大穿越时代 第十六章、悲催的金军

作者:老老王书名:大穿越时代更新时间:2017/01/15 21:16字数:6429

本站域名 www.boluoxs.com (菠萝小说) 手机访问 m.boluoxs.com
  第十六章、悲催的金军

  靖康元年闰十一月二十二日傍晚

  汴梁郊外,青城寨金军大营。

  自从气温重新暴跌之后,已经持续了一天一夜的鹅毛大雪,暂时告一段落,但天空中的云层仍沉沉的压着。冬日的阳光是这样的有气无力,纵使在正午,也无法将云层穿透,整片天地依然陷入在昏暗中。

  而与今日阴郁的天气完全不同,大金西路军统帅完颜宗翰踩着轻快的步子,在帐外卫兵的通传声中,不待大帐主人的允许,就掀开门帘走进东路军统帅完颜宗望的帐内。

  随着帐帘的掀起,宗翰就感到一股热浪扑面而来——不仅仅因为两座从郊外别墅里缴获的熟铜火炉中,一堆上等贡炭正闪着幽幽的蓝色火焰,更是因为帐中的香艳景致,能让每个男人都从心底里燃烧起来。

  宽达十余步的帐中,正有十几名年纪不等的美貌女子翩翩起舞。她们身上都只披挂了几缕薄纱,身形舞动中,私密之处忽隐忽现。帐幕中的角落处,还有一名美妇正轻拨琵琶唱着时新的小调。而坐在一张垫着厚厚数层羊皮的软榻上的完颜宗望身边,则簇拥着五六名半裸着身体的绝色女子,为他斟酒夹菜。

  宗翰扫了一眼帐内让人神迷的旖旎风光,大笑道,“斡离不(宗望的女真名),你倒是好享受啊!”

  遗憾的是,尽管是在这一派活色生香、莺莺燕燕的风流阵仗之中,帐篷的主人完颜宗望依然很是郁郁不乐……见着宗翰这个不请自来的恶客突然上门,宗望的脸色顿时就变得更是难看,从眼底里闪过的,甚至有几分恼怒,不过更多的还是羞愧——作为金国内部最大两派军政势力的领袖,以及未来金国皇位的两大有力竞争者,西路军统帅完颜宗翰和东路军统帅完颜宗望之间,一直保持着不怎么良好的竞争对手兼合作伙伴关系。即使在并肩作战之中,也从来不忘互相倾轧和捅刀子。

  ——早期的女真完颜部,本就是十分松散的部落联合,就算是亲兄弟,一旦分了家产部众,也就是两家人了,因而内部矛盾重重、各类派系众多。

  其中实力最强的两派,一是阿骨打、吴乞买这一支,但自吴乞买登基后,为了给自己儿子铺路,对阿骨打之后的完颜宗望等人多有打压,使得这一派渐渐有分离的迹象。另一个就是世任国论勃极烈的完颜宗翰一脉,在攻宋之前,宗翰的那一派就已经控制着西京大同府,拥有自行封官征战之权,有西朝廷之称,气势极盛。之后,完颜宗瀚在攻宋大战之中屡立奇功,尤其是其麾下骁将完颜娄室,以两万之众力敌宋朝倾国之兵,在熊岭、榆次、文水、太原等一系列战役之中每战必胜,歼灭宋朝关西禁军逾二十万,战功之彪炳可以堪称是空前绝后,从而使得宗翰的西路军进一步声威大涨,已经到了无法制约的程度。

  因此,这两派的斗争一向十分激烈,东路军自认为是皇族嫡系,偏偏受到皇帝完颜吴乞买的暗中打压,实力相对较差,构成上也是混杂了大量的汉军、契丹人、渤海人、奚族人甚至高丽人杂牌军。而西路军不仅在战绩方面远远超过东路军,拥有的女真精骑也是远较东路军为多,自视为更加正宗的女真正统。

  于是,双方自然是互相看不顺眼,各种摩擦从未平息过。

  ——按照原本的历史,在攻灭北宋的不久之后,宗望就会死于宗翰的暗杀……

  当然,如今汴梁未下,宋国尚存,他们的争端尚未白热化,但彼此那种满满的恶意,也是显而易见。

  “……比不上你那般快活!粘罕(宗瀚的女真名),听说你最近还弄到了东京城甜水巷卖笑的名妓,一个个都是百里挑一的绝色佳丽?又何必来羡慕我的这点收获?”

  宗望一边淡淡地说着,一边对女人们摆了摆手,“……你们都下去吧!”

  诸女闻言,如蒙大赦,忙着穿起抛掷在地上的衣服,急匆匆的逃离帐子——跟这个时代的所有野蛮民族一样,女真人也是喜怒无常,视女子如玩物,而且还是非常不值钱的那种……自从金军进逼汴梁城下之后,青城寨的金军大营里,每天都有上百具惨遭蹂躏而死的女尸被抛出来!

  宗望虽然在金国以仁慈而闻名,被女真人赞誉为“菩萨太子”,但对于这些被强掳而来的宋人女子而言,依然是伴君如伴虎,时刻都有惨遭不测的危险——更别提他眼下正是心情糟糕透了的时候。

  而宗翰还不忘嬉笑着在这些女人的胸口或屁股上捏了几把,占足了便宜,这才拖过一个锦缎蒲团,大马金刀地施施然坐下,笑道,“……斡离不,郭药师那个三姓家奴惹出来的腌脏事,已经料理干净了么?”

  “……早已处置停当了!全都是一帮养不熟的狼崽子!真让人恨不得统统杀了干净!”

