三国之雄霸天下 章节目录 第76章 赌注

作者:东一方书名:三国之雄霸天下更新时间:2015/06/15 10:31字数:2885

本站域名 www.boluoxs.com (菠萝小说) 手机访问 m.boluoxs.com
  开阳县,城内。

  琅琊王府,内中三步一亭台,五步一楼阁,装潢得富丽堂皇,贵气逼人。

  此时,大厅中却是争吵声不断,宛如集市一样。

  “大王,管亥只是借一万石粮食。对琅琊国而言,一万石粮食不过是九牛一毛。常言道破财消灾,给他一万石粮食,打他走就行了。唉,即丘县、临沂县兵败,其余各县都胆战心惊,生怕自己也被攻打,情况不妙啊。一旦城破,后果不堪设想。”

  “大王身为皇室的贵胄,天家血脉,一个小小的黄巾贼,就迫使大王求饶,成何体统?粮食绝不能给,事关皇室颜面,不能答应。再者,开阳县城池坚固,城内也有军队。我们纵然无法击败对方,但只要戮力同心,守住开阳县肯定没问题。”

  “守城这么容易吗?万一守不住呢?即丘县、临沂县兵力众多,都是精锐,可是呢?最终还是兵败了。由此可以看出管亥兵力的强大。”

  “现在给管亥一点粮食,管亥自己就退走了。一旦城池破了,先是粮食保不住,其次是百姓要遭殃,最后是皇家的颜面也丢了。大王身为琅琊王,给管亥一点粮食,不过是无关大雅的事情。然而,一旦城破,真的就完了。”

  “大王,下官也认为不能再抵挡下去了。一旦管亥杀入城内,凶性打,局面将不可收拾。”

  “大王身为皇室子孙,焉能向黄巾贼投降。绝不投降,宁死也不能投降。要粮食没有,要命有一条。”

  “不是投降不投降的问题,只是借粮而已。”

  ……

  争论的局面,愈的难以收拾。

  坐在正上方的琅琊王刘容脸上满是愁容,他养尊处优惯了,遇到这样的事情,根本不知道怎么办?尤其是下面的人吵成一团,更是无法处理。刘容目光一转,落在了国相荀威的身上,眼中满是求助的神情。

  琅琊国的政务都由荀威处理,如今出了事情,荀威却没有说话,让刘容心中没底。

  “都闭嘴,遇到一点小事,就吵吵闹闹,成何体统。”

  荀威满脸威严,一开口,便直声呵斥。

  顷刻间,大厅中竟是安静了下来。荀威起身走到大厅的中央,双手合拢,恭敬的朝刘容行了一礼,道:“敢问大王,以开阳县的兵力和状况,再守五日,可否能行?”

  刘容见荀威面色镇定,心中莫名的就松了口气,微笑道:“有国相在,莫说是再守五日,便是再守十天半月也没有问题。”

  “大王谬赞,老臣愧不敢当。”

  荀威依旧弓着腰,略微松了口气。

  刘容才华普通,唯一的优点是信任他,让他放手去做。

  故此,荀威在琅琊国的威信极高。

  荀威略作停顿,又不急不缓的说道:“大王啊,诸位同僚的话,老臣仔细的思考过。只是,老臣有一点想不明白,请大人教诲。”

  刘容坐直了身体,摆手道:“国相请说!”

  对于荀威,刘容也非常尊敬。

  一方面,荀威做事非常的尊敬他,从不倚老卖老,更不会不顾及他的脸面;另一方面,刘容知道自己的能力,而荀威能力出众,他需要仰仗荀威;其三,荀威担任国相多年,他从小开始,便是由荀威教导的。

  荀威说道:“在场诸位,吃、穿都是大王赐予,为什么到了关键时候,都不为大王的未来考虑,反而是先考虑自己呢?”

  一句话,在场的部分官员脸色大变。

  刘容的表情,也布上了寒霜。

  荀威面无表情,继续说道:“一旦答应管亥,粮食由大王给,脸面是大王丢,羞辱也是大王承受。对官员而言,没有半点损失。如果诸位同僚真的是有心帮助大王,可以自己捐粮捐物,让黄巾贼退去,怎的都劝说大王借粮呢?”

  一众人心中都有了一丝担忧,他们都畏惧荀威。

  毕竟,荀威的威望在那里摆着。

  荀威继续道:“大王啊,依老臣看,谁都可以答应管亥,谁都可以借粮,唯独您不行。为什么呢?因为黄巾贼都不满足,这一次尝到了甜头,下一次还会来?下下次还会来呢?说不定,来的不止管亥,更有泰山贼、黑山贼等等。琅琊国富庶,却也承受不住啊。再者,大王身为皇室贵胄,借粮后,怎么立于王座之上?怎么面对琅琊国历代的列祖列宗?”

  刘容猛然点头,眼神渐渐变得坚定起来。荀威的一番话,说到了他的心头上。他看向麾下的官员,尤其是扫过说要给粮食的人,更是眼神不善。

  “大王,我们并不是不愿意抵抗,是因为管亥厉害,难以抵挡。”

  其中一名官员,站出来解释。

  看向荀威的眼神,也带着一抹质疑。不论你说得怎么样天花乱坠,说得怎么样慷慨激昂,都必须解决管亥的问题。

  无法让管亥退兵,一切都是空谈。

  荀威笑了笑,说道:“大王,老臣刚刚得到了消息。阳都县的县令王炎,已经率领军队往开阳县赶来救援。有王炎在,黄巾贼必败。”

  “开阳县令?哈哈,下官记得是荀国相直接任命的官员。此人名叫王炎,刚刚十六岁。他上任半年,什么事都没有做。这样的人,能靠得住吗?”

  官员再次开口质疑,语气更是恶劣。

  刘容的目光也看向荀威,毕竟是十六岁,他也觉得不放心。

  荀威微微一笑,问道:“大王可曾听过泰山贼臧霸。”

  “自然听过!”刘容眼中,浮现出一抹畏惧,说道:“本王听说,臧霸彪悍无比,劫杀了不少的官员。死在他手中的郡守,都有好几个,和管亥应该不相上下。”

  “大王英明!”荀威吹捧了一句,立即又道:“大王可能不知道一件事,王炎担任南城县的县尉不到一月,剿灭了泰山郡南城县的贼匪杜贤。而后,更是击败了纵横泰山郡的贼匪臧霸。有他在,管亥必败无疑。”

  说出这番话,荀威其实也是下了赌注的。一方面,城内的官员人心浮动,局面渐渐失控,他必须要稳住城内的局势;另一方面,是因为王炎的能力很出众,他相信王炎能行。最后,城内也有一股兵力,能参与攻打臧霸。

  三个原因,以至于荀威抛出了王炎。

  官员们听了荀威的话,眼中都有了一丝的期待。

  毕竟,是击败过臧霸的。

  刘容能力平平,却也明白借粮的后果。现在有了一点机会,立即喝道:“国相的意思,便是寡人的命令。自今日之后,再敢说借粮的人,杀无赦。国相,你亲自负责。”

  “诺!”

  荀威拱手应下,嘴角流露出一抹笑容。

  刘容坚定了立场,接下来,他面对的压力就会小很多,事情也好办了许多。
网站地图导航:1 2 3 4 5 6 7 8