盗天仙途 第五章 庇护

作者:荆柯守书名:盗天仙途更新时间:2017/01/01 09:12字数:5293

本站域名 www.boluoxs.com (菠萝小说) 手机访问 m.boluoxs.com
  前世,就算知道原主没有办法,叶苏儿还是潜到他屋里,哀哀哭泣:“裴哥哥!”

  而原主束手无措,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她哭,临到了凌晨,人声渐起,她突一咬牙,去掉了羞涩,就脱了衣服:“裴哥哥!”

  其实这时回想起来,她已有了死志,仔细回想,那是小鹿将死的眼神。

  最窝囊的是,是原主为了怕麻烦,竟然不敢在这时占有她,原主忘不了她被拒绝后的眼神,那是连死都没有,只有一片空洞。

  她将被献给山贼,而她心爱的人,连占有她的勇气也没有。

  她的心就已变成了灰烬。

  以后,原主前世,她是当代大兴的关键人物,三叶二果,气数所钟,原主又难以分清宗门后山那个**的晚上……她对自己的情意,是旧怀怜爱,还是矢志相合?

  原主拥有眉心梅花,过了五年才发觉梅花作用,早已失错了她,而谢公子却得到了她,因此在修仙界一路青云……

  就算开了天门,成了散修,事情不密,梅花被人夺取,还是她几次向谢公子求情,才活到了庆典前。

  这些记忆迅速掠过,而裴子云眼神沉静,不管怎么样,这一切都开始了改变,这时趁势搂住她,说:“别怕,我在这,没事了,没事了。”

  “这几个贼人,已经被我全部杀了。”

  “嗯!”

  这话一出,怀中就一片湿,良久,裴子云怀里的叶苏儿,才应了一声,随着这一声应着,裴子云只觉得眉心一亮,眼前出现一个小小白梅,并迅速放大,变成一个半透明资料框。

  “姓名:裴子云

  权限:无(寄生)

  生命种族:人类

  职业:童生

  技能:四书五经入门(残缺)、松风剑法入门(残缺)”

  接着,一行红字出现在资料框上:“任务:拯救叶苏儿(完成80%),技能点+1,在裴子云视线移过去瞬间,一道信息传进脑海。

  “这是可以加点?”裴子云大喜。

  来到这陌生世界,就算是裴子云,也不由油然生出不安全感,只是硬是被压住,但是随着搏杀,急迫感也越来越重。

  现在,他终于略放松了下,当下就不假思考,直接在松风剑法入门(残缺)上就是一点。

  “嗡”裴子云直接感觉,一股淡淡的暖流出现,迅速在身体内循环一下,但转眼消失了,而松风剑法的入门(残缺),变成了入门。

  这变化不过是一瞬间,这时叶苏儿却似乎有些迷惑,这时抬起首,呆呆的看着裴子云。

  对她的疑惑,裴子云没有多说什么,只是轻轻说:“我跟村里猎户儿子是师兄弟,他会些武技,曾经看他练习,所以学了一些。”

  裴子云,摸摸了叶苏儿的脸,这样说。

  叶苏儿不由身子一颤,闻着裴子云身上的血腥,将脸贴在胸口,感受着心脏和温度,就算裴子云说的轻松,但她对裴子云是再熟悉不过,这样的勇气和凶悍,是对自己的爱吧,叶苏儿说不出话来。

  银白色的月光,照亮着参差不齐的村落。

  远远看去,可以看到今晚的卧牛村不一样,村长处灯火通明,点着好几根火把,人来人往。

  “裴哥哥,你说那些阿姨婶子,平时人那么好,怎会突就变成这样子。”叶苏儿轻轻说着。

  她们所有的人,撕下了平日和善的伪装,都在逼她,不去黑风寨,她就是全村的罪人。

  “裴哥哥,我刚才特别害怕,害怕再也见不到你了。”叶苏儿依靠在裴子云的胸口,眼神带着惊恐,害怕的说着。

  “别怕,事情已经过去了,我们现在就回村。”见着叶苏儿还有些害怕,裴子云淡淡的说着:“她们也是为了自己生存。”

  “我们可以理解,但是不应该善良到认可。”

  “不过,现在我们还得回去,先当这事没有发生过一样,别怕,我已经杀了这些山贼,他们现在不会送你去黑风盗,我的老师也有些影响,你可以托庇于他。”

  “至于别的,我自然会解决。”说着,裴子云伸出手轻轻将叶苏儿的头发拂到了耳后,露出了长发下精致的侧脸,小小的鼻尖,秀眉弯弯,眼睫毛向上微微翘卷,稚气的面容,不由的痴了。

