玄衍神术 章节目录 第二章:妖物

作者:一介白衣书名:玄衍神术更新时间:2016/06/26 22:44字数:3094

本站域名 www.boluoxs.com (菠萝小说) 手机访问 m.boluoxs.com
  “仙长,还请您出手捉拿妖邪,万山县百姓与末将感激不尽。”

  苏伏的灵觉里,忽有两个修者进来,一个是归元境,一个是通灵境。

  楼下众食客噤若寒蝉,一番搜检,许是没有现目标,有个仙师便往楼上行来。

  ‘蹬蹬蹬’

  整座酒楼内只有这声音,便显得分外刺耳,二楼食客纷纷望向楼梯口。

  只见一个三十来岁年纪的男子映入眼帘,他的表情冰冷,望着众人亦有一种居高临下的俯视感。苏伏灵识里,此人修为归元境,这归元境已是将灵气形成气旋,有生生不息之意,亦可游走周身诸脉,祛除身体杂质。亦可使用低级符篆对敌,已算得上踏入修道门槛。

  行走时动静不大,显然杂质已经祛除大半,身体机能控制得非常好了。

  苏伏三人照常吃吃喝喝,那男子双目带着阴翳扫视,待见着三人,不由心头一凛,角落那个气感境便罢了,然对面那男女的气息渊深莫测,这修为肯定在自己之上。

  深知境界差距,他的表情便缓下来紧走几步,恭谨道:“不想有前辈在此,晚辈孟游,属大律枢密院丁级供奉,奉命于此捉拿妖邪,有惊扰之处万望见谅。”

  连对方大致修为都探测不到,这是因为二者修为相差了一个大阶段,修道界达者为先,称前辈也不奇怪。

  二楼雅座上的人这才知道纪随风竟是个不出世的高人,不成想这样年轻,能在二楼消费的一般是某商行主管或掌柜一流,便纷纷动着小心思,说不定可以招揽招揽?

  纪随风知道散修难处,亦不为难他,淡淡道:“你忙你的,不用管我们。”

  “这刚进城就听你们说着妖邪妖邪,到底生了什么事?”苏伏双目闪过异芒,对此很是感兴趣。

  孟游眉头微皱,心道这人连度牒都没有,怎会和前辈搭上关系。面上还是勉强道:“近日有一生了灵智的妖族在城内到处作乱。这妖邪专于子时之后行动,且目标皆是妙龄少女,那些受害者虽没有受到伤害,然元阴已失,却犹自矢口否认,也不知那妖邪施了什么邪法。”

  这时,另一个仙师自然听到了楼上对话,也赶了上来。这是一个四十来岁的中年人,苏伏灵觉里亦有感应,乃通灵境巅峰,已可引阴煞入体,演化阴神。

  通灵境最显眼的地方便是明了材质物性,可驾驭灵气刻画禁制,祭炼法器等,这中年人神情有些阴沉,颈项处有一条项坠散着微光,显然是一件法器,只是材质粗糙,炼器手法亦不堪入目。

  见着纪随风二人,亦是心头凛然。他却可以更清晰地感受到两者之间的差距,或者说,他一眼便能认出,此人绝对是玉清宗或剑斋这两大巨头的门人,虽没有身份识别标志,这大宗门弟子的气度却是不会错的。

  他这一生走南闯北,高人见不到多少,此时却不敢怠慢,紧走两步行礼,恭谨道:“原是前辈在此,晚辈杜嵩,乃大律枢密院乙级供奉,怠慢之处万望见谅。”

  “前辈法驾光临万山县,真是此地百姓之福,相信有您二位在,这妖邪自是手到擒来……”

  纪随风不耐烦地摆摆手打断道:“看你年纪大我有一轮了罢,这样称呼想让我折寿么。行了,没事就去忙你的,难得下山一趟,我对你们这些事不感兴趣。”

  云溪被这说法逗得嘻嘻笑了,美目流转着醉人韵味,把众人看得有些怔。修为越高,越可以对外在做修饰,此亦是人们对长生大道向往的原因之一。然此女一眼可看出几乎无有修饰,乃天生丽质。

