大穿越时代 第七章、改天换日

作者:老老王书名:大穿越时代更新时间:2017/01/15 21:16字数:2758

本站域名 www.boluoxs.com (菠萝小说) 手机访问 m.boluoxs.com
  从城头俯瞰下去,金人虽然暂时撤出了城墙根,却又把无数的投石车给一座座地竖了起来,一群群金军壮汉们热得浑身大汗,都光着上身使劲地绞动绞盘,装填手大声喊着号子,将一块快巨大的石头装到投石车的长端的竹筐中。只等一声命令,就将这些磨盘大小的炮石,毫不犹豫地朝着汴梁城抛射出去。

  ——说来也是好笑,原本金军从幽州千里远征,一路挺进汴梁城下,行动仓促,根本没有携带笨重的攻城器械。谁知主和派当政的大宋朝廷文恬武嬉,一直拖拖拉拉不作战备。结果等到金人兵临城下的时候,宋军只来得及关上了汴梁城门,却把刚刚打造好的几百具投石车和不少笨重军械给丢在了郊外……于是,金军刚到汴梁城下,就缴获了大批现成的攻城器械,正好拿来对付城里的宋人……对于南征宋国的金军来说,这情形可当真是“没有吃,没有穿,自有那敌人送上来,没有枪,没有炮,敌人给我们造”了!

  而在这些投石车的四周,依稀可见一排排席地而坐的金军士兵,他们的铠甲都放在身前,非常整齐地排成一道矮墙。手中的长枪也架在身边,被咆哮而过的寒风吹出凄厉的响声……果然是精锐之师啊!

  看看城外这些军容严整、士气昂扬的金兵,再看看城墙上这些东倒西歪、两股战战,甚至屎尿齐下的大宋禁军,又回想起朝堂之上那副乌烟瘴气的情形,张叔夜的心情不由得更加绝望。

  眼下高踞朝堂的那些主战派士大夫,虽然满嘴都是忠君爱国、与贼虏誓不两立的豪迈之言,但论起祸国殃民,也没比主和派的软骨头差多少——明明连守城都已经险象环生了,这帮疯子居然还要朝廷王师出城迎击,正面硬撼女真铁骑,以免堕了天朝上国的威风……问题是城里这帮废柴禁军有那么大本事么?

  根据张叔夜自己的推算,如果这些禁军困在城里无路可退,那么估计还能在守城战之中勉强挤出一丝勇气,大概几个人可以当成一个人来用。但要是让他们出城野战……那就不是一触即溃,而是望风而逃了!

  ——之前的禁军也不是没有出击过,比如殿前都指挥使王宗濋就趁着金兵刚到、立足未稳的时候,调拨殿前司万余将吏,自汴梁南壁开城而出,谁知上万自夸“精锐”的禁军,在家门口跟金人只是略略交战,遂即溃散遁去,不知所踪。上千金兵趁机进扑南熏门,张叔夜与都巡检范琼竭力防御,方将金兵勉强击退。

  再接下来,山东地方有人募集了五千义军前来勤王,也在汴梁郊外被一小股金军轻易歼灭。

  由此可见,眼下的大宋官军能够守城就已经十分勉强,至于野战则根本就是送死了!

  可惜那边自以为读了几本兵法就能挥斥方遒的士大夫们,却完全看不到这一点,只是亟不可待地想要马上打个翻身仗——眼看着禁军不给力,他们居然病急乱投医,把希望放到一个叫郭京的妖人头上去了!甚至胡乱弄了一帮市井闲汉,硬说是什么“六甲神兵”,指望着靠他们来杀退十五万女真铁骑!!

  唉,这可真是“国之将亡,必生妖孽”啊!神兵……亏官家想得出来,若这世界上真有神明,金人入寇,我等只需烧香念经就可以了,又何必劳师动众出兵迎敌?

  ——关于郭大仙人那些个什么撒豆成兵、呼风唤雨的奇闻,张叔夜这位传统儒将是不怎么相信的。

  正当张叔夜为了这烽火危城而长吁短叹的时候,却突然听到了远处那一嗓子悠长的唱名声:

  “……武略大夫、兖州刺史,敕封护国真人郭大仙到~~~”

  张叔夜闻声之后,不由得一愣——诶?怎么自己才刚想到这一茬,人家正主儿就来了?

