三国之雄霸天下 章节目录 第29章 比剑

作者:东一方书名:三国之雄霸天下更新时间:2015/06/15 10:31字数:2956

本站域名 www.boluoxs.com (菠萝小说) 手机访问 m.boluoxs.com
  “竖子,欺人太甚。”袁术噌的站起身,拔剑出鞘,张口喝道:“今日,本将让你知道侮辱袁家,侮辱本将的后果。”

  剑出鞘,厅中气氛骤变,火药味儿十足。

  王炎神色不变,不卑不亢的道:“当着蹇将军、袁将军和曹将军的面,你真要这样做?”

  此话一出,蹇硕顿时觉得面上没有光彩。好歹他是领头的人,袁术直接在席上拔剑,太放肆了。蹇硕轻咳两声,沉声道:“袁公路,放下剑,坐回去。”

  袁绍又说道:“一言不合就拔剑相向,这不是袁家人该有的姿态。你的一举一动,都代表了袁家,马上住手。”

  曹操狭长的眸子眯起,没有开口说话,看向王炎的眸子中,却多了一丝忌惮。

  刚才,他对王炎是单纯的赞赏。

  然而王炎一句话,撩拨得蹇硕和袁绍针对袁术,曹操不得不正视王炎。他不再是长辈对待晚辈的姿态,是一种同等身份的对待。

  袁术听了蹇硕、袁术的话,顿时火冒三丈。

  同时,更厌恶王炎挑事。

  袁术冷眼一扫,语气嚣张:“蹇硕,本将的事情不用你管。刚才你已经说了,本将是毛遂自荐来的,和你没有半分关系,更不受你统辖。既如此,不要插手本将的事情。”

  顿了顿,袁术又道:“袁本初,管好自己的事情就好。我的事,你少插手。”

  王炎心中暗暗笑,袁术这拉仇恨的功力,还真是没人比得上。

  两句话,就把蹇硕、袁绍得罪了。

  没有了蹇硕、袁绍插手,对付袁术就变得简单了起来。

  王炎仍是没有应战,说道:“袁公路,这是南城县,不是袁家,你真要动手?”

  袁术杀气腾腾,更是被怒火冲昏了脑袋。他听到王炎的话,认为王炎是开口威胁,目光转向严宿,问道:“严县令,你有意见吗?”

  “没有,将军随意。”

  严宿缩了缩脑袋,脸上流露出不敢得罪袁术的表情。

  心里面却笑开了花,巴不得袁术动手。

  袁术回过头,盯着王炎,冷冷道:“竖子,本将今日让你知道袁家人不可欺。”

  “似乎是袁将军以势压人,下官怎敢欺负你。”

  王炎冷笑一声,目光扫过蹇硕、袁绍,这两人仅仅是口头喝止,没有出手阻止,显然不愿意彻底得罪袁术。再者,严宿一副看戏的样子,更使得王炎没有回旋的余地。

  王炎昂然起身,道:“袁将军厚爱,王炎就恭敬不如从命了,请!”

  长剑出鞘,王炎大步走到大厅中央。

  “昔有项庄、项伯舞剑于鸿门,今日南城县衙,两位舞剑助兴,也是一大趣事。然而,比武斗剑是趣事,却不可伤及性命。否则,本将决不轻饶。”

  蹇硕面带笑容,语气却不容违抗。

  王炎持剑拱手致意,表示自己明白。

  袁术冷哼了声,浑然没把蹇硕的话放在眼中。他袁术出身袁家,更是袁家的嫡子,身份高贵,岂会听从一个阉人的命令?

  今日他要血溅县衙,让王炎知道有些人不能招惹。

  “小子,受死。”

  袁术脚步迈开,长剑一抖,剑尖犹如毒蛇吐信,直奔王炎胸口。

  剑若流光,透着森森寒意。

  “叮!”

  王炎挥剑格挡,脚下疾走,很快避开袁术的追击。

  眸子中,已然多了一丝认真。

  从刚才的交手判断,袁术虽然出身名门,却不是手无缚鸡之力,也精通武艺。

  两人交手,王炎抵挡的同时,不断躲避,没有真正交锋。

  袁术追赶着王炎打,眼见始终不能拿下王炎,气得牙痒痒,大吼道:“王炎,有胆量别躲避?”

  王炎哼了声,道:“袁将军咄咄逼人,就不能怪王炎不客气了。”

  一番话,有礼有节。

  这样一来,王炎又表明了自己的态度,是无意和袁术为敌的。可是袁术步步紧逼,他不得不出手攻击。

  如果伤了袁术,其他人没有理由责问王炎。

  袁术却更是怒火高涨,合着刚才王炎没有尽力,是陪他玩儿的。袁术大吼着,手中长剑攻击愈凶猛。

  剑光闪烁,杀气腾腾。

  王炎凝神以对,不再躲避,他挥动长剑抵挡,随着长剑力量的增加,王炎逐渐转守为攻。

  每一剑,都是王炎主攻,袁术防守。

  王炎眼神愈的冷静,盯着袁术步伐和剑招变化,嘴角渐渐拉开了一条弧度。因为随着王炎的攻击,袁术的步伐开始乱了。

  两人交手二十招后,王炎眸子一亮,现袁术的身形不稳。

  机会来了!

  王炎抓住机会,大喝道:“杀!”

  长剑抡在空中猛然劈下,挂着无可匹敌之势,直奔袁术头顶。

  一剑劈下,袁术赶忙挥剑格挡。

  “铛!”

  兵器交接,碰撞出一抹璀璨的火花。

  随即,就听袁术闷哼一声,手中的长剑也直接飞了出去,哐当一声掉落在地上。袁术双腿一软,一屁股坐在了地上,大口喘着粗气,面色也透着一抹苍白。

  王炎长剑落下,剑尖指着袁术,道:“你输了!”

  “输了又如何?有胆量你杀我啊!杀了我,你必死无疑。”

  袁术面红耳涨,眼中有着疯狂之色。

  王炎噗嗤一下笑出声,戏谑道:“我为什么要杀你?只因为你出言不逊吗?再说了,一条狗咬了我一口,我还得咬回去不成。”

  旋即,长剑入鞘,王炎转身回到坐席上坐下。

  袁术恨得牙痒痒,却无可奈何。

  当众丢脸,袁术再也没有留下的勇气,起身朝蹇硕拱手道:“本将身体不适,告辞。”说完,袁术大袖一拂,气哼哼的离开了。

  王炎看着袁术离开,眸子中一抹冷意骤然闪过。

  他和袁术的仇,算是结下了。

  王炎看了眼坐在上方的严宿,见严宿脸上流露出一丝遗憾,心中微冷。

  严宿处心积虑的对付他,这也是必须解决的问题。

  蹇硕没有因为袁术中场离去而尴尬,端起酒杯,笑吟吟的道:“刚才的比剑很精彩,王县尉更是年少英才,前途不可限量。本官带个头,我们敬王县尉一杯。”

  众人面带笑意,端杯敬酒。

  没有袁术,而众人又有意缓解气氛,曲意结交下,气氛很快恢复了热络。

  这一场宴席,持续到傍晚才结束。

  蹇硕应严宿的邀请留在县衙,王炎则带着曹操、袁绍往军营行去。
网站地图导航:1 2 3 4 5 6 7 8