玄衍神术 章节目录 第十章:天狐幻月法

作者:一介白衣书名:玄衍神术更新时间:2016/06/26 22:44字数:2560

本站域名 www.boluoxs.com (菠萝小说) 手机访问 m.boluoxs.com
  时光往回退一刻。

  云溪又喊了几次,虚空无人应,秀眉紧紧蹙起,灵觉内,此地愈诡异起来。

  “慑心、致虚、守静……”

  令言未完,虚空有雷霆劈下,云溪又是大惊,这气息再为熟悉不过,此乃宗门独门秘术《五雷正法》不及多想,簪子在手,灵气急遽涌入,捻了莲花诀。

  簪子顿时出一道冷光,诛仙刺自是不只锐利这样简单。此光名诛灭神光,乃是玉清宗承启真人炼制时开出的材质物性,其材质乃月亮石、万年冷玉。

  二者相撞再次抵消,虚空复又恢复平静,云溪此时再无犹豫,令言随之。

  “慑心、致虚、守静,本我还复,清心大神咒。”

  莲花诀倒反而捻,有清光自虚空降下,云溪只感觉体内灵气瞬时被抽空一半,然头脑一清,周遭幻境又是一变,竟是一地死尸,屋舍亦多有损坏。

  “幻中幻?”

  云溪倒吸一口凉气:“竟是能蒙蔽灵觉的幻术,此妖究竟是何来历?”

  话音方落,便听着一声呼啸,她神情一动,再次捻诀,便有音声传出,却是靡靡之音。远方人儿似有感应,气息便急靠近过来。

  不一刻,就有人影现,几个起落,纪随风紧张地上下打量着云溪,关切道:“师妹你没事吧,方才?”

  云溪见着他紧张模样,不由心头暖暖,鼻头一酸,眼眶有些泛红,黑夜里却瞧不分明,只是嘿嘿笑着:“人家怎么可能有事,师兄未免太小看我了。”

  不欲他瞧出自己异样,便转移了话题:“师兄,方才你可是用了烈阳咒与五雷正法?”

  纪随风见他没事,心头微松,闻着此言却皱了眉头:“方才我只用了五雷正法……后来用了清心大神咒,师妹可是用了诛仙刺?”

  云溪亦是皱眉道:“我用了化雷术、烈阳咒、诛灭神光,还有清心大神咒。”

  “如此说来我们法术与法器皆被复制,很像传闻中的虚空傀儡,又可蒙蔽灵觉……”

  师兄妹二人不由齐声惊呼道:“天狐幻月法?”

  纪随风恍然,脸色随之一变:“不好,苏道友危险,我们快回去。”

  二人再不多言,身形纵起,一路紧赶,就见陈依依宅院门洞开,外头守卫皆东倒西歪不省人事。宅院顶上,哪还有苏伏踪迹,二人未及多想,便自紧闭窗门冲将进去,却看到妖物跪伏在地,臂膀整个被斩断,不由惊疑问着。

  “苏道友,这是?”

  苏伏见二人脸上紧张神色真切,知二人确实担忧自己,有些暖意,微微笑着:“你们可来迟了,此妖我收下了。”

  他临时改变心念自不是因为二人到来,而是魔灵突然要与他做个交易,言称有一秘术,可抹去生灵记忆,只需苏伏找来同魂幡主将一个水平的邪灵供与它。

  此确然有些诱惑力,便转了心念。至于魂幡能隐瞒则隐瞒,那魔门与天下宗派怨隙由来已久,还是莫要如此招摇。

  紧赶而来的两人对视一眼,皆有些震惊。他们能脱离幻术,乃是因着宗门独门秘术《清心大神咒》。下山前,那承启真人逼着二人学了,果有用处。

  对苏伏这来历却是愈好奇,此时二人绝不信他只是普通散修而已。

  这一点,二人还真猜对了,普通散修岂能入得叶璇玑法眼。

  苏伏便把经过简单说了一遍,自是隐去了炼魂幡一段,末了又问着二人道:“你们可知这天狐幻月法为何?”

  纪随风点了点头,慨然一叹:“天下妖族,有分部落,自有大有小,有强有弱。狐族自古以来便是弱族,然两千多年前,却出了一只九尾天狐,乃是修了《天罡真煞凝窍炼妖经》得了长生之妖,且诞生了九尾天狐这一至强血脉,她便是当今狐族领夜神月。这天狐幻月法便是她所创,却为狐族开了一番大好局面。”

  云溪脸上满是倾慕,向往道:“夜神月大人可是人家的偶像哦,倘能亲眼见一见她就好了。”

  说到这里,云溪眼珠子一转,忽而走向九命,仔细看了下,不由一脸嫌恶道:“诶,这妖物长得这样丑,岂能与夜神月大人相比,真不知哪里得来狗屎运。”

  九命犹自跪伏着,闻着此言,有些委屈,这外貌乃天生,且我还没修成玄牝妖丹呢,化成人形不知有多风流倜傥。

  苏伏转向他,淡淡说着:“我们对外宣布,妖物已除,你现在去找个地方养伤,随时听我召唤。不许再现于人前,更不许行奸污凡人之事,否则定饶你不得。”

  他的双目如电,前世最厌恶便是此类恶人。

  九命乖乖行礼,口称:“老爷,那小的可以奸污女修士么?”

  “你可以试试!”苏伏似笑非笑道。

  云溪狠狠踹了它一脚,娇叱道:“就凭你这怂货,也敢痴心妄想。”

  九命讪讪,不敢反驳亦不敢反手,便行了大礼,缓缓消去身形。此时有月华之力相助,幻术却是可以随心所欲使来。

  苏伏不怕它跑,只需灵魄在手,它死也跑不了。

  纪随风却很是疑惑,问着:“苏道友何以收下此妖,倘需跑腿,以苏道友能耐,不知有多少散修愿意追随。”

  “此妖经历非凡,想着留在身边亦可时时提醒,在下对这天下五洲之事却还是一知半解呢。”

  “唔,苏道友之事在下自是不便多言,只是有一事需得提醒道友,那百蛮山妖族最恨奴役妖族者,道友倘遇妖族高手,切记万分小心。”

  纪随风这番话已是肺腑之言了,有些人便是如此,短暂相识便是朋友,为朋友之事上点心,亦是理所当然。

  苏伏确实微微感动,八年时间虽未曾走遍青州大地,见过的人亦不在少数,极少有人这样推心置腹,便深深揖礼道:“多谢纪师兄警醒,在下省得。”

  云溪百无聊赖道:“喂喂,你们两个大男人有完没完了,人家困了。啊对了,两位供奉先生呢?”

  三人面面相觑,竟把那两人给忘了。
网站地图导航:1 2 3 4 5 6 7 8