大明妖孽 章节目录 第十八章 第二次错认

作者:冰临神下书名:大明妖孽更新时间:2015/06/15 10:31字数:2870

本站域名 www.boluoxs.com (菠萝小说) 手机访问 m.boluoxs.com
  (求收藏求推荐)

  门窗皆闭的屋中,掠过一阵阴风,外面一片漆黑的夜里,响起一声惨叫。

  胡桂大只觉得全身的毛孔里散发出一阵冷意,随后是一团热气,心脏狂跳数下,突然静止不动,他想,如果真有灵魂出窍这种事,大概就是这种感觉。

  “三六哥!”

  棺材里没有声音,胡桂大就在这一刹那生出难以言说的疑心,掀开被子,翻身而起,来不及找蜡烛,直接扑到棺材边,向里面望去,可是太黑,什么也看不到,只好弯腰向里面探身,伸手去摸。

  手腕子被擒住的那一刻,胡桂大整个人都瘫了,耳朵里轰的一声,脑子里空白一片,过了一会才稍稍恢复神智,发现自己正奋力挣扎,耳边还有声音劝慰自己。

  “嘿,是我,冷静点儿。”

  “三六哥?”胡桂大终于清醒了。

  “嗯,怎么回事?”

  “刚才有阵风……外面有人叫喊。”

  事实上,叫喊声还在,不再是惨叫,而是在唤人帮忙。

  胡桂扬坐起,双手一撑跳出棺材,抓起地上的鞋子就向外跑去,“我一直都在,是吧?”

  “在,一直都在,我没睡觉,从来没看到你动过。”

  胡桂扬心中稍安,一边穿鞋一边用肩膀撞门。

  他们两个出来的比较晚,人群都跑到大门外了。

  又有一名赵家义子遭遇伏击。

  六郎胡桂强曾是赵瑛最欣赏的义子之一,武功与才智皆处上乘,唯有一点,太好胜,与别人有争执时寸步不让,非要对方认错不可。

  在搞砸了一项重要任务之后,胡桂强失去了义父的重视,他不服气,最早离开赵宅自立门户,最早娶妻生子,向外界证明“绝子校尉”全是无稽之谈,最早经商,几年间赚了不少钱,观音寺胡同里,除了赵宅,就数他家的宅院最大。

  胡桂强很少参与兄弟们的任务,偶尔以商人的身份提供一些帮助,可是接连出事之后,他还是重返赵家,接受大哥、五哥指派的任务,负责监视一段胡同,没有半句怨言。

  可他几年没做这种事了,身手大不如从前,刺客出现在身后的时候,他一点也没察觉到。

  后脑一击致命,后背上的四道爪痕则是标记,表明人是妖狐所杀。

  胡桂强躺在自家大门口,离赵宅只有百余步,周围站着一圈人,他的妻儿还在家中后院,虽然听到声音,但是严守规矩,没有出来,还不知道遇刺者是谁。

  之前发出惨叫的是另一名义子,二十三郎胡桂宣,他来与六哥胡桂强交接,远远地发现不对劲,立刻加速跑来,还是没能救到人,但是与刺客打了一个照面,交手一个回合,肩膀受伤。

  “刺客用的不是双刀,双手是一对兽爪。”二十三郎胡桂宣捂着肩膀,悲愤至极,“刺客偷袭六哥,否则的话,以六哥的本事……”

  胡桂宣突然闭嘴,惊讶地看着前方,众人的目光顺着看去,很快落在同一个人身上。

  胡桂扬人刚到,气还没喘匀,又被盯上了。

  这回他没有立刻胡说八道,而是走到尸体前看了一眼,“没人追赶刺客吗?”

  “刺客跑出不久,突然消失了,有人还在追。”胡桂宣冷淡地说,目光扫来扫去,寻找能做主的人,偏偏大哥、五哥都不在。

  胡桂扬想说点什么,又觉得多余,转身离去,大声道:“我随时都在。”

  等他走远,人群骚动起来,胡桂大还在原地,听不下去了,“不是三六哥,肯定不是,我能作证,他一直在前厅休息,睡在棺材里,半步也没出来过。”

  “他睡棺材里?义父的棺材?”有人问。

  胡桂大后悔说出这句话了,“这又怎样?三六哥负责搜寻义父的遗体,要在里面找线索,重要的是他没离开过,还是被我叫醒,一块出来的。”

  有人向二十三郎胡桂宣问:“你看到刺客的脸了?”

  “没有,他蒙面,只是……太像了,咱们兄弟相处这么多年,就算蒙面,也能认出大概来,之前二八弟不也认错了?”

  人群沉默了一会,有人道:“一个人认错一次,还能另一个人再认错一次?”

