玄衍神术 章节目录 第五章:浮尘

作者:一介白衣书名:玄衍神术更新时间:2016/06/26 22:44字数:3204

本站域名 www.boluoxs.com (菠萝小说) 手机访问 m.boluoxs.com
  纪随风心道来了,三人止了谈笑,这一番款待自是需要代价的。想来昨天两位供奉见了那妖物,心怯了罢,这样的人一辈子也只能是散修。

  心下对二人不屑冷笑,面上却淡淡疑惑道:“哦,此不是二位供奉份内之事么。”

  云溪暗笑,师兄老是面冷心热,怕是已经决定管这事了吧。

  杜嵩哪知纪随风想法,讪讪陪笑着:“前辈,那妖物您也看见了,晚辈怕是力有不逮。倘现将消息传回去,等待援兵时,亦不知有多少百姓受害……”

  孟游连连点头称是,又拱手恳切道:“还请前辈出手,还万山县百姓一个清平安乐。”

  纪随风给自己和苏伏斟了一杯酒,举杯相碰,饮尽,片刻才冷然道:“你二人贪生怕死便想拉上别人,倘我等亦不是其对手,你二人还会口口声声为了百姓么?”

  两位供奉走到哪里都能受到无比的尊崇和恭维,此时却**裸糟了侮辱。两人的脸涨的通红,然理智告诉二人万万不能冲动,否则惹得对方一个不快,还未遇上妖物,便可能死得干净了。

  苏伏见状,笑着打圆场道:“纪师兄,想来两位供奉无有恶意,就别为难了。”说着,又转向杜嵩,仔细问着:“杜先生,昨晚受害者为哪家,方便让我们查探么?倘可以的话,让我见见受害者,或许对捉拿妖物有所助益。”

  杜嵩连忙站起来,心下感激,拱手回道:“那受害者为万山县陈家,其家主陈有为有一女,年方十八,事时间乃昨夜丑时。查探自是无有问题,只是那受害者神智有些不清,还请仙长救她一救。”

  纪随风又是冷冷而笑,说着:“想来你收了陈家好处罢,此便罢了,让我出手亦可,你须得回我一个问题。”

  杜嵩二人顿时松了口气,笑颜满面道:“前辈请问,晚辈定知无不言。”

  “我自下山以来,多于民间听闻浮尘尊者。此称谓为何人?哪方人士?可是修者?有何事迹值得称颂?”

  这些问题才是他下山的原因之一,他的神情冷峻,紧紧盯着二人。不怪玉清宗重视此事,那尊者之号,可是纯阳大能才有。

  “嗯?”

  苏伏心头一咯噔,却是眉头微皱。

  二位供奉面面相觑,许是有些忌讳,脸上带着为难,孟游终是气盛,便硬着头皮开口道:“那浮尘尊者异常神秘,没人知道他来历。枢密院有所记载,最早出现于四年前的东边照央城里,尊者号乃是各地百姓自封。”

  “那浮尘应是他之名,凡他所到之处,皆有妖邪被收服。即便那妖邪再怎样隐秘,亦会被这浮尘抓获,那浮尘从不于人前显圣,无有人知他真实面目,似乎每次出现都会换个模样……”

  孟游说着,陷入思索,这些资料在枢密院内都有存档,他自是浏览过,斟酌着用词,又说着:“凡被浮尘救助过的百姓,皆自替他立了长生牌位,不知谁先起了头,便以尊者称。”

  “再有……”言至此,语声微顿,感受着纪随风冷冽眼神,终是无奈道:“有传闻,那浮尘已到了万山县,只是一直未见其踪,我等亦不敢肯定。”

  苏伏面上无有异样,只拿餐布擦拭嘴角,心头却有惊异,这浮尘他自是知道为谁,前世自己姓名可不就是苏浮尘么。只为怀念前世,便留了这名号,不想竟这样受关注了?须得收敛收敛了。

  孟游又补充了一些这浮尘的事迹,如承元几年,某地有鬼怪作祟。其实便是鬼修大肆拿凡人血肉修炼,被这浮尘所灭而已。

  “晚辈就知道这些了,前辈可还有别事要问?”

