盗天仙途 第二十章 秀才

作者:荆柯守书名:盗天仙途更新时间:2017/01/06 20:49字数:5170

本站域名 www.boluoxs.com (菠萝小说) 手机访问 m.boluoxs.com
  裴子云说着,就丢出一块银,底白细深,边有雪霜,正经官银,足有一两,这个伙计吓一跳:“公子,这菜给个百文就可以,哪要这样多银子?现在店里师傅都不在,夹剪不能用,恐怕找不出来。”

  “你给我办件事,我就赏你!”裴子云说着,见伙计怔怔,就淡淡一笑:“不会害了你,你把这几封信收了,藏起来。”

  “遇到有人,就嚷嚷,就说我送了几封信,还给你送了一封,说有事就送到学政处去。”

  “就这样嚷嚷!”

  “有人问,你就拿出一封就可。”

  伙计二十岁,烛光下看去眉清目秀,精干伶俐,听裴子云这样说,怔了半天,明白了,说:“公子,我明白了,你放心,这话我肯定嚷出去,让大家都知道。”

  裴子云听了没言声,伙计就转身离去,狼吞虎咽,又摸着怀里,拿出了口诀看了起来。

  只见这是一幅幅人形或熊形,或猴形,或虎豹形,注解着一个个发音,配合着动作,一共十八张图形,一幅幅连接着,自有顺序。

  见着这口诀,裴子云大喜:“竟然是百兽戏,别看这名字不好听,却是入门奠基之攻,难怪说这口诀就算不能入道,也能健身,此时正适合着自己。”

  正要细看,只听咚咚的敲门声,打开门,这伙计提热水送了上来。

  两刻钟,裴子云将身上收拾的干净,就疲惫沉沉睡去了。

  夜中,牢中此刻只剩裴子云一人,这大师兄觉得诧异,这人有这毅力?或身体残疾不成,就让人进牢房一看。

  这和尚一碰,只见这人化成纸片,顿时大惊:“不好了,大师兄,这人逃了。”

  众和尚都是一惊,只有大师兄咬牙切齿看着捡起了纸人,惊怒:“这贼子原已是仙门中人,懂得法术。”

  这时见着张玠玉闻着声就进了牢笼,衣衫完整,风度翩翩,丝毫无损。

  大师兄和众多和尚,见到张玠玉连忙行礼称呼:“公子!”

  大师兄又上前一步,说着这事,张玠玉听着这事,在火光下,光暗变换,脸色阴晴不定,良久说着:“裴子云没有道法,是肯定,这纸人……怕是有别的仙门干涉了。”

  “那怎么办?”大师兄有些不安。

  “哼,既是仙门,那反而好办,不会泄了我们的底。”张玠玉沉思良久,说着:“明天一早,让学子写下誓书,就放了出去。”

  “是!”

  …………

  顺风官道客栈

  上午,下面一阵脚步,有人回来,伙计连忙迎接,却见是一群学子,衣衫不整,个个脸色苍白或铁青,这老板就暗想:“哼,一夜未归,这些童生说是读书人,都个个混厮花丛。”

  脸上却陪着笑,送菜送水。

  就在这时,那个年轻的伙计申伙计,就对着楼梯喊着:“公子,您吩咐的信,都送完了。”

  众学子一看,眼直了,却是昨天夜里不见的裴子云,这时睡的舒服,穿着干净,一身青杉,显的潇洒从容。

  “不错,给赏,再给我上些菜。”裴子云坐在凳上,端茶喝了一口,似乎才看见众学子:“原来是各位,想必昨天玩的不错。”

  众人都说不出话,眼神恍惚,有的惭愧,更有的是敌视。

  裴子云自是理解他们心情,大家都中招,就你不中招,恨的不仅仅是和尚,更是自己了。

  唐真嘴唇哆嗦着,上前,似乎花了许多力气:“什么信?”

  “保命信,要是我出了事,三天内自会送到各个要员手里。”裴子云压低声音说着,说完大笑:“伙计,还不上菜。”

  唐真明白了,脸上多出一点血色,也多了一分敬佩:“裴兄,我不如你!”

  说着拉着人上楼,暗暗有着低语,本来踉跄的众人脚步,渐渐平稳,想必是知道裴子云不会告密了。

  裴子云也暗松一口气,见饭菜上来,就用着,突听着一桌提着银龙寺,就尖着耳朵听去。

  “我今天听说,城中赫赫有名的才子张玠玉,前日在银龙寺游玩,去寺庙外的山涧踏青,摔了一身的伤。”

  “是吗?你也听说了?我听说一同跌下去的是两人,此刻两人都受了伤,多亏银龙寺的大师兄救助,不过听说也摔的遍身的伤痕,哎,也是天妒英才。”

  听着这些话,裴子云心里一松:“哼,这张玠玉反应好快,这银龙寺势力也不小,就在这府城行这瞒天过海的事,不过,应该暂时相安无事了。”

