盗天仙途 第二十五章 银票

作者:荆柯守书名:盗天仙途更新时间:2017/01/06 21:44字数:5458

本站域名 www.boluoxs.com (菠萝小说) 手机访问 m.boluoxs.com
  这时一个声音传来:“且慢,我已取了银子回来,东西应是我的。”

  只见一个年纪略大中年人,手里拿着一锭银子过来,见到已有人买了,脸色就是一变,忙上来:“这是我先看中,我只是回去取银子,你不能拿走!”

  说着就要走上前来拿这包裹。

  见到这情况,裴子云已确定了十之**,上去就一把接过,说:“只是取银子而已,我已付了,你不能跟我争。”

  说着看着面前这有些意动的瘸子:“银货两清,现在只是我放在你手上的而已,拿来就是。”

  说着就是拿着这神像转身,这时男子连忙追了上来喊:“十两,十两,我买了,你自可赚五两,这神像我确实看着喜欢,这才愿意买,换个人可不一定愿意出十两了。”

  裴子云看了一眼面前这男人,这男子眼神有些闪烁,想跟上来。

  “哼,你是官人?”裴子云看着面前这人问着。

  这人怎敢冒充官人,说着:“小兄弟你说笑了。”

  “那你有功名,是读书人?”裴子云问着,眼就带着点杀气:“还是说你是贵人的亲戚?”

  说着,拍了拍自己青衫,这是有功名的人才可以穿,这中年人顿时一凛,脸上流出了冷汗,脚步一绊,就要摔在地上。

  裴子云这时转身就走,众人见着这男子一眼给吓到了,一时间都是哄堂大笑,这男子狼狈站了起来,心有不甘,只是远远看着裴子身影,不敢跟上去。

  “一个地痞,敢和我争?”

  裴子云记得前世原主得到金珠的就是一个地痞,也许他听到了风声,甚至设了圈套,不过后面没有落得好,转眼被官府以“通盗与贼”的罪名杀了。

  裴子云回到了客栈,店老板就站住了,笑问:“客官,逛过了?”

  裴子云就说着:“逛过了,人挤人,就回来了,还买了件铜像。”

  说着回到了自己房内,把门关了,看着这铜像,仔细看去,铜色灿烂,就笑着:“谁知道外面只裹了铜皮呢?”

  取出匕首,细细切了,果切下铜皮,里面是一层细木,细木再切了,又露出金光来,就掂了掂:“这就是黄金了,单这个就有十两黄金。”

  对着黄金又切开,只见里面空洞,露出一些珠宝来,裴子云倒了倒,就见十几颗宝石跌到床上。

  凑了一步,见它们在灯下闪着莹光,笑着拈出一颗:“这是一颗祖母绿,虽小了点,就值五百两银子……”

  “别的珠宝没有这样贵,但加起来也有四千两银子。”

  “这就是一笔横财,不过我是秀才功名,分开变卖,却也不难,就说是祖上传下来,今中了秀才,终可见天日。”

  “大家都会理解。”

  又见里面衬着一张红字纸,裴子云取出一看,上写:“大雍坊徐氏,为子孙计,藏金与此,日后艰难可取之,勿望积蓄之难!”

  后写年月,下面有个押字,裴子云看了笑:“可惜子孙不争气,连这个密语估计也没有传下去,倒可能给外人听见风声。”

  数着珠宝,心里就有着数,看时间还不是太晚,就尽放在兜里:“这十两黄金不必当换,直接可用。”

  “珠宝的话,可以找吴家珠宝。”

  街道上行人来往,裴子云直奔至吴家宝铺,这店铺差不多半关,已不再接待普通客人,裴子云徐步而入。

  果见这宝铺规格甚高,三层楼,后面院落很大,有十间房,紧靠运河。

  进了店,就有一个中年人迎接:“客官,本店已经熄业了。”

  “还没有熄业,我是大生意。”裴子云进来,从容的笑:“你就是朝奉?”

  中年人看了一眼,笑着:“原来是个相公,我就是这里朝奉,既有生意,自然要作的,请坐,上茶。”

  七百年前,有朝奉郎,朝奉大夫为官职,以后“朝奉”是指士人,亦有地方用以称乡坤,到了这一二朝,富人和老板称朝奉,当然,当铺的掌柜叫朝奉,这含义与相公一开始是指宰相,现在是秀才称呼一样,有个普及的过程。

  裴子云笑着:“我是裴子云,父是前朝的主薄,祖是前朝的县令,遇到乱世破了家,逃难到此,藏有金珠不敢兑换,现在我中了秀才,今榜府试第十,故拿出来与这珠宝行,估个价。”

  这话说的坦白,并不是裴子云脑残,相反却是智慧,要是藏着掖着,结果人家把自己当市井泼皮无赖,那就反惹上许多麻烦。

  中年人一惊,连忙说着:“还请入内。”

  入内的确是雅室,裴子云也就兜里的黄金,金珠,一起洒在案上,这中年人一方面通知店主,一方面仔细鉴赏分辨。

  过了一会,一个人沿着甬道进来,有五十岁上下,步履健捷,一进来就笑着:“原来是裴相公,年才十五中了秀才,据说学正和知府大人都称赞文章,府里通知到县里,我们就久仰大名了。”

  “能选本店,自是本店的荣幸。”这明显是老板,中年人低语数句,这老板就笑着:“这黄金是九八成,十一两,店里也要赚些,相公现在就可兑十两,如何?”

