盗天仙途 第二十三章 离别

作者:荆柯守书名:盗天仙途更新时间:2017/01/06 20:49字数:5227

本站域名 www.boluoxs.com (菠萝小说) 手机访问 m.boluoxs.com
  卧牛村·清晨

  一早才起来,裴子云只觉得身上还有酒气,有裴钱氏在侧,不好推辞村长敬酒,只得喝了,今天一早起来,觉得有些不舒服,烧着热水洗了个澡。

  沉入木桶,裴子云唤了一声:“系统!”

  眼前出现一个小小白梅,并迅速放大,变成一个半透明资料框,带着淡淡的光感在视野中漂浮。

  “任务一:拯救叶苏儿(完成)”

  “任务二:考取秀才(完成)”

  “任务三:获得修道者的寄托(未完成)”

  “现在就剩任务三了,有巡检弓兵,村子是无忧了,但黑风盗隐患还在,现在不宜接着叶苏儿回家,还得铲除了干净,还了这张玠玉一个报应。”

  “且杀了这散修,说不定更可以找到修道者的寄托。”

  “不过要杀这散修,是不是应找下帮手呢?”

  “比如说赵宁赵先生,并且现在虽晚了些,是不是能通过赵先生提前入门?”这一路寻思,水渐渐冷了,就穿起衣物,这时听着裴钱氏在着窗户呼唤,推开门一看,见裴钱氏已备好了一些礼物,说:“我儿,你现在中了秀才是喜事,昨天喊了赵先生,他没有来,但你还得去赵先生家中一次。”

  裴子云正有着此意,母亲一说就准备着去,过一会,裴钱氏收拾完,要着裴子云带去,裴子云推辞不得,接了拿去了。

  还没到着竹楼小院,就远远见着竹林,早晨清风拂过,竹林就波浪一样,在风中起伏着。

  来到院前,篱笆扎着,轻轻推来门,就看见了赵先生正端着一碟炒菜,走了出来到院中。

  “恩师!”裴子云连忙上去招呼。

  只见赵宁抬首一看,见是裴子云,笑着:“你来着真巧,昨天你师弟才刚猎了一只野兔,今早才做着,没想你就来了,你真是有口福。”

  裴子云作了揖:“幸不辱命先生使命,此次一去是中了秀才,昨日才回到村中,今日特来见着先生,感谢先生,才得了这秀才。”

  “这是你本身文才老道了,才有这福命。”赵宁摆了摆手,心里感慨,其实这弟子虽有些祖先恩泽,但是很薄,本以为或有几年折腾,不想今科就中,也有点小意外,也有点欣慰,不管怎么样,这个世俗弟子,以后是衣食无忧了,就倒了一杯酒,说着:“这秀才是科举的起点,以后还有大把的路程,只是以后你要一个人来作这些事了。”

  裴子云心里一沉,惊问:“先生,这是怎么了?某非有大事?”。

  只见赵宁摆了摆手,示意不是,顿了一下,说:“我本不是凡尘中人,你也应当见过我仙门中人才是,你中了秀才,在府郡就碰到过我的师弟——银龙寺,和尚,贼窟,邋遢道人。”

  听着赵先生这么一说,裴子云心中本有着准备,这时就惊讶状。

  赵宁见此,只轻轻一叹,这数年教导时光一闪而过,别的不说,单是教导就有着情分,将其当成半个弟子,这时声音不禁小了,轻声说,言语中带着些落寞:“我本身是隐世道人,这次来就是为了寻找门中转世长老,现在大功告成,找到了,就是你师弟,宗内有着命令,是回去了。”

  “恩师,你既是道门中人,不能渡我一渡?”裴子云诚恳的说着:“银龙寺之事,我也觉得世事无常,唯有仙道是真,还请恩师念在多年情分上,渡我一渡。”

  说着,就想拜下去,岂知平时拜见赵宁都受了,这礼却不受,一股柔力拦住,拜不下去,说着:“痴徒,道缘有数,你这是晚了。”

  见裴子云满脸失望,赵宁有些不忍,说着:“我师弟给了你一卷入门功决,虽非本门真传,但也是正宗入道之法,你要是凭此修成十重,入了道根,到时你我还有师徒缘分。”

  “师父,我已安置妥当,只等师兄告别,就可以走了。”这时就看张云背着一身的包裹,手里提着东西,和着一个青年,有说有笑正从着外面回来,到了门前就是大声喊着。

  听着这个声音,裴子云看了去,见到了张云身后男子,只见青年印入眼帘,却是直接穿着道袍,身形很是俊朗,让人一见就有好感。

  只是一见,裴子云眼就是一眯,想到前世之事,原来这就是前世夺自己金手指的谢公子的帮凶“宋志”——本代弟子大师兄!

