玄衍神术 章节目录 第七章:悟性

作者:一介白衣书名:玄衍神术更新时间:2016/06/26 22:44字数:3567

本站域名 www.boluoxs.com (菠萝小说) 手机访问 m.boluoxs.com
  “生了……什么事?”

  陈家女儿有些疑惑,骤见周围许多人,不由暗暗羞怯,螓微微低下。

  张瑾惊喜地捂住嘴唇,眼眶红了。李芸芸面上似惊似喜,拉着她的手说着:“太好了,依依你没事了,都快担心死我了。”

  “母亲……姨母……”

  看着二位亲人表现,似乎想起了什么,喃喃道:“依依好像做了一个很长的梦。”

  张瑾亦是大家出身,很快压下情绪,柔声说着:“依依,快来谢过这位仙长恩公,多亏了他你才能平安无事。”

  陈依依拿眼打量苏伏,见着对方道鬓方正,身量五尺四寸,月白道衣,剑眉星目,俊秀脸颊上淡淡微笑,仿佛天生有着一种叫人安心的暖意,让她心头微跳,又是羞怯。

  却是不敢多看,只低低埋着螓,盈盈拜下,檀口轻开:“多谢仙长恩公……”

  “在下亦是恰逢其会,这灵感却得感谢云溪师姐。”苏伏摆手道,这话确实,倘不是云溪,他亦难想到此法。

  陈有为亦是大喜,只是面上却不显,淡淡说着:“嗯,你还不错,你叫什么名字?可愿在我府内谋个差事,放心,给我办事绝不会亏待于你。”

  其言中的高傲让苏伏微微皱眉,只回着:“陈先生好意心领,倘无它事,在下告辞。”说着便走向云溪两人,即便他平常行事受前世影响甚浓,此人这姿态仍是让他感到不快。

  两供奉现下是完全为苏伏所折服,招呼亦不打,便跟在苏伏后面。

  云溪倒转回来,得意地拍了拍苏伏的肩膀,对着他挤挤眼,眉眼都笑成了月牙形,说着:“师弟啊,不想你这样深藏不露,快老实交代你怎么就偷了师的。”

  苏伏八年间炼体不缀,云溪的力道打在身上犹如瘙痒,此事亦无需隐瞒,便详细解说着:“昨天观看师姐施法,已是心有所悟,又于昨夜与二位畅谈,渐渐印证我心中所思,然所掌亦不过三字真言,与贵宗八字真言相差何止一筹。”

  《太清转龙令》真界极有名气之术法。修至最高境界,八字真言齐出,威能极大,且不同真言组合,亦有不同效用,玉清宗内门弟子可授。

  纪随风两人心气皆不小,这种偷师亦不会放在心上,只是对苏伏却更为看重。只观过一二遍,和一些心得,便能还原法术,且威能相当,真是可怖可畏。

  二人自是想不到,苏伏神魂有着特殊性,前世今生加起已四十载有余,所诞之灵觉可记忆云溪灵气运转之秘,且不断推衍演化才能实现还原。其悟性更是上上等,有此结果并不稀奇。

  不过,修为差距太大的话,亦是无法做到的。

  云溪便恍然说着:“如此说来,师弟便是先用捆缚咒,当做盾牌一般附于陈依依身上,再用剑斩破,这幻术自是跟着破裂,此一来,既破了幻术,更是不虞伤了陈家那美妞儿,师弟果然聪明,快赶上师姐我了。”心头很是佩服,却还自夸两句,性格使然罢了。

  纪随风‘哈哈’一笑,毫不留情地拆穿:“要不是苏道友,凭师妹你自己怕是想不出来这样妙招罢。”

  面上虽笑着,心内却震动不已,不但是悟性,苏伏那一剑,对己身气力控制已达到一个精湛的境界,且只用普通长剑便可破开幻术,更是闻所未闻。自己虽还未曾开始凝窍,亦知凝窍前,自己绝达不到这样境界,对苏伏却是越来越看不透了。

  “师兄你才是笨蛋……”云溪追打上去,两人嘻嘻哈哈闹了起来。

  陈有为若有所思地望着他们背影,却是不复方才凌人姿态。

  一行人出了陈府,走在人来人往的留观街,杜嵩边走边问着:“前辈真不打算管了?”

  云溪嘿嘿一笑,语气有些冷然,不复方才嬉闹模样,说着:“那妖物既向我们下了战书,我和师兄岂会怕了它?晚上自是要来会会它,你二人若是怕了可以不来。”

  纪随风表情淡淡,没说话却是默认了。以他性格,怎会做半途而废之事,这事既然开了头,自是要有个结尾才行。

  孟游眼珠子乱转,突结结巴巴问着:“那苏……苏前辈意下如何?”

