大穿越时代 第22章 、这古老而又年轻的世界

作者:老老王书名:大穿越时代更新时间:2017/01/28 12:32字数:3125

本站域名 www.boluoxs.com (菠萝小说) 手机访问 m.boluoxs.com
  没有时间,没有空间,没有物质,一切都被隐藏在混沌与虚无之中。

  无尽的混沌之中,只有一个无限大而又无限小的奇点。

  这是时间静止的点,众生众物的根源,一切事物开始的源头……

  不知多少年过去,亘古的时间终于动了,让这个混沌的奇点轰然爆炸!

  ——这就是启动了一切的宇宙大爆炸,物质宇宙从这一刻开始苏醒了!

  在宇宙大爆炸之中,数不尽的物质都被爆发了出来,但某些物质在“力”的牵引下,却又很快紧密咬合在一起,它们相互吸引、排斥、聚合。气态的星云布满了整个空间,慢慢的旋转变大……在银河的某条旋臂边缘,一个巨大有序,不断旋转,充满氢氦气体与尘埃的气团由此逐渐成型。

  ——太阳系从此诞生了。

  作为太阳系雏形的气团不断旋转,大部分物质开始向中心聚集,这些物质在气团的中心开始被加热。环绕着气团的物质开始向内压缩,当大部分物质被压缩加热之后,太阳的核聚变便开始了。

  核聚变掀起的太阳风暴,将加热的物质吹向四周,太阳系第一次正式对宇宙发出来自己的声音:

  “……我……诞生了!”

  太阳风暴吹向四周的物质,在太阳附近慢慢聚拢。

  质量较重的物质聚拢于太阳附近,形成了体积小,密度高的固态星体;质量较轻的物质则聚拢在远离太阳的地方,形成体积大,密度低的气态星体。

  最古老的原始地球也诞生了!

  形成之初的原始地球,是一个由炽热液体物质组成的高温球体,犹如一团散发着光和热的熔岩。

  随着时间的推移,地表的温度开始不断下降,固态的地核逐渐形成。较重的元素沉向中心,形成地核,而较轻的元素则升至表面,从而形成了地壳和地幔。

  原始地球从诞生之初开始,就不断地向外释放着能量,随着高温岩浆不断喷发出来的水蒸气,二氧化碳等气体,构成了非常稀薄的早期大气层---原始大气。

  接下来,在经历了一个陨星频繁撞击的时期之后,大量的蒸气由地壳裂缝中喷出,而更多的气体由火山内释出,从而形成了保护地球的第二道更厚实的大气层。

  彗星和陨星对地球的撞击,不仅造成了一个个环形山,也带来更多的水分。随着原始大气中的水蒸气含量的不断增高,越来越多的水蒸气凝结成小水滴,再汇聚成雨水,降落到依然滚烫的地表。

  就这样,最初的原始海洋在地球表面出现了。

  在地球形成的早期,火山活动极为频繁,而且因为没有臭氧层防护,紫外线大量照射在地球表面,使得地面物质演化得十分迅速,而各类地质作用也远比后世更加的丰富多彩。

  因此,原始海洋中的一些有机物质,经过长期而又复杂的化学变化,逐渐形成了更大,更复杂的分子,直到诞生了组成生物体的基本材料---蛋白质,以及作为遗传物质的核酸等大分子有机物。

  接着,在一定的自然条件下,蛋白质和核酸等大分子有机物质经过浓缩,凝聚等作用,终于形成了许多个由多种分子组成的复杂体系。

  最简单的原始生命诞生了!

  这些地球上最早出现的原始生命,随即在自然法则的驱使之下,开始踏上了漫长的进化之路。

  进化的胜利者获得生存的机会,而失败者付出的代价就是灭亡!

  生命竞争的裁判法则只有一条:物竞天择,适者生存!

  ……

  太古代,元古代,古生代,中生代,新生代。

  整整五个地质时代,横亘数十亿年的物种演化,让曾经荒凉不毛的地球变得多姿多彩。

  在残酷无情的自然法则之下,数不尽的生命物种相继崛起,但也有数不尽的生命物种被先后淘汰。

  终于,在大约300—350万年前,第一个猿人从东非大裂谷站立起来,最原始的人类出现了!