  前世,就是此人告密了谢公子,受谢公子提携,成了掌门。

  仇人见面,裴子云只觉得胸中一股说不出的戾气冲出,一时间眼睛红了,眼珠瞬间张大,还可以看见眼角眼白,有着血丝蔓延,目露凶光。

  只是这情绪一出现,现在的裴子云刹间就知道不好,在场都是仙门中人,感觉敏锐,这一看必有察觉,暗恨原主情绪冒失,连忙抬起手,用着衣袖捂住面,手拦住了眼睛,说着:“不好,风沙迷了眼睛。”

  这时,张云一侧的宋志,只一个心动,就觉得有些不安,只是眨眼即去,不知道这不安从而来,不由烦闷。

  张云迎了上去,说:“师兄沙子迷了眼睛,自吹一下即可,揉眼的话,沙子越揉进去。”

  说着就拉开裴子云的手,就帮着吹眼,入目一看,见裴子云双目通红,似有着杀气,不由一惊。

  只是裴子云放下了手,笑着说:“沙子已是揉出来,有劳师弟担心了!”

  这一说罢,神色已恢复了正常,张云就觉得自己多心了,沙子迷了眼,本来眼睛就会红。

  见着裴子云和张云,一如既往其乐融融,赵宁也是欣慰。

  裴子云见掩盖过去,本以为自己重生,这些前世之敌其实是原主之敌,自然可以超然看待,所做不过任务罢了,现在看到宋志,裴子云才觉得原主的仇恨,潜在身心里,丝毫没有忘记,反刻骨铭心。

  似乎这恨透进了灵魂一点一滴,自己融合也同时接纳着这宿主前世的爱恨,当下就是沉思,暗暗叫苦。

  赵宁这时说:“你们回来了,家中是否安置妥当?”

  张云双手抱拳施礼:“师父恩义,给我银子,家里已经安置了,我随时就可以出发。”

  这时赵宁说着:“你们师兄弟来日是难得一见了,此次一别,可能就是永别,你们自去告别。”

  说着不语,有着些落寞,进了竹楼。

  见到这场景,宋志也一叹,进了仙门再也不同,仙凡永别,跟着赵先生进了竹楼,留下时间给着这师兄弟。

  张云拉着裴子云,压低了声音说:“师兄,勿要难过,我偷听师父和师叔通话,说到了师兄。”

  “师叔说,见着有着求仙之心,已按照师父所求将着口诀传了师兄,只要师兄修到十重,就可入门,还说在这前,切勿多起冲突,师叔说查到黑风盗背后似乎也有人。”

  这些话倒没有新鲜信息,都是刚才吩咐过,甚至连黑风盗背后散修,可能和圣狱门有关都知道。

  不过裴子云还是感谢张云,想起前世许多的错过,前世必须等十年后成了散修,见得赵长老,凭着情分,入了松云门,一时间说不出话来——这明显是对自己有着期盼。

  不由泪水流了下来,有些狼狈,匆忙抬起衣袖擦掉眼泪。

  张云一看,见裴子云是用手遮着面,问:“师兄怎么了?”

  “无事,只是刚才沙子揉伤了眼睛,现在有些难受。”裴子云放下手,眼角依稀可见着泪水。

  张云还想说些,见着裴子云这样子,怎么说不出来话,良久,才说着:“那么,师兄,我们就别了——对了,师父说,这院子里别无它物,就有些书籍珍贵,放在这里也会被人取去,师兄就尽拿去吧!”

  “我明白了,你们走罢!”裴子云掩面,过了一会,放下袖子,只是一看,整个院子和竹楼,空空如也,却是不见了。

  裴子云叹息了一下,在院子里看了看,茶水还有些余温,抵达竹楼,见得米货杂物还在,上得书房,上千册书也排列整齐。

  沉默良久,再抵达了下面,就打起百兽戏来,一遍打完,虽浑身舒畅,可也没能感受到一丝灵力,裴子云一叹,自身没有灵根,也无法修出,必须完成任务才可。

  还是必须从黑风盗入手,杀得那个散修,这散修法术粗浅,修行多不得入门,可自己不需要道法,只需要一点灵机化成灵根。

  自己没有道法,就算是散修也难杀之,必须获得助力,现在赵宁是不可能了,要借刀必须别取方法。

  村子是一股力量,可村中虽建了巡查,又训练些乡勇,必不肯主动出击,这时灵光一闪:“我想起了一件机缘,就在这几日,或可谋之。”

  “对了,就算不去接叶苏儿,也得和她说明下。”

  “现在时日不早,就先用午饭吧!”才想着,回到了村里,就有人喊着,看去,远处有着一个中年男人。

  近了,仔细看去,见这中年人看上去管家模样,人长得有点瘦,见着裴子云,就是笑呵呵的迎了上来:“昨日就想来寻着秀才,但想着秀才才回来必有要事,因此今天才过来。”

  说着看了看裴子云,见着面前这秀才,年轻,俊朗,双目有神,真是福相,这时继续说着:“这次来,是将着地契归还给秀才。”

  “我家老爷说,当年秀才一家要用着钱,用地换取抵押,当时就惋惜,想着过些年必中功名,今日裴相公中了秀才,自是将土地归还。”这管家这样说着。www.bolUOxS.Com
网站地图导航:1 2 3 4 5 6 7 8