玄衍神术 章节目录 第三章:试探

作者:一介白衣书名:玄衍神术更新时间:2016/06/26 22:44字数:3678

本站域名 www.boluoxs.com (菠萝小说) 手机访问 m.boluoxs.com
  月夜清冷,落叶飘零,时令不过初秋,此地气候偏寒。南陵郡在大律的版图属极寒之地,然物产丰富,贸易达,本地百姓这日子反而过得极好。且大律正位两百年,政令一直清平,正当盛世,无有战乱之虞,生活水平与条件自是更上一层楼。

  烧得红彤彤的炭炉置于中央,苏伏神情肃穆,盘膝坐于榻上。那炭炉正丝丝出肉眼可见的熏香,此乃凝神香,专助修士修炼之用,可助心境处于一种古井无波的状态。

  少顷,苏伏微微睁眼,苍白的俊脸上有着苦笑。此次凝气成旋再次宣告失败,此前已做了上百次尝试。

  想着白天那纪随风他们惊诧的表情,那两散修态度突然就有了个大转变,还真以为自家阴神境呢。

  修道界历来已久,自有完善体系,大体为四境十一阶。

  四境乃凡俗、问虚、玄元、劫法。其中凡俗又分气感、归元、通灵;问虚是为阴神、凝窍、抱虚;玄元乃灵台、玄真、长生;劫法再分渡劫与纯阳。

  当然,还有只流于传说之“无量”。有传闻,西方圣界的“三圣佛”便是无量果位,亦称佛主。

  倘按此界体系,自家确实只有气感境。然穿越时,本就带有神魂,因此自开始修炼后,又有着阴神境显著特征,灵觉!

  想及此,自魂幡中取出一物,一把半寸长,精致的玉质飞剑。此乃传讯飞剑,其材质为上品玉石,此界极为流行,乃千里传讯、呼救、留言必备之物。

  八年前苏家灭族,为她所救。留有《真罡抱煞凝窍炼妖经》《太上感应篇》……还有此传讯飞剑。只需稍稍输入灵气便可激活,内里有着她的留言。

  那《炼妖经》乃妖神宫之主楚渡所创,凝练周身一百零八处窍穴,共九大窍系。可返归祖脉,可得长生,乃天下妖族无上宝典,其根本经义几乎不会外传,普通妖族能得十之一二者,已为幸事。

  《太上感应篇》为此界流传最广之筑基法门,端形、静性、凝神,根骨上佳者,三五时日,有感天地之游离灵气,遂引摄入体于气海内。然炼气须有根骨,倘无根骨,便无法开启炼器之道。

  八年时间,《炼妖经》进展神,已凝练一个窍系共十二个窍穴。总算脱离被魔灵吞噬殆尽的危机,虽仍旧徘徊生死之间。

  许是根骨下等,费了两年时间才有气感,又两年,才真正入了门道。其后四年时间皆在尝试凝气成旋,却屡屡失败。唯一有所安慰的便是“灵觉”了罢,配着凡俗剑术,屡次斩破妖魔防护,立下莫大功劳。

  这八年来自是寻过剑斋所在,却得知剑斋十年只开一次山门,其他时间接近其地界,只怕会被定为入侵,只得按捺下性子。

  亦有其他收获,对自己的救命恩人有了个简单认识。修道仅百余年的渡劫宗师,修行界风头劲锐,更有着人族第一美女的美称,且于长生境时,更是有着斩杀过渡劫宗师的记录,她便是南离宫席大弟子叶璇玑。

  其已是站在修道界顶点的人物,想来她早知这个结果,便是让自己加紧修炼,这剑斋岂是这样好入的?

  前世因执行任务生意外,成植物人,神魂却是无比清明,每日里备受煎熬,死又死不得。这样日子一直持续十六年,眼见双亲满头华,皱纹丛生,亦不肯放弃希望,教他无比难过。

  有一日,雷声大作,灵机一动,神魂竟跳出身躯,却为一道诡异漩涡所吸。再醒时,便已到了此方世界。再次作为婴孩呱呱落地,本拟此乃上天补助再活一世,岂料又有魔灵降下,凭着神魂凝练,终未被夺舍,每日里却吞噬着自己生机。

  此世既有机会活下来,自是得抓住那一点点生机。两世为人,没有谁更比他珍惜自家小命。那长生大道于他全为虚幻,魔灵才是当前最要紧之事。

  ‘笃笃笃’

  深夜敲门声,思绪止住,苏伏微微皱眉,灵觉里,只是一个普通凡人罢了。已接近子时,谁会这个时间来找我?

