三国之雄霸天下 章节目录 第37章 绿漪琴

作者:东一方书名:三国之雄霸天下更新时间:2015/06/15 10:31字数:2895

本站域名 www.boluoxs.com (菠萝小说) 手机访问 m.boluoxs.com
  笑声很低,可院子中敲锣打鼓的欢庆声早已停下。周围的一举一动,全都传入袁术的眼中和耳中。他心中冒火,却无处泄,唯有双眼死死的盯着王炎。那眼神,三分癫狂,三分固执,四分怨恨。

  王炎指着古琴,一字一顿的道:“这张琴,是司马相如的绿绮琴。”

  相传西汉时,梁王刘武请司马相如作赋,司马相如写了一篇《如玉赋》赠给梁王。这片赋词藻瑰丽,气韵非凡。梁王看了后,非常的满意,高兴之下,便把收藏的绿绮琴回赠给司马相如。司马相如又以这张琴,挑动了卓文君的心,一曲《凤求凰》,成就佳人眷侣。

  绿绮琴在后世,被列为四大名琴。如今在这个时代,同样是名声赫赫,甚至远远过蔡邕手中的焦尾琴。

  众人听到王炎的话,全都惊呼出声。如果这张琴真的是绿绮琴,那么王允真的是走了大运,竟然以低价买到了这样一张传世宝琴。

  袁术根本不信,撇嘴道:“绿绮琴在司马相如死后,就已经不知所踪,你凭什么断定。”

  蔡邕作为琴道大家,也看向王炎,等着王炎的解释。

  无数双目光,汇聚在王炎身上。

  王炎轻笑两声,缓缓道:“正因为不知所踪,才能断定是。如果谁家有绿绮琴,还怎么断定呢?古籍记载,绿绮琴通体呈黑色,且隐隐中泛着幽绿,如绿色的藤蔓缠绕于古木之上,因而名为“绿绮”。这张琴通体黑色,纹路正好符合绿绮琴的描述,外观上已经符合了。”

  袁术断然挥手,否定道:“外观相似的琴多得很,要仿造也容易。”

  王炎再道:“关于绿绮琴,还有另外的一些记载。明确的有琴内有铭文曰:‘桐梓合精’。这是记在琴内的,诸位可以观察一下。”

  袁术距离最近,脑袋凑过去,仔细的观察了一番,哈哈笑,猖狂的说道:“这张琴的铭文模模糊糊的,还有划痕存在,无法判断是什么字,更不能证明是绿绮琴。”

  其余众人,纷纷上前打量。

  看了一遍后,都交头接耳,议论纷纷。

  蔡邕查看了铭文后,也被勾起了兴趣,道:“王炎,说说你接下来的推断?”

  王炎回答道:“原本的绿绮琴,琴内的铭文很清晰,但这张琴的铭文已经看不清楚。可恰恰是看不清楚,反而能够有所佐证。”

  “其一,从铭文模糊的长、宽范围分析,铭文的长度恰好是四个字。这样一来,和‘桐梓合精’四个字正好对应。”

  “其二,第二个‘梓’字所在的地方,还可以看到有一竖没有被彻底的抹掉。”

  “其三,最后一个‘精’字所在的地方,也留下了一点痕迹。”

  “最后一点,铭文处划模糊的痕迹斑驳古老,绝对不下于数百年。同时,再从琴本身的纹路、气味儿等分析,也现时符合绿绮琴的。当然,这里的判断需要一定的眼力。”

  王炎神色自信,继续道:“除了以上四点之外,还有更重要的是琴弦的音色。任何一张传世的名琴,音色肯定纯正无暇,且都具备自己的特色。”

  “齐桓公手中的古琴‘号钟’琴音洪亮,弹奏时,犹如钟声激荡,又犹如号角长鸣,豪迈壮阔,令人震耳欲聋,这是‘号钟’具备的特点。”

  “楚庄王手中的古琴‘绕梁’弹奏时,琴音绵绵不绝,余音不断,犹如江河浪涛一浪一浪的,柔中带着刚硬,这是‘绕梁’具备的特点。”

  “‘绿绮’这张琴,它的琴音和司马相如的辞赋相得益彰,交相映辉。司马相如的辞赋瑰丽宏大,气势磅礴。‘绿绮’的琴音瑰丽磅礴,华丽大气,音色纯正,正好能佐证。”

  王炎伸手在琴弦上拨动,叮叮琴音,骤然奏响。

  琴音纯正,令人沉醉。

  王炎一番话说完,再看向袁术,笑吟吟的道:“袁公路,听明白我的话了吧?我说要处理一下你的事情,就是要提醒你,不要因为你的浅薄,糟蹋了这一张传世的绿绮琴。”

  袁术眼神飘忽,强自说道:“这是你的判断,谁知道这琴是真是假?”

  “老夫断定,这是真的绿绮琴。”

  蔡邕突然开口了,他搓了搓手,眼中也浮现出一丝激动。

  能看到绿绮琴,无憾矣!

  袁术知道蔡邕的身份,尤其蔡邕作保,就算眼前的古琴不是绿绮琴,也会变成绿绮琴。袁术哼了一声,道:“王炎,算你走运。”

  大袖一拂,袁术直接往外走。

  当着羊家人的面,王炎也不好阻拦,便任由袁术离开了。王炎目光落在严宿身上,道:“还得多谢县令告诉袁术这把琴不值钱,否则,我也无法现它是绿绮琴。”

  袁术还没走远,听到王炎的话,一个趔趄险些摔倒在地上。

  连带着,严宿也被他在心里骂了一遍。

  严宿倍感尴尬,尤其是听着王炎夸奖的话,像是吃了苍蝇一样,怎么都难受。可他还得为自己的儿子求娶羊雅妃,只得留下来。

  这时候,羊续说道:“既然是绿绮琴,王炎,这张琴我不收。”

  如果是一般的礼物,羊续可以收下。但如此贵重的礼物,还是当着这么多的人面鉴别出来的,羊续不能据为己有。

  王炎摇头道:“送出去的礼物,不能收回。琴是家父送出的,便不会收回。”

  王允点头说道:“犬子的话,就是我的意思。”

  此刻,王允心中像三伏天突然淋了一场大雨,浑身舒坦。

  羊续再一次摇头,道:“绿绮琴价值不可估量,王炎,你收回去。”

  王炎神色坚定,道:“如果兴祖先生执意不收,我只能当中毁掉这张琴。已经送出去的礼物,不论价值如何,我都不会收回。”

  双方僵持不下,一个不愿意收下,一个不愿意带回去。

  这时候,费氏开口道:“王家一番好意,老身就收下了。”

  蔡邕哈哈一笑,接过话道:“今天是老夫人的寿辰,又遇到绿绮琴现世,堪称双喜临门。老夫毛遂自荐一次,用绿绮琴弹奏一曲,为老夫人助兴。”

  “好!”

  费氏兴之所至,直接答应。

  蔡邕先认真的洗了手,又在琴架旁边焚香,才开始弹奏。一曲《高山流水》,缓缓从蔡邕的指间流淌出来。绿绮琴的音色纯正无暇,再加上蔡邕琴艺高。这一琴曲,听得人如痴如醉,所有人都沉醉其中。

  琴音停止,现场鸦雀无声,谁都没有率先开口,似是怕打破了这一刻的美丽。

  好一会儿后,称赞声接连响起,此起彼伏。

  费氏吩咐人收起绿绮琴,目光环视众人,缓缓道:“趁着老身庆生这个时间,老身还想再做一件事情。那就是此机会,给妃儿挑选一个如意郎君。”
网站地图导航:1 2 3 4 5 6 7 8