  ——真正的万物之灵,终于出现在了地球之上,他很快就将要主宰整个世界!

  不过,又一轮更加残酷的物种淘汰,也随着人类的狩猎、游牧和耕种,而逐渐开始了!

  ……

  又过了不知多长时间,发明了工具、摆脱了蒙昧的人类,终于缔造了文明,成为了地球的霸主!

  不同于之前那些思维简单的动物,人类的生命虽然极其脆弱,但却拥有着前所未有的发达大脑,极其丰富的感情思维,同时还拥有着比其它动物更加强大无数倍的想象力。

  所以,虽然成为了地球的霸主,但面对着大自然的无穷威力,出于对周遭事物的不理解与片面认知,蒙昧的原始人类还是时常对这个世界心生恐惧。而这种恐惧的心理,又在人类的脑海中被赋予了“生命”。

  ——“神”出现了,人用自己的认知创造出了“神”!

  在最原始的蒙昧时代,神是没有名字的。人类只是在广袤的天地之间,寻找着臆想中神明的姿态,一边害怕着“神之怒火”所带来的地震、洪水和风暴,一边把危险而又强大的野兽当作是神的化身来崇拜。

  可是,在漫长的岁月流逝中,人类逐渐给予了神名字,又为神明们编出了种种或绚丽,或残酷的神话。

  ——不管在哪一个时代,哪一个国家,都是人类给“神”赋予了名字和神话。

  从理论上说,神是可以不朽的!因为它诞生于人的幻想。只要人类不灭亡,神就不会从根本上灭亡。

  但是,就个体的神明而言,它们依然需要信仰才能存在,恰似人需要进食来维生一样。

  ——信仰之力充足,则神明强大;信仰之力匮乏,则神明暗弱;信仰之力消失,则神明崩灭。

  所以,古往今来的神明们,也不时利用着自己的种种“神力”,直接或间接影响着人类的历史。

  ——西亚中东的耶和华为得到以色列人的信仰,不仅利用“神力”发动了骇人听闻的埃及十灾,还为以色列人逃出埃及而分开了红海;炎黄神州的昊天上帝为得到九州的信仰,不惜对位于长江流域下游的自然图腾发动战争,从而导致了轩辕黄帝和九黎蚩尤之间的上古之战……

  虽然正是因为对神明的信仰,才让人类的历史变得格外多彩缤纷,但问题是,尽管是人类创造出了“神”,希望它们能够保佑自己幸福安康,可作为异类的“神”,却经常为了自己的一己之私而伤害人类。

  不过,为了争权夺利而肆意利用神明,让世间生灵涂炭的凡人,似乎远比为所欲为的邪神更多。

  ——截止到目前为止,真正能够毁灭人类的,依然只有人类自己。

  总之,就这样,人类创造了神明,神明驱使着人类,但人类也反过来利用着神明……

  而各式各样的妖邪与魔物,也在蒙昧和恐惧的迷信氛围之中,相继从人类的幻想之中滋生。

  尽管人世间岁月流逝,王朝更迭,但这一切都不曾改变,或许永远都不会改变,也不能改变!

  直到19世纪中叶的某一天……

  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

  公元1848年1月,比利时首都布鲁塞尔

  夜晚时分,市中心大广场的白天鹅咖啡馆,楼上一间普通客房内的住客仍未就寝。

  忽明忽暗的昏黄灯光,将两个年青人的影子投射在房间的墙壁上。

  随着烛光的摇曳,影子也微微地晃动。有些时候,这种晃动会大一点,那是两个年轻人在轻声的交谈,而当影子开始剧烈晃动的时候,即使在门外的走廊上,也能听到他们愤怒的争论和大声的咆哮。