  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

  “……武略大夫、兖州刺史,敕封护国真人郭大仙到~~~”

  伴随着一声中气十足的唱名,郭京手持拂尘,带着王秋等人施施然地走近了汴梁城的东水门。

  总体而言,作为名动汴京的一代仙人,郭京的卖相还是很不错的——面红齿白、精神抖擞,一道剑眉下有着一双亮晶晶的眼睛,神态也是庄严圣洁无比,当真是仙风道骨,仿佛不染半点人间烟火。

  而且,正所谓人要衣装、佛要金装,此时郭京穿着的一身道袍,也是极为绚丽华贵的高档货——北宋时代的道袍,跟后世的道袍样式差别颇大。现代那种式样朴素道袍,乃是明清时候的款式。而北宋的道袍,在后背上还有着一件好似短披风的霞帔,绣着云霞花纹,十分的华丽漂亮,一看就很有高人的范儿。尤其是郭京的道袍,乃是皇帝御赐的紫衣,刺绣、装饰、挂坠无一不美轮美奂,更是彰显出一派富贵风采。

  当然,那是郭京郭大仙人才有的待遇,至于王秋他们几个“跟班”,就只有穿素色长衫的份了。

  一开始,王秋曾经拿了一副铠甲想要试着换上,但只是一提起来,就脸色都变了:这铠甲是一串串的甲片给穿起来的,如同瓦片一样一层层的摞起来,一看就知道那重量是相当恐怖——这是宋朝的步人甲,从唐代札甲变化而来,由1825枚甲叶组成,总重量高达五十多斤!以现代人的娇贵身板哪里吃得消?

  ——王秋虽然在无限空间里用奖励点兑换过体质强化,但随着主神系统的崩溃,早已在重归现实世界的同时恢复原样,现在也就是普通大学生的体质,自然会对这么沉重的铠甲感到挠头。

  所以,王秋最后只是在里面穿了一件防弹衣,就套上长衫出门了。而野比大雄和哆啦a梦更是什么防护措施都没准备——反正以这两个家伙的蟑螂命,估计就是遇到宇宙怪兽都会没事的。

  然后,在前往城南战场的路上,王秋等人终于真正看到了有关战争的痕迹:

  虽然此时的城墙攻防战还没开始多久,但金军的投石车已经进行了连续多日的轰击,数以万计的石头被投射进城来,使得封丘门、东水门一带的若干民居在连天石雨中被轰成平地,而百姓更是吓得四处逃散。因此,越靠近城门,街道和房屋就越显得萧瑟破败、人烟稀少——其中只有很小一部分毁于金军的投石机,大多却是被守城宋军拆了屋子掘取砖石木料,充作守城时砸人的滚石檑木,以及用于烧火取暖。

  ——看着那些在后世价值百万的紫檀木画屏、黄檀木茶几,以及香樟木、乌木家具,金丝楠木棺材,居然被焚琴煮鹤的禁军官兵们劈碎了烧火,王秋同学登时感到心痛不已,赶快唆使哆啦a梦打着郭大仙人的旗号抢下来……而如今背着三千亿巨债的机器猫,也只得暂时丢下节操不要,拉着脸皮向禁军索要东西。

  幸好,郭大仙人的旗号,如今在汴京城中很是好用,王秋他们只是随口诈唬了几声,那些禁军就乖乖把各色名贵木料的家具木雕,统统拱手奉上——这些粗笨木器虽然名贵,但毕竟不是金银珠玉,在往日太平岁月里或许万金难求,如今身处于烽火围城之中,却是值不上几个钱,反不如拿去给郭真人卖个好。

  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

  一路走到城墙根下,只见禁军已在城墙内侧搭了一排简陋的草棚,以供守城官兵轮换就寝休息,兼作安置伤兵之用——这本是古时守城的常例,只是眼下天寒地冻、雪花纷飞,躲在破庙里的流民乞丐都多有冻死,逼得他们只能往开封的下水道里钻:不顾腥臭,只求取暖。