  两位供奉算是知道了,这苏伏最好相处,亦对他们散修没甚成见,有了危险,跟紧他才最有保障。纪随风和云溪二人虽对散修亦无成见,却无法做到苏伏这样,散修和凡人都一样对待。

  苏伏对二人心中算盘很能理解,便劝解道:“前辈实在不敢当,二位先生其实大可不必冒险,那妖物为我所伤,已是结下因果,我自是要去做个了结,更是不能把这事推至纪随师兄和云师姐头上。”

  这话亦是不假,然最重要的原因是,那妖族既诞了灵智,便有灵魄可取,此物正是他所需。

  两位供奉不约而同摇,难得态度认真说着:“既属分内之事,怎能自己躲在后面让三位前辈去冒险。”此话有几分真心却不得而知。

  既然都有了决定,一行人便错开这个话题,云溪似想起什么,便问道:“方才那陈依依的元阴似乎未失,这其中莫非还有玄机?”

  这一提,众人皆是想起,那妖物兴致突变,或只为报复却可按捺着色心?

  纪随风摆摆手,淡淡道:“未见着那妖物前,一切猜测皆是无用功,还是先找个地方喝酒,苏道友意下如何?”

  苏伏点头:“固所愿,不敢请。”

  出来时已是辰时,这会已接近午时,本意是随便找个酒楼,却被那县令王知崖撞见,便被请了去本县最大酒楼。

  想来那王知崖亦是早早埋伏了吧,否则怎会如此碰巧,二位供奉心照不宣。

  青州是这样,真界亦如是,拳头大便有礼遇,力量强便可得到别人尊敬,此乃亘古不变的真理。

  ……

  夜幕降临,万家灯火点起,莹莹连成一片,多数凡人亦是日落而息,用罢晚饭,汉子便到处溜达玩耍,女人在家做着未完家务,孩子们欢声笑语,玩得不亦乐乎,老人们便约几个友人品茶闲聊。凡人有凡人的悠闲,修士亦有修士的精彩。

  苏伏静坐榻上,灵觉内,乃一片虚无空间,有一百零八颗星辰,以玄奥方式分布,其中有十二颗星辰已是点亮,正努力勾连第十三颗。这亦是艰难过程,倘成功,便可凝练星光于窍穴内。

  此便是《炼妖经》神异之处,天下妖族修出玄牝妖丹,便可借之感应星辰,引星光入体,驻于相应窍穴中。待点亮一百零八颗星辰,便可成就长生,更可返归祖脉,机缘丰厚者可得莫大神通。

  倘用肉眼望去,便可见着苏伏体内几无多少杂质,亦无需灵气再次捶锻。此时他的肉身强度已可挡凡兵,普通法器亦不放在眼里,法体灵敏度与五感更是远同阶。

  冥冥中,阴神可感那渊深气息,彼方星辰数目繁多,选择亦有章程,不同搭配亦有不同效果,总体来说分了两大类。

  其一便是以返归祖脉为主,此类妖族较为专注,一旦修成,便可得神通,威力有大有小罢了。

  其二便是选择与己身相互贴合之星辰,或可引出更强血脉,只是更难一些。

  此便是苏伏这几年来仗之保命杀敌的本钱,那凡俗剑术虽有过人之处,然无有法体做基,再怎样玄妙剑术亦脱离不了凡俗桎梏。

  约戌时,苏伏轻轻睁眼,修炼最忌冒进,每日里《炼妖经》都不会修炼太过,一步一步夯实根基才是正道。

  此时还未至约定时辰,苏伏便拿过招魂幡细细检查。此幡已跟了他有些年头,乃是从一鬼修身上所得,因其邪气甚重,其时正从魔灵那获一篇“炼魂幡”的炼制之法,便做了尝试。

  不料却一举而成,此后不断收集邪灵、鬼修精魂、妖族灵魄,炼入这幡内,已有了四层禁制在内,进展却是让人咂舌。要知云溪那诛仙刺,乃其师亲手炼制,又为其祭炼二层禁制,才交予云溪。云溪费了三年时间才将将炼就一层禁制,难度可见一斑。

  有如此度,与其炼制法门有着切身关系。普通法器皆需每日里祭炼禁制,乃水磨功夫。而此幡乃灵欲魔宗极具声名之外道法器,只需源源不断投入养料便可自行形成禁制,威力亦是非凡。

  自炼成那一天起,此器只用过一次,那次生死危机关头,却是一举奠定乾坤。只是越是祭炼,此物邪气越是掩藏不住,后来巧得一块千年桃木,虽未经雷霆洗练,亦可镇压邪气,便将魂幡柄挖空,将桃木藏于其内。

  思绪到了这里止住,灵觉里,孟游正在接近,想是来通知自己出的,便起身简单整理了一番。
网站地图导航:1 2 3 4 5 6 7 8