是巴巴望着苏伏。

  苏伏知他们顾虑,便说着:“二位先生亦辛苦了,不必有所顾虑,拿吧。”

  两人得了肯顿时喜出望外,只是多拿了金条和少量符钱玉石,就算如此,亦是少有的丰厚了。两人懂得分寸,贪得无厌之人下场都不太好。

  青州有剑斋玉清宗两大级门阀镇压,凡有散修敢于凡人家里盗取或强抢钱财者,抓住后最轻亦是赔上小命。一些世家大户亦有着修士,且资源不差,修炼度并不比大门阀慢多少,所缺不过传承。

  而像陈家这样一县富,却不曾招募修士护卫,反而是件怪事。虽说有两大级门阀镇压,然人心如鬼蜮,诡谲莫测,哪能确保万事无忧?

  见他们拿好了,苏伏用魂幡吸走了剩下的,魂幡内部有着空间,只是不能放太久,会受到邪灵感染。心头亦是欢喜,修士必不可缺之法、财、侣、地。就苏伏目前境况来讲,财反而是最重要的。

  修为越是往上,所需亦是越大,这八年时间,苏伏无有任何收入,自是过的拮据。几次参加了玲珑阁交易会,皆只得开个眼界而已。

  这一幕又是让纪随风两人暗惊,虽知这魂幡不简单,不想还能储物,却是感应不到更多内容。难怪他老是自幡柄处抽出长剑,本以为这剑藏于柄心内。

  苏伏转向陈有为,拱手道:“却是我等所需之物,多谢陈家主,倘无别事,我等便告辞。”

  那陈依依虽不舍,却只得上来盈盈行礼,黯然道:“仙长恩公走好……”

  苏伏微微笑着点头,便要离去,陈有为却拉住了他,脸上满是苦笑,说着:“苏仙长可否借一步说话?”

  云溪便冲苏伏挤挤眼,嘻嘻笑道:“我和师兄在外面等你。”

  纪随风亦是点点头,便出去了。

  两位供奉自是识趣地跟在后面,一直打酱油还有得赏,已是非常满足。

  陈有为见他们都走了,对着自家闺女说着:“依依,你和二姨母也出去吧,我想单独和苏仙长谈谈。”

  陈依依柔顺地应是,心头幽幽叹着,最后深深凝视苏伏一眼,和李芸芸一起往偏厅去了。

  苏伏两世为人,亦猜不透这陈有为葫芦里卖的什么药,就疑惑问着:“陈家主有何事要谈?”

  陈有为先让人把宴席撤了下去,然后又吩咐上茶,请了苏伏坐下后,才微微笑着问:“苏仙长如此年少修为便已如此惊人,前途不可限量啊。”

  苏伏这养气功夫了得,知对方定有下文,便只微笑不语。

  “惜不知天下大势,乃因人成事,人道如此,仙道亦如此,岂不闻得道多助,失道寡助,苏仙长可知天下诸州与海域各有甚势力盘踞?”

  陈有为却是不待苏伏回答,便自顾自说着,神情有着追忆:“青州自不必说,那神州有天道盟,其领宗派乃太乙圣地,其下又有仙源剑派、云山城、灵墟阁。另有上百大小宗门,神州大地浩瀚,皆为天道盟所属。”

  “而世俗则是大云王朝,统管子民数亿,人道昌盛繁荣,却又是另外一番局面。青、神二州皆有凡俗世界,却为盘踞其上之大门阀提供了无数新鲜血液,传承才不至断绝,反而愈兴盛。”

  “商州、莒州、庐州撇开不谈,那东海龙宫紧邻青州,为龙族盘踞,世代与青州两大门阀交好,才有与其他势力抗衡资本,此便是得道者多助。”

  陈有为说的这些苏伏自然知道,却是从其他散修那里得知,这陈有为区区凡人,怎就如数家珍般?

  许是知道苏伏疑惑,陈有为淡淡一笑:“苏仙长看我有大年纪?”

  苏伏不知他这是何意,便猜测道:“或三十五六?”

  “老夫今年却是六十有二了。”

  苏伏惊讶道:“陈家主亦是修者?”

  陈有为闻着此言,不由微微苦笑,说着:“早年或许算是吧,我本是神州人士,家族遭了倾覆之祸,自身亦是重伤,修为全失……”

  “此事老夫是信得过苏仙长才告知,还请千万莫要泄露,昔日仇家怕是不会让我安心苟活。”

  陈有为这话不假,不论是昨日早晨试探,还是今早见着苏伏表现,知此人绝不是利益熏心之人,亦非为**所驱使之人。

  苏伏确实惊讶,问着:“那昨夜怎会让那妖物随心所欲?想来陈先生应有手段应对吧?”

  “有你们在,老夫何必献丑。此事不提亦罢,前面老夫所说想来苏仙长有些迷糊罢?”陈有为双目忽然炯炯有神,紧紧盯着苏伏。

  苏伏有些恍然,难怪陈家无需外聘修士,陈有为自家便是修者,即便修为全失,对付小小散修还是有把握的。

  听了这样说,苏伏知道终于说到重点了,便凝神点头,却不言语。

  “是这样,老夫欲招苏仙长为婿!”
网站地图导航:1 2 3 4 5 6 7 8