盗天仙途 第三章 丛林

作者:荆柯守书名:盗天仙途更新时间:2017/01/01 09:11字数:5390

本站域名 www.boluoxs.com (菠萝小说) 手机访问 m.boluoxs.com
  “嘿,三当家我可没骗您,以前我们索粮时,就住在这里,这庙子里面还有厢房,四周五米都是空地,厢房里有几间房,晚上都可以睡的安稳,明一大早养精蓄锐,就可以去接受货物和女人,嘿嘿!”说完笑了两声,显得很是猥琐。

  三人走进庙里,庙很大,除了破点。

  前面是一个殿,到后院就是几个厢房连在一起,中间还有个花坛,花坛早荒废,里面长满了半人高的灌木。

  中年山匪略搜查,发觉没有这古庙没有人迹,就吩咐:“你守夜,下个半夜替补,认真点。”

  说完,自己大摇大摆进了厢房,发现厢房床早已坏掉了,只有一些干稻草堆在里面,就弄了些柴火,堆在一起,燃起篝火,踢开篝火周围稻草,就酣睡起来。

  夜晚有点冷,守夜的山匪哪肯这样挨冻,同样就着篝火,坐在一侧,无聊的偶尔四周观望下。

  裴子云没有发动,静静等着。

  一是等里面二个山贼睡着,二是等着守夜的山贼疲倦。

  这时火光中,这山贼看上去衣服脏污得发了黑,无聊的打着哈欠,突此人似乎要撒尿,走到了墙角处。

  裴子云立刻深吸了一口气,悄悄摸了上去,瞬间,就刺了上去。

  “噗!”

  竹尖虽并不锋利,但刺穿人其实轻易而举,这山贼只觉得心口一痛,低头一看,只见一根竹枪从胸口刺过,嘴动了动,就要大声叫喊。

  这时,一道柴刀就这样从喉咙划过,只听噗嗤一声响,划断了其下的气管,喉管,颈动脉,鲜血四溅。

  裴子云清晰的看到,这山贼身躯陡弹起,再重重跌落,死鱼眼睛外凸,落在地上发出闷哼。

  裴子云没有说话,现在这声音是无可避免,擦了擦脸上的血,就是杀了一人,杀前还觉得满腔的愤怒,只是杀完后,有点想要呕吐。

  “还有两个!”杀了此人,裴子云眼睛闪过一道亮光。

  就在这时,正在酣睡的一个山匪,半夜突醒来了,看了外面的月光,估摸了下时间,是轮到自己守夜了。

  摸了摸刀,起身动了下筋骨,就准备去换岗,来到门口,只见篝火的一个山匪,此刻坐在那里,脑袋搭拢,似乎已坐着就睡着了。

  “哎,起来换岗了。”说着就过去,但立刻觉得不对,这浓郁的血腥味。

  “杀!”裴子云竹枪就刺了过去。

  “噗!”这山匪,反应迅速,却是反手一刀,就砍向了这竹枪,立刻就将这竹枪砍断了半截。

  就在这时,一刀向着脖子砍了过来,这样刀光,亮到他的眼,隐隐只能看见一个身影。

  这山贼不由舔了舔舌,一侧身,就避过刀,狰狞一笑,就冲了过去,已看见来人,大喝:“小兔崽子,给爷爷去死!”

  这是叫醒三当家!

  才走了二步,这时,突脚下一绊,还没有来得及反应,就跌了出去。

  “是绊脚绳!”山贼立刻反应过来,这是村民经常狩猎动物的方法,但这时只闪过此念,就见刀光一闪,噗嗤,划过了脖子,鲜血自这个匪徒的喉咙里喷出。

  “砰!”尸体重重摔到在地,惊起了灰尘。

  “谁?”

  中年山匪在外面吆喝时,就已醒了,当这个山匪摔到在地时,就已完全惊醒过来,下意识就一摸刀,拿着就冲了出来。

  只一看,自己带出来的两个人,都躺在了地上,鲜血淋漓。

  而远处一个身影正在逃,已到了墙外树林,身影并不大,很瘦小,拿着竹枪和长刀,已进入了树林。

  “小兔崽子,杀我黑风盗,还想逃走,去死吧!”中年山贼只是一看,就知道发生了什么事,面孔顿时扭曲,双眼变得血红,一下子就冲了上去。

  裴子云回首一看,就发觉了中年山贼已跟了过来,这样速度,可不是原来两个被杀的普通土匪能比。

  前世因村里交出了少女,因此没有见过这中年山贼的力量,现在一看,果是悍匪,这次犯了大错,被追杀了上来。

  只是几个呼吸,后面的人就跟了上来。

  “混蛋,我可是有着道法!”裴子云冷冷一笑,原主学过道法,自己虽没有专门修行过,可有一些技巧,是连普通人都能施展。

  当然,这威力很小,可在这林中,只要稍有迟缓,就可将这中年山贼禁锢击杀。

  “足绊!”

