大明妖孽 章节目录 第二十三章 种火老母

作者:冰临神下书名:大明妖孽更新时间:2015/06/15 10:31字数:2803

本站域名 www.boluoxs.com (菠萝小说) 手机访问 m.boluoxs.com
  (求收藏求推荐)

  胡桂扬没这么好骗,立刻猜出何百万肯定借助了某种道具的帮助,至于他为什么这么做、做给谁看就难说了。

  “跟上去。”胡飘扬小声道,没去查看有无机关,而是当先向大门口跑去,他还隐约记得方向。

  “你已经赢了,还要干嘛?”

  “对啊,我赢了,从现在起你是我的仆人,得服从我的命令,不准多问。”

  何五疯子一呆,马上跟上来,跑在前面开门,真的不再问东问西,他这人如果要说有什么优点,那就是愿赌服输。

  何家孤零零地守在胡同口,四面皆路,两人跑得稍慢一点,出门已经看不见何百万的身影。

  “我爹会遁形,真是……真是……他竟然不教我!”何五疯子大为愤慨。

  “去薛六家。”

  何五疯子的双腿比心思转得快,跑出十几步了,才问道:“我爹去薛六叔家了?”

  “嗯。”

  何五疯子对这一片极熟,黑夜里也认得路,跑在前面,只是一瘸一拐地跑得不快,路上碰到过几名醉鬼,却不见何百万。

  “我爹竟然会法术,我一定得学,起码治好我这条腿。”

  “铁拐李是神仙,照样瘸腿。”

  保五疯子闻言大失所望,“唉,也对,能治的话,我爹早就给我治了。”

  神木厂大街比较宽阔,虽是半夜,偶尔也有人来来往往,胡桂扬放慢速度,改为步行。

  是夜明月高悬,街上白花花一片,如同缓缓流动的河水,两边的房屋仿佛石砌的堤岸,行人则像是迷失方向的鱼儿。

  街上的人渐渐增多,奇怪的是,这些人步履正常,不像是城外常见的醉鬼,而且都不叫嚷,偶尔说话也是靠在一起耳语。

  胡桂扬不由自主也压低了声音,“今天是什么特别日子吗?”

  “不知道啊。”何五疯子声音更低,“这些人……都是活人吧?”

  “活人。”胡桂扬这时不想吓唬何五疯子,“没准活得比咱们还要久。”

  何五疯子不怕活人,只怕鬼,稍稍安心,“瞧,这些人是去火神庙。”

  火神庙建在路边,占地不大,大门敞开,殿前的空地上挤满了人,排着曲折的队伍,似乎都在等待什么。

  离得近了,何五疯子更加确认这都是活人,胆子又大起来,拉住走过的一名男子,问道:“这里在干嘛?”

  男子打量何五疯子两眼,小声说:“你们不知道?”

  “知道就不问了。”

  “你俩是做什么的?”那人反问。

  “和你有什么关系?”何五疯子蛮横地道。

  胡桂扬反应快,“我家是开炭厂的。”

  “怪不得,那你们来对地方了,今天是传火日,但凡动火的行当,都来火神庙求取火种,保一年炉火旺盛,不灭不灾。”

  “原来如此。”胡桂扬失去了兴趣,等那人走开,向何五疯子道:“薛六家在哪?”

  “咱们不去领一份火种?”

  “不领。”

  何五疯子指着前方不远处的一条小胡同,“就在那里。”

  虽然紧邻大街和火神庙,胡同里却空无一人,道路狭窄得只容两三人并肩。

  薛家是座小院,藏身于黑暗之中,何五疯子也得慢慢寻找,“到了,就是这家,咱们要进去吗?”

  “当然。”

  “我去敲门。”

  胡桂扬抓住何五疯子的胳膊,拉着他躲到路边的一棵树后,那树镶嵌在墙壁里,只露出一半,勉强能挡住两人的身形,好在天黑,除非特意过来查看,没人能发现他们。

  从大街的方向飘来一团亮光,很快来到近前,原来是一个人提着灯笼,到火神庙求取火种的人都不提灯,这人的出现因此显得有些诡异。

  提灯者身后还跟着两人,站在薛家门口,咳了两声,随后低声道:“弟子三人,求拜种火老母。”

  等了一会,院门打开,三人入内。

  胡桂扬心生纳闷,旁边的火神庙供着火神祝融,这几个人却来拜什么种火老母,着实奇怪。

  没过多久,又有人陆续赶到,或提灯笼,或者空手,说出同样的话,就能进入院内,前前后后不下二十人。

  趁着没人,何五疯子小声道:“薛家不大啊,就一个小院、一间房,塞十个人都觉得挤。”

  胡桂扬也琢磨不透,“走,进去瞧瞧。”

  何五疯子常在江湖上混,平时胆大,这时却谨慎,“薛家怕是在搞怪,要小心。”

  胡桂扬另有一层理解,“没错,这可能是陷阱,专门给我设下的套儿,可我得进去,只有尽快变成‘妖狐’,让形势明了,我才能找到出路,像现在这样敌明我暗,我一点胜算也没有。”

