盗天仙途 第一章 穿越

作者:荆柯守书名:盗天仙途更新时间:2016/12/30 09:12字数:5463

本站域名 www.boluoxs.com (菠萝小说) 手机访问 m.boluoxs.com
  卧牛村

  夜很静,月光透过了树木,散在地上。

  张大山立在瞭望台上,周围都扎着篱笆,刺树以及泥墙,形成了村子最基本的防护,他穿着一身薄衣,背后有一张短弓。

  虽是初春,但寒意入骨,此时张大山望着天:“看这情况,明天又没有雨了,这庄稼怎么办呢?”

  “而且前些日子,黑风盗还要求村里纳粮。”想到这里,张大山脸上露出了一丝焦急。

  春来无雨,庄稼都奄奄一息,经过黑风盗还要勒索,这怎么得了?

  张大山正焦急着,突一怔,取下了短弓,倾耳而听,眼睛露出警惕的光。

  半刻,一阵马蹄声从远处传来。

  张大山仔细看去,就倒抽一口凉气,心砰砰砰的跳着,不假思考,就撞了挂在瞭望台上的破钟。

  “不好了,不好了!黑风岭的山贼近村了!”

  这一声钟声突响起,打破村庄宁静,就油锅里突倒进去了一碗水,沸腾起来,只听杂乱脚步声,灯亮起,村子惊动了。

  山贼到来的消息就传到了全村每一个角落,村子里老弱妇孺都慌了起来。这些土匪,前几个月我们村才给了粮食,今天又来了,几个妇女一边低声骂着,一面相奔告走。

  “快藏钱,藏女人。”

  妇孺在紧张的收拾着家里,吩咐自己儿女赶紧躲起来,而青年男子,都带着柴刀向着村口聚集而去。

  而除了普通村民,有几个人则在村长的带领下,向着村口而去,个个身强力壮,手上拿着的不是柴刀,而是长刀和猎弓。

  “村长,在那里!”张大山指着,只见数人看去,墙外数个山贼不急不徐的靠近,带着笑声和聊天声,向着村子而来。

  越来越靠近,火把下照亮的正是黑风岭上山贼,这些山贼喜穿黑衣,且在衣服上绣出一只狼,所以才能这么快的认出人来。

  一个中年山贼在中,周围二个山贼看起来都是隐隐以他为首,他面容消瘦,身着一身黑衣,就算这时说笑,火光下,一双眼睛也是冷冷的带着寒光,刀子一样,似乎看谁就要往谁身上剐下一大块肉下来。

  “哈哈哈,三哥,我们久在山上,这卧牛村我们一年来不了几回,今天一看,这卧牛村看起来倒是很富裕啊!”

  说话的是一个大汉,他用着一种生冷目光打量着惊醒而爬上泥墙的村民:“都能建瞭望台和泥墙了,看来每年让他们交的粮食应再多一点才是,去年上供的那些,远远不够啊!”

  仅仅只是三个人,就逼迫的整个村子面临大敌。

  “还有谁没有到?”村长皱着眉,扫看四周,这种情况,打不打是一回事,所有男丁都必须出阵,又是一回事。

  “都来了,除了裴家寡妇那小子,是童生,读书人,现在还病着。”

  就在这时,泥墙下,中年山贼毫不畏惧的奔出,对着村人大笑:“你这贼村,敢向爷爷射箭不?”

  …………

  一片喧哗在黑暗中响着,又渐渐清晰,人奔豕突,有人惊叫着:“贼来了,贼来了”

  “村里的人听着,交出今年的钱粮,交出村的美人”

  “刚刚交了税哪里还有钱,求求大爷……”

  “少啰嗦,要么交钱交人,要么射死我们,看我黑风盗是不是踏平你们,杀个鸡犬不留!”

  什么声音?

  少年睁开眼,天光淡淡,顶上是一根悬梁,老式土瓦,迅速扫了眼周围环境,墙壁土坯有些裂隙,填塞些草防止漏风,还有冷风灌进来,窗户纸糊,现在还有这样贫困的山村,自己在哪?

  一想到这个,额就一阵阵说不出的酸胀,大脑掏空,一时间空白……比宿醉更痛苦一万倍,深入灵魂,整个世界都面团一样撕裂和融合,额上不断冒着冷汗,大口大口喘着粗气,只听外面陆续传来的信息。

  “不能打,不能打,黑风盗有上百人呢,就交出她吧,村长大人,她不过是一个孤女!”

  “哎,哎,老朽没脸见她爹娘……”

  吵闹混乱声还在继续,一种感觉刺激着少年生存本能,翻身下床,动作不顺畅,久病卧床重新掌握自己身体一样,发现鞋子是布鞋,千层底,很小,自己穿着单薄的灰旧衣衫,质料摸起来粗糙,棉麻,针孔是手工……

  怎么描述它?

  汉服糅合了少数民族风格的某个陌生变种,说是戏服,又浆洗得很干净,古怪感挥之不去。

  这样想着眉心一阵刺痛,锁着的东西要出来,而外面还在吵吵吵。

  “苏姑娘快开门!开门!”

