盗天仙途 第八章 寄托

作者:荆柯守书名:盗天仙途更新时间:2017/01/03 09:12字数:5604

本站域名 www.boluoxs.com (菠萝小说) 手机访问 m.boluoxs.com
  卧牛村·清晨

  裴子云早早就起,烧着火,熬了粥,就开始着学习经意,一翻经书,发觉就算有着记忆,一些经意都有些生疏,读起来,学起来,有点晦涩,心中就是一叹。

  “原主十几年没有读书了,这自然就荒废了,别说我没有继承多少,就算完全继承了,怕仓促之间,也难府试通过。”

  “看来,必须迅速找到灵机寄托了,这种情况,就可继承七成。”

  裴子云打定着注意稍晚就去着师傅家中拜访,寻找看有没有寄托,要不,此次府试危矣,但是也不能将所有希望尽数放在这上面,自身还需苦读,才能稳当,这样想罢,就拿起了书,琢磨起来。

  早晨的阳光,渐渐从天空中洒落,洒在这茅草屋上,身上,地上,晒的茅屋上的露水蒸腾,暖暖,门口不远处有着一个池塘,再远些,一些顽童已牵着牛,或者赶着鸭子下田,初春渐暖。

  裴钱氏起来又在咳嗽,咳了一阵,就准备今天早餐,自房间出来,见着裴子云在持着书籍琢磨,觉得很是满意,轻轻惦着脚走过,不去打扰正在苦读的裴子云。

  裴钱氏进了厨房,只见厨房已起了烟火,一锅粥正在上面熬着,香气四溢,就收拾了几根青葱切好,挖了一碗酸菜。

  只是突然想着,自己的儿子这样苦读,不能只吃着这样的清粥和酸菜,但家中又没有什么能补身子。

  这时咯咯母鸡叫响起,是家中养的三只老母鸡其中一只在叫,下了蛋,正在茅屋后面的窝里钻了出来,围着窝转圈。

  裴钱氏不禁大喜,就走了过去,往窝了一摸,有三两个,正好其中两个可以给儿子,一个继续放在窝里。

  小心翼翼拿到厨房煎了,只是烟一熏,就咳嗽,一咳嗽起来止不住,惊醒了真在揣思琢磨裴子云,裴子云一听厨房传来母亲的咳嗽,不由走了进去

  见母亲已将粥盛好,正在煎着鸡蛋,烟一熏就咳得不止,裴子云一把抢过裴钱氏手里锅铲:“母亲,这事我来,有烟,你咳嗽厉害。”

  裴钱氏笑说:“我注意些就无事了,你去温习,我都做了十多年家务,还怕这点烟气?”

  说完就要拿回锅铲,裴子云此刻不由分说将母亲推出了厨房,自己袖子一撸,将书放在一侧,不一会弄好,用着碗盛了出来。

  裴钱氏将两个鸡蛋夹在了裴子云的碗里:“子云,此去府试,必然辛苦,你多吃一个吧,母亲老了,多吃少吃都一样了!”

  裴子云一怔,看着她憔悴的样子,眸子不由一沉,心中难过,将其中一个夹到了母亲母亲碗里,说:“母亲你也吃一个,不然我心中愧疚,不敢吃。”

  说着停下了手中的筷子,看着裴钱氏。

  裴钱氏,见着裴子云这样的眼神,知道裴子云孝顺,如果自己不肯吃,那儿子也会不肯吃,裴钱氏终于没有再推辞,只是低着头,一口一口的吃着,似乎有着眼泪掉了下来。

  一顿饭不过一刻钟,已吃的干净,裴子云抬着头,看了看天,天空中飘着几朵云,太阳已在挂在了东方稍高。

  此刻才刚吃完饭,裴钱氏就准备着针绣,拿着针线,就坐回房间针织。

  裴子云走了过来,对着裴钱氏说:“母亲,昨日我阅读经文,发觉文章底蕴还是有些不够,今日就准备着去着先生家,求先生解惑,却跟母亲先说一声,现在就准备去。”

  “儿子你去吧。”裴钱氏说,没有再说,开始针绣,看着母亲手上有些裂开的口子,是常年家务所致,不由暗暗想着:“难怪原主想办法考取功名,只是过于迂腐了些。”

  梅花的异相,在原主十岁时就渐渐浮出,在这时间点上,是不太清楚,但是也有过一次成功吸取的经验——那是几张旧稿。

  可是原主那时单纯,又是死读书的人,被吓住了——子不语怪力乱神——于是就硬是蹉跎了几年。

  可自己当然不会,于是裴子云就又向赵宁家去。

  这时,赵宁家篱笆院里,一个少年,身上背着弓箭,手里拿着匕首,正在地上剥着猎物,一刀下去,撕开一片口子,剥着兽皮。

  而此刻,赵宁在屋里喝茶,手里拿着一本书,细细品着,这时突怀中一烫,赵宁往着怀里一掏,掏出了一章灵符,只见这灵符在发着微热,上面出现正闪着灵光,原来是千里传影符。

  赵宁伸出手指一点,只见灵符上就出现一小团圆光,中间又现出一个小身影,却在说话。

  “赵长老,寻找转世师叔之事如何?你许久没有回复,今日掌门师兄心血来潮,命我来问。”