  “啊?”何五疯子一句没听懂。

  “来吧。”胡桂扬快步走到薛家门口,何五疯子只得跟上。

  “弟子两人,求拜种火老母。”胡桂扬开口道。

  门开了,里面却没有人,胡桂扬首先迈步进去,何五疯子紧随其后。

  院子的确不大,几步就能走到房门前,左手边堆着木柴,右手边放置箩筐扁担等物,与寻常百姓人家没什么不同。

  院子里没人,不知院门是怎么打开的。

  “这可不像神仙的做派。”何五疯子小声提醒,他小时候见过“神仙”,比较有经验。

  胡桂扬两步走到唯一的房门前,刚要伸手去推,房门自行打开,让出路来。

  屋子里漆黑一片,胡桂扬毫不犹豫地进去,何五疯子想拉没拉住,立刻跟进来。

  房门在两人身后关闭。

  何五疯子骂了一句脏话。

  虽然看不到,胡桂扬却能确定屋子里还是没人,不知道下一步该做什么,只好伸出双臂,前后左右到处摸索。

  何五疯子抓住胡桂扬的腰带,在身后寸步不离。

  “你胆子不是挺大吗?”

  “我不怕人,只怕鬼。”

  胡桂扬哼了一声,他不怕,因为他知道这一切都是在故弄玄虚,院门、房门自动打开必有机关,只是隐藏在黑暗中让外人看不到而已。

  “鬼要是这么可怕,大家还活着干嘛?都死了变鬼,吓唬活人多好。”

  “鬼……享受不到人间美食,不能生儿育女。”

  “许多人习文练武时,食不知味,宫中阉宦都不能生儿育女,怎么没见他们急着变鬼?”

  “呃……”何五疯子语塞,心思本来就慢,这时更是无从答起,忽然觉得前面的胡桂扬身子一沉,竟向地下坠去,他不肯撒手,跟着一块掉了下去,倒是不用回答了。

  笔直下坠一段距离,两人掉在一团软软的东西上,翻身坐起,发现身下是一堆干草,下面似乎还有注水的皮囊,微微晃动。

  前方有亮光,照出一条曲折的通道。

  “薛家地下居然有这个!我来过多少次,六叔也没请我下来参观一下。”

  胡桂扬跳到地面上,拍去身上的草棍,“你相信鬼会挖地道、点火把吗?”

  “难说。”何五疯子嘴上不承认,心中却没那么害怕了。

  两人正犹豫着要不要顺着地道往前走,头顶扑通几声,又掉下来三个人,他们早有准备,一落在草堆上立刻跳到地上。

  “嘿,这怎么有人?”第一个跳下来的中年男子惊讶地说。

  胡桂扬立刻拉着何五疯子让到一边,也不说话,侧身做出请的姿势,接连跳下来的三人疑惑不解,还以为是这是今年的新规矩,点点头,往地道深处走去。

  等这三人走远,胡桂扬立刻跟上。

  地道不长,拐了几个弯,最后一段是十几级台阶,下面是一座宽阔的大厅,像是一座大溶洞,容纳几百人不成问题。

  大厅里火把极少,照得人影绰绰,显出几分阴森,何五疯子又有点惧意,在胡桂扬身后跟得更紧了。

  厅里已经聚集了近百人,分排站立,两人刚走下台阶,就有一名身穿火红色衣裳男子迎过来,双手捧着茶盘,上面摆着数杯茶水。

  胡桂扬笑笑,表示不渴,那人不肯让开,眼中闪过一丝疑惑。

  喝茶显然是一道程序,胡桂扬只得拿起一杯,转身示意何五疯子也拿一杯,红衣男子看着他们喝下一口,这才让开。

  胡桂扬与何五疯子按序站立,只见附近的人都是男子,穿着各异,有些人脚边放着熄灭的灯笼,无不站得笔直,一言不发,整个大厅里静若无人。

  何五疯子可以不开口说话,但是很难站直,只好用一条腿支撑身体。

  又过了多半个时辰,赶来的人已近二百,站成十多排,仪式终于开始,先是前排,然后一排排照做,众人皆喊:“种火老母,燃我慧心。”

  轮到胡桂扬这一排时,何五疯子的公鸭嗓分外清晰。

  如是反复七次,每次喊出的话都不相同,好在比较简单,一学就会,两名外人不至于漏馅。

  大厅最里侧,突然冒起一团火,骤升骤灭,第一排人跪下,随后每冒出一团火,就有一排人双膝跪地。

  等到十几排人都跪下,再冒出的火竟然变成了翠绿色,高达数丈,直逼大厅顶部,众人疯狂地大叫“种火老母”,良久方歇。

  火势稍弱,火中赫然出现一张模糊不清的老妇脸孔!

  何五疯子吓得发抖,胡桂扬则是一惊,一时看不出破绽。

  “魔降妖狐,为害人间,火神要选一位传人替天行道,剪除此妖。”火中的脸开口说话了,“你们当中,谁能接此重任?”www.bolUOxS.Com
网站地图导航:1 2 3 4 5 6 7 8