大穿越时代 第35章 、一群软骨头

作者:老老王书名:大穿越时代更新时间:2017/01/28 12:33字数:4689

本站域名 www.boluoxs.com (菠萝小说) 手机访问 m.boluoxs.com
  “……宋金两国以黄河为界,尽割河东、河北之地,把边境直接推到汴梁郊外,又赔偿金国五百万贯军费,再赠送粮秣五十万石,进贡江南丝绢十万匹,美女九百名?以后每年支付三百万贯的岁币?”

  犹如拆迁工地一般残破杂乱的艮岳御花园,如今仅剩的一座完好庭院内,王秋正在听着郭京讲述金军使节的和谈条件,并且对此颇为嘲讽,“……这么苛刻的条件,大宋朝堂上居然也有人支持妥协?”

  “……主和派领袖耿南仲目前已经煽动了大批朝臣,对皇帝和主战派施加压力,要求朝廷接受和约。汴梁市民的态度也是很矛盾,一方面想要向金人报仇雪恨,另一方面又盼着战乱早些结束……”

  郭京叹息着对王秋解释说,“……主战派的何粟等人虽然还在坚持,但已经快要撑不住了。”

  “……求和!求和!这都已经被金人撕毁和约多少次了,宋朝的士大夫们怎么还是不长记性?”

  听着郭京描绘的大宋群臣诸多丢人现眼的软骨头表现,王秋当真是感觉这帮废物没救了。

  “……怎么说呢?以北宋君臣的心理素质来看,通常情况下都是多一事不如少一事,说他们当真对金人的豺狼本性一无所知,相信女真人会信守和约,那也太瞧不起他们了,与其说是无知迂腐,还不如说胆小怕事,已经被那些北方的邻居打怕了。宁可自己骗自己,相信狼会不吃兔子,也没有战斗的勇气、”

  郭京耸了耸肩膀,不屑地说,“……相反,他们对付主战派将领来却是一个比一个积极!”

  ——最近这百余年来,宋朝士大夫过惯了安乐太平的舒服日子,向北方的强敌交惯了“保护费”,真心不希望打仗,更别说输赢之类的了——说白了,在这个懦夫的朝代,最缺乏的就是勇气……

  因此,在金军来使之后,朝中的主和派们纷纷上书,要皇帝尽快与金军和谈,结束当前的战斗。

  而主战派臣僚在疾言厉色地对他们以大义相责的同时,也不免有些色厉内荏、心头没底的怯意。

  ——打了一年多的仗,国库早就彻底空虚。大宋最精锐的西军已从世界上彻底消失,次一等的河北禁军和京师禁军也几乎打光了,只剩下汴梁城内的这点人马。江南的禁军数量稀少,战斗力也是弱得堪称笑话。整个国家的正规武装力量几乎损失殆尽,只剩下一些乡兵、民军和义军在硬抗金兵。

  因此,在朝廷士大夫的眼里,就算要打,大宋也没本钱再打下去了。

  现在的大宋朝廷,在京畿之地的方圆千里之内,已经再没有一支像样的军队可以调动,就连战略地位极端重要的西京洛阳,都已经被完颜娄室率领的金军偏师攻破,从而堵住了关西地区可能过来的援兵,让整个中原都变成了女真铁骑的跑马场……再不屈膝求和,签署城下之盟,又该如何是好?

  ——被吓破了胆子的宋朝君臣,似乎从来都没有想过发动群众,用持久战来拖垮金人的主意。

  “……郭教授,从我们的角度来说,无论如何都绝对不能让这个和约达成!”

  王秋看了看手中的《穿越之书》,十分严肃地对郭京说道,“……首先,我们必须极大幅度地改变历史,才能够获得足够的奖励点,让您得以脱离这个世界,而金军就是刷分的目标——所以绝对不能让他们像历史上一样安然退兵,而是要竭尽所能地把他们干掉!尤其是完颜宗瀚、完颜宗望等首领人物,更是必杀的对象……根据估测,他们每个人都应该有五百点到三千点不等的奖励点,我们决不能轻易放过。

  其次,宋朝士大夫的德行,您应该比我们更了解——与敌人做决死斗争的勇气,他们肯定是没有的;而过河拆桥、卸磨杀驴、自毁栋梁的作死水平,却是一个比一个高。眼下金兵围城、亡国在即,朝廷还会暂时借重于你,若是和议达成、金军撤退……你相不相信你的下场会比岳飞还惨?”