  “苏三!你今天是不开这个门,也得开,隔壁裴子云那小子病着护不住你……”

  声音的熙攘逐渐到了隔壁,混乱嘈杂,七嘴八舌,说的话也是带有西南方言味道,少年却本能可以听懂,一阵人影在门缝里晃过去,脚步声的规模听起来大概有二三十个人,乱成一团,他皱眉喃喃:“……在拍戏?”

  没想明白情况,听到外面有在拍门声,少年过去开门,身体感觉一下恢复,信号在四肢肌肉传来,举手投足有种久违的活力,且奇怪的是视力清晰……似是灰蒙蒙的眼镜摘下来看到雨水的世界。

  这时,就想起些,少年低头看向脚下的鞋子……鞋子里的脚,白嫩嫩,这不是自己的脚,而似是女人的脚。

  “我去……”

  下意识摸了摸胸,稍松口气,脸色古怪起来,举起手在眼前看着,这是少年的身体,更强壮些,干过农活,虎口有茧子,或还握过刀……懵了几秒,目光扫过柴火堆,一柄柴刀插在木柴上,锋刃刀口雪亮。

  啪——

  推开门,隐隐看见远山,这是一个小村庄,背靠一个山坡而建,到处是奔跑的村人,村民簇在隔壁拍门,在劝一个女人出来,她没有出来。

  大姑大妈七嘴八舌劝说:“叶苏儿,去了黑风岭就是吃香的喝辣的,你别怕”

  “怎么没声音”

  “少和她废话,姓叶的不识抬举,外来户,家里又克死了没有别人,干脆撞门绑她出来!”

  “呦,她在里面还拿着剪刀!”

  “嘘,小声点别惊了隔壁,那小子和叶苏儿有点私情,脑子一热可是什么事都干得出来,是个童生呢,读书人!”

  “穿越了?”一条小虫在竹叶间垂丝落下,爬过人形雕塑的少年脸颊上,并没有将他当活人,他的脑在嗡嗡炸着。

  而在这时,似乎人群中谈论刺激了隔壁的女孩,她嘤嘤哭泣,声音非常轻柔,但声音却蓦让人熟悉,穿过人群与竹林,落在少年的耳中那样清晰:“云哥哥……”

  这个声音成开启原主记忆宝藏的钥匙。

  “轰!”

  “我许愿——保护我爱的人,向夺取自己一切敌人复仇,以及给这修仙的乱世还一个清平……”有人幽幽的说:“继承我一切的同名者,你脑海里的系统,很有意思,要想获得我的梅花,就完成我的任务吧!”

  “嗡——”

  眉心一阵刺痛,身体僵硬,呼吸都停住了,月光垂下幽幽竹叶,照在少年饱满的额上,在眉心印堂,突浮现出透明梅花虚影,其中一瓣若隐若现,呼之欲出。

  “不!”记忆,这样熟悉而陌生,无数记忆蜂拥而来,直到一道血光。

  身子一抖,少年下意识的摸着脖子,又沉入了回忆中。

  这是一场漫长的梦,一个人的人生。

  和自己一样,叫裴子云。

  这是一个有道法的世界,原主天生拥有灵宝,却因愚昧、软弱、矫情而蹉跎五年,好不容易入了道门,却被敬爱的大师兄出卖……无数记忆不断涌来。

  “天生灵宝?被夺了金手指,还剩一些灵根?许愿重生?所以我应着许愿来到了原主十几年前?”

  “时光倒流啊!”

  身体很酸软,头很疼,疼要裂开了一样……无数的记忆不断重组,形成着的灵魂,一个个情感加入着,有爱,有恨,有绝望,有期待。

  眼前的就是叶苏儿。

  “现在被叶苏儿刺激苏醒了?”

  叶苏儿青梅竹马……离散多年,在规矩森严宗门中再见,相互无法忘怀,少年有些惶恐又颤栗着接受这样一片情感……她的过去未来、她的身体灵魂

  记忆继续推进,最后凝固在死亡瞬间,宿敌当前,梅花与根相连,在眼前绽开,雷光炸过,所有变成虚空,他……不,原主许了愿。

  “轰!”

  突然,眼前出现一个小小白梅,并迅速放大,变成一个半透明资料框,带着淡淡的光感在视野中漂浮,数据在眼前出现。

  姓名:裴子云

  权限:无(寄生)

  生命种族:人类

  职业:童生

  少年看上技能,模模糊糊,但盯着看,就渐渐越来越清晰,是二个灰白色符号,看上去是一本书和一把剑

  符号出现瞬间,心中自然浮现一行字。

  “四书五经:入门(残缺)”

  “松风剑法:入门(残缺)”

  接着,一行红字出现在资料框上:“任务:拯救叶苏儿。”

  透明虚影梅花在少年眉心之间一动不动,稍瞬竹叶缝间的月光移开,梅花消失,似从不存在过。www.bolUOxS.Com
网站地图导航:1 2 3 4 5 6 7 8