大明妖孽 章节目录 第二十六章 浑水摸鱼

作者:冰临神下书名:大明妖孽更新时间:2015/06/15 10:31字数:2956

本站域名 www.boluoxs.com (菠萝小说) 手机访问 m.boluoxs.com
  (求收藏求推荐)

  一路上哈欠连天,胡桂扬回到了观音寺胡同,还没踏进胡同口,立刻有三位兄弟从不同方向迎上来,他们本应藏在暗处监视来往行人,这时却破例亮相。

  “嘿,三位哥哥,这是要去哪玩儿啊?”胡桂扬热情地打招呼。

  “你还敢回来?”“你干嘛回来?”“你怎么回来的?”

  三个人三句问话。

  胡桂扬又打个哈欠,“忙了一晚上,回家睡觉——赵宅还是我的家吧?”

  三人互相看了一眼,一个道:“去见大哥。”另一个道:“当然要见五哥。”第三人不置可否。

  胡桂扬不理他们,继续往胡同里面走,一路上见人就打招呼。

  胡同里的住户不是赵家义子就是多年的老街坊,互相都认识,平时见面起码要拱下手,今天却都变了模样,见到胡桂扬就跟遇见鬼一样,反应慢的仍然拱手,嘴里却一个字也说不出来,反应快的转身就跑,不管是自家还是别人家,能钻就钻。

  胡桂扬仍不在意,笑呵呵地步行,后面的三位兄弟追上来,跟在后面十余步,意见显然没有统一。

  偌大的赵宅里看不到人,胡桂扬仍进前厅,发现棺材已经不见,只好出门找间客房,脱掉鞋子,上炕倒头便睡。

  这一觉睡得昏昏沉沉,期间似乎受到推动、叫喊,胡桂扬在梦里给出的回答无懈可击,其实只是嗯嗯了几声,继续睡。

  一觉醒来,天还大亮着,胡桂扬睡得极不舒服,可耳边的声音过于嘈杂,由不得他酣睡,只好睁开双眼,好一会才听明白,有人在屋子里吵架。

  “……不只是我,还有几位兄弟,全都亲眼所见,还能有假?”

  “假是假不了,可这是三六弟,而且人也回来了,只怕是有些误会……”

  “虽是自家兄弟,可也老大不小……”

  胡桂扬翻身坐起,揉揉眼睛,说:“大哥、五哥,你们来了。”

  胡桂神、胡桂猛立刻闭嘴。

  胡桂猛昨晚亲自带队围捕火神教,抓获一百多人,唯独漏掉了最重要的几名头目,因此十分恼火,上前一步,“你昨天怎么会出现在火神庙?”

  胡桂扬伸个懒腰,“地下的叫朱雀神殿,地上的才是火神庙,听他们的意思,火神庙是给寻常百姓准备的,朱雀神殿则是忠实信徒的去处。按我理解,火神是帝王,地位虽高,但不管事,朱雀神殿是议事厅,种火老母是宰相、是阁老,地位低一些,手中却掌握实权。”

  老大、老五听得目瞪口呆。

  “你、你加入火神教了?”老大胡桂神既吃惊又担忧,“你知道那是一伙什么人?”

  “如果了解一点教义就算入教,咱们这些兄弟哪一位不曾加入几个邪教?”

  “绝子校尉”专门抓捕各地的妖言惑众者,与各色各样的教派接触颇多,先要有所了解,才能动手抓人。

  胡桂神脸色缓和,“我就说嘛,三六弟肯定是去查案。”

  胡桂猛不信,“哪有这么巧……我问你,你是怎么找到那里去的?”

  “误打误撞。呵呵,朱雀神殿暗藏出口,五哥没有查实就动手抓人,有点急躁了。”

  胡桂猛冷着脸,“火神教只是京城斜门外道的一部分……你怎么会成为‘火神传人’?”

  “这可冤枉我了,五哥昨晚应该看到了,我是恰巧站在那里、恰巧火焰升了起来,哪是什么传人?”

  “那你为何要说‘众生跪拜’的话?你知不知道,你消失之后,那里的所有信徒,还有一些官兵,都向火焰跪下了?”

  “官兵也跪?”胡桂扬觉得好笑,“那就是一句玩笑,没想到有人当真。”

  胡桂猛忍了又忍,没有发怒,“是火神教长老把你带走的吧?他们在哪?都有谁?”

  “一个铁匠、一个炭工、一个……”

  “我要名字。”

  “他们不说。”

  “那就找人画一下。”

  “蒙着面呢。”胡桂扬随口撒谎,“若非如此,他们也不会放我回来。”

  胡桂猛没有发怒,语气反而缓和下来,“三六弟,事情越闹越大了,你再这么胡闹下去,没人能帮得了你。”

  “五哥提醒得对,我要是想到了什么,一定立刻告诉你。对了,昨晚有兄弟出事吗?”

  大哥、五哥互视一眼,胡桂神道:“十九。”

  胡桂扬脸上的笑容消失了,十九郎胡桂锐生性洒脱,不拘小节,在兄弟们中间人缘极佳。

  “在哪?”胡桂扬问。

  “就在前厅,搬走棺材之后,他回去扫地……”胡桂神叹息一声,说不下去了。

  “大概什么时候?”胡桂扬心中已猜到答案。

  “夜里。”胡桂神含糊其辞。

  “身上有伤痕,而且凶手逃跑了,是吧?”