  ——在鄙视武功的宋朝,武将从来都难有好下场,打了败仗固然要严责,打了胜仗同样要被诬陷。

  在宋朝的整个历史上,一直存在着极为激烈的文武之争,文臣士大夫长期处在压倒性的优势,并且为了保持这种压倒性的优势,从来不惜任何代价。比如在战争时期,权力会自动倾斜于武将。这样一来,为了保持文臣在朝堂的绝对话语权,所谓的投降派和主战派,往往会联合在一起,不择手段地打击武将,一方面故意胡乱指挥,葬送本国的军事力量,一方面积极通敌,根本不顾国家的生死存亡。

  宋朝的文臣士大夫几乎是天然地厌恶战争,不是因为他们爱好和平,而是因为战争必然导致武人的地位上升,影响他们的绝对话语权。为此,一旦外敌入侵,宋朝士大夫的第一反应就是息事宁人、花钱买平安,宁可卑躬屈膝地给入侵者送上美女钱财,也不可让本国武夫坐大。除非敌人狮子大开口,实在谈不拢条件,这些士大夫们才会硬着头皮打一仗——通常来说,多半是要打输的。

  甚至直到最后南宋覆没的崖山之役,那一帮文臣士大夫依然不忘他们打压武人的本职工作,不停地干扰和破坏军事将领的指挥作战,最后酿成了十万宋人跳海自尽的悲剧。

  就眼下来说,郭京这位“护国真人”虽然看似超脱于文武两道之外,但无论是从他的禁军出身,还是刚刚由他组建起来的几千“六甲神兵”,都让郭京被朝廷士大夫划入了武将一流,属于提防和打压的对象,眼下的借重和吹捧是迫不得已,等到金兵一退,马上就是卸磨杀驴的节奏……

  “……这我都知道,可是我又该怎么做?带着那七千七百七十七名‘六甲神兵’出城杀敌?”

  郭京无奈地苦笑起来,“……那帮胡乱拼凑的家伙……只怕是连一个回合都撑不住吧!”

  “……这一点请放心,我们既然有办法把宋朝皇帝变成超人,自然也有办法让你的‘六甲神兵’大破女真铁骑……”王秋拍着胸脯答道,“……为了实现这一目标,一方面要让你那帮乌合之众变得更加能打;;另一方面是要尽量削弱金军的战斗力……很显然,这两方面的努力,都离不开哆啦a梦先生提供的道具。”

  王秋一边如此说道,一边从哆啦a梦的手里接过一只貌似鸟嘴的玩意儿,“……这个就是【谎言成真嘴】,戴上它之后说的谎话都能成真。我准备用它让城外的燕云汉军首领,为金兵带路的大汉奸郭药师,在今天或明天率兵倒戈、再次归顺宋朝——很遗憾,这个道具里面有限定条款,不能直接让人去死,否则我们就可以让金军统帅集体自杀了。当然,郭药师这种仓促无谋的叛乱行动,基本不可能成功,但至少可以给金兵添点儿堵。然后,哆啦a梦还弄了几条【地震鲶鱼】,用来让金军大营爆发地震……再接下来,我们还准备了【吓唬人导弹】、【女鬼套装】等一系列恶作剧道具,总之就是要闹得金兵昼夜不宁,没心思攻城……”

  在介绍完了给敌人准备的“全方位打击套餐”之后,王秋又说到了希望郭京去做的事情。

  “……而郭教授您的任务,就是在朝堂上坚定皇帝的战斗决心——不管怎么样,都不能让这项屈辱的和约达成,而是要让他点头,支持你跟金兵打上一场再说!”

  “……可我那些‘六甲神兵’实在是不堪一击啊!”郭京不无忧虑地说道。

  “……放心放心,我们原本就没打算动用你的那帮乌合之众。”

  王秋微笑着答道,同时把还在看漫画的野比大雄拖了出来,“……只要有野比大雄出马,十五万金兵也不过土鸡瓦狗而已——他可是带着一群小学生打赢过好几次宇宙战争、征服过许多星球的超级猛人啊!”

  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

  殿外大雪纷飞,殿内炭火熊熊。

  淡雅的檀香从青铜炉鼎中飘散出来,给殿堂内增添了一分高贵优雅的气息。

  今天的大宋朝堂依然跟往常一样,充满了喧嚣和攻歼,但又多了几分诡异和滑稽。

  ——望着御座上那位红内裤外穿的紧身衣超人皇帝,郭京就忍不住有种想要发笑的冲动。

  事实上,对于皇帝陛下的这身奇装异服,朝中士大夫并非没有微词——确切地来说,应该是已经怒火滔天了:“陛下乃是万民表率,岂可如此伤风败俗?”“请斩此祸国妖道,以正朝廷风气!”

  一时之间,满朝文武仿佛都成了最坚定的无神论者,众口一词地要求皇帝把【超人套装】尽快销毁。

  然而,宋钦宗赵桓虽然一向懦弱,可是一旦涉及到“得道成仙”的问题,却固执得不可理喻——想想也可以理解,假如你好不容易撞上大运,修炼成仙,可以腾云驾雾、安享长生了,却突然冒出来一帮陈腐儒生,对你鸡蛋里挑骨头、危言耸听百般责骂,逼迫你散去全身功力,听凭他们摆布……你又会怎么想?

  ——肯定是死也不干吧!