  “嗯!”叶苏儿应着,两人就到村里,人影潜入了自己家里。

  卧牛村

  山里太阳总是出的早一点,红彤彤,渐渐从山下露出眼睛一样,整个天地都被带来了一片光明,天亮了,村子里的公鸡,打起了报晓。

  村长是个中年人,四十上下,看着米袋,昨晚上带着人,总算是把这些黑风盗要的粮食货物都备齐了,心里不由松了一口气,今年这日子就算过去了,可以太平一阵子。

  就在这时,一个老妇人走了进来,走到了村长耳侧,对着一阵窃窃私语,村长点了点首:“人还在就好,你们看住她,没有她,这些山贼必不肯罢休,到时就大祸临头了。”

  听到村长这么一说,老妇人一惊,连忙点首。

  天色渐渐亮了,山贼原就是早上就要货物,但此刻已日上三更,依然没有来,不由都觉得奇怪起来,都是踌躇,不知道发生了什么。

  这天一亮,许多人胆子就大了,张大山就说着:“村长,我去看看出了什么情况,这些土匪就是求财,每年都会来村里收粮,也不愿意结下死仇,我和他们也会过面,去看看应该不会有事。”

  “嗯,这些人一般都会歇息在村外的庙子里,平日里也没人去,你去寻一下,客气点。”

  张大山应了,就出了去,抵达破庙。

  见着庙门大开,里面没有响动,就伸着脑袋往里面一瞧,这一看就惊呆了,只见两个黑风盗已被人砍杀,一个被竹枪捅穿胸口,割断脖子,一个则是一刀把脑袋给砍了,脑袋滚在地上。

  张大山木人一样呆着,一阵凉风吹着一个小木屑打在肩上,他才打了一个激灵,才意识到眼下可怖的情况并不是梦,顿时一下子清醒过来,吓得手脚并用,就爬了出去。

  到了外面,张大山才透一口气来,心怦怦狂跳,耳鼓乱鸣,头晕目眩,强撑住身子奔了回去,见着村长,就一声怪叫:“不好了,不好了。”

  村长见这神色,顿时两腿一软,问:“怎么了,你要吓死我们么?”

  张大山这时还有点清明,拉着村长到隐蔽处:“村长,那几个黑风盗的人,来不了,这会全死了,被砍死在庙里!”

  村长顿时惊呆了,眼睛直直,一阵风吹来,村长浑身一颤,颤声说:“这是真的?别是你作梦吧!”

  “村长,你去看看就知道了。”张大山看了一眼旁人,压低了声音说着。

  村长看了看天,良久,不言声起身就去,奔到了破庙,只是一眼,就身体摇晃着,入目的是两具血淋淋尸体,却没有看见贼首,心中只道大祸临头。

  “祸事来了,我们卧牛村完了……”

  …………

  再过一刻,整个村子都震动了,人来人往,这时也顾不得叶苏儿了,叶苏儿侧耳听着外面时断时续的议论声和哭声,脸色担忧。

  “苏儿,不要紧,只是看见了山贼死尸而已。”

  “我是书生,村里想不到是我杀了,波及不了我,只是你却有些麻烦,不过我的恩师赵先生,就在村子蒙馆教学,为人仗义,此次大难,送你去先生那儿,先生仁义,必定护我们周全。”裴子云这时洗了个澡,穿着衣服出来。

  叶苏儿听了,不禁欣喜,又有些担忧:“要是先生觉得我只是一介女流,不愿庇护,又如何是好。”

  “如果先生不愿意,我就带你远走天涯。”裴子云眼神闪着明亮的神光,坚定的说着:“断不会让你落入贼人之手。”

  “嗯”叶苏儿轻轻答了一声。

  赵先生居所是在一处竹林,离着村子有些距离,偏局一偶,就不必躲着,携着叶苏儿的手,裴子云大步向着赵先生家而去。

  竹林广大,从远处一看,宛是一片竹海,先生因此喜爱此处,将自己的竹屋筑在这里。

  赵先生正在院中小酌。

  小桌上有一盘清炒的腊肉,没有放什么油,也清香扑鼻,还有一盘豆腐,上面就随手撒了几根葱,豆腐上面煎的焦黄里嫩,显得极其的诱人,此刻先生正举着一杯清酒,用着长袖略遮拦,饮下一盅。

  饮完一口清酒,正夹起一块腊肉,这时见着一男一女进来,定神看去,原来是自己的学生和一位少女。

  “原来是子云,站着作甚?坐吧!”

  叶苏儿看过几次赵先生,这时心情不同,又仔细打量,见这中年书生穿着青衫,中等身材,长方脸,两道漆黑的眉,眸中精光一闪,使人不敢正视,她心里不由就是一跳。

  裴子云却不坐,他心情很复杂,获得原主记忆,他自然知道,此人就是松云门长老,自己本有许多机会修炼道法,可是原主却很迂腐,认为这些都是“子不语怪力乱神”,自然就没有了缘分。

  因此这赵先生也就是教点儒书,日后原主用了梅花盗取道机,还是入了此人之门,却只是记名弟子,一步差,步步差,想来不胜感慨,而时间到了现在,怕是积寒已深,难以挽回了,当下躬身:“恩师,这次我是求助来了。”www.bolUOxS.Com
网站地图导航:1 2 3 4 5 6 7 8