玄衍神术 章节目录 引子

作者:一介白衣书名:玄衍神术更新时间:2015/06/15 21:56字数:3826

本站域名 www.boluoxs.com (菠萝小说) 手机访问 m.boluoxs.com
  天地始鸿蒙,称无量数,该十二万九千六百岁,称天元。一元分十二会:乃子、丑、寅、卯、辰、巳、午、未、申、酉、戌、亥,又名十二地支。每会该一万八百岁,分二劫。每六十岁又称甲子,九十个甲子为一劫。

  每劫皆有天地大劫降下,是以称法劫,神州大地亿万生灵便以法劫做历法。因每劫皆需有纯阳大能应劫而亡,故又名纯阳法劫。

  时逢纯阳法劫,天机混淆,剑、道、佛、魔、妖五大派系争斗不休。有觉缘大士与东都灵欲魔主决战,二者一纯阳,一半步无量,神州受其波及,死伤无数。

  有剑斋剑主萧南离杀将而出,一剑出,万万丈天地为之光寒,神州大地一分为五,是为青州、神州、商州、庐州、莒州。萧南离受天道反噬而亡,亦应了纯阳法劫。

  五千多年过去,天下五洲各自繁衍生息,又有另一番气象。

  青州人族已成统一国度,其时正是大律当政,太子李潜登基,改年号承元。

  承元二年,有异星降世,有识者便暗叹:“大劫之兆!”

  ……

  承元十四年,青州照央城苏家。

  仅两刻功夫,全家上下合着仆人百来口人死得干干净净。苏家作为照央城大户,护院武师就有二十来个,却死得这样利落。

  深庭廊院内,间中跪坐一少年,约莫十二三年纪。双目无神、眼袋浮肿、瘦骨如柴、形容枯槁,一望可知久病在身,他便是苏家唯一幸存者。

  整个苏府都只有一片死寂,已是卯时,府外渐有早市喧嚣传来,初阳已微露。

  少年身前有一女子静静凝立,只站着,便给人一种玄之又玄的微妙感。

  一身雪白女裙式宫服,纤腰束两寸宽的青色丝带,莲足鞋面莹白,两侧绣有金色符文玄奥莫名,曼妙曲线若隐若现,三千青丝只于尾端轻束,肌肤白皙,修长颈脖散诱人光泽,又有别样韵味流转,其身让人自惭形秽。

  精致脸颊浑然天成,每分每寸皆无可修饰,只是略显青涩,许不过十六七年纪,淡淡弯眉下是一对如星辰般的双眸,有着洞悉人心的魔力,只是她的表情淡淡,对这苏家遭遇无有半分动容。

  秋风带动枯叶,有些形成小龙卷儿,枯叶在内里打着转,随风而流,如同人的命运无从挣扎。

  “全家人死得这样干净,你好像不是很伤心。再者说,你凭何认为他们的死与我无关呢。”宫服女子淡淡开口,音声相和如大道歌诀,让人心都受到洗涤。

  “或你贪生怕死,怕揭穿我面目一起被灭口。”

  宫服女子心内微微疑惑,观此少年气机演化,几无生机可言,最多不过二年便会死去。可总有一种难以言述的感觉牵扯着她。否则凭她性子,救下此人便罢了,怎会逗留。

  少年无神双眼微动,干裂的嘴唇翕动着,启合间有沙哑之声:“在下虽一介凡人,鬼神之事亦有所闻。精气化为物,鬼神自现,倘你是凶手,我家百多口人的怨气自冲你而来,怎会缓缓消散。”

  说着话,少年脸上闪过一丝绯红,挣扎着站起,揖礼道:“谢过仙子救命之恩,却还有个不情之请,请仙子引我入仙门,倘有所成,定有厚报。”

  宫服女子听了这话,神情微冷,星辰眸子有着寒光,说着:“你口气倒是大得很,既知我救你性命,还问我讨要机缘,这是什么道理?”

  少年只感觉有泼天之力压下,险些让他站不稳,强忍气血翻腾之感,咬牙道:“仙子问我为何不难过,一言蔽之,伟力而已。”少年心头亦是颤,可此时哪还顾忌这样多。

  “嗯?”

  似乎对少年所说有些好奇,敛了威压,淡淡说着:“既如此,你便说个所以然罢。倘不能让我满意,炼魂抽魄叫你知道厉害。”

  少年再次揖礼,这是大律皇朝定下,读书人之间的礼节。此时少年行来,却表示心中尊敬,无有别的意思。

  “圣人言,夫智者为不智,盲从者众。何也,乃不知鬼神之事。鬼神能人所不能,故掌有伟力,凡人所不能争。又言,鬼神亦为人,人亦可为鬼神。”

  “天地人伦的道理我心自明,然无有伟力,我这病弱之躯何以谈复仇,想必仙子亦可看出,倘不能入得仙门,在下没有二年可活。故在下若是学那优柔寡断之辈哭哭啼啼,岂不有自哀自怜的嫌疑,又何谈追求伟力,替我家百口人报仇?”

