玄衍神术 章节目录 第四章:归元

作者:一介白衣书名:玄衍神术更新时间:2016/06/26 22:44字数:3871

本站域名 www.boluoxs.com (菠萝小说) 手机访问 m.boluoxs.com
  “冲虚,守中为正,盈或不缺,玄天有气,显初阳之先,绵绵若存,用之不尽。”

  此段口诀的大意是:境界乃虚无而不见的,因此须抱有“气”,才能巩固境界。每日寅时与卯时之间有一抹早于初阳的玄天之精,气感境修者便可以特定方式吸取玄天之精,因朝阳每日升起,故玄天之精几无断绝之虞。

  此后勤恳不缀,短者一二年,长者五六年,便有感可凝气成旋,取生生不息之意,其亦有生生不息之能。倘成,便进入归元,便可操控灵气散于四肢百骸,开始捶锻法体,此后有消耗,更可渐渐恢复,再不虞灵气散去。

  捶锻法体有一明显好处,凡俗之百病不能沾,五感更是渐渐灵敏。在生出灵觉前,五感便是保住身家性命的法宝。

  此为《太上感应篇》之根本经义,于真界流传极广,上至大门阀真传弟子,下至普通散修,皆以此法筑基,简单,实用,且价格只需十个符钱便能买到。

  而玄天之精与普通灵气又有不同,乃先天纯净之气。普通灵气须得炼化杂质方可,否则便会被杂质染化识海,轻则识海崩坏,道基不存,重则爆体而亡。然炼化效率实在低下,故极少人做这吃力不讨好之事。

  《太上感应篇》才会流传真界而经久不衰。

  苏伏静静端坐,房内窗门大开,一丝丝一缕缕气华自天灵而入,经泥垣、风府、扶突,抵达神阙窍系之气海穴。

  一丝丝如雾气华匍匐在气海内,《太上感应篇》通篇倒背如流,一丝丝经义明悟流转心间。忽而有所感,灵觉内,离此不远处亦有人正在吸纳,周遭灵气便有些紊乱。

  灵觉里,那人吸纳玄天之精的法门有些许不同,竟是从天灵而入,直下气海。本就有着明悟,此时更是确信。

  心念便动,依法炮制,一丝丝如雾气华便自天灵而入,直下气海。

  ‘轰’

  只一改动,气海竟轰然旋转,丝丝雾气疯狂转动,灵觉里,转动的雾气渐有条纹生成。苏伏压抑喜悦,更是专注吸纳玄天之精。

  那边纪随风忽然停下动作,若有所思地望向这边。

  这一停,苏伏立马有所感应,心下感激,玄天之精以前所未有的度吸纳。

  良久,苏伏突感气海一震,灵觉内,那如雾气华已渐渐凝实成龙眼大小的漩涡,亲眼目睹这一过程的苏伏,心头更是有着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感受。此次能如此轻易突破,想来也有着积蓄丰厚的因由罢。

  恰于此时,初阳微露,只一点点光华洒下,不一刻,便有万丈无量光。

  苏伏停下,长长出了一口气,以灵觉观察,那方凝成的气旋以一种微妙的度转动,每一圈皆有丝丝灵气散入四肢百骸,他心中喜悦,知这已是进了归元境。此后只需日日凝练,气旋渐成实质,化丹形,可生灵性,便可初步沟通外物,是为通灵境。

  数年勤勉不缀,终有所成,这种突破的感受最是美妙。苏伏紧紧闭着双目,一时竟有些迷恋上这种感觉……也因此,他终于明悟气旋一直无法成形的原因。

  须把缘由归咎于《炼妖经》上,在未入气感时,便已依照法门开始凝练窍穴,理论上《炼妖经》与《太上感应篇》无法共存。也是运气极好,凝练的窍穴都未曾阻碍气海,否则别说归元,能否将灵气驻入气海都是问题,二者完全属于不同体系。

  那时身体虚弱,除不断进补外,需先行炼体,才能增加存活率,此亦是叶璇玑临走前予他建议。

  倘有人指正,或者有个领路师傅,便绝不会走这弯路。俗语有云,师傅领进门,修行看个人,可连门径都望不见,谈何修行呢?

  这便是一直困于气海境的根本缘由,也是纪随风对他无有恶意,否则只需使个坏,这突破不但不能成,更有从此无法凝成气旋的危机。故极少有修士在距离很近的地方一起修炼。

  复又一刻,将心神沉入识海。青光仍旧围拢,己身意识已不再弱小,有阴神入驻,更是凝实,静立小舟中。那血海仍是咆哮如龙,其内有狰狞脸孔。

  苏伏见此,不由笑了,很是畅快,心下对叶璇玑更是感激。末了敛了笑容,淡淡说着:“二十年挣扎拼斗,我终是有了与你抗争的资本,你我下场如何且再看看。”

  似乎感受到挑衅,血海蓦地翻腾,却为青光所阻,不能进犯分毫。血海内便有人形显化,其长相竟和苏伏一模一样,只是颇为诡异,就听他大笑道:“资本?哈哈,异星降世,说白了不过夺舍之道。在这一点上,你我是一样的。不要以为突破一个小境界就能抗衡我,我可是真界有史以来头一个占据法宝真灵的魔主分身。”

