盗天仙途 第二十七章 杀了

作者:荆柯守书名:盗天仙途更新时间:2017/01/07 09:08字数:5673

本站域名 www.boluoxs.com (菠萝小说) 手机访问 m.boluoxs.com
  此刻山寨烛光已灭,正是晦夜,只见二三人就爬了上去,所有人都弊住呼吸等待着,过会,门“吱”的一声,徐徐打开,这声音其实有点大,不过此时骑虎难下,只得这样了。

  “谁?”这时突有人出来,看样子想撒尿,听见声音,一怔。

  “杀!”祝卫立刻命令着,随这命令,弓兵纷纷跳了起来冲着,而几乎同时,“嗖”的一声,弓弦紧绷声响起,一支箭矢划破黑暗,射入出来的山贼咽喉,顿时一声惨叫,钉在后面。

  “杀啊!”

  暗袭失败,只有明战,裴子云拔出剑,扑了上去,喝着:“祝大人,控制高点,谁出门,射杀。”

  这话才落,到底是悍匪,一人就穿着单衣,自一处门后抢出,身子一沉,不声不响扑至,裴子云身后长着双目一样,脚步一个回旋,只是一剑,只听“噗”一声,这人喉咙鲜血飙射,跌了出去,临死时圆睁双目,似不敢相信。

  “这秀才是狠角色!”这祝卫脸上肌肉一抽,暗暗一凛,这一剑又狠又毒,怎么都不是读书人的手法。

  “射!”不过此人到底是军中宿士,采取的步骤和裴子云所说一模一样,不是先去杀敌,而是第一时间登高。

  “噗噗噗!”就听“嘣嘣嘣”连续弓弦崩紧弹射出声,各门后扑出的山贼,立刻射杀在门口。

  一个山盗才跨出门,就三支箭射过来,“噗噗噗”一支箭是喉咙,一支箭胸口,一支箭射穿了眼睛,插进了脑袋,没有喊出声,就此毙命。

  “成了!”裴子云和祝卫都是懂得兵法的人,立刻明白自己已经获胜——各山贼分散在各房里,只要他们不能汇集,那杀之如杀一狗耳。

  以多打少,以组织碾压散沙,这是兵法正道。

  “乡勇,撞开门!”

  这时后面跟着的乡勇才派上用处,寻个根巨木,“轰”一声撞某个房间的门,顿时撞开,一个挥舞长刀大汉,突凶猛异常扑出。

  “刺!”乡勇听到号令,乱七八糟七八杆,一起刺去,这看似杂乱,但比任何武功都厉害——有哪个高手能一瞬间多个角度刺出这样多枪?

  这大汉顿时吼叫起来,数杆长枪自前胸透体而出,顿时就气绝当场。

  眨眼间,山贼被分割在各房里,伤亡大半,而乡勇却渐渐不再胆怯,反正看见人影,就一起刺去,立刻刺杀当场。

  山贼的惨叫声连绵,有人忍耐不住冲出,立刻被围杀,这就是兵法和兵阵的力量,就在这时,一个人影突冲破屋顶,就要跳出。

  乡勇不会武功,自跟不上去,只听这人大叫:“你们等着,看老子一个个杀绝了你们!”

  兵阵乡勇自然有弱点,就是一旦高手不靠近,远程或游击战,根本应付不了,眼见这人要逃,就听祝卫沉声喝着:“射!”

  顿时七八支箭射了上去,这人下意识举刀格挡,只格开二支,只听噗噗,就变成了刺猬,重重跌了下去。

  杀声渐平,裴子云看着与祝卫大笑起来,祝卫就冷哼:“这些贼子,朝廷不过是一时顾不得,现在雷霆一击,就成粉末。”

  裴子云含笑的点首,没有武功的世界,自然提都不需要提,再是武者,数个士兵就可擒杀。

  就算有着武功,不超凡的话,懂得兵法军阵的人一围,天下第一高手都得死——相反,要是高手懂得兵法就很不妙了。

  穿甲、持弓,远者射杀,近者偷袭,依靠比常人强数倍的体力、机动力、持久力,一夜杀光一个排都可能。

  可惜有这脑子的人不多。

  “补刀!”祝卫又命令着,只闻着浓厚血腥味,就有弓手出来,拿着刀,长弓背在肩上,见黑风盗不管有没有死上去一刀。

  听着场内噗嗤的声音,这时突有一人自地上跳出,扑了上来,只听“嘣”一声,一根箭就射中了这个黑风盗的背心,这弓兵狞笑,一刀,一颗头颅飞了起来。

  军中行事,就是狠毒利落,全部补刀杀的干净,这才收割人头,只见一颗颗的脑袋割了下来。

  “大人,找到匪首了。”曹三惊喜声音,拿着一颗头颅过来:“我刚才找找,跳墙的人,就是贼首。”

  裴子云和祝卫一看,祝卫哈哈大笑起来,这正是黑风盗贼首,没想死在了这里,裴子云一拱手:“恭喜大人了。”

  “这黑风盗不管怎么样,都是为祸县里的巨贼,大人杀了,却是不小的功绩。”

  “正是!”祝卫也不谦虚,点首说着,脸上充满了欣喜,这人一杀,破了黑风寨,就有着功劳,谈不上大功,但运作下,巡检受上级夸奖,自己升上一级成副巡检,还是有可能。

  “大人,这里还有不少钱货,还有银子。”曹三又凑过来,低声说着:“很多的银子。”

  “守着,别让人看见。”祝卫吩咐着,奔过去入了房间,略一观看,就见着有着米粮肉,一些兵器,但让众人喜逐颜开的却是房间内几个箱子。

  打开一看,满满装的都是金银、布匹丝绸、铜钱,估计不会少二三千两银子。

  看着这些财帛,祝卫放声大笑,军中搏命,难道不就是为了这个?