  纪随风一副若有所思的模样,摆摆手,说着:“准备一下,我们去陈家走一趟。”说着,又转向苏伏,笑道:“苏道友意下如何。”

  苏伏一抓招魂幡,笑了笑,说着:“纪师兄做主便是了。”

  ……

  时令乃初秋,万山县早起劳作之人需披外衫,辰时至,便开始转暖。城内有两条主干道,南边通往邻县云崖县。自北门出去,便可见著名的离江,官道紧挨江边,可通往外郡。

  万山县最为知名的物产便是矿石,铁矿乃朝廷最为看重之物,于此地开采矿石,皆需运往梁京,大律以梁京为都,故又名律梁城。

  而本地最大的开采商,便是万山县陈家。

  陈家乃万山县富,然其只得一个女儿,膝下无子。陈有为便欲留其女招赘婿,否则偌大家业该如何处置?不想便遭了妖物玷污,此消息已为其所压,只是纸包不住火,迟早得传出去。

  陈家宅院落于县城内最繁华地段,名留观街。

  只见门口两个硕大石狮镇宅,往上有十六级台阶,几与王公权贵相当,大律虽有礼度,凡工、商、农、家宅门前台阶不可高于八阶,然此地偏僻,离梁京甚远,谁能管着这富?

  门口亦有家兵站岗守卫,只是与苏伏昨日所见正规兵有着差距。

  一行人走来,上了台阶,守卫便迎了上来,孟游紧走两步上前,冷声道:“我乃大律枢密院乙级供奉,前来调查玷污案,尔等还不快快通知陈家主。”

  那守卫日日站于门外,所见之人不知凡几,见一行人气度非凡,心知非常人,此时一听,更是激动,其中一个便跑进了宅院禀报。

  见宅门大开,孟游便把身位让出,让苏伏三人先行。

  进了宅院,只见假山、亭台、人工湖泊应有尽有。虽极尽奢靡之事,然于纪随风师兄、妹眼中,此地说不出的俗气,哪能和玉清宗山门相比。

  不一会,那陈家家主便迎了出来,身边有着两个妇人。

  陈有为看起来很是儒雅,一点不像商人,四十上下年纪,许是有着保养,看去不过三十五六。体形微有福,着金斑罗纹锦衣,脚踏云龙靴,有着盈盈笑意,确实有些气度。

  “不知五位仙长驾临,有失远迎,还请饶恕则个。”

  待迎近了,陈有为连忙站定揖礼,一丝不苟,又指着其中一个妇人介绍着:“此乃我的原配夫人张瑾。”

  那张瑾三十二三年纪,端庄典雅,盈盈而礼,不难看出其乃大户出身,只是脸上带有哀容,眉头轻锁,强笑着:“见过五位仙长。”

  陈有为脸色微沉,转瞬恢复,又指着另一位妇人道:“此为侧室李芸芸。”

  李芸芸看去不过二十四五年纪,身段窈窕,曲线玲珑,外衫微微透着白雪肌肤,若隐若现,此正是蜜桃成熟,最是诱人时。

  她脸颊上有淡淡妆容,有着迷人风情,笑颜如花盈盈拜下:“拜见五位仙长。”

  纪随风不欲与凡人多有接触,便负手而立。孟游乃知机之人,便迎了上去,说着:“陈家主便无需客套了,几位前辈想去事地点看看,另外,请将令爱请出,前辈或有法可治。”

  陈有为只听到最后一段话,不由大喜,忙吩咐了两位夫人去把自家闺女带出来,事后,因着神智不清,所以单独被带了出来照看,否则不知会生什么事。自己则带着几人前往事地。

  李芸芸临走前,向着苏伏三人所在方位偷偷抛了媚眼。

  “哼,狐狸精。”岂能瞒过云溪,不由轻声骂道。此为正常反应,就像每个孩子皆有着捍卫自己心爱之物的本能。

  陈有为只做不闻,埋头向前,带着路。

  愈往里走,苏伏手中招魂幡便握得愈紧,与云溪二人对视一眼,皆从对方眼中看到了慎重。

  “吱——”

  穿过诸多亭台楼苑,陈有为于一院门前停下,伸手推去,木门吱呀而开,他便侧身站着,伸手虚引:“仙长,此地便是昨夜事地。”
网站地图导航:1 2 3 4 5 6 7 8