三国之雄霸天下 章节目录 第24章 不做死就不会死

作者:东一方书名:三国之雄霸天下更新时间:2015/06/15 10:31字数:3329

本站域名 www.boluoxs.com (菠萝小说) 手机访问 m.boluoxs.com
  牛有德察觉到情况不对劲儿,阴冷的脸上露出犹豫之色。

  思虑片刻,牛有德给了个模糊的答案,朗声回答道:“我兄弟没有亲眼见到真实的情况,我怎么知道呢?王县尉,您不用诈我。”

  王炎心中冷笑,这种回答,破绽太明显,真以为百姓看不出来吗?

  严宿派这样的人挑衅,真的是瞎了眼。

  王炎不再追问,话锋一转,继续道:“我刚才问你,我麾下有没有死伤一兵一卒?你肯定的回答没有;我再一次询问的时候,你却避而不答,唉,真是令人无奈。事实上,这一战损失了三十二名士兵。罢了,纠缠这个问题没有意义,本官换一个问题。”

  牛有德心中开始紧张起来,沉声道:“是我向你求证消息,怎么变成你问我。”

  王炎说道:“你向我求证什么消息?”

  牛有德想都不想,回答道:“我询问你,是想要求证,你是不是和杜贤早就认识。这一次杀死杜贤,是否是想要赚取威望和百信的信任。”

  王炎表情平静,淡淡说道:“本官之所以问你,就是要回答你求证的答案。现在,明白我为什么要问了你吗?”

  很平淡的话,却让牛有德面色大变。

  这一下,他反而被绕了进去。

  原本想刁难王炎,没想到让自己陷入被动。但此刻当着无数百姓的面,牛有德无法反驳,只得道:“请大人问。”

  王炎神色自信,问道:“本官昨日傍晚抵达仙姥峰,而后上山斩杀杜贤。你兄弟是什么时候知道杜贤被杀的?”

  牛有德眼神兴奋,似乎是觉得抓住了机会,立即说道:“我兄长在晚上亥时三刻得到的消息,不久后,就被你的士兵现。他连夜逃回,早上进城不久,便去世了。”

  “一派胡言。”

  王炎冷着脸,骤然厉喝。

  牛有德眼看着王炎,心中咯噔一下。

  王炎一开始询问死伤士兵时,故意挖了一个坑让牛有德跳进去。现在,说不定又挖了一个坑,以至于牛有德没有察觉。

  然而,牛有德却不清楚坑在什么地方。

  只是心中不安,总觉得中计。

  王炎眼神凌厉,冷声道:“昨日中午,本官带兵抵达黎河附近,在河岸边扎营休整。本官料定杜贤会趁机袭击,所以当杜贤带兵袭击时,本官让少许士兵在后方的林中擂鼓摇旗,虚张声势。本官吓退了杜贤,却没有派兵追击。”

  “本官料定杜贤会现虚张声势的情况,会再一次追来,又在林中布下了埋伏。”

  “当杜贤率领山贼进入山林,我的伏兵以弓箭手攻击,再仰仗黄忠出战,得以斩杀杜贤。那一战,本官麾下的士兵损失三十二人,却斩杀了四百五十六名山贼,俘虏三百四十四人。”

  “之后,本官率军推进,在傍晚时分抵达仙姥峰,勒令山贼投降。”

  “杜贤、杨平等仙姥峰一众贼被杀,山上的人群龙无,最终全部下山归降。这才是这一战的详细经过,这件事羊家的护卫可以作证。”

  王炎怒目圆睁,沉声道:“至于你的话,实在是荒谬。”

  牛有德咽了口唾沫,眼珠子滴溜溜一转,连忙道:“王县尉,我也只是听我兄弟说的。我这次拦路,只是求证消息而已。”

  王炎大袖一拂,沉声道:“你刚才的一言一行,是求证消息的样子吗?依本官看,你恐怕是别有用心,是受人指使,故意来给抹黑的。来人,把牛有德拿下。”

  两名士兵冲上去,直接把牛有德扣押。

  牛有德挣扎着,大声道:“王县尉,无凭无据,你不能抓我。”

  王炎目光看向周围百姓,大声说道:“本官被牛有德污蔑,这不要紧。然而,本官代表的是军营,是军中的士兵。本官遭到污蔑,意味着军队的士兵便受到了侮辱,他们也被抹上了勾结杜贤的骂名。”

  “因为这个骂名,士兵无法抬头做人,而士兵的家人走到哪里,都要被指指点点的。”

  “你们当中,必定有亲人当兵。将来,其他百姓的家人,也可能会入伍当兵。难道,你们能忍受自己的亲人被侮辱吗?能忍受自己家人进入这样的军营吗?”