  不说军功赏赐,就是眼前的这些银子,也值了,而后面的曹三,都丢掉了冷酷,哈哈大笑,手舞足蹈:“发了,发了!”

  祝卫笑完,曹三凑了上去:“大人,这样多银子,怎么分配?”

  祝卫笑声一停,刚才他还想着自己升官发财,当个副巡检,见这样多银子,突有一念:“拿出五百两,再借些这贼人首级,怕是连巡检都能当到,那就是有了功果了——最多调到别处巡检司。”

  一念如此,他就说着:“守着,别给外人看见。”

  “裴秀才呢?”

  “……也一样!”祝卫一沉吟,就有着吩咐:“拿出酒肉,给每个人,说是庆贺,把铜钱给兄弟们分了,那些乡勇有酒肉就不错了。”

  “余下的金银,你我就分了。”

  曹三一怔,这胃口就大了,想了想,说着:“乡勇不知道内情,贼兵可以杀了,还有那些家属……”

  听了这话,祝卫阴笑了一下:“把她们控制起来。”

  “是!”

  接着,就见山寨里一阵大乱,一群人赶到了里面一间房间前,祝卫吐了一口气出来,火把下神态安详,弓兵簇拥在祝卫身侧,冷冷吩咐:“把这些罪人眷属,全部赶进里面去!”

  这些弓兵行动麻利,一个老头稍挣扎了一下,只见弓兵就是一刀,“噗”一声,刀尖就穿入,鲜血飞溅倒在地下!

  “把门封上,四周围住,别人不许进来。”

  “大人想怎么办?”裴子云看见不对,赶了过来,就见祝卫阴笑一下,说:“黑风盗聚众谋反,抗拒朝廷,王法无情,容不得——杀,把她们全部杀的干净!”

  话一落,就见弓兵冲入,见人就砍,这些妇女小孩子顿时一片惨号,令人毛骨悚然,祝卫沐浴在血火里,铁铸一样,看了一眼神情痴呆的裴子云,说:“怎么,秀才起了怜悯之心了?”

  “靠,这些兵匪,难怪历代开国都打击军人势力!”裴子云见此人阴笑,不由毛骨悚然,自己不是一个人来,有乡勇在,谅此人也不敢对自己和乡勇动手,但是也难说——说不定遇到疯子呢?

  当按下怜悯,本来他还想说,根据情报,山寨里还有一个散修,不可大意,现在见此人冷硬的表情,顿时什么话都咽了回去,转身就离开。

  祝卫目光闪烁,但终什么话没有说。

  只是片刻,惨叫声结束,跟随来的三十个乡勇也吓的哆嗦,只是总算在里面杀着,没有看见,在外面的尸体也拉去了里面。

  除了这事,祝卫还是很懂处事,里面到处是尸体,就请大家出了寨,在外面干净的广场上。

  不一会,场上就烧起了火,飘起了肉香和酒香——大块的肉,大碗的酒,大碗的汤,香气扑鼻。

  曹三一直招呼:“来来来,喝酒喝酒,来来来,吃肉吃肉!”

  在外面看不见尸体,闻不到血腥,话说乡勇和弓兵都长年难得吃肉,这时过了杀人的恶心感,也吃得开怀,满腮汤水肉汁。

  张大山和裴子云也坐在一处,架上一锅滚沸的肉汤,不时冒着香味,滋滋的烫着酒,张大山大口喝着肉汤,酒往口中倒,突将碗一放,低声:“相公,怎么办?”

  裴子云双手握着碗缓缓喝着,听了这话,只是一摇首:“人家摆明了杀人灭口独吞财货,我们能怎么办?”

  “为了这些贼人和官兵火拼?”

  “再说,别看我们三十个,人家才十五个,信不信一照见我们就被杀光?”

  “那他现在为什么不杀?”张大山看不惯,愤愤的说着。

  “他能把我们全部杀了?那是大事了,瞒不住。”裴子云冷冷的说着:“不过,你当这人有好果子?”

  “他杀这样多人,两兵相争都罢了,杀的是妇人小孩,怨气这样大,必有着报应,你看着罢。”

  这话说的是假话,实际上大半弓兵都派出来监督自己了,整个山寨里就剩几个人,说不定就这祝卫一个——散修不杀他,杀谁?

  想到这里,裴子云冷笑:“你把你的猎弓给我,今晚,说不定还有事呢!”www.bolUOxS.Com
网站地图导航:1 2 3 4 5 6 7 8