大穿越时代 第一章、战斗吧!城管!

作者:老老王书名:大穿越时代更新时间:2017/01/28 12:32字数:1522

本站域名 www.boluoxs.com (菠萝小说) 手机访问 m.boluoxs.com
  白菜街位于市区边缘的城郊结合部,是一条非常平凡的小街。

  由于紧邻着本地最新设立的高等学府龙空山大学,以及几个外地民工聚居区的缘故,这里虽然离市中心比较远,但是人口密度却可能比市中心还要高,简直多得就跟垃圾堆里的苍蝇似的。

  ——无论在白天还是晚上,沿街总是散布着许多错落有致的地摊:烤羊肉串的、卖甘蔗的、卖凉粉冰饮的、卖手机挂件的、卖盗版书的、卖点心小吃的……无数推着小车吵吵嚷嚷的小商贩,把窄窄的人行道堵得水泄不通,甚至还蔓延到了机动车道,堪称是本市的地摊一条街。

  时值六月盛夏,又是下班高峰期,马路上人来人往,小贩们操着南腔北调大声吆喝,地面上横流着五颜六色的污水,空气中飘着各种小吃的香味,而可怜的司机们则焦急地按着喇叭……

  非常幸运的是,那些喜欢撞人的宝马车似乎很少来这里闲逛,而“70码”的悲剧更不可能在这里上演——要是真有谁敢在这种地方开车开到时速70公里,那就已经不是飚车,而是屠杀兼拆迁了。

  当然,有人的地方必然会有江湖,有江湖的地方必然会有斗殴,凡是人流越拥挤的地方,各种冲突就越频繁。白菜街自然也不会例外……这不,在昏黄的斜阳下,又有一场“热烈”的肢体交流即将上演了。

  “……日你先人板板的!压坏你一只西瓜就要老子赔六十块?我呸!”

  身材黑瘦的重庆民工两眼一瞪,操着完全不标准的普通话骂道,蒲扇般的大手往案板上重重一拍,“……现在都已经快到七月了!哪里还有这么金贵的西瓜?讹人也没这种讹法的吧!”

  “……切!不要脸的小气鬼,既然压坏了老子的西瓜,就得给老子乖乖赔钱!”

  膀大腰圆的水果摊主眯起一对小眼睛,挥舞着雪亮的西瓜刀威吓道,“……老子卖的可是正宗南京陵园瓜,还嫁接了进口改良品种,只收你六十块还算便宜了呢。一句话,赔?还是不赔?”

  “……操!想杀人啊!”看到雪亮的刀锋袭来,那民工身手敏捷地往后一跳,随即又叉着腰破口大骂起来,“……俺们重庆‘棒棒’莫得拉稀摆带的,你娃娃想搞什么就上来干两圈!”

  在众目睽睽之下,那重庆民工骂骂咧咧地解开背后的大麻袋,拔出一截貌似从建筑工地上顺手捞来的不锈钢自来水管,又将身上的臭汗衫脱下来随地一丢,展示出一身纠结的壮实肌肉,以及色彩斑斓的纹身,“……瞧瞧,本大爷的胳膊上可是左青龙、右白虎,老牛在腰间,龙头在胸口,人挡杀人,佛挡杀佛!轰杀个把你这种闷墩,根本不在话下!”

  他手操钢管,学着武侠电视剧里少林棍僧的模样,颇为熟捻地比划了个招式,得意洋洋地炫耀道。不想那水果摊主上下打量了他一番,眼神中竟然充满了不屑和……怜悯?

  “……啧啧,什么青龙白虎,这种陈年武侠里的东西,可是早就落伍啦。你这西南乡巴佬还是不是中国人啊,难道就不晓得要与时俱进吗?”

  水果摊主一边刻薄地说着,一边也解开了自己的花衬衫,露出一丛黑黝黝的胸毛,以及掩映在胸毛之中的红色螃蟹纹身,外加两圈分别纹在左右胳膊上的细小字样。

  “……瞧瞧,看清楚喽,老子可是左八荣、右八耻,三个代表腰间挂,河蟹神兽胸中藏,管保发一个大招就把你和谐掉!”

  “……哇啊啊啊!说啷个多搞锤子,咱们手底下见真章!”

  那民工见说不过对方,一时间真是给气得怒发冲冠,抡起自来水管往柏油路面上敲得邦邦响,“……敢跟老子动手?哼哼,非把你揍到连你妈都不认得!”