  “小小修士,乖乖接受本尊操控多好,省得诸般辛苦,长生却还遥遥无期。你只需放开身心,我保你一个长生久视,说不定亦可让你证个纯阳境。”

  魔灵本身有着完善神智,二十来年几乎没有一日不曾停歇诱惑,这种无时不刻的扰袭才是最让人头痛。

  初时,苏伏还会放声大骂,无他,愤懑而已。任谁有着这样遭遇皆无法欣然接受,须得有一个过程,十二年生死徘徊,八年如履薄冰,已有着免疫力。只是不语,倘有一日摆脱或反控他,便是力证,否则再怎样咆哮皆是无用功。

  魔灵说着,语气微顿,笑声渐止,带有诱惑:“上次那个邪灵味道还不错,倘你把那猫妖的灵魄与我,我便再传你一种无上法术。”

  苏伏听了不由冷冷一笑,知他说的便是万山县那妖物,便嘲讽说着:“上次你亦说是无上法术,就这小小易容术也能称无上?倘你不能拿出让我满意的东西,以后就别想我再替你找食了。”

  言罢,再不理魔灵如何劝诱,注意力移至虚空处那浮动之物。进入归元境,这似书籍的东西果有变化,只见其上不知何时有了六个大字。

  “太玄无量宝典?”

  苏伏喃喃出声,那几个大字似有种警神清心的作用,让他微微激荡的心绪渐渐平复,只化作冷然一笑:“甚好甚好,不论是谁与我种下魔灵,害我这一世全族尽灭,必让尔等付出代价。”

  想着,他又自语道:“世人皆慕仙道长生,又岂知这一路艰辛,多少个日夜不曾懈怠,小心翼翼如履薄冰,却只为多活两年……不论如何,突破总是好事。”

  想及此,便收起淡淡惆怅,暗暗思忖着:“这青光不能护我一世,此物更是不能太过依赖。为自家性命着想,修为才是重中之重。”

  ……

  一个时辰后,苏伏三人被邀请了一起用餐。

  这是一个奢华的厅堂,处于本地县令王知崖的宅院,杜嵩有所需求,那王知崖亦是识趣,便举家搬走了。

  镂空浮雕暖熏木,锦帐如织重影叠,大到家具,摆设,小至碗筷,皆是普通人难得一见的上品,而王知崖不过区区一个县令,可见此县油水有多丰厚了。

  侍女穿梭其间,不断有菜肴被端上,只是早点而已,却异常丰盛。又有杜嵩,孟游陪坐,这便是实力带来最直观的好处,苏伏心头有所明悟。

  纪随风和云溪已是习以为常,两人在拜入玉清宗之前,身份地位便不是普通散修可比。

  众人皆是修士,对食物需求并不高,只有苏伏例外。十二年生死徘徊,让他对吃的异常执着,宁做饱死鬼,不做饥饿人。

  “对了,还没恭喜苏兄,今早又有突破,真是可喜可贺。”纪随风似笑非笑地望着苏伏,似乎有所现。

  苏伏正大快朵颐,听了这话,心头坦然,直言不讳说着:“确实突破了,还得感谢纪兄相助。”

  云溪好奇地瞪大了美目,今早她正好不在,不过她更感兴趣的是,苏伏长得这样俊俏,吃相却如此难看,不由讥笑着:“苏伏师弟难道从小就没吃饱么。”

  苏伏动作微顿,竟是低头仔细想了想,才点头肯定说着:“差不多。”

  每次魔灵作,一点一点蚕食生机,皆须大量食物补充,否则身子骨便一天天瘦弱下去,这是魔灵逐步瓦解苏伏斗志的手段。所幸苏家亦算家大业大,否则即便不被族灭,亦会被他吃穷。

  亦是因此,这一世出生前十二年,几乎没有饱过一次肚子。

  云溪不由一窒,大约是误会了,还以为苏伏是那种无父无母的孤儿,乞讨为生,偶有机缘踏入修道界,方才解脱。

  想到此,不由母性泛滥,频频给他夹菜,语声也变得柔和:“那就多吃一点。”

  纪随风见状,有些吃味,酸酸道:“师妹,你师兄我也是从小苦着长大的,怎就没见你给我夹过菜。”

  云溪嘻嘻一笑,手腕一翻,一颗丹丸在手,坏笑道:“师兄,来我喂你吃……”

  此丹一出,杜嵩和孟游二位供奉却暗暗咋舌,这可是辟谷丹,修士服之,一月之内都不再受到肚饿困扰,其材料虽常见,然普通散修哪会炼丹,皆须向那些大商行购买,价格实在不低。

  纪随风脸都绿了,当初为了突破阴神境,闭关两年多,辟谷丹吃到想吐。想及此,便紧紧捂住嘴唇,求助似地望向苏伏。

  此景让苏伏不由哈哈大笑,这一笑却把多年积压的郁气疏放一空。

  杜嵩二人陪着笑脸,见时机成熟,便小心翼翼道:“前辈,那妖物昨晚又出手了。”
网站地图导航:1 2 3 4 5 6 7 8