  当然,这种颇为斯文的争吵,比外面街头上醉汉们的吵闹实在是逊色多了,就连从房门外经过的服务生,也对此不以为意。而楼下咖啡厅里那些高谈阔论的客人,更是对此一无所知。

  确实,在白天鹅咖啡馆楼上争执的两个年轻人,都不是什么社会名流,而只是一个穷困潦倒的破落户和一个普通商人的儿子,并且这两人还都是在欧洲饱受排斥的犹太人。

  在前不久,其中一个说话做事比较张扬的年轻人,更是被法国政府以“危险的革命者”和“传播反动言论”的罪名驱逐出境,不得不移居到比利时的布鲁塞尔,住在白天鹅咖啡馆的廉价客房里,没有工作,积蓄用尽,全靠他的商人朋友接济为生,走到哪里都会受人白眼。

  不管怎么样,最后的争执终于结束了,他们一起把桌子上乱七八糟的文稿和书籍推到一边,开始在一张精制的信笺上沙沙地写着字,由那个破落户执笔,而他的商人朋友在一旁监督。

  从标题和内容上看,这是一份某个小政党的纲领文件。

  像这样因为某些人一时兴趣而诞生的“俱乐部政党”,在当时的欧洲宛如路边的野草一般数不胜数,差不多每一天都会在咖啡馆和啤酒馆里诞生几个,其中的绝大多数党派,都像朝露一样无声无息地诞生,然后又悄无声息地消逝,只有极少数才能跻身上流,在议会中取得一席之地。

  不过,这两位年轻人所谋划的政党,却并非为选举而成立,而是以战斗为纲领的……

  昏黄的灯光下,蘸墨水笔在信笺纸上流动,一切都很安宁,就像过去无数份文件被起草的时候一样。

  但是——

  随着笔的移动,

  亡者的世界剧烈地颤抖起来,那些无视诸神法则的灵魂,开始愤怒地大吼或者放声地大笑,他们没有必要再悲哀地哭泣或者痛苦地哀嚎了,因为地狱的牢笼已经开始崩塌了……

  在这场最后的斗争之中,他们失去的只是枷锁,而得到的将是整个世界。

  从此,一个红色的幽灵开始在欧洲大陆徘徊。

  ……

  笔仍然在移动,

  潜藏在黑暗之中的各种妖魔精怪,都不由自主地感到了发自内心的战栗与颤抖,无论它们是邪恶还是善良,无论它们是古老还是新颖,无论它们来自于哪一个国度,诞生于哪一个时代。

  审判的钟声,在全世界的每一处秘境回响,每一位强大的异类,都朦胧地看到了无法预料的未来,都能感觉到最后终结的逐渐临近——数千年凌驾于凡人之上的美好时光,已经即将走到终点。

  离开的时候,已经到了。

  ……

  笔仍然在移动,

  高坐在云端的上帝、安拉和佛祖,还有无数出名或不出名的神灵,也都突然睁开了双目。

  他们的命运之线居然慢慢开始变得虚无,这是从来未曾出现的情况。

  自从人类有历史以来,神明可以被塑造,被修改,被取代,被扭曲,被打倒,被毁灭,被遗忘,但从来都不会彻底消失,在每一位旧神的陨落之后,终究会出现新的神明,前来填补遗留下来的空位。

  然而,在这一刻,诸神的前方却出现了一片虚无的空白。

  某种无法掌控的东西正在出现,而神明却没有能力制止。

  众神存在的根基,已经被创造他们的人类给否定了。

  人类的未来,不再需要所谓神明的守护。

  ……

  当然,正在白天鹅旅馆中伏案疾书的两位年轻人,却并不知道上述这些事。

  他们终于讨论完了这份纲领的最后一段,只差最后几句话的撰写尚未完成。

  商人的年轻儿子已经离开了桌边,透过窗户望着不远处的布鲁塞尔市中心大广场,看到一簇绚丽的礼花在空中轰然炸开,绽放出片刻的璀璨之后,又徐徐消失,最终归于沉寂。

  似乎是心有所感,他开始在嘴里喃喃自语着什么,而伏案疾书的破落户却没有注意到这些。

  ——文件已近结尾,破落户慢慢地划上了最后一个字符:

  “……全世界的无产阶级劳动者,联合起来!”

