三国之雄霸天下 章节目录 第35章 搅屎棍

作者:东一方书名:三国之雄霸天下更新时间:2015/06/15 10:31字数:2781

本站域名 www.boluoxs.com (菠萝小说) 手机访问 m.boluoxs.com
  王允被问询,儒雅淡然的脸上有了一丝的紧张。

  他准备的礼物和玉珊瑚相比,却是一个天上一个低下,不能相提并论。然而,当着所有人的面,王允不可能拒绝回答。王允提起一口气,朗声道:“羊家一门上下尽是人杰,仰仗老夫人竭力操持,才能有今天的喜庆。老夫人大寿之日,老朽送上一张瑶琴。”

  话音落下,羊府的侍从把王允准备的瑶琴搬进来。

  看着侍从手托的瑶琴,蔡邕愣了下。他家里有一张焦尾琴,音色、琴弦、外形都是极好的。和当世的古琴相比,绝对能排到前三。

  如果送出的礼物是送蔡邕的焦尾琴,倒也无妨。

  王允赠送一张普通的古琴,效果太差了。

  费氏脸上的笑容不减,俗话说礼轻人意重,她做主人家的,不可能刁难王允。再者,她也知道王允是避难南城县,让一个落难的人赠送贵重礼物,实在是不合理。

  费氏面容慈祥,缓慢说道:“琴、棋、书、画,琴位列第一,是礼仪之器。羊家重礼仪,以诗书传家,一张古琴,正合老身的心意。”

  羊续和王炎一番交谈后,很欣赏王炎的能力。王炎设计斩杀杜贤后,他对王炎更是赞不绝口。正所谓爱屋及乌,羊续捋了捋长须,微笑道:“王子师一番心意,老夫在此多谢了。”

  王允闻言,顿时松了口气。

  事实上,他准备这张古琴都费尽了心思,很不容易才买到这张古琴。

  对王允而言,他已经尽了全力。

  “王允送这样的礼物,老夫人都不挑刺,令人佩服。嘿嘿,这样的古琴,本人家中不说有几十上百张,但至少,十余张是有的。”

  一名商人摇头,胖胖的面颊上流露出鄙夷之色。

  县衙的户曹是严宿的人,嘿嘿冷笑,跟着落井下石,道:“今天是老夫人七十寿辰的大喜日子,常言道人生七十古来稀,赠送一张古琴,的确让人失望。”

  “嘿嘿,他王允自身难保,也就这本事,指望他赠送贵重礼物,下辈子吧。”

  阴阳怪气的声音,在院子中响起。

  商人们小声的议论,没有明目张胆的说出来,这人却一点不顾王允的面子。

  王允神色尴尬,脸上火辣辣的烫。

  心里,更生出浓浓的屈辱感。他在朝担任御史的时候,权势赫赫,家里面颇有收藏,随意拿出一件,也能作为礼物。但遭到张让迫害后,王允带着儿子逃出洛阳,贵重物品一样都没有带出来。现在能平安度日,已经很不错,不可能像严宿一样购买价值连城的礼物。

  王炎察觉到王允的失落,心中怒火陡然冒起。

  这些人,太过分了。

  王炎目光扫过古琴,又扫过在场的人,道:“刚才是谁说我父亲也就着本事了?小子不才,请阁下站出来一见。”

  “我!”

  讥讽笑声,再一次传出。

  只见袁术一瘸一拐,迈步走了出来。他昨天晚上连夜进城后,便住在了县衙。今日一早,又跟着严宿一起来羊府为费氏贺寿。

  王炎目光盯着袁术,又瞥见严宿脸上挂着得逞的坏笑,心中顿时了然。这两人显然已经狼狈为奸,而袁术因为恨极了王炎,才毫无顾忌的侮辱王允。

  王炎说道:“袁公路,你嘴巴仍是欠抽,果然是没吃够苦头。”

  此话一出,袁术更是愤怒。

  两人针锋相对,火药味儿十足。

  羊续见气氛不对劲儿,连忙说道:“公路将军、王小子,今日是家母的七十大寿,请两位各退一步。有什么事情,下来再说。”

  王炎也知道打扰宴席不好,略作思考,便说道:“兴祖先生开口,小子就不和他计较。”

  袁术哼了声,淡淡道:“本将也尊重主人家,不过本将刚才说的是事实。你王家逃难到南城县,若是每人资助,连过日子都难,怎么可能送出更好的礼物?”

  “公路,不得放肆。”

  袁绍也来给费氏贺寿,见袁术表面上退步,实则拿捏着不妨,赶忙呵斥。

  袁术斜眼一扫,不搭理袁绍。

  曹操心中轻叹了口气,袁术可真是一根搅屎棍啊。以前和袁术相处,从没有现袁术这样的难缠无赖,现在怎么成了这幅模样呢?

  羊续见惯风雨,一眼就看穿了袁术以退为进的把戏。他国字脸骤然一沉,双眉倒竖,慑人威势弥漫而出,呵斥道:“袁公路,请尊重老夫的客人。”

  “我闭嘴,我这就闭嘴。”袁术嘿嘿一笑,脸上的鄙夷之色,展露无遗。

  王允听着刺耳的话,干瘦的双手,紧握成拳。

  想火,却不能。

  这个场合,王允不能乱来。

  然而,王炎却压制不住胸中的怒火了,他的老子被欺负,若是他还能无动于衷,那就真的成了忍者神龟。王炎往前踏出一步,歉声道:“兴祖先生,小子不愿意打搅老夫人的寿辰,但涉及到家父的颜面,请兴祖先生给小子一点时间,处理袁术提及的事情。”

  羊续皱眉,面露不愉之色。

  今天是他母亲的寿辰,纵然他很欣赏王炎,但王炎也不能随意打搅他母亲的寿辰。

  “老身不想庆生,奈何儿孙们言辞恳切,老身才答应了。他们觉得庆生重要,老身却觉得一般。和平日里相比,也就比较热闹罢了。”费氏布满褶子的脸上笑容慈祥,缓缓道:“你要处理袁术提及的事情,老身给你时间。”

  费氏和儿子羊续聊天时,得知儿子对王炎赞不绝口,也上了些心思。袁术出来搅局,正好可以观察一下。

  “妃儿这小丫头来了,快,快来祖母身边。”

  费氏忽然看到羊雅妃和貂蝉等人来了,手一招,把羊雅妃喊到身边。

  羊雅妃一出现,顿时引起一阵轰动。

  无数的年轻男子口咽唾沫,眼中流露出仰慕之色和贪婪-欲-望。

  今天的羊雅妃没有穿平日里的武士服,一袭长裙,端庄典雅,落落大方。她站在费氏的身边,亲昵的和费氏说话。听到费氏说袁术、王炎的事儿,她眸子中流露出浓浓的敌视。

  这登徒子,太可恶了。

  站在人群中的貂蝉和蔡琰,很快也知道了争执的原因。两女看向王炎,各自担心。只是蔡琰的眼中,更多了一丝不满,认为王炎举动太唐突了。

  王炎管不了这么多,他不能容忍袁术张口闭口侮辱自己的父亲。
网站地图导航:1 2 3 4 5 6 7 8