  “哈哈,我就说你们怎想起我这闲云野鹤,原来是掌门师兄有命,烦劳回复掌门师兄,现在已有了些头绪。”

  “当年师叔转世前,遗言到这卧牛村,出生后名字里有云字,我赶了过来,村里有两个少年,都有云字。”

  “道法传承贵重,我就在这里启蒙读书,分辨真假。”

  “目前看来,似是院子内这人可能大些,虽是猎人之后,但有慧骨,气机也有些近似。”

  “还有一个,是外地迁移过来,有些薄薄祖德,是官宦之后,看这次有望考取秀才,不似是师叔转世,不过任需谨慎验查才是。”

  赵宁说到这里,突面带微笑:“说到这两个,他们都来了。”

  符影听了,微微一动,圆光就看向外面。

  这时,裴子云正入门而进,看了一眼这剥皮的少年,原主对他熟悉,自己才第一次看见,仔细看去,这少年两道剑眉,眉角带着一些煞气,脸色有点刚毅,这是村中猎户的儿子,据说是转世之人,前世里后来成了派内长老,自己那时想要再有心结交,关系依旧不怎么样,冷冷淡淡。

  这时没有露出心事,而是直行到了门口,敲了敲门,敲门声传进房内,喊:“先生在吗?”

  “这人就是薄有祖德之人了。”

  赵宁笑了笑,对着符箓人影说,一挥手,只见手上灵光一闪,这符箓连同人影隐匿不见。

  裴子云进到房间,一看只见赵宁正喝着茶,悠闲的读着书,好不悠哉。

  “老师,你昨日说,让我在府试前,多来请教老师,今日就来叨唠了,我昨日回去思虑,却发觉所学所知还是太少,文章底蕴不够,所以今日特来拜访老师,向老师求取一本回去琢磨钻研,还望老师答应。”裴子云见着先生悠哉,这般禀告。

  “咦,是求取书籍,增长底蕴,还以为此子会询问如何应试,没想到却是求取文章,真是奇怪?”不过也没有什么,赵宁应着:“子云,为师所收集的尽在楼上书房,你自去取就是。”

  “谢谢老师!”裴子云恭敬说,就在楼梯向着楼上而去,竹制楼梯,一踩着上去就有点弹性,向着楼上几步就到,推开书房进去。

  这时,下面房内,隐匿符箓传出声音:“赵长老,你教授此子,莫非认为此子可取秀才不成?”

  赵宁笑了笑,答着:“现在新朝初立,读书人本就不多,乱世浩劫,谁又能安心读书,府试水平应不是很高,或有希望,如果此人是师叔转世,那就是更添一番美谈了。”

  说完,拿起手中的书卷,又添了一盅茶,慢慢喝着,就茶品书。

  楼上书房中,足有五个书柜,书柜中放满着书籍,入目看去,不少老师所作,想着前世记忆,暗想:“果此世界道门,种子基本上是自读书人中获得。”

  “因只有读书人才能理解道韵。”

  “自己前世,虽民间小说里有普通人成仙,但道藏内成仙者,几乎都是读书人。”

  想着,手向着老师书卷摸去,手触在其上,眉间花瓣,似有些反应,又似没有,不由喃喃:“看来是我奢望了,果是不行。”

  “就算此文里有些文思寄托,老师还在,却不能获得。”

  “寄托之物吸取文思道韵,却要三项,真正无主,或真正认可交给自己,或杀之夺取,自己却都不能。”

  这样想着,随意的翻起书架上的书籍起来,想要找本书扎实根本,回去前再向老师请教一番疑问,这样想着,手向着前翻去,见一本薄薄的册子被拿在手中,梅花一颤,“嗡”一下,有些反应,不由大喜。

  此册,应有寄托。

  翻开书册只见文章精辟,只是许多不能贯通,不由欣喜。

  也不再多去翻看书册,匆匆就下楼去,走到楼下时,突顿住脚步,自己如此太过焦急,这样匆匆而去,就漏了马脚,当下就稳了稳,定了心思,将书拿在手里,去跟师傅辞行。

  “子云,你所选何文?”赵宁问,眼神从书上扫过一叹:“原来是这本。”

  “听先生语气,这书似有过往?还望师傅赐教。”裴子云说。

  赵宁叹了一口气,说:“这是前朝此地一个老秀才文集,本有举人之才,可惜的是福薄,遭逢大乱,一生抱负不得施展,郁郁不得志,人早已去了,却将满腔抱负尽写于书中,留下这本,可惜后人不珍惜,其女只用十文钱,就卖于我,子云你要喜欢,这书就送给你,望你多读此书,施展前人抱负,不要辜负期盼。”www.bolUOxS.Com
网站地图导航:1 2 3 4 5 6 7 8