  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

  上百年的漫长时光飞快流逝,激情燃烧的岁月来了又去,红色的浪潮一度席卷大半个世界,又在它最辉煌的顶端轰然崩塌,最后逐渐归于沉寂。

  诸位伟大的导师,早已离开了这个世界;而解放全人类的理想,也已经被所有人逐渐遗忘。

  但是,在另一条不为人知的战线上,满心崇高理想的勇士们,依然无时无刻不在进行着最激烈的战斗。

  ——这个世界并非只有普通人所认知的一切,而是有着许许多多正常人所无法理解的存在,

  繁华都市的某个邪恶角落,某一处幽暗隐秘的邪教巢窟内,突然闯入了一位身穿中山装的不速之客。

  “……你这不该存在的东西,给我消失吧!这不科学!”

  伴随着这位政委同志的一声厉喝,前一刻还在张牙舞爪的触手怪邪神,顿时仿佛遭到了突如其来的审判,在某种不可抗拒的伟大意志之下,它根本无法进行任何抵抗,就在瞬间化作了一摊粘稠的脓水。

  只剩下那位被蹂躏得衣冠不整的可怜女高中生,还躺在黏液之中气喘吁吁。

  然后,十几位早已准备就绪的警察,从门口一拥而入,将已经慌了神的邪教徒们逐一捕获。

  接下来等待着他们的,将是非常科学的十万伏特电击治疗,以及漫长的铁窗生涯。

  看到一切事态都在控制之中,已经有些头发花白、肌肤松弛的老政委,不由得疲惫地叹了一口气,然后摘下自己头上的八角帽,在墙壁旁边弹了弹灰尘,又划了一根火柴,点燃了嘴上叼着的烟卷。

  这已经是今年捣毁的第三个邪教据点了啊!

  这些落后邪恶的封建迷信,什么时候又在祖国死灰复燃了?

  唉,真怀念那些用真理和科学武装起来的热血战友,那个一切牛鬼蛇神都被消灭干净的年代呐!

  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,自己的前辈和同辈相继从队伍中离去,而能够补充进队伍的年轻人却越来越少。到了现在,就连自己这个早该退休的垂死老朽,也不得不再一次披挂上阵了。

  坚定而纯粹的信仰,已经在这个物欲横流的时代逐渐消失。各式各样的邪恶存在,却又一次开始蠢蠢欲动,给这个日渐纷乱的世界,增添了更多难以捉摸的变数。

  “……但是,无论这个世界是否在日渐崩坏,我仍然要在红旗之下继续战斗,直至生命的最后一息。”

  老政委默默地如此想着,同时丢下了已经烧掉大半的香烟,耳畔似乎又响起了当初发下的誓言。

  “……愚昧和虚伪的黑暗,依然笼罩着这个世界!

  我发誓,从今天开始,我将为真理而斗争!

  我将不信教、不妄想、不迷茫,

  我将戳破一切剥削者的虚伪面具,尽忠职守,至死方休!

  我是文明和科学的播种机,我是民主与进步的宣讲员。

  我是驱逐迷信的火炬,我是铲除愚昧的镰刀,

  我是砸碎枷锁的铁锤,我是全人类的守护者!

  我将生命与荣耀献给最伟大的科学**信仰,今日如此,日日皆然!”

  ……

  正当他独自回忆着昔日年华的时候,腰间的手机却突然传来了一阵震动。

  “……嗯?这是什么?广告短信?想知道生命的意义吗?想真正的……活着吗?什么玩意儿?”

  年迈的政委同志皱眉看着手机上的内容,同时随手丢下刚吸了几口的香烟,还用鞋底碾了几下,“……还是再看看吧,或许是什么新兴邪教的宣传劝诱手段……嗯,确定……”

  他一边如此小声嘀咕着,一边在触屏手机的对话框上按了“确定”。

  ——下一刻,就在几位警察正在把邪教信徒押上警车的同时,这位老政委却蓦地骤然消失了……

  (本章完)www.bolUOxS.Com
网站地图导航:1 2 3 4 5 6 7 8