  “再者,这次阵亡了三十二人。这三十二个兄弟,都是为了保卫南城县的平安而死,死得光荣,死得壮烈,是功勋烈士。如今一个牛有德冒出来,他们就要背上骂名,他们能甘心吗?你们愿意看着自己死去的亲人背负骂名吗?”

  王炎愈的激动,挥舞着手,大声道:“本官说这么多,不是想说什么,只是想要请大家帮个忙,都想一想,看看是否认识牛有德。他到底是不是名叫牛有德,或者,他是谁派来的?到底有什么企图?”

  “大人,我认识牛有德。”

  王炎刚说完,人群中就传出一名百姓的声音。

  这个百姓所在的位置,正是之前牛有德冲出来的位置。

  王炎摆手道:“请说。”

  百姓道:“牛有德是一个赌鬼、酒鬼,嗜赌如命,输了房子、女人,连唯一的女儿也输给了人。他经常喝酒,喝了酒就疯。”

  王炎微微颔,又问道:“还有认识他的人吗?”

  “我认识。”一个身材干瘦的青年站出来,指着牛有德道:“大人,牛有德嗜赌如命是真的,我还知道他是严盛的人,经常跟在严盛身边做事。”

  “不,我不认识严盛。”

  被抓住的牛有德,忽然大声吼叫,脸上流露出一丝惊恐。

  牛有德此刻,心中后悔无比。

  没想到他的底细,竟然在眨眼工夫被摸清楚了。

  王炎问道:“严盛是谁?”

  青年犹豫了一下,回答道:“严盛是县令唯一的儿子。”

  这一刻,王炎明白了过来。

  这件事可能是严盛指使牛有德干的,亦或是严宿安排严盛做的。

  王炎拱手道谢,看向牛有德,沉声道:“本官刚刚上任,县令就让本官带兵去剿灭杜贤,以免杜贤为祸百姓。管中窥豹,县令必定是嫉恶如仇的人,不可能和杜贤沆瀣一气。县令如此,他的儿子严盛也必定盼着剿灭杜贤,不可能撺掇牛有德污蔑本官。”

  一番话处处替严宿、严盛开脱,越是如此,却越让人觉得严宿、严盛居心叵测。

  牛有德张大嘴,弄不清楚王炎的目的了。

  他是严盛派来的,是要污蔑王炎,可王炎怎么还替严盛开脱呢?

  王炎眼睛微微眯起,继续道:“本官认为,这一次污蔑,必定是牛有德对严盛心怀不满,才故意杜撰了一个人出来,想让本官怀疑严盛,进一步想污蔑县令。”

  “牛有德居心叵测,着实可恨。”

  “三十二名死去的烈士不能侮辱,军营的荣誉不容玷污。”

  “黄忠,斩杀牛有德。”

  王炎冷着脸,眼中杀机闪烁。

  “不要,不要杀我。”牛有德吓得魂飞天外,再也稳不住了,大声道:“不是我,是严盛吩咐的,是严盛让我这么干的。”

  一句话,周围一片哗然。

  百姓不是傻子,都明白了过来,对严家更是心怀不满。

  “还敢污蔑严盛,其罪当诛。”

  王炎冷声下令,他心中没有半分怜悯。牛有德站出来污蔑他的时候,就该想到现在的后果。这件事又涉及到严盛和严肃,王炎就不会客气。

  黄忠对王炎的反击无比佩服,王炎话语中处处为严盛和严肃开脱,可事实上,却不断重申这件事和严家有关系。

  黄忠拔刀斩杀牛有德,便又回到自己位置。

  牛有德被杀,一场小插曲过后,王炎又带着军队继续前进。
网站地图导航:1 2 3 4 5 6 7 8