  暗忖着,身形不停,下了床开门,却见一个妙龄少女羞羞答答地站于门外。见着房门洞开,便轻轻下蹲行礼,怯生生道:“奴婢暖烟见过公子,奉杜仙长之命前来侍奉。”

  此女只着淡妆,清秀可人,显是刚出浴,芬芳扑鼻,身上透明薄纱隐隐透着妙处,浑身洋溢着青涩诱惑,且摆出一副诱人姿态,更有着让人欲罢不能的原始冲动。

  苏伏两世为人,却多灾多难,养就心志如铁,更是深刻明白懈怠与耽于享乐有如毒药,便皱着眉头说着:“你且回去罢,我这里不需要侍奉。”

  暖烟脸上羞怯顿时化作惶恐:“公子对暖烟哪里不满意,暖烟可以改,求您别赶我走。”说着竟跪了下来。

  苏伏自小读书破万卷,个中缘由有所猜测,心中暗叹,伸手将她扶起,淡淡说着:“那你便进来罢,今晚你睡床。明日出去就说你已完成任务……”

  “可人家还是处子…有婆婆会检查…”暖烟把头垂下,嗫嚅着,小手紧紧攥着衣角,已是泫然欲泣。

  苏伏却是一语不地转身回了桌旁坐下,莫说他此时没有这个心情,便是有,亦不敢啊!魔灵犹如毒蛇般窥探,随时准备下手夺舍。倘自己心境稍有波动,一个压制不住便会受到魔灵反噬,一步步如履薄冰的心情岂是这侍女会懂的,这男女之乐最是让魔灵有机可趁,亦不知这样煎熬要多久。

  见苏伏果无有怜香惜玉的念头,暖烟那一对美目深处闪过一丝狐疑,真有人对如此美色不动心吗?

  此时,忽感有人接近,人未至声先到:“师妹,我就和你说过了,苏道友岂是那种人,你偏不信,这下你栽了罢。”说着又有笑声,显是得意非常。

  苏伏亦闻着了,起初疑惑,脑子微转,顿感哭笑不得,转向暖烟拱拱手说着:“原是云师姐,方才真就差点动了心,真是好演技呀,可这又是为何?”

  他心头亦微惊,云溪收敛了气息,竟丝毫瞧不出异样,此便是修为差距最直观体现。

  纪随风‘哈哈’一笑,大步走入房内,说着:“还不是白天你大出风头,让她心头不快,想来试探试探你,倘你上当,便让我进来捉你个人赃并获,使你丢个大脸面。”

  云溪‘哼’了一声,捻动法决,自她身上蜕下一层网,本来楚楚可怜的模样顿时换回本尊,只是俏丽的脸上带着不服,说着:“谁让你骗我说,你的修为只有气感境。差点就上了当,那妖物被你一击而遁,岂是气感境可为。”

  又气鼓鼓道:“人家明明可以一口气收拾了他,谁让你插手,把妖物惊走了。”

  苏伏恍然,心头苦笑,这真无法解释。面上却是歉然道:“当时没有想这样多,只觉得那时出手时机最好,真是对不住了。”

  云溪见他道歉,脸上顿时绷不住了,笑嘻嘻地摆摆手大度道:“算了算了,本仙子大度原谅你好了。不过你真是好样的,竟能忍住这样诱惑,不像某人……”

  “咳……”

  纪随风一听,脸上顿时有些不自然,许是想到了什么难堪往事。

  苏伏心头暗笑,这纪随风看来还有点故事,却是好奇地转移话题道:“云师姐方才变成暖烟,竟是看不出丝毫破绽,这是甚法术?”

  纪随风暗暗感激地望了他一眼,心道此人真够朋友。

  云溪果是性子单纯,听了好不得意,便转移注意力,再次捻动法决,《捆缚咒》再次显化,只一裹住云溪,转瞬便换了个模样。

  变成暖烟,她娇羞地盈盈一礼:“奴婢暖烟,见过苏公子。”

  看着这神奇的一幕,苏伏大为惊叹,道:“贵门的《太清转龙令》我亦有所闻,不想还能这样运用,真是大开眼界了。”面上这样说着,心内却在不断重复云溪画符走向与灵气运转规律。

  “嘿嘿嘿,这可是人家自己独创哦,别人可都模仿不来。”云溪解了法术,笑得像个孩子,只是她这话确然不假。

  纪随风亦是一脸与有荣焉,笑道:“我这师妹入门不长,于修道上却颇有天赋,不过亦多亏了她,师傅老是拿她来教训我。唉,真不知谁才是先入门的。”

  “谁叫你老是偷懒!”云溪扮了个鬼脸,又颇为不满说着:“师兄上回还说,多亏了人家才让你有下山的机会呢。”

  纪随风顿时噎着,只讪讪而笑。

  苏伏还是第一次见到笑闹言谈不羁的修士,不由会心一笑。修士心境非常重要,最是忌讳心绪剧烈波动,常有修士因内魔爆而损坏道基,更甚者性命不保。

  接下来三人又交流了一番修炼心得,让苏伏大有所得,此乃第一次和同辈修士这样交谈,更是让他大开眼界,对于自己屡次凝练气旋失败亦渐渐有所猜测。

  ps:马上便是新年了,新的一年祝诸位书友及诸位书友亲人身体健康、万事如意,另顺手求个收藏呗,拜谢!
网站地图导航:1 2 3 4 5 6 7 8