玄衍神术 章节目录 第一章:散人苏伏

作者:一介白衣书名:玄衍神术更新时间:2016/06/26 22:44字数:3254

本站域名 www.boluoxs.com (菠萝小说) 手机访问 m.boluoxs.com
  承元二十二年秋,西部南陵郡有万山县,因周围群山连绵而得名。近来县内却生了一件颇为邪异之事,多户人家报案,自家闺女遭了玷污。邪异的是,那些遭了玷污的少女却连连否认,值此仙道盛世,妖魔鬼怪并不少见,城内有长者便提议请仙长下凡除妖。

  那县令平日最是担忧鬼神之事,此时亦没了主见,便把此事上报了朝廷。

  这事引起了朝廷重视,派下两个仙师调查。这仙师虽是修道大门阀不屑的散修,在人间却是有着很大分量。

  经过调查,初步断定为妖族作祟,万山县便开始施行宵禁,夜夜有兵士巡查,果有效果。

  这妖族据于莒州百蛮山,有妖神宫统治,向来是不会跨越他州作乱。

  且妖族自有体系,未生灵智者称妖怪,天下五洲皆可见。生了灵智开始修炼者,称妖灵,往上还有妖王更是不得了,可据一方洞府,辖万妖,好不威风快活。

  这一天,万山县外进来一个算命先生,结道鬓,着月白道衣,云纹皂靴,二十出头年纪,手拿招魂幡,上书:天知地知,你知我知。

  仙道显世,只要会着一点玄术便到处招摇撞骗者多如牛毛,万山县居民早已见怪不怪。但这样年轻却不去搞个正当营生活计,未免叫人看轻,故进城多时无人问津。

  这青年亦不气馁,临近午时,进了一家客店,此客店位于万山县主干道旁,接通南北门,南来北往的客商、行脚商、旅人多于此处用餐,故名南北酒苑。

  南北酒苑于万山城已属气派,有三层高,一楼为大厅,二楼是雅座,三楼为包厢,此店主深悉人心攀比之风,为不同食者设了不同档次,可说是九流混杂之地。

  进店便有小二哥迎来,满面笑容,口称:“仙长快里面请。”

  大律有法,平民只可穿灰色和白色道服,黑色与青色却只有真正修道之士可穿。一般这样人皆有度牒,是真正的道士。

  这算命先生自算不上,“仙长”称谓自是恭维居多。

  大厅呈圆弧形,稀落间摆有十数张桌椅,已是坐满客人,喧闹更是不止。间中有螺旋扶梯通往二楼雅座,且视线开阔无阻。

  见大厅已坐满,小二哥便歉意着道:“这位仙长,您看一楼已是坐满了,不如您到二楼将就将就?”

  算命先生无所谓地点点头,淡淡说着:“那就二楼罢,给我上点酒,熟牛肉来三斤,再上几道你们店的招牌菜罢。”说着自顾自上了二楼雅座。

  那店小二嘿然道:“得嘞,这就给您准备去,您请稍坐。”心下却腹诽:此人到底多大胃口啊,看他吃不吃得下。

  上了二楼,喧嚣有所收敛,算命先生随意找了个靠窗位置坐下。此地采光很是不错,轻轻掀开窗帘,街上人来人往,叫卖声,吆喝声,好不热闹。

  雅座与雅座间有帘子和幕布相隔,虽隔了视线,却无法隔着交谈声,就闻着:“梁老板,听说你们万山县近来有妖邪作祟?”

  一听妖邪二字,算命先生神情微动,便侧耳倾听。

  “可不是吗,听说有专门奸淫少女的妖怪藏于城内,现在城内有天子派来的仙师,这两天实行宵禁,倒是有点效果,想来是怕了天子派来的仙师罢,那仙师听说可厉害了,倘能请一个这样的护院就好了。”

  这姓梁的老板说着微微慨叹,又道:“刘老板,我知道贵商行财大气粗,想来有配备仙师随行护卫罢?”

  刘老板‘呵呵’笑着,却只是举杯而饮,临了才说着:“不瞒你说,我们刘氏商行确实缺一个仙师,可惜啊,这仙师多是高傲不群,羞于我等凡人为伍,哪能说请就请得来的。”

  接下来两人交谈的都是一些琐事,算命先生便不再关注。

  这时,小二哥把吃的给端了上来,摆了半桌,笑容未变,身形微微躬着,谄媚道:“仙长,您看是不是先把饭资付了,这是本店规矩……”

  算命先生不欲为难小二哥,便从怀中摸着银子。

  却有人朗声说着:“你这酒苑还把人给分门类别了吗?却为何不先问我讨要饭资?”