  “……这话应该是我跟你说的。”水果摊主哼了一声,弯腰就从电动三轮车的轮子底下摸出一块板砖,又顺手抄起了切西瓜的菜刀,“……今天老子不把你打出屎来,就算你昨儿晚上拉得干净!”

  “……大家快来看啊!要打起来啦!”

  “……啧啧,还都抄家伙了啊!”

  “……下注下注!”

  “……重庆‘棒棒’一赔二!红星农场卖西瓜的胖子一赔三!谁来买啊?”

  唯恐天下不乱的众人当即起哄,在十步开外围出一个圈子,作为这两个家伙的决斗场。还有不少人拿出了手机开始摄像,打算把这一幕真实的打斗场景给记录下来,以便日后挂到博客上向网友炫耀炫耀。

  于是,眼看着又一场惊天地、泣鬼神的街头大战,即将在白菜街爆发……

  突然,透过平常用于叫卖的高音手提喇叭,一个充满了惊恐的声音,在不远处猛地响起:

  “……风紧!扯呼!城管来啦!”

  就在这一瞬间,街面上的空气仿佛急速降温到了绝对零度!原本鼎沸的人声顿时被凝固了!

  然后,在下一瞬间,街上的诸多小贩们,便有如士兵听见了冲锋号,学生听到了上课铃,都仿佛打了鸡血似的,把手机往衣袋里一丢,随即拿出田径比赛百米冲刺的速度,“飙——”地一声推着小车飞奔起来,让马路边顿时变得一片混乱。

  “……呸!这帮该死的灰皮又来了!”

  “……城管来了,快收拾东西!”

  “……那个别要了,抓着罚的钱可比这贵多了!”

  “……上个礼拜才刚刚折腾过一回,扣了老子一辆三轮车,怎么今天又来检查?”

  “……眼下这会儿还唠叨个什么?还不快跑?你想要等着再被抄一回家啊?!”

  “……快点,好狗不挡道!你再磨磨蹭蹭的,老子就撞过来啦!”

  整条街道一时间充斥着哭喊声,轰隆声,叫骂声……总之就是鬼哭狼嚎地响成了一片。

  就连那两位原本蓄势待发的街斗选手,此时也没了打斗的心情。水果贩子再也顾不得那个被压坏的西瓜,把刀子板砖什么的一丢就上车要走。而重庆民工也把自来水管塞进包里,转身消失在了人海之中。

  紧接着,在白菜街的入口处,终于出现了两名城管和两条狗的身影。

  “……汪~呜~汪!”

  “……畜生!站住!”

  两条气喘吁吁口吐白沫的野狗在前面狂奔,两名同样气喘吁吁的灰色制服大檐帽城管则紧随其后,手里还分别拿着电警棍和铁钳。不管是人还是狗,似乎都已经跑了许久,一副累得半死不活的模样。

  虽然只要一看这情形,就知道所谓的“城管查抄”乃是误会,但大多数的小贩都已经跑得挺远了。而且他们多半只顾着逃跑,根本没想到要回头看个究竟,所以犬类管理中心的两位城管,依旧仿佛是分开红海的摩西一般,硬是把原本人山人海的白菜街,给驱散得人去街空,只剩下遍地的果皮垃圾和烂草席。

  那位年轻的城管,似乎是在那些奔逃的小贩之中看到了什么熟人,便扯着喉咙喊了一嗓子:

  “……各位乡亲!稍安勿躁,稍安勿躁!请大家不用害怕,咱们今天只打狗不打人!”

  然而,他的话还没喊完,就被那位戴着老花眼镜的老城管给兜头打了一下。

  “……小王啊!你这是怎么说话的?想要抹黑我们城管的形象么?真是乱弹琴!”

  “……是是,孙师傅,是我说错话了。”

  被称为小王的年轻城管赶忙道歉说道,但一回头便惊叫起来,“……哎呀,糟糕!那两条畜生要溜了!”

  “……没错……嘿,明明都已经揍了它们好几下,可这畜生跑得还真快!”

  ——就在他们两人分神的时候,前面追了一路的那两条野狗,已经钻进了一条曲曲折折的小巷,然后在垃圾堆、破自行车和空调外挂机之间三蹿两蹿,便完完全全地不见了踪影,真是深得游击战之精髓。

  看到这等情形,城市综合管理执法大队犬类管理中心的两位城管同志愣了片刻,也只得苦笑一声,讪讪地停下了脚步。转身看了看一片狼藉,丢满了杂物,却人迹全无的白菜街,更是不知该说什么好。

  ——狗没打着,却把人给吓跑了?