  完颜宗望意兴阑珊地哼了一声,似乎是早已料到完颜宗翰会提起这一茬晦气事。

  说起来,对于郭药师和常胜军这一回突如其来的临阵造反,无论是措手不及的完颜宗望,还是幸灾乐祸的完颜宗翰,都有种莫名其妙,或者说不可思议的诡异感觉。

  ——昔年女真起兵,金辽大战之时,辽国节节失利,精兵强将损失殆尽,辽东之地大半失陷。为了补充兵力,契丹朝廷开始招募从辽东逃来的汉人、渤海人难民,组建了一支“怨军”,后来又改名为常胜军,以郭药师等北地汉儿豪强为将领,希望能够借助这些辽东难民对女真人的怨气,打造出一支悍勇之师来。

  然而,这支“怨军”,或者说常胜军,似乎从组建成军开始,就脑后生了反骨,被契丹人责骂为“不怨女真,反怨国朝”——郭药师先是率领常胜军倒戈投降宋朝,给摇摇欲坠的辽国以致命一击,宋朝对他大加封赏,倚为北地长城,常胜军也获得了大量军饷辎重的补充,一度扩建到五万人之多。

  宋朝之所以如此慷慨解囊,是希望郭药师能够知恩图报,为大宋镇守住北方边疆。谁知等到金兵南下之时,郭药师居然立刻倒戈投降完颜宗望,成为金兵攻宋的领路人,再次狠狠地一口咬到了昔日恩主身上……自从宋金战争爆发以来,金军两次南征汴梁,郭药师的常胜军都是急先锋,一路烧杀掳掠、屠村焚城,无恶不作,宋人跟他们势同水火,仇深似海,视为恩将仇报的白眼狼,其恨意恐怕还在女真人之上。

  要说这样的家伙还会易帜投宋,尤其还是在宋国旦夕将破的节骨眼上,恐怕天底下没有一个人会相信。

  ——问题是,在哆啦a梦的因果律神奇道具【谎言成真嘴】之下,从来就没有不可能的事。

  这样一来,就在今天下午,郭药师不知吃错了什么药,居然召集亲兵和将领,宣布自己要倒戈归宋,当即就雷翻了一片的人,一部分忠心的人以为主将得了失心疯,登时六神无主;另一部分心怀鬼胎的家伙,则看到了跻身上位的希望……于是,郭药师的这场叛乱还没来得及发动,他本人就被几个怀有异心的常胜军将校合力拿下,接下来,这些将校又发兵控制了常胜军的中军大帐,解除了郭药师亲兵的武装。

  之后,这几个将校合计一番,索性一不做二不休,一边带兵控制住同僚,把常胜军的兵权收拢到自己手里,一边砍了郭药师的脑袋,派人献给东路军统帅完颜宗望请功,以求得到金人的承认与册封。

  可问题是,正因为郭药师的这场造反,实在是太过于无厘头,完全不符合逻辑与情理,所以完颜宗望根本不相信这几个常胜军将领的说辞,反倒疑心是他们合谋杀了老大,然后胡乱编造个由头来敷衍自己……很显然,此风绝不可涨,若是整个东路军的各族兵马也都有样学样,底下的小校随便捏造一个根本站不住脚的理由,就砍了自家主将的脑袋过来请功,他这个主帅的队伍还怎么带?索性天天自相残杀算了!

  ——就算是女真人眼中的炮灰队伍,也不能由着他们这样胡乱糟蹋掉啊!

  因此,完颜宗望一边假意夸奖他们拨乱反正的“功劳”,一边将这几个杀了郭药师的家伙骗入军帐拿下,同时派遣女真马队,弹压常胜军营地……在一通乱战之后,完颜宗望总算是把局势给稳定了下来,但常胜军也已经被搞到离心离德,基本算是废了。至于郭药师到底是不是真的想要叛乱,更是谁都说不清楚了。

  这样一茬莫名其妙的骚乱,让完颜宗望很是头疼,而由此带来的军心混乱,更是给即将再次展开的汴梁攻城战平添了巨大的变数……也难怪他在收拾完烂摊子之后,会闷闷不乐地一个人躲起来喝闷酒了。

  而宗翰在闻讯之后,还不忘过来取笑他这个老冤家。

  但是,不管心情再怎么糟糕,眼下的这一仗还是得要打的。

  因此,在跟宗翰互相斗了几句嘴之后,宗望还是脸色一正,谈起了接下来的攻城计划。

  “……前日,我假意跟宋人议和,麻痹守军。同时又集结起散落河南河北的各路兵马,预备发起决战。”

  指着眼前案几上的一座汴梁城沙盘模型,完颜宗望如此侃侃而谈,“……眼下,洛阳、河北诸军皆已云集汴梁城下,攻城器械亦已完备。本帅拟于明日一早,就以常胜军士卒为先锋,蚁附城墙而上,强攻汴梁!胜则一举破城、覆亡宋国,败也可除去我军隐患,同时消耗宋人的兵力和士气……”

  “……此言甚善!可谓是两全其美!”宗翰拍掌笑道,“……只是这临阵部署,似乎还有待商摧……”

  然而,他的一句话尚未说完,帐内的两人就同时感觉地面的剧烈震动。

  案几上的酒坛子“啪嗒”一声摔倒下来,清冽的烧酒倾泻而出,将价值千金的骆驼绒地毯给打湿了一大片。反应敏捷的宗瀚立即扶着桌案就要站起来,谁知桌案却猛然倾倒,连累着他也一块儿摔倒下来……

  当地面裂开一条大缝,整个帐篷都垮塌下来的时候,宗翰终于听到了外面那一阵阵惊惶的叫喊声:

  “……快跑!大家快跑出来啊!翻地龙啦!”

  『本书最快更新网站请百度搜索:,或者直接访问网站http://www.www.bolUOxS.Com
网站地图导航:1 2 3 4 5 6 7 8