盗天仙途 第七章 灵机

作者:荆柯守书名:盗天仙途更新时间:2017/01/03 09:12字数:5666

本站域名 www.boluoxs.com (菠萝小说) 手机访问 m.boluoxs.com
  桃花源观

  话说裴子云出去,女冠就吩咐女道童安置着叶苏儿,这道观外半部看似普通,到了后间私园,一垂花门后,叶苏儿不由暗惊。

  只见一道走廊形成周转,树木山石皆精致,在当中是厅,厅后是五间上房,皆雕梁画栋,入了自己房间,布置得清雅,墙壁都裱了桑皮纸,女道童就笑着:“你且休息,餐时我会来叫你。”

  说着出去,见女冠这时已放下纸,眼前却有一个淡红色的符纸,上有一小片圆光,却有一人影,里面正有人对着淡淡说着:“师妹难得耗用符影通讯,却是为了何事?”

  “师姐,今松云门赵宁写了封信,让我庇护一人。”女冠微笑,简单几句话就说明了:“于是卖了个小小的人情。”

  “这事甚小,师妹庇护了也就罢了,不值师妹难得耗用符影告诉我吧?”对面人影沉默了下,说着。

  “还是师姐知我,你看这文,这是裴子云五步之内所作,文才倒也罢了,你看里面的描述——”

  说着,女冠就朗读,这桃花源记不过是三百九十五字,片刻就读完,却顿时使对面的人影沉默良久,才说:“此篇桃花源记,虽不过数百字,但其描述,宛然世外,可称世外桃源。”

  “看似是福地,又有几分是小洞天之描述。”

  “这裴子云,是道门弟子?”

  女冠就笑着:“如果是道门弟子,我还惊讶什么呢?”

  “这人我知道,松云门赵宁寻找转世师叔,就在卧牛村,开始时也注意到此子,后来发觉此子凡心过重,一心只念儒书来考取功名,故也就放下了——此子断不知道道门奥秘。”

  “而且这福地洞天描述,虽外传弟子,入门弟子也不知晓,唯真传弟子才知道,赵宁断不会告之。”

  “那就是道根慧骨了?”对面人影又一阵沉默,这才说着:“符影将尽,也不能细说,这样罢,我出关就过来亲自看看。”

  说着,“啪”一声,符纸上一小片圆光熄灭,而女冠也不以为怪,挥袖一笑:“哈哈,想不到我在此潜修,都为师门寻得良才,立得一功。”

  心情甚是愉快,吩咐:“今日,就让李婶多上几个菜,告诉她,以后观里多了一个人!”

  女童就答应了,没有任何难色,道观虽不小,但都是女子,师傅又不肯天天入厨,故平时餐事,都是附近一家小酒家供应,这时只要多说一声就可,无非是多花几两银子的事。

  这几两银子,自然不是大事。

  卧牛村

  裴子云沉思着回去,这时差不多中午,就算出了事,人还得用饭,故整个村子上空都飘着袅袅炊烟,到了门口,下意识抽下鼻子……屋内弥漫着淡淡的草木灰,以及米饭香味。

  “娘,你回来了?”

  裴子云一眼看去,却是昨天出门的母亲裴钱氏已回到家中,在做饭。

  这是个只有三十多岁,但长久劳累看上去有四十左右的妇人,并且辛苦使母亲染上了咳嗽,咳了起来。

  心中出现一点热流,裴子云连忙上前,轻轻给她捶着背,裴钱氏一回首,见是自己的孩子,身着青衫,刚从外面回来,皱起的眉,也缓了下来。

  裴钱氏一把抓住裴子云衣角,问:“儿啊,今晨我回家,不见你,又听见村里老婶子私下说昨晚黑风盗来村里要粮食,没见到我儿,甚是担忧,现在看见我儿没事,我就放心了。”

  说完,就掉下了眼泪。

  前世母亲也是这样,为了自己总是容易流泪,裴子云看到母亲这样不禁心中一痛。

  这时,裴钱氏起身,只见炉中柴火正炽,一根根炙热火苗舔着锅底,粥香从锅盖下随着熬开而出来,只是家中贫瘠,这厨房也就建的矮小,没有烟囱,烟就自锅下出来。

  原来母亲是趁着熬粥的时间,再针绣一点织品,来补贴家用,因被烟熏着才咳嗽,裴子云这才发现母亲咳嗽的原因。

  “娘,放柴火我还会!”裴子云轻轻推着,裴钱氏拗不过自己儿子,只得守在绣织品。

  “叶苏儿,我一直很是相中,人长的秀气,也能持家。”母亲织着,面带笑容的说着,却不知道昨日黑风盗求取村中美人之事。

  “我知道你和叶苏儿是从小的青梅竹马,以后不管怎么样,你都要善待于她,我看你们这两小无猜,以后成了家,我这母亲也就心安了。”说完看着厨房的粥熟了,就准备上前拿着碗。