  而宋朝的士大夫虽然目中无人、桀骜不驯,但也还没有狂妄到一言不合就弑君的地步。

  于是,整个朝廷都把守城御敌的军务丢到了一边,针对皇帝的衣着问题展开了轰轰烈烈的大辩论……最后,以数十名朝臣罢朝旷工,上百名朝臣被申斥为结局,这场风波才暂时以皇帝的胜利告一段落。

  总之,在一众臣僚们鄙夷和不屑的眼神中,皇帝终于可以整天穿着这身“伤风败俗”的超人套装了。

  现在,针对金军来使提出的和谈条件,朝廷之中又爆发出了新一轮的争议与风波。

  “……陛下,如今我朝接连惨败,损兵折将,局势崩坏到了极点,连国家根基都已经动摇,唯有议和才有出路,唯有议和才能保全社稷!请陛下忍一时之辱,向金军祈和吧!只要我们在日后卧薪尝胆,修养生息五六年,等到我朝恢复了一丝元气,那时再北伐不迟!”

  “……陛下,金军好似虎狼,大宋危如累卵,我们不能再打了,再打就得亡国,再打下去,江山社稷将难以保存。为了大宋社稷,为了大宋江山,为了黎明百姓,议和吧!”

  “……请陛下暂且忍耐!为了百姓,为了苍生,还是议和吧!”

  “……陛下莫要中了小人奸计,擅自兴起战端,贸然挑衅强敌,给大宋招来亡国之祸……请罢黜何粟、张叔夜、郭京等一干奸臣,以安金军统帅之心……”

  “……天下战乱数年,胜负得失暂且不论,武人权势已是日盛,此乃乱国之始也!

  金军入寇,不过掠夺一些人口财物;武人坐大,则大宋将有颠覆之忧!请陛下务必要痛下决心,速速平息战端,拨乱反正。切不可因区区外寇,而坏了历代先帝以文驭武、与士大夫共治天下的国策……”

  ……

  站在朝议队伍的末尾,冷眼旁观那些主和派的滔滔言辞,郭京的心情很是失落。

  若说这些主和派都是奸臣****,都是贪官污吏,都是混蛋文痞,他也认了。但事实上,在这些主和派大臣之中,不乏风流倜傥的诗人墨客,也不缺乏素有清名的刚正之臣,更不缺乏威望卓著的元勋老臣。他们人品、操守、气节、风骨,都被世人所称赞,可此刻却是毫不犹豫地选择了屈膝求和。

  哎,仗义每多屠狗辈,负心皆是读书人。文人果然不可靠,哪怕是所谓的名臣和名士,也不过如此!贫民百姓都知道在强盗杀上门之时要拼死反抗,保护妻子和孩子,杀一个够本,杀两个赚一个;可是这群文人士大夫面对强盗杀上门,不反抗也就罢了,反而不仅献妻求活,还振振有词地美名其曰:卧薪尝胆?!

  拜托,越王勾践在卧薪尝胆、报仇雪恨之前,可是亲自带了老婆和一干越国大夫到吴王的宫殿里当了三年的奴隶,连吴王夫差的粪便都尝过……你们这帮平日里养尊处优,眼下更是站着说话不腰疼的士大夫,有那个心理准备到冰天雪地的北方草原,为金人牧马种地,顺便给金朝皇帝吴乞买舔屁股尝粪便吗?(此时金太祖完颜阿骨打已死,在位的是金太宗完颜吴乞买)

  当然,如果靖康之耻像历史上一样发生,那么这些公卿权贵就将被金军掳掠北上,别说给金人为奴和尝粪了,就连更加重口味的猎奇待遇也能享受到……

  ——根据不怎么可靠的小道消息,某些比较落后的女真部落,如今依然保持着吃人祭祖的传统习俗……不知道这些文质彬彬的士大夫被捆在火堆上烤得滋滋流油之时,会是怎样的衣冠风流?

  哎,谁让他们哪怕国家灭亡,也要独揽大权,也要压制武臣呢?

  至于黎民百姓么,就任凭金军烧杀抢掠好了!!

  更可怕的是,这些软骨头的无耻文臣,没有胆量抵抗金兵,却对主张抵抗的人极力攻歼,仿佛仇深似海,恨不得食其肉寝其皮一般——就好像一个被奴隶主驯服的奴隶,在看到另一个瘦弱的奴隶试图摆脱脚镣之际,第一反应不是自己也试着挣脱,而是觉得自己应该鄙视和打倒这些反抗主人的家伙……

  由此可见,若说跋扈的武人干政,是乱国的开始。那么无耻的文人垄断政权,则是灭国的源头!

  听着这帮主和派们各种颠倒黑白的荒诞说辞,郭京一时间脸色铁青地如此想道,当真有种拔出冲锋枪突突了这群议和派的冲动——议和就议和吧,投降就投降吧,竟然还能说得这样冠冕堂皇、慷慨激昂、义正词严……**说得果然没错,一颗心若是长偏了,这文人绝对是知识越多越反动啊!

  (本章完)www.bolUOxS.Com
网站地图导航:1 2 3 4 5 6 7 8