  “那就等着放榜了。”

  数日无事,学子也没有出门,开榜之日很快就到,客栈学子再是有心思,都是翘首盼望,掌柜也早早拿着了鞭炮准备。

  这天一早,唐真早早起来,敲开裴子云房门,原来睡不着,拉着裴子云起来等着开榜。

  裴子云见到唐真这样子,不禁笑着:“唐兄,前两日你花天酒地不叫我,今日你这睡不着就来烦我。”

  此世界,自有学子去放榜看榜单,但自认为有着中榜希望,都早早起床,整理好了衣冠,换好了铜钱在客栈候着,这是一个风度涵养问题。

  只见唐真也恢复了涵养,看上去脸上只是略添上两分忧虑,轻轻抿着茶,和裴子云闲聊着。

  裴子云见经过这样的事,还能这样,心里还是暗暗佩服。

  只是周围几个学子却没有这样城府,都是不敢直视,更远隔壁一桌,是王书生和李书生,此刻两人坐着一座,唐真没有打招呼,这两位也没问候,只是喝着桌上的茶水,似乎状态不好。

  裴子云也不多话,只听敲锣打鼓声在街上响起,原来已经开榜,正是官府皂角衙役在送着喜讯。

  王书生和李书生,此刻紧张着张目,只是随着衙役报喜,一名名报后向前报,原本还有着殷切,渐渐就神色变得苍白。

  “恭喜江平县唐真唐老爷,今为东安府郡学正,取东安府院试第十三名秀才,位江平县学廪生,日后定会捷报频传……”

  这时听着捷报从客栈外传来,只见一堆衙役从着门外走着进来,高喊,说着就是照着画像寻索起人,见到唐真本人,上前来喜报呈上,唐真激动,掏出早已准备好的铜钱就是打赏。

  这时又有着喜报传来:“恭喜江平县裴子云裴老爷老爷,今为东安府郡学正,取东安府院试第十名秀才,位江平县学廪生,乡试连捷日后定会捷报频传……”

  这时王李书生,脸色死灰,这王书生恶狠狠的盯着唐真和裴子云:“这两人必定有着关系,必得了消息,所以才不肯与我们同行。”

  李书生虽身有些动摇,还没有失态,看了有些癫狂的王姓学子,只心中一叹,自知今年秀才无望,深深叹了口气:“王兄,你我都没中着秀才,心里苦闷,但是别失态,许多人望着呢!”

  抬首看了一眼被人群拥促的两人,就叫着伙计拿着一壶酒,苦闷喝了起来。

  唐真和裴子云相看了一眼,同是作了揖:“恭喜,恭喜。”

  只是裴子云笑的清淡,而唐真多了一分苦涩。

  这中了秀才,从此正式成了帝国的“士”,有着挂剑之权,游学之权,免跪之权,甚至可免一定赋税,从此受国家龙气庇护,自是可喜,但中了圈套,入了别人的埋伏,自然心里苦涩。

  又一文吏喊着:“裴相公,唐相公,按照礼数,还得拜见知府和各位座师。”

  裴子云摸出一小块碎银,就笑着:“自当如此,自当如此,还请容我沐浴一方,才好去见得诸位大人。”

  “自是如此。”这文吏收了,心满意足,话说这本不必提醒,中了规矩就是这样,但这可以获得赏钱,何乐不为呢?

  随着鞭炮噼啪声,城中中了秀才的新学子渐渐汇集,结伴而行,向着知府衙门而去,这自是规矩。

  一处酒楼·三楼

  张玠玉也换了上新衣,这时一人秉告:“确定裴子云还是没有道法在身,已在学子中出发了。”

  大师兄一跺法杖:“此子知道我银龙寺内情,要不要处理?不然我怕要坏这我们的大事。””

  张玠玉沉思片刻,将手上一封信丢开,冷冷一笑:“故弄玄虚,真当这信就能阻挡了我们?”

  “要不是你背后有松云门,再多暗信,只要花费精神推算,总能找出,到时就可杀之。”

  “不过现在,既此人有着松云门庇护,怕也是选中的候补弟子,而且此人已中秀才,看上去还识趣,不必动手坏了规矩,但是要是不识趣,就算是仙门中人,也必杀之。”

  又问:“我安排你们所做的事情已经如何?”

  见大师兄上前,细说起来,而张玠玉一边听着,一边点着首,稍后,说着:“我也要加入学子队伍去拜见座师了。”

  “你们好好干,别把这事坏了,这事可比银龙寺更是要紧。”

  “要是再坏了事,连我也难在师傅面前,给你们担当责任了。”

  这话说的淡淡,大和尚却一惊,连忙说着:“自是不敢,自是不敢!”www.bolUOxS.Com
网站地图导航:1 2 3 4 5 6 7 8