  可怜那些伤兵,原本就血肉模糊、奄奄一息,却又被丢在四面漏风的窝棚里,缺乏医治和看护。运气好的还能挤在火堆边取暖,若是运气不好,被挤到边上了,那可真的是有活活冻死的危险——王秋就亲眼看到几具僵尸从窝棚里被抬出来,头发和胡须上都挂着冰棱,皮肤更是冻得发青……

  一阵寒风吹来,让王秋也忍不住打了个寒噤,好像自己被泡在了一桶冰水里,五脏六腑都结满了冰棱。

  “……气温零下十八度……我的天啊!都已经是滴水成冰了!河南这地方居然也能冷成这样?”

  趁着旁人没注意的时候,王秋偷偷看了一眼随身携带的电子温度计,当即就被震撼得不轻。

  即使是那些没受重伤,轮班休息的士兵,虽然装备不错,但看上去也都是一副摇摇欲坠的萎靡模样。

  ——不得不说,宋朝虽然素称文弱,但对军队却是异常的重视,不惜倾尽七成岁入用以养兵。从而打造出足足八十万完全由朝廷财政养活的职业化禁军,乃是历朝历代所没有的大手笔。而宋军的军械装备,也堪称是豪华和精良。在春秋战国的时候,士卒们出征打仗都要自己准备武器干粮。日后明朝的奇葩军户制度,更是把士兵直接贬低成了农奴,以至于穿着破衣烂衫拿木棒上阵的扑街兵,在明末战场上比比皆是。

  而大宋么,别的地方不敢说,起码这开封的禁军都是清一色的铁甲,士兵的身材也是颇为高大健壮——毕竟,早在开国之初。那位很有优生学意识的宋太祖,就说过:“诸班之妻,尽取女子之长者,欲其子孙魁杰,世为禁卫而不绝也。”于是,北宋京师的禁军官兵代代迎娶高大女子为妻,各种优质基因一代代累积下来,一个个长得都甚是高大魁梧,比王秋这个身高一米八的现代人都毫不逊色。

  可惜的是,这帮禁军高大是高大,肌肉也颇为发达,犹如后世的健美先生,但煞气和血性却是看不出一分半点儿——唉,说起来,北宋朝从建立那天开始,连绵不断的对外战争就没停过,打辽国、战西夏、现在又是金人,换成其他朝代,早就打出了一支铁血的军队和一群剽悍的百姓。可事情就这么奇怪,直至北宋灭亡,民间都弥漫着一股绥靖和奢靡之风。难道太富裕的生活对国家来说并不是一件好事吗?

  正当王秋站在城墙下,从心底里默默吐槽的时候,守城主将张叔夜已经抖了抖身上的泥点,走下城头前来迎接——虽然不怎么看得起郭京这位装神弄鬼的“妖人”,但最基本的礼数,张叔夜还是不会缺的。

  而郭京也是收敛起拂尘,微微颔首,“……贫道见过张学士。”

  (张叔夜刚刚被封为资政殿学士,署理枢密院,执掌京师军事。)

  看到这位护国真人的态度还算谦和有礼,张叔夜也不由得松了口气,“……眼下金人攻城甚急,京师一夕数惊,本官亦是甲胄时刻不得离身……不知真人此来,是为何事?”

  ——虽然说得挺客气,但其中疏离的意思却很清楚:前线已是兵危战凶,您老就别再来添乱了。

  “……自然是为助学士一臂之力。”郭京完全没有理会张叔夜的抵触之意,只是继续一脸淡定地说道,“……贫道既然承受朝廷厚赐,自然就要为朝廷出力。眼下虽然六甲神兵编练未成,不能出城迎击鞑虏,为圣上解忧。但眼见百姓流离失所、京师危在旦夕,贫道又岂能安之若素?”

  “……真人此言甚善,只是不知真人有何法术可以助我?”

