玄衍神术 章节目录 第八章:意料之外

作者:一介白衣书名:玄衍神术更新时间:2016/06/26 22:44字数:3644

本站域名 www.boluoxs.com (菠萝小说) 手机访问 m.boluoxs.com
  临近子时,除酒肆青楼仍是灯火通明外,整个万山县都陷入一片寂静。今天二位供奉已解除宵禁,亲眼目睹那妖物幻术,普通甲士对上已无胜算,何必让他们白白送命。

  陈府今夜却是亮如白昼,许是听了二位供奉的话,虽对那妖物“子时相会之约”并不太信,却是以防万一。

  圆月高挂,有清冷月华洒下,偌大陈府,到处有巡逻队,有向官府借调的兵士,亦有陈府养就的武师护院。

  世俗武师乃无有根骨之凡人自我摸索一条强身健体之术,有着微薄内气,对敌时可附于手、脚,确实有些威力。倘修为高深了,亦可将内气附于兵器,届时又是另外一种境界。

  白天那阁楼小院外围更是布满了武师甲士,几乎被围了个水泄不漏。

  可防护虽严密,却无法阻住五位修士,阁楼顶上,五人或站或坐,偶有交谈。却亦是全神戒备着,幻术之为幻术,乃防不胜防,一不小心着了道,便只能任人拿捏。

  “这百蛮山妖族,盘踞半个莒州,整个百蛮山系皆于妖神宫统管。此妖物究竟有何来历,妖族里擅幻术者不外狐族、狸族……”

  “似乎是来自狸族,只是这狸族于百蛮山亦有些名气,怎会让同族流落他州?”

  “嘻嘻,倘它不这样好色,我就收了它做宠物。”

  纪随风两人出自玉清宗,见闻亦更为广阔一些,苏伏暗暗记下,或有机会可于那百蛮山一行。

  二位供奉恭谨站着,一语不,心内都是非常紧张。杜嵩已把颈上项坠拿在手中,虽是法器,却只得两层禁制,因着材质实在普通,已无法再祭炼下去。

  “啊……”

  正自交谈,南边有宅院处却传来一声尖叫,便有甲士冲了过去。

  云溪眼神闪过异芒,只留下一句:“我去看看。”身形便轻纵,跃至另外一栋宅院顶上,如是几次身形便消失在夜色里。

  纪随风知道自家师妹实力比之自己不差,虽有担忧,却并未表现出来。

  有一刻钟时间,众人皆是不语。苏伏微微皱眉,突而站起,就见北面宅院处有妖气冲天而起,浓烈至实质,让人心惊。

  一只手拦住了苏伏,纪随风淡淡说着:“苏道友守着此处便是,那边交给我。”说着身形亦是纵起,几个起落后,消失不见。

  苏伏眉头皱得更紧,暗暗思忖:“倘若此乃此妖调虎离山计,它怎就肯定能把玉清宗两位调走。再说我亦不是任人拿捏的软柿子……”

  思虑未定,自陈府正中宅院里又隐隐传来:“啊…你是什么东西……来人啊……有妖怪……来人啊。”

  声音不大,然修士五感灵敏,亦可听个大概。

  两位供奉咬咬牙,向着苏伏拱拱手:“前辈镇守此处,我等前去查看。”说着亦是有样学样消失在夜色里。

  整个陈府很是热闹,到处都有着状况。苏伏倒是愈肯定,此妖留了陈依依元阴,怕是想在五位修士眼皮底下作案,故他稳坐钓鱼台,周边有何动静都不再理会。

  ……

  云溪一到南边厢房,就见着一个丫鬟被训斥着。

  “叫你胡乱叫嚷,惊动老爷你该当何罪?”

  “罗总管,对不起,对不起,呜呜……”

  这边兵士见没甚动静,便散了去,云溪却冷冷一笑,身形自屋顶降下。

  “谁?”

  那兵士领冷然喝道,云溪伸手一翻,便现出一本薄册,表皮书有度牒二字。

  见状,忙跪下,度牒持有者,相当于六品官,虽无实权,却不是他们可以轻慢。

  “不知仙长在此,多有得罪,万望见谅。”

  云溪摆摆手:“你们巡逻去吧,这里交给我。”

  说着收回度牒,那兵士自是无有意见,便带队走了。

  “你二人何必再演,还不快快与我显出原形。”

