三国之雄霸天下 章节目录 第77章 将计就计

作者:东一方书名:三国之雄霸天下更新时间:2015/06/15 10:31字数:3012

本站域名 www.boluoxs.com (菠萝小说) 手机访问 m.boluoxs.com
  王炎砍掉郭元益的脑袋祭旗出征,一千精锐直奔开阳县。这一千精锐,包括了王炎从南城县带来的一百精锐,以及王炎身边的十八亲随。

  这一次,羊雅妃被留在了县衙,没有跟随前往。

  入夜后,军队扎营。

  中军大帐,王炎和黄忠相对而坐,分析这一战的形势。

  管亥麾下的黄巾贼过万,虽然真正战斗力强的只有三千余人,可兵力上仍然优于王炎。想要一战击败黄巾贼,有很大的难度。

  故此,必须寻找合适的方法才行。

  王炎神态严肃,说道:“关于这一战,我是这样考虑的。先,我们和开阳县城内的官兵取得联系,了解清楚情况,以及约定了攻击的时间,再起攻击,同时夹击管亥。如果仅仅倚靠我们麾下的一千士兵,恐怕力有未逮。”

  黄忠说道:“主公言之有理,只是派遣到开阳县的人,该选谁呢?”

  王炎道:“我亲自走一趟。”

  黄忠顿时愣住,王炎亲自前往,存在很大的风险。

  王炎解释道:“军营里面,除了你之外,其他的人无法承担起这个任务。而军队需要你来坐镇指挥,所以只能是我亲自走一趟。”

  黄忠轻叹了声,道:“主公要前往,把十八亲随带上。”

  王炎微微颔,他肯定是要带士兵的。

  “报!”

  营帐外,传来士兵的禀报声。

  “进来!”王炎吩咐道。

  营帐门帘卷起,士兵走进来,恭敬的禀报道:“大人,营地外有一个自称黄召耳的人求见,说是要投奔大人。”

  “请!”王炎吩咐道。

  士兵去传达命令,不一会儿,一名身材魁梧的汉子走了进来。

  见到坐在主位上的王炎,汉子拱手道:“草民黄召耳,拜见王县令。”

  王炎摆手道:“坐!”

  黄召耳拱手道谢,便依言坐下。

  王炎问道:“壮士哪里人?”

  黄召耳回答道:“草民开阳县人。”顿了顿,黄召耳主动说道:“管亥包围开阳县,家中老母也被黄巾贼困在城中,性命堪忧。今日草民得知王县令率兵救援,特来投奔。”

  王炎说道:“黄壮士来投奔,本官感激不尽。有黄壮士这样熟悉开阳县的人从旁协助,击败管亥的机会又大了不少。”

  黄召耳道:“这一次来,草民还有一事禀报县令。”

  “什么事?”王炎道。

  黄召耳回答道:“草民现黄巾贼的一个致命缺点。”

  王炎眼中闪过一抹精光,问道:“什么缺点?”

  黄召耳握拳道:“在开阳县北方十里外,有一处山洼地带。其地形三面环山,易守难攻。管亥率军包围开阳县,携带的粮食都屯放在里面。只要县令率军攻入其中,一把火毁掉所有的粮食,黄巾贼将不攻自溃。没有了粮食的黄巾贼,人心涣散,便没有威胁了。”

  “好计谋!”王炎抚掌大小,脸上流露出狂喜之色。

  他忍不住道:“我正愁没有灭掉黄巾贼的办法,尤其是兵力悬殊的情况下,更难取胜。如今黄壮士带来了消息,解决了我所有的问题。”

  黄忠眼神锐利,插嘴道:“主公,卑职有话询问黄壮士。”

  王炎点头,摆手示意黄忠问话。

  黄忠目光盯着黄召耳,一脸质疑之色,问道:“你是开阳县的,可有证明?”

  “没有!”黄召耳摇头道:“我是因为外出访友,才躲过了黄巾贼的包围。但回来的时候,管亥就包围了城池。我进不了城,无法证明。”

  黄忠又问道:“你什么时候现了储存粮食的地点?”

  “管亥刚围城时,我就得到了消息。”黄召耳眼神认真,信誓旦旦的说道:“我得到的消息,绝对货真价实。只可惜我知道了消息,却一直没有机会进城,而开阳县也一味的防守,我无法把消息告知开阳县,只能找王县令。”

  黄忠沉吟了许久,道:“大人,卑职以为不合适。”

  “为什么?”王炎很不满的问道。

  似乎,对黄忠武断的判断,觉得不合理。

  黄忠沉声道:“黄召耳口口声声说是开阳县的人,可谁不知道呢?他来历不明,万一是黄巾贼假扮的怎么办?”

  黄召耳反驳道:“王县令,事实胜于雄辩。是真是假,只需要派人去开阳县北面的粮仓打探消息即可。如果真实,再依计行事不迟。”

  王炎一脸赞同的神色,说道:“我赞同黄壮士的话,打探一番,便可以知道粮仓的真假。如果是真的,我们就立即行动。如果是假的,再论其他不迟。”

  黄忠张了张嘴想要劝说,可见王炎神态坚决,轻叹道:“就依大人的安排。”

  王炎看向黄召耳,道:“黄壮士,黄忠怀疑你消息的真假,那么,你带着他去打探。你看如何?”

  “可以!”

  黄召耳拍着胸脯应下,他对这根本不担心。

  王炎又道:“我们距离开阳县,还有大半天的路程。黄壮士下去休息,明日一早,随军队一起赶路。等军队逼近了开阳县后,便前往打探。”

  黄召耳道:“草民遵命!”

  王炎喊来士兵,带着黄召耳下去休息。

  黄忠这时候道:“主公,卑职仍然觉得这件事儿透着蹊跷。早不早晚不晚的,偏偏在这个时候,黄召耳来报告消息。这其中肯定有问题,就算去打探消息,看到的可能也只是表象。”

  王炎问道:“你为什么这么肯定?”

  黄忠郑重的说道:“即丘、临沂两县先一步抵达开阳县,既然黄召耳知道消息,在那时候,黄召耳就可以告知两县的县令。如此一来,管亥必败无疑。令人怪异的是,临沂、即丘两县的县令率军杀来,都败了。”

  顿了顿,黄忠又道:“主公可能会说,黄召耳没有机会接近两县县令,我认为肯定有的。所以,卑职大胆进行假设,卑职认为黄召耳之前就利用了这个消息,诱骗即丘、临沂两县的军队前往储粮的地点,然后伏击他们。如今,他还想故技重施,诱骗主公。”

  王炎脸上挂着自信的笑容,道:“黄召耳提及地点的时候,说的是三面环山,意味着士兵进入后,便成了瓮中捉鳖。在这样的情况下,我们不知情进入,会被埋伏。可我们有所准备后,那就可以将计就计,反而能把管亥引出来,一举击败。”

  王炎又道:“如果消息属实,我们可以借此机会,一举捣毁管亥的粮仓。如果消息是假的,也可以将计就计。不论消息的真假,对我们而言,都是绝佳的忌讳。”

  黄忠听了王炎的分析,恍然道:“大人已经洞悉了黄召耳的阴谋?”

  王炎轻笑两声,道:“黄召耳来历不明,我怎么可能随意相信他的话。我那样做,只是要让他安心而已。”

  “主公英明!”

  黄忠一脸佩服的神情,眼中更有着期盼之色。
网站地图导航:1 2 3 4 5 6 7 8