  苏伏暗暗比较一番,觉此女颜色在前世怕已是惊为天人。面上不显,只微笑说着:“纪师兄既不感兴趣,那便交给在下罢。”

  他这一开口,杜嵩才注意到他,不由惊讶道:“这位道友是?”当然不是未曾现苏伏,而是试探此人根底。

  纪随风正想开口,苏伏答道:“散人苏伏,见过杜先生。在下一直很是敬佩杜先生这样为了百姓奔波的修士。”他的神情认真,看不出虚假痕迹。

  本来自顾自吃东西的云溪怪异地望了他一眼,她因出身关系,更知道散修难处。天下哪个散修不是费尽心思攀高枝,此人却反其道而行,莫非是欲擒故纵?

  杜嵩神情缓和下来,脸虽阴沉,却是白面无须,只点着头说:“三位是结伴而行吗?苏道友倘无度牒,我却是可以替你说道说道。”

  苏伏微喜道:“多谢杜先生,在下与纪师兄不过萍水相逢罢了。”

  闻了此言,杜嵩本有些热络的态度便微冷,淡淡道:“既如此,稍后便请苏道友随我走一趟,这手续并不繁琐。”

  只是一个度牒罢了,平常散修花点钱财便能得到,有他出面说话,更是举手之劳,故不妨做个顺水人情。

  言罢,又转向纪随风行礼道:“前辈既无心此事,晚辈自不敢勉强,便先行一步。有前辈在此,料那妖邪亦不敢在此放肆。”

  “唔?那也说不定……”苏伏忽然微微眯眼,动作却不慢,一抓招魂幡,整个人的气势忽然变得锋利,如同一把出鞘的利剑,让人心寒。

  杜嵩本就阴沉的脸色更是难看,有些着恼道:“你说什么……”

  话音未落,便听到三楼传来‘啊’的惊叫还有恐慌杂乱的脚步声,紧接着就见楼梯口有人冲出,他们脸上皆带着惊恐表情,仿佛有什么可怕东西在后面。

  随着人群涌出,果有一股妖异气息传出,眼见便要冲出。

  纪随风和云溪眸中闪过讶然,自己二人踏入阴神境的时日已是不短,灵觉竟比这苏伏还差上一些,此人定是隐藏了修为,真实修为怕是在自己二人之上。

  两人同出师门,想法亦然,这动作自是不会慢。云溪自储物袋里拿出一张符篆,夹于指间,并迅调动体内灵气涌入,符篆立时光芒大放。

  “乾、阳、遁,捆缚咒,太清转龙令。”

  随着尾音娇喝,那符篆霎时化为一张肉眼可见的网,大小恰好裹住楼梯口。周遭许多凡人,使她出手颇有顾忌,这《太清转龙令》却正合适。

  几个刹那间,那网果真围住一物,众人定睛一望,却是浑身长毛,人形猫的妖物。那妖物被网捆住,龇牙咧嘴,虽表现凶悍,眼角却有着一丝不易察觉的戏谑。

  二楼雅座的凡人骤见这幕,顿时惊恐尖叫着往楼下逃去。

  这一切几乎在转瞬生,那二位仙长供奉亦是反应迅,纷纷拿出符篆法器,准备消灭此妖。

  纪随风却冷然喝道:“慢着,此地不宜大动干戈,师妹,将它带到外面去。”

  他的担忧不是没有道理,修士出手动则有雷霆之威,届时这酒楼怕就毁了,而且还可能殃及无辜凡人。

  云溪得了令,马上便有动作,这网开始收缩。

  那妖物被捆得难受,终不再掩藏,竟口吐人言:“你们几个人族小修士,敢对你家九命爷爷动手,看老子不把你们生吞活剥了。”

  话音方落,那网便轰然破开,妖物怪笑一声,凌空直直袭向云溪。

  一直未有动作的苏伏身形一跃至半空,动作不停,自招魂幡柄处抽出一把剑,有剑光闪过,惨叫声接踵而至。

  ‘砰——’

  又是一声急促的碰撞声,苏伏落地,就见二楼上空破开一个洞,那妖物已是无影无踪,唯有地上一截断爪与点滴血迹。
网站地图导航:1 2 3 4 5 6 7 8