  “可!”

  “这里珠宝,这祖母绿最贵,值四百两银子!””老板指着珠宝,眯着眼:“余下的算上总计三千五百两,总汇四千两银子,您看怎么样?”

  果在商言商,五千两价值变成四千两,赚一千两,但是这其实很公道很客气了,裴子云一拍手:“久闻唐老板生意有道,果名不虚传,这价我肯了。”

  唐老板更是满脸是笑:“裴公子果是爽快,不知要金要银还是要银票,金银都得等几天。”

  “银票是石市钱铺的银票。”

  为什么这样专门一说,裴子云却懂,这银票不是钞票,是民间专为携带巨款的商人经营现钱保管业务“银票铺户”,存款人把现金交付给铺户,铺户给用楮纸制作的银票,提取现金时,付3%的保管费。

  到了前朝,有实力的钱庄在各地设银票分铺,恪守信用,随到随取,所印“银票”图案讲究,隐作记号,黑红间错,亲笔押字,难以伪造,赢得了很高信誉,而钱庄也发觉存款会带来利润,因此不再要求付3%的保管费,一对一兑换,但是利息就没有了——那是资本主义时代的事。

  但并非所有银票铺户都是守法经营,恪守信用,“银票”可能无法兑现,因此钱庄的信誉很重要,本钱和汇票也是一对一,一个有实力的钱庄,给一月时间,能兑换十万两就顶天了,单张从没有超过百两。

  那种上万两一张的银票,国家信用都未必能行,读过史料的人都明白,没有大量外银流入,正常朝廷一年就是几百万两收入,何况私人钱庄?

  但几千两还可以,裴子云就说着:“石市钱铺银票还可,我拿五十两现银,余下全部兑成银票。”

  唐老板就一拍手:“这容易!”

  没有多少时间,只见一封银子,都是五两一个,底白细深,边起霜儿,正正经经九八纹银,又有银票,每张都是五十两,一叠。

  交易胜利完成,裴子云就雇一个牛车自去了。

  见着裴子云远去,中年人有点不甘,低声:“老板!”

  “四千两而已,为了一个秀才不值。”唐老板收敛了笑,眸子寒光一闪,却叹的说着。

  “公子,去哪里?”

  “巡检司。”

  此时开国,巡检是武进,雷厉风行不说,但也爱财,只要自己肯将一些银子献上,再借着一队弓手,自己就有办法对付着黑风盗。

  到了巡检司,递上了拜帖,见着巡检,接着就是一番密谈,也不知道说些,出来笑着自言:“仅仅出了五十两银子,大事此刻就成了一半,不过今天的事,还没有完。”

  再命牛车:“去围家坊。”

  此时渐渐四五月,沿街而行,牛车转过街道口,见得一个小门面,门面坐着一个人,带些愁容,在帐簿子上记帐,一抬首,就和裴子云四目相对,连忙就换了笑脸,说:“客官,要买些什么?”

  裴子云看了看,货物是百货,翻了翻,还有些书,这些书都是旧书,笑着问:“你这还有别的书么?”

  这小贩连忙说:“客官,你要什么样的书,我都能找到,我这就有着一些有意思的书,客官肯定喜欢。”

  说着,就自里面拿着一本书里露出了一角,掀开小半页,只见上面画着一个女人的身子。

  裴子云见着却哑然一笑:“我不要这样的书,我就问你能不能找到前朝的书,特别是读书人,秀才、举人写的亲笔书。”

  这个小贩,想了想,说:“这位客官,你要那些书作甚?”

  说着神色有些迟疑。

  “你就说能不能,我做什么不用你管。”裴子云不耐烦的说着。

  “前朝有过功名的读书人写的亲笔书,都很贵!”这小贩斜着身子坐在对面一个箱子上,有点迟疑。

  “总有落魄的,变卖祖上的书籍。”

  “客官,从没有人专门找这些,找是可以找,但有没有,我却不知道了。”小贩抬着头,思虑了一会说着。

  “好,你叫什么名字?”

  “小人陈员!”

  “陈员,既有这样的路子,你自给我找着,这算是定金,要是找到了,自会更有更多。”说完就丢了一两银子到了门面上,这小贩连忙拿了起来,掂量了下,果真是银子,这人大方。

  “如果找到了就来卧牛村,你就说找裴秀才,自就能找到我,我看着合适,银两不会少你。”裴子云说完就是转身离开。

  这个小贩看着远去的裴子云,有些惊疑,“这少年还是秀才?”

  这陈员小贩,也不是完全随机,此人在五年后发了家,当然不是大财,但精明能干的名声,在中下层有名了。

  此人既有些才能气数,又是这行,行走乡县,就用他了。

  裴子云这才回旅店,一夜无话,明早回乡。www.bolUOxS.Com
网站地图导航:1 2 3 4 5 6 7 8