  这到底算个什么事啊?

  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

  ——城市综合管理执法员,简称城管,这是一个光荣伟大的职业,一个威武庄严的职业,一个洋溢着活力与暴力的职业,一个具有悠久历史的职业。据说其前身可以追溯到古罗马帝国时代的城市步兵大队,参与过无数次谋朝篡位的惨烈内战,在西方的历史上留下了浓墨重彩的一笔……

  ——而中国城管,更是我国秘密发展的一大准军事化组织,平时管理城市,锻炼游击战术;战时可编入正式军。是一支可冲锋、可侦察、可游击、能吃苦、能忍耐、能奋战的优秀后备军。

  ——五角大楼秘密报告称:中国城管队伍是一支具有强大潜力,单靠一辆破面包车或皮卡就能全天候作战的可怕准军事组织。据说想要成为一名优秀的城管,入门标准就是得有空手拆高达的本事。

  ——根据和平共处五项原则,我国庄严承诺对外不首先使用城管……

  很明显,上述的这些疯言疯语,自然只是笑料。

  不过,在当今的中国社会,城管确实是一个虽然凶名远播,但身心却也都非常容易受伤的危险职业。

  在前往犬类管理中心进行暑期实习的第一天,我们的主角王秋同学,就对此有了无比深刻的体会。

  ——六月底的天气已是闷热异常,虽然已经过了下午五点,火辣辣的太阳还是直射着大地,让路面上的沙砾碎石仿佛闪烁着微光。烈日炎炎之下,翻腾的热浪几乎让人喘不过气来,已经精疲力尽的两人,索性一屁股坐到了绿化带的水泥花坛边上,一边大口大口地喘着气,一边躲避着依然灼热的盛夏夕阳。

  环顾四周,难耐的酷热充斥在空气的每一个分子里,到处散发着盛夏的威力,阵阵蝉鸣吵得人心烦意乱,连路边的野猫无精打采地蜷缩在草丛中打哈欠——虽然野狗正被城管追杀,但野猫倒是无人理会。

  “……孙师傅,今天真是辛苦您了,快喝口水吧!”

  城管实习生王秋同学从路边的报亭买来两瓶冰镇矿泉水,将其中一瓶递给那位戴老花眼镜的前辈,“……我这人说话比较直,请你莫怪啊。但您老明明是坐办公室的,而且已经这么大年纪,再过两个月就都快退休了,怎么也要跟我一起出来顶着这大太阳,满街到处打狗了呢?”

  “……咕噜咕噜……嗨!有什么办法呢?谁叫最近一连发生了好几起野狗伤人案,东山村还有一个小姑娘被活活咬死了。更别提咱们的市委书记,前些日子去慰问孤寡老人的时候,在电视摄像机和一大群记者面前,居然被一条不知从哪儿蹿出来的野狗给咬了一口,当场出了大洋相啊!”

  老孙从王秋手中接过矿泉水瓶子,拧开瓶盖一口气喝了大半瓶,然后才叹息着解释起了其中的秘辛,“……这样一来,对于我市当前流浪狗成灾的问题,市里有关领导自然都是高度重视,在上个月底作出了决定,要在这个月紧急开展夏季流浪狗专项整治行动。还下了硬性指标,务必要打足300条野狗!

  本来有了市里的红头文件,按道理还可以联系民警和民兵,一起来一场夏季打狗大扫荡,打几百条野狗不过是毛毛雨。谁知偏偏从月初开始,咱们市里连续发生了好几起杀人案和抢劫案,而且还没抓住任何嫌犯。于是警察和联防队都要先去搜捕凶犯,而打狗的事情就只能靠咱们自己想办法了。

  本来单位里想招聘些临时工帮忙打狗,偏偏又批不出经费。如今都已经是30号了,整个管理中心的十多号人忙得四脚朝天,距离指标还是差了大概30条狗……”

  说到这里,老孙又是一声长叹,“……唉,单位里几个领导全都急了眼啦!所以眼下就只好全局总动员,能跑得动走得开的人都出动了,只求争取在月底前能够完成打狗指标。连我这个管档案的老头子和你这位刚来实习的大学生也被抓了差……小王啊,你这次来我们单位实习,可真是没赶上好时候啊!”

  “……呵呵,像您这样的老前辈都没叫苦,我们这些当后辈的,又怎么能怕苦怕累呢?”