  “没人怀疑你,昨晚你根本不在城里,许多人能为你作证。”

  胡桂扬笑了一声,“我没在城里,但是正在城外参加邪神祭祀。”

  胡桂猛忍不下去了,“三六,这都什么时候了,说话还要阴阳怪气,你究竟知道什么?怀疑什么?”

  胡桂扬在炕上站起来,居高临下,大声道:“我知道有人在设局,目的是造出一个活生生的妖狐,我怀疑你们所有人,没错,就是所有人!”

  胡桂猛怒目而视,胡桂神不住摇头,“三六,你这话真是伤人,我们都在帮你,不遗余力。”

  胡桂扬冷笑,“三位哥哥先后遇害,而且都发生在观音寺胡同里,几十位兄弟严加守卫,竟然让凶手来去自如,在外人看来,这是妖狐作案,在我看来,解释只有一个:凶手就在咱们中间,而且不只一个。”

  屋子里安静了一会,胡桂猛怒道:“你这是不识好歹!”

  “不识好歹?我倒觉得自己目光雪亮呢。”胡桂扬笑了一声,放低声音,“几起刺杀,只有一次没成功。五哥,你出城迎接十六哥他们,真遇到伏击了吗?十六哥逃生,恐怕不是因为武功高强吧?”

  胡桂猛面皮涨红,“什么意思?你怀疑我和十六弟串通好了,专门陷害你?”

  “我刚刚说了,我怀疑所有人。”

  兄弟二人彼此怒视,谁也不肯退让,老大胡桂神上前相劝,“发生这么多事情,难免互相生疑,可咱们毕竟是兄弟,有同一个义父。”

  胡桂猛讥道:“三六说了,他怀疑所有人,大哥也不例外。”

  “三六弟真要是连我也怀疑……我也没办法。”胡桂神满脸苦笑。

  “两位哥哥别在我这里浪费时间了,不如去好好商量一下,怎么将我完美地变成妖狐。”

  胡桂猛勃然变色,瞪视胡桂扬,最后转身离去,再不说一个字。

  胡桂神留了下来,耐心劝道:“三六弟,你若说咱们兄弟当中有人生出异心,我信,可你把所有兄弟都给得罪了,于你有什么好处?”

  “正好让大家都知道,我与诸兄弟关系都不好,方便你们以后说我变妖。”

  “你、你越说越不像话。”胡桂神的脾气向来温和,这时也有点不满了,甩手要走。

  胡桂扬偏偏道:“大哥,请你帮我个忙。”

  胡桂神止步,冷淡地说:“说吧,别过分。”

  “不过分,请你给西厂汪直带句话。”

  “厂公不是我想见就能见到的。”

  “没关系,什么时候见到什么时候带话。”

  胡桂神寻思一会,“好吧,什么话?”

  “明天午时一过,我会去拜见袁大人。”

  胡桂神一愣,“拜见袁大人做什么?你找到义父遗体的下落了?”

  “我只是拜托大哥传句话而已,能不能听明白,那是汪直的事。”

  胡桂神迷惑地摇摇头,“厂公名讳不是随便叫的,你好歹也算是半个公门中人,小心一点。”

  大哥、五哥都走了,胡桂扬没有得意之情,他现在的策略是将一切事情挑明,尽可能将局势搅得更混乱,这个过程中,免不了会冤枉许多好人。

  “已经三个了,你究竟要杀多少人才肯罢手?”胡桂扬喃喃道,要论浑水摸鱼,那个暗中策划一切的“妖狐”才是真正的高手。

  独自在炕上坐了一会,三九弟胡桂大托着食物进来了,也不说话,放下就要走,显然是听说了三六哥“怀疑所有人”的言辞,感到受伤。

  “等会。”胡桂扬叫道。

  “饭里没毒。”胡桂大冷淡地说。

  “我还没变妖狐呢,没人会对我下毒。”

  胡桂大脸气得通红,“你连我也怀疑?怀疑我之前做的所有事情都是在陷害你?”

  胡桂扬看着三九弟,目光清澈,似笑非笑,“我希望有一个人能让我相信,可这样做的代价可能是我,还有不知多少位兄弟的性命。”

  胡桂大神情稍缓,“我决定以后跟随大哥了,我这人比较笨,只适合跑腿儿,五哥比较严厉,我怕我跟不上。”

  “明智的选择。”

  “三六哥也应该选择一方,只靠你自己,不可能逃脱困局。”

  “不急,我现在的选择太多,有点花眼。”胡桂扬笑道。

  “三六哥还有什么事?”胡桂大突然又变得冷淡。

  “谁决定将棺材搬走的?”

  “遗体不在,棺材摆在那里不太合适……你问这个干嘛?”

  “棺材里有些线索,决定将它搬走的人,就是我最怀疑的人。”

  胡桂大沉默良久,“我已经追随大哥,说的话你还信吗?”

  “果然是五哥。”胡桂扬微微一笑,这就是他想得到的答案。

  他有预感,最后的时刻快要到了。www.bolUOxS.Com
网站地图导航:1 2 3 4 5 6 7 8