  连连呼吸着,眼见经过一处枯藤,裴子云对着一指。

  这法术在记忆里很深刻,其实是一种伎俩,只需要普通人身上的一点灵慧就可使出,就可绊住这中年山贼,自己杀之。

  可下一瞬间,裴子云表情凝固,枯藤没有丝毫没有反应。

  “去死吧!”后面的中年山贼狰狞的笑着,一刀就砍了过来,裴子云不假思考,一个就地翻滚,几缕头发斩断,身躯扑倒在地,滚进了丛林。

  裴子云目光余光扫了跟进来的黑风盗中年山贼,身体毫不迟疑的一滚,自灌木的一端就穿了过去,只见这些灌木丛里,尽是些刺,一些落叶焦黄,也随之落在其上。

  裴子云穿过灌丛,看了一眼追来黑风盗,头也不回,就往山中逃去,山中树木林立,阴影密布,只要拉开三十步距离,夜晚密林就是最好掩护。

  一入山林,黑风盗立刻觉得不对,入目满是灌木,夜晚有点看不清楚,只看见入目的灌木丛并不是很高,才碰到刺,就有一种钻心痛,被阴影下灌木从刺伤了。

  狠狠的拔掉扎在腿上的一根木刺,嘴角咧着轻呼了一声,抽出刀子,就是几个劈合,只见灌丛立刻被割断,四散倒地,林中有一些月光透过,这灌木下的密刺就露了出来,密密麻麻。

  裴子云连回首都不回,疾奔而去,此刻已过了三个呼吸,拉开十五步距离,在密林掩护下,背影越来越远。

  这中年山贼,眼神就是一冷,上去就是一劈,随手将挡路的灌木劈开,追了过去。

  裴子云大口喘息,这具身体真是虚弱,不过区区短暂的暴起袭杀,奔逃,此刻手臂已隐隐作痛,肺部也变得火辣辣,裴子云熟悉这里,在山村,即便自己考上了童生,但因家境贫瘠,也需要时不时上山,帮着家里,弄点蘑菇,柴火,或者野菜补贴家用。

  也因这样的劳作,时常山中来往,这才有了一合之力,奔逃袭杀,此刻虽血勇依在,却已举步艰难。

  中年山贼,已跟了上来,不过七八步的距离,虽中间隔着灌木,不敢乱跑,劈来追上来,但最多就是两三个呼吸就要追上,近了,只听裴子云气喘吁吁,心中刹那大喜,这厮力竭了,这样转念,举刀就扑了上来。

  五步,四步,三步。

  “近了,去死!”一步,两步,手中长刀就劈了下来,寒光一闪。

  这时,突脚下又一个踉跄,似乎被东西绊到了,原本顺畅砍出去的刀,瞬间就偏了,旁侧的一棵树,手臂粗的树木,被一刀两断,倒了下来。

  “狡诈!”一看却是一个横木,想必是奔中不动声色踢过来。

  裴子云喘息着,这时打了一个滚,举刀就要砍去,一看,只见中年山贼眼神回望了过来,手中刀一动。

  裴子云一惊,只见山贼这刀一侧,光正反射过来,照射到了眼睛上,刺得眼睛发疼,瞬间模糊了,心中一惊,一个驴打滚,猛地睁开眼,入目尽是被斩断的灌木和树,此刻几根手臂大小的树木倾倒,挡在了山贼面前。

  好机会,裴子云心中一喜,反手按地,一个起身,奔逃而去。

  就在刚才,原按照裴子云的计划,应是绊住这贼首,就在古庙袭杀山贼一样,将其斩杀于刀下,但这人刀法居这么凶残,反应这么迅速,就在自己想要反杀时,被刀光迷糊了眼睛,这人果是历经厮杀的老贼,不能以普通手段对待。

  …………

  夜色渐深·卧牛村

  人声渐息,但是门口不远,还是有几人盯着,显是防备她逃离,只是两个院子相连,片刻,一个人贴着墙,溜到了对面。

  “裴哥哥……你在哪里?”叶苏儿进了屋,瞬间幽暗下来的环境让她脚步顿了顿,虽她知道自己的裴哥哥并没有力量拯救自己,可……她还是抱着一丝希望……哪怕再见一面也好。

  没有回答,没有声音,她俏脸渐渐没有血色。

  突然之间,她想起了很小时近似的场景——寒夜赌气离家出走,掉进山里的猎人陷坑,陷坑太偏,夜里搜索的大人几次都错过了去,她哭啊,哭啊……

  听着远山狼嚎的恐惧,晨光微亮,一个男孩趴在陷阱,声音有些沙哑,她是后来才知道因狼群经过这里,大人都已放弃,只有男孩还在黑暗中摸索着,与她听着同样的狼嚎,没有放弃找到了她……

  不过男孩太笨了,竟跳下陷阱一起蹲着,让她只记得喊“傻瓜”来宣泄恐惧,以及那安心。

  现在,连这感觉也没有了么?

  她这时睁开眼,颤抖的手迟疑了下,对着房门一推。

  月光下,没有人睡着。

  见不是裴哥哥故意不理自己,她血色渐渐回来,连连在房间内找着:“人呢?刚才还在!”

  寻了片刻,盯着一处,突想起一念,她突脸色煞白:“柴刀不见了,不,难道裴哥哥是去了……”

  她再也没有任何迟疑,踉跄而敏捷的潜在阴影里,向村外冲去。www.bolUOxS.Com
网站地图导航:1 2 3 4 5 6 7 8