  母子两人,就着咸菜喝着粥,裴家治家很严,裴母也是如此,吃饭时,除非有事,不言语。

  吃完午餐,稍作歇息,裴子云将今天见了先生的事,隐去了叶苏儿,一一说了,说到先生赠银,让自己去府试时,裴母一听这事,放下了手中的活计,说起了话。

  “你亡父,本是前朝举人,当时朝廷无人,就调去任了县主薄镇压叛乱,结果反被贼人所杀。”

  “这本是殉国,不想又受人诬陷,说是投贼而死。”

  “混乱中哪能争辩?我同你舅逃离,这兵荒马乱,一路都不太平,你的舅舅因护着我,在逃亡中旧伤复发,一命呜呼。”

  “因逃亡时慌乱,只来得及带着身上一点积蓄,来到村子只能置办下一些家业,诞下你,就花费干净,生活日渐困苦,除留下的科考书籍,余置办家业也都抵押了出去,幸我还会针绣手艺,这才勉强为生。”

  “新朝鼎立,世道渐安,数年前,赵先生来到这里,因可怜是宦家之后,让你拜他为师,时常周济我母子,每日教你读书。”

  “今日说你读书已有成,我家终能光宗耀祖,你父在九泉之下也能安息,以后你得了功名,不要忘了赵先生对我家的帮助。”

  随着母亲的述说,裴子云不由怔怔,回到房内,这是一间小房,木栅小窗,一张木榻就占了半间,榻上齐整叠着洗得泛白的青布被子,而贴墙放着一个书架,上面密密麻麻是书,这是母亲裴钱氏拼了命,不带金银细软也要带上的书籍。

  这是读书人家的根本。

  架上的书已被原主全部读过,小木案上摆着砚纸笔。

  裴子云坐在榻下一张条凳上,扫看四周,心情沉重,有些出神,想起系统的任务,略有所悟。

  看来原主并不是完全迂腐,这裴家本是官宦之家,父死,舅死,母子相依为伴,裴钱氏原本是县里小姐,为了儿子为了家名,吃了多少苦,流了多少泪,原主怎么就能无情无义,抛弃一切去修仙?

  而且这系统本是原主灵宝所化,既非全能也不甚关心别处,发布的任务都有原主遗憾有关,因此第一件任务是拯救叶苏儿,第二件就是考取功名,而考取功名大半却是为了这眼前,不到四十已有白发和皱纹的母亲。

  裴子云将宣纸铺开,磨着墨,磨了一会,墨汁已有点稠黏,拿起笔,试着写起了文章。

  只是一会,一片文写出,只是把文章细细品味,越看越是不对,根本不能入目,裴子云不由沉默。

  原主素质并不算高,十岁读书,在这个时间点上,过去不算,接下去花了五年时光,终于勉强中了秀才,而自己虽说继承了原主的记忆,可是记忆并不等于才能,简单的说,就是看了别人的书一样。

  现在自己,虽有记忆,写的文章却中不了秀才。

  当然,有着记忆,省着几年读书,可是要修到原本秀才程度,怕又要几年。

  自己和裴钱氏,还能等几年?

  原主记忆,七年后裴钱氏就病去了。

  心念及此,沉默良久,拿起师傅所赠文章,细细品味,良久长叹:“这样文章,我再花上几年也不如啊。”

  “那只能作弊了。”

  “原主有迂腐之气,竟然暗里害怕自己的金手指,我却不怕。”

  “系统只是颁布任务,解锁着权限,其实按照原主记忆,这梅花的功能,却是盗取灵机和道机啊!”

  裴子云在着房间,窗户朝着南开,此刻窗户半开半掩,窗外一支桃花盛开,久久凝思思虑。

  “眉心梅花一瓣已开,虽不能盗取道机,但盗取不含超自然力量的灵机,却已经可以了,这时就可寻着灵机寄托之物。”

  “这有着奇效,能迅速增长见识,想要考取秀才,就要从这上面下手。”

  “我记着赵先生,身是道人,明里是蒙馆教书,收集了不少书籍。”

  “按照原主记忆,印刷与普通抄录,哪怕记载的内容是天书金录,也不能盗取,因里面不含灵机道韵。”

  “只有读书人或道人一辈子呕心沥血,亲笔所写,寄托着他们的灵慧,才可当成寄托之物,而给我盗取。”

  “赵先生有着书阁,或其中就有着自己所需,今天已经麻烦了先生,不宜再去,自己明日可去。”

  “而且自己夜里搏杀,已很是疲倦,就休息一天。”

  这样想着,裴子云就定下心来,顿时觉得精神和**的疲倦,滚滚而来,倒在了木榻上,不多时,就沉沉入睡。www.bolUOxS.Com
网站地图导航:1 2 3 4 5 6 7 8