  王秋喝了几口矿泉水,勉强笑着答道,但回头看看手中的简陋装备,顿时又是一阵心酸,“……孙师傅,我听说郑州和上海那边的城管打狗队,都已经装备上了铁甲衣和麻醉药枪。可咱们为啥只有两根老式电警棍,一把勒狗脖子的铁钳,还有就是这个铁丝网兜呢?此外连车都没得乘,只能靠两条腿跑!”

  “……唉,咱们犬类管理中心总共只有两辆小皮卡,外加一辆电动车啊!眼下差不多是全体出动打狗,公车不够用也是没办法,开私车又没法报销汽油费……至于装备太差……现在这些器械已经很够用了。”

  老孙的老花眼镜上突然泛起一道闪光,仿佛在嗔怪年轻后辈的不知足一般,“……在上世纪八十年代,咱们城管刚刚挂牌成立的时候,那才叫真正的乞丐打狗队呢!每个人就发了一根木棒外加一个大麻袋!唉,别看我现在是不中用了,当年咱可是一个人就敢在半夜里走街串巷,提着棒子见狗就打,从来都是一打一个准,棒起狗落,然后装进麻袋里背着走,有时候还能剥了皮炖上一锅狗肉火锅当宵夜……”

  回忆起当年的峥嵘岁月,临近退休的老孙不由得颇为自豪,原本还想吹嘘一番自己当年恶斗群犬的“光辉战绩”。谁知才说到此处,就听到刚才追丢了野狗的小巷里,又一次隐约传来了汪汪的犬吠声。

  “……哟!莫非那两条畜生还敢再回来啊?!真是自寻死路!”

  听到那两条不知死活的笨狗似乎又去而复返,正愁没战果的老孙一时间喜出望外,立即就抓住电警棍站了起来,嘴里还说道,“……小王,你先坐着啊!看看我老孙自创的这套打狗棍法有多厉害!”

  但是,在站起身来之后的下一瞬间,老孙脸上的笑容便凝固了。

  ——黄狗、黑狗、白狗、杂毛狗,哈士奇、吉娃娃、土狗、黑背……足足十几条高矮胖瘦各不相同的流浪狗,此刻正脚步敏捷地跃过阴沟、跳上台阶、绕过垃圾堆,不约而同地弓起身体,低沉地咆哮着,摆出一副瞪谁谁怀孕的凶残气势,从小巷深处朝着老孙迎面扑来!

  那一排排淌着口水的锐利白牙,一双双充斥着暴虐的血红狗眼,还有一只只脏兮兮的狗爪子,全都在夕阳下泛着淡淡的红光,仿佛在下一刻就要饱饮仇人的鲜血……

  卧了个槽!刚才被打伤的那两条疯狗,竟然带着一大票狗狗朋友前来报复了!

  自己才几年没有亲自出来打狗,这些野狗啥时候就变得这么有组织了?莫非还有什么狗狗工会不成?

  面对如此超现实的恐怖危机,老孙仅仅犹豫了一秒钟,就作出了一个异常果断的决定。

  只见他无比灵敏地转过身来,把电警棍往还没搞清楚情况的王秋手里一塞,万分恳切地说道,“……小王同志,这一回只好麻烦你先顶着了!我去叫救援!明天我一定请你吃火锅!现在,我撤退,你掩护!”

  下一刻,老孙的两条腿就仿佛原产于肯尼亚,宛如最矫健的羚羊一般,朝着夕阳飞奔而去。

  ——嗯嗯,这基本上就等于是把手榴弹拉开了火环,再往对方的手里一塞,然后很“诚恳”地解释说:“……现在就是需要作出牺牲的时候了,为了正义与胜利,我撤退,你掩护!”

  而当倒霉城管实习生王秋同志,终于回头看清了自己所面临的危险之后,他也只来得及发出了一声无比凄厉的哀嚎,便不得不爆发出300%的战斗力,为自己的生命而展开殊死搏杀:

  “……哦——不——”

  “……呜——汪!!!”

  “……乒乒乓乓!噼里啪啦!”

  接下来,一场空前惨烈、血肉横飞的人狗大战,便在一地狼藉的白菜街上爆发了……

  而这只是王秋同学即将经历的无数冒险之中,最最微不足道的一次……

  『本书最快更新网站请百度搜索:,或者直接访问网站http://www.www.bolUOxS.Com
网站地图导航:1 2 3 4 5 6 7 8