  二人便循声望去,就见雅座正对面,有一身着青色道衣,神情冷峻的青年和一位美丽女子正望着这边,那声音便是青年出的,说着,又带着美丽女子走向这边。

  店小二见是此人,吓得面如土色,忙跪了下来,惶恐道:“仙长在上,小的不知是仙长好友,无意冒犯,小的该死。”这冷峻青年穿的竟是青色道袍,这可是官方认可的道士,地位崇高,堪比六品将官。

  他这样的小民倘被仙师所杀,官府根本不会过问,故很是惊颤。

  那冷峻青年走过来,自顾自坐下,又自顾自给自己和算命先生倒了酒,举杯道:“天知地知,你知我知,真是好箴言。在下纪随风,这是我师妹云溪,先生怎么称呼?”

  算命先生对着店小二淡淡说着:“这里没你的事了,快下去吧。”

  那店小二如蒙大赦,忙不迭地爬起下楼去了。纪随风和云溪只静静看着,他们亦不喜欢为难凡人。

  “散人苏伏,见过纪师兄,云师姐。”那算命先生在脸上一阵搓揉,只晃眼,眼前人便换了个模样,亦是二十上下年纪,只是脸颊很是俊秀,微微苍白。

  “些许障眼法,叫二位笑话了。”说着亦举杯,一饮而尽。恢复原貌,气度亦是不凡,让对面二人眼前一亮。

  纪随风冷峻脸色微动,微笑道:“苏兄何以认为我二人非是散修?”苏伏的障眼法他自然早就识破,也是因为此人气度不凡才刻意过来交谈,否则普通散修哪能放在他眼里。

  修道界有个不成文的规定,凡散修见着宗门同辈弟子,且修为相当,皆以师兄师姐称呼,自认低一等,却是不论修道年限问题,颇有些散修对此特别不满。

  那云溪笑嘻嘻的却没开口,只是拿了筷子自顾自地吃着苏伏点的东西,似乎一点也没有生分的感觉。

  此女年龄与苏伏相仿,粉色连衣裙,秀微曲。脸上无有妆容,素颜朝天,却是雪白无暇,好一个丽人,只是怕已名花有主罢。

  苏伏夹了一块牛肉,慢条斯理地嚼着,又给纪随风倒了酒,才微微一笑,说着:“纪师兄和云师姐已是阴神境,这般年纪,怕是只有玉清宗内门弟子才有罢。”

  又给自己倒了一杯,淡淡苦笑:“想我入道已八年有余,却仍是气感境。”

  云溪微微瞪大了美目,不可思议道:“在气感境徘徊八年?”随即又是‘噗嗤’一声笑出来,不信道:“苏师弟骗人的吧,倘你是气感境,如何看出我二人修为?”

  “师妹,你忘记了师傅怎么跟我们交代的,不要随意探听别人的秘密。”纪随风微微皱眉呵斥道。却没有因苏伏修为低下而不高兴的迹象。

  云溪微微撇嘴,只作不闻,这个师兄老是教训人,真不好玩。

  苏伏一饮而尽杯中酒,暗叹这酒比起前世实在大有不如。面上却笑着道:“其实这也没什么好隐瞒的,我的五感天生比别人敏锐,可以感应到别人感应不到的东西,二位走过来时我已感应到有阴神靠近,所以才敢肯定。”

  这时,楼下忽然传来骚动,又有甲叶铮铮作响,就听到一声大喝:“所有人呆在原地不许动,本将接到消息,近来于城中作乱的妖邪藏于此处。每个人都要接受盘查,谁敢动就杀谁,莫怪本将言之不预。”

  喝声方落,就有‘噼里啪啦’桌椅被推至一边,还有瓷碗落地摔成碎片的声音。

  苏伏好奇地卷起窗帘往外望去,此处恰对着店门口,就见门外列了二排甲士,皆是全副武装,神情冷峻而肃杀。

  三人面面相觑,皆有些疑问,只是凡人甲士完全无法对他们造成威胁,故静坐以待,并无多少紧张。
网站地图导航:1 2 3 4 5 6 7 8