  ——尽管不怎么相信这位妖道的鬼话,但张叔夜还是勉强摆出了一副洗耳恭听的模样。

  “……张学士,城中众所周知,眼下汴京大雪纷飞、酷寒难耐,金人生长于北地,素来不惧寒冬,但我朝将士则不如北人耐冻,又乏取暖之炭薪,据说虽有棉衣御寒,依旧时常有人于夜间冻僵,或是活活冻掉手指,情形甚为凄惨。由此可见,这漫天飞雪,实在不利于我军戍守帝都……”

  郭京举起拂尘,满脸悲悯地说道,“……贫道就在此略施小术,让这大雪就此消散,重现朗朗晴日,以稍解我大宋将士顶风披雪之困……不知张学士意下如何?”

  对此,虽然张叔夜还是一脸的不信,但那些笃信仙道的禁军官兵,却已是轰然欢呼起来。

  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

  依靠守城官兵的大力帮助,也是趁着金军暂停攻城的片刻空隙,郭京指挥着他带来的那些“神兵”一起动手,利用他们随身带来了各种仪仗器具,很快就在东水门下布置起了一座简单的道场。

  在一座只有三尺方圆的神坛上方,赫然挂着明黄锦缎玄色镶边的横幅,上面写着“九天感应通微显化真人降世显身赠万世太平安康”。而神坛两边则弥漫起了氤氲的香烟……数位崇尚仙道的朝廷文官,闻讯飞速赶来,一个个头梳道髻,戴着香草冠,身穿宽大道袍,朗声道:“恭迎仙人降世!”

  按照惯例,郭京在这时候应该披散了头发,挥舞着桃木剑,登上神坛舞蹈一番,或者口吐白沫,伪装天神下凡之类……但作为一个信仰坚定的布尔什维克,郭京政委显然对装神弄鬼缺乏兴趣,所以只是对诸多拥趸粉丝们拱了拱手,就摸出一张画着太阳符号的小卡片,朝着神坛中央一台怪模怪样的机器插了进去。

  ——铛铛!天空一声巨响,哆啦a梦神奇道具【天气控制器】闪亮登场!

  这东西的外形,就是一台装了个雷达天线的大号收音机,中间有个插槽。只要把画着各种天气符号的卡片插进去,就能立即强行改变天气,要下雨就下雨,要刮风就刮风,要天晴就天晴!

  哆啦a梦在野比家时,就常用这东西来偷懒作弊——比如下雨天懒得收衣服,就把天气变成晴天;夏天里想要滑雪,就用这玩意儿制造暴风雪——所以自从哆啦a梦来了之后,东京练马区月见台的天气总是很诡异,经常时不时地在夏天下雪,冬天气温暴涨到30度,樱花也是一年要开n次……诸如此类等等等等。

  总之,在下一刻,漫天的铅云就尽皆消散,灿烂的阳光一瞬间普照大地。

  仿佛来自天国的刺眼光芒,突然在汴梁的上空洒下。

  ——无论是攻城的金军,守城的宋军,还是汴梁的市民,全都抬起了头,惊讶地仰望着瞬间放晴的天空,还有那倾泻在大地之上的火热阳光。

  在此时抬头仰望晴空,只见湛蓝的天空,万里无云,宛如秋高气爽之时。

  唯有星星点点的雪花仍然在半空中飘落着,映照着白日的光芒,告诉人们前一刻还是风雪交加。

  而资政殿学士张叔夜那颗“敬鬼神而远之”的儒者士大夫之心,也随着倾泻而下的灿烂阳光,霎时间崩坏了个干净,当即就浑身颤抖地拜倒下来,嘴里还不断唠叨着“……上天保佑,请恕下官不敬之罪……”

  嗯,相信要不了多久,护国真人郭大仙人的虔诚信徒,又可以增加上一大批了。

  遗憾的是,城外那些的金军虽然也很震撼,但却并没有配合郭大仙人营造宗教氛围的打算。

  “……金人!金人的石砲(投石机)轰来了!”

  ——伴随着城头上某人一嗓子惊慌失措的尖锐嚎叫,半空中突然响起了数百枚巨石的破空呼啸声!

  『本书最快更新网站请百度搜索:,或者直接访问网站http://www.www.bolUOxS.Com
网站地图导航:1 2 3 4 5 6 7 8