  见他们走了,云溪冷冷说着,动作不停,有灵光自指尖闪现,凭空划动,下一刻,只见一道青色闪电便劈向那丫鬟与总管。

  此乃修士最常用之《化雷术》简单实用,至阴神境掌握虚空画符后,无需媒介便可施展。

  ‘砰’一声,两人顿时化回原形,周遭环境顿时一变,真正的丫鬟总管却是已经躺在地上,人事不知了。

  假冒的亦是两段枯枝,竟和今早一模一样。

  云溪呆了一呆,灵觉内已肯定了此为生物,却不料仍是被摆了一道。秀气的眉头微微皱起,冷冷哼了一声,知道自己中了计。

  正欲回转,突有所感,望去,就见虚空处有极阳烈火烧将过来,云溪大惊,动作不慢,左手剑指自储物袋一抹,就有符篆现,右手于虚空画符。

  “乾、舜、阳、离,烈阳咒,太清转龙令”

  语又快又急,符篆突而**,灵气急遽被抽取,转瞬便有煌煌火光现。那符篆又称施法媒介,刻有禁制。材质多为纸、木材、玉石等,材质越好,越能挥术法威力。

  ‘蓬——’一声剧烈炸响,周遭空气皆剧烈抖动,云溪疑惑地望着空无一物的虚空,喃喃唤了声:“师兄?”

  ……

  纪随风这边,一路紧赶,到了现场,妖气却突然收敛了,再不见踪迹。他疑惑地四处扫视,此地连巡逻卫士亦无,到底生什么事了?

  这是在陈府其中一个花园里,有假山林立,轻轻一跃至假山上,周围静悄悄,似乎与外面世界隔成了两个天地,灵觉里,此地处处有着虚假痕迹,却无法真正看破,心知此乃修为不足缘故。

  “幻术?”

  他的神情冷峻,自储物袋一抹,有符篆,虚空画符,有口令相随:“天罡正数,五气相随,雷来。”

  ‘嗤啦——’

  虚空有雷光闪现,像似空间被划破一般,寸寸龟裂开,幻术被破,周围却现出一地尸体,有武师、兵士、家仆,竟无声无息死于此地。

  此乃玉清宗独门秘术《五雷正法》修炼难度极高,一般修士十年内修成便已算优秀,纪随风只用两年时间便掌握,资质确然上等。

  而一般修士施法,倘需口诀搭配,皆是威力强大,难以独立施展或操控之术。口诀亦称令言,修士修成阴神,冥冥中自有天人交感,可影响周遭灵气动向,修至高深处,言出法随亦非难事。

  见此惨状,心头微叹,上面争斗,下面遭殃。

  正欲回返,突有感,不及多想,身形猛地向后一跃,同时取出一枚玉石,灵气输入,飞快形成护体光罩。

  此乃神禁石,其上刻有防护禁制。禁制乃是修士驾驭灵气之法门,真界法门千千万,禁制类型更是多如繁星。

  ‘蓬——’

  就见立足假山炸裂一块块,运足目力望去,却是一根簪子所为。

  纪随风怔然,喃喃道:“师妹?”

  ……

  苏伏这边,约摸等了有半刻钟,宅院外突有骚动,有喝声:“你是谁,到底是怎么混进来的?快快老实交代。”

  喝声方落,便有惊呼:“妖……妖怪…杀了它…”

  阁楼内,听了动静的陈依依再也忍不住打开窗户眺望,丫鬟桃香急忙拦住她,惊惶着说:“小姐,您昨夜才受了妖物所害,快别看了……”

  陈依依乃外柔内刚的性子,蛾眉微蹙,说着:“昨夜便是什么也看不见,才这样被动。我倒要看看那妖物长得甚模样,桃香你快让开。”

  这一番对话却被苏伏听了个分明,不由暗暗赞赏:此女勇气甚佳。

  要知平常人大多有着一朝被蛇咬,十年怕井绳的心态,能勇敢面对未知恐惧,确然有着非凡勇气。

  这时,那宅院门突地洞开,一道灰影‘嗖’地一声斜飞了上来。

  陈依依恰好看见,不由惊呼:“桃香快躲开。”

  桃香背对窗户,哪知异变,此时见着自家小姐似乎不是开玩笑,刚想转身,便被击个正着,顿时失去意识,身体软软倒了下来。

  灰影度极快,苏伏想救已是来不及,此时不及多想,身形一纵,自窗台跃入,手中魂幡架着陈依依,不让其冲上去。

  有男子骤然闯进,陈依依受了惊吓,待看清是苏伏,知他为救自己而来,不由又是羞怯,又是着急:“仙长恩公,桃香她……”

  果如苏伏所料,那桃香忽而合身扑来,竟是狰狞满面,却有妖物音声:“小子,把《炼妖经》交出,或可饶你一命。”

  其言却在意料之外。
网站地图导航:1 2 3 4 5 6 7 8