  少年的音调还很稚嫩,只是带着沙哑,还有那压抑地沉沉的悲戚。他三岁启蒙至今,读书不缀,已对此方世界有所了解。那些鬼神之事自是真实不虚,至于所谓“圣人言”为杜撰而已。

  说到这里,少年的双目恢复清明,渐渐化作一种铿锵之力,直视着宫服女子,虽瘦弱不堪,瘦小身躯内却有无穷力量,字句清晰:“于仙子而言不过举手之劳,于在下而言便是久旱逢甘霖、雪中送炭的大恩。”

  区区凡人的眼神再怎样锐利也无法让她动容,只是淡淡一笑:“你可是欺我不知那原文为何?不过,改一字便让整篇经义焕然一新,确实值得赞赏。”只这淡笑,却有一种天成魅惑,叫人迷恋。

  少年自是看得分明,一个呆怔才回神,此时哪有心情欣赏美色?闻得此言,他苍白脸色微微红润,有些喜意。

  宫服女子稍感意外,面上不显,话锋陡地一转,寒声道:“你怎断定,于我便是举手之劳?你可知我予你机缘,便有牵扯不清之因果,届时倘因你之故连累于我,又怎么说?”

  “区区一个病弱凡人,又凭甚夸口定有厚报?长生大道,几千几万年,多少英才俊杰蹉跎,你凭甚信心越此等人。”

  “我观你根骨,不过堪堪及格罢了。少年不知天高地厚,那长生大道是那样好求的?”

  言至此,她语声渐缓,眉宇间依旧淡淡:“即便是投注,亦要看对象值不值当,显然你没有那个价值。好好珍惜所剩不多时日罢,莫要想太多了。”

  言罢便要离去,那少年却忽然跪下,头颅垂下,看不清他的表情。只是身上微微抖动,似乎在啜泣般。

  宫服女子看也不看,有意念生成,一道剑光冲出,就要裹着她离去。

  少年身上抖动却愈剧烈,猛然侧倒,才看清他脸上已是死灰死灰,身上肌肤似波浪般起伏,本就消瘦的身形竟再次肉眼可见地小了一些。

  这一幕让宫服女子大为讶异,她按下剑光,芊芊玉指结印,一道青光直直没入少年身体里,这才现少年体内气血比之方才更是虚弱一倍有余。又有一道意念分出,直直闯入少年识海。

  只见一片血海匍匐,少年的意识瑟缩于一方小舟上。随着血海翻涌,舟身不断颠簸着,似随时会被血海吞噬。然舟身旁有微微白光护持,只这微薄之力,勉力抵抗。

  宫服女子精致脸颊次动容,惊异道:“魔灵?松涛那秃驴于青州十二载,竟是在找它。”

  血海翻腾间,有人形显化:“小丫头,我劝你莫要多管闲事,快滚。”

  闻着此言,她心头冷笑,面上淡淡:“区区魔主分身……”

  意念起,暗暗勾动彼方星辰,玉指连连结印,只见万里无云的晴空忽有青光降下,直直落于少年身上。此时是白昼,并没有引起太多人注意。

  青光一入少年识海,便激起了血海剧烈抵抗。然青光只稳稳护住了少年,任它血海再怎样翻腾,自岿然不动。

  魔灵彻底显出形体,却是与少年一个模样,只是诡异莫名,就听着他骂咧咧道:“该死的臭丫头,你是南离宫的人。”

  宫服女子忽感有趣,意味莫名道:“此子能与你抗衡,敢莫是所谓异星降世,便让我看看你二人下场如何。”说着又浅浅而笑不管那魔灵咆哮,退出少年了识海。

  却没现,少年识海再次生变动,被青光围拢的小舟忽现一物,长方体积,外形似一本书籍,隐隐有着紫光。此物一现,青光竟隐隐有些畏惧,血海更是安静下来,再不敢造次。

  少年悠悠转醒,只感觉身上无处不在的疼痛已然消减,本拟这次再无幸理,却不想又捡回一条小命。他自地上爬起,觉身上竟有了些力道,这十二年来头一遭,让他有些无所适从。

  “仙长?”少年疑惑着,并不知生了何事,只是觉得身体状态前所未有的好。

  “我可以帮你,但你要答应我,有朝一日修到长生境,须得答应我两个条件,倘你答应,我就助你入道,且帮你写封剑斋入门推荐函,想来剑斋不会不卖我这个薄面。”宫服女子没有注意到他换了称谓,见他醒来,嘴角又有莫名笑容,似是找到了什么有趣的事儿。

  “两个条件?剑斋?”少年还未理清这里面的关系,情形却是急转直上,虽于己有利,却没有真实感,故有些不确定地问着。

  “倘你能修到长生境,我这条件才有提出的价值。倘不能,便无话可说了罢?那剑斋可是天下数一数二的大门阀,占据青州半片天地,倘你能入门,这报仇之事大有可为。”宫服女子好心地为其解释起来,怎么看都有些诱拐的意味。

  此时少年哪还有别的选择,即便前面是刀山火海,亦只能一头闯进去了,便揖礼道:“请仙子助我。”
网站地图导航:1 2 3 4 5 6 7 8