  胡桂大气愤地说:“你们没听到我刚才说的吗?三六哥根本没离开……”

  “是他的身体没离开,三九弟,你在厅里有没有发现奇怪的事情?”

  胡桂大马上想那阵来历不明的阴风,但他摇摇头,“哪来的怪事,你到底想说什么?难道三六哥魂魄离身,半夜刺杀自家兄弟?”

  没人接话,全都你看我我看你。

  胡桂大更加气愤,“咱们跟随义父多年,抓到的妖仙哪一个不是骗子?你们竟然相信魂魄离身这种事!”

  众人有些羞惭,片刻之后还是有人说:“这事实在蹊跷,整条胡同都受到监视,什么人能瞒天过海,刺杀六哥?再说,义父只是证明他抓到的人不是妖仙,可没证明整个人世间没有鬼神。”

  众人点头,胡桂大又急又气,再向远处望去,黑夜里已经看不到三六哥的身影。

  胡桂扬回赵宅的路上遇到骑马疾驰而过的五哥,胡桂猛正成为事实上的义子领袖,接连几天没怎么休息,这时又不知要去哪里,从三六弟身边经过时,大喊道:“回家去,别乱闯!”

  在赵宅隔壁,大哥胡桂神正在上马,对几名兄弟说:“事已至此,不是咱们兄弟能处置得了的,必须上报……你们等我消息。”

  胡桂神看到了黑暗中的三六弟,招招手,示意他过来,胡桂扬没动,反而向赵宅里面走去。

  胡桂神无奈地摇摇头,独自骑马离去。

  赵宅悄无声息,里面的人不是出去查看情况,就是躲藏起来。

  胡桂扬坐在厅前的台阶上,所思所想并非眼前的危机,而是多年前的往事,那时他们刚到京城,对什么都觉得新鲜,淘得像一群下山的猴子,义父很严厉,干娘则总是袒护他们,从称呼上就有区别,“义父”比较正式,“干娘”比较亲切。

  奇怪的是,干娘信佛,而且十分虔诚,在后院建了一座佛堂,香灯昼夜不灭,经常出钱出物斋僧修寺,有几名义子深受干娘影响,当着义父的面不敢表现出来,私下里其实深信报应循环。

  胡桂扬站起身,独自来到后院的小佛堂里,干娘过世已久,佛堂依然一尘不染,佛像、蒲团俱在,只是灯不再点亮。

  站在门口,黑暗中他几乎什么都看不清,但是在想象中他知道东西在什么位置,他没受到干娘的影响,却经常跑这里玩,向干娘要钱要食物,甚至偷走过一尊小金佛,结果发现那是铜像,内部中空,根本不值钱。

  再大一些以后,胡桂扬老实多了,只是管不住一张嘴,时不时冒出怪话,不讨人喜欢。

  “三六哥。”胡桂大不知什么时候来了,轻轻唤了一声。

  “如果干娘还在,遇见这种事情她会怎么说?”

  胡桂大微微愣了一下,“干娘心最善,看谁都不是坏人……我敢保证,她若在,绝不会指责咱们兄弟中的任何一人是妖狐,她会一直诵经拜佛,等义父查出真相。”

  “是不是挺奇怪?”

  “什么奇怪?”

  “干娘如此虔诚的信徒,却与义父相安无事,甚至相亲相爱,直到干娘去世之后,义父才敢买几个丫环,说是要纵情酒色,其实从来就不懂什么叫‘纵情’。”

  “三六哥,跟我走吧。”

  胡桂扬转过身,发现三九弟胡桂大已经将包袱都打好了,挎在肩上,一脸的严肃。

  “无处可逃。”胡桂扬笑着说,“你还不如拿出点银子,咱们去本司院胡同风流快活去,领略一下什么叫真正的‘纵情’。”

  “总得试一下,不能让敌人就这么得逞。”胡桂大一点笑容也没有,“趁着我还没决定投靠谁,你就听我一句吧,把你送走之后,我就要做出选择了,到时候可没精力再管闲事。”

  胡桂扬没问三九弟要选谁,“好吧,天亮之后我要先回趟家。”

  “嗯,也好,或许能掩人耳目。你自己回家,准备好东西,别出门,下午我会去找你,说走就走。”

  看到三九弟一本正经地做出安排,胡桂扬又笑了,“回想小时候,你一认真,就是要做坏事。”

  胡桂大绷了一会,也笑了,“我参与的所有坏事都少不了你,而且你都是主谋。”

  “这回我不是主谋啦。”胡桂扬接过包袱,里面是他的衣物,刚拿来没多久,又要送回去。

  “刺客自以为天衣无缝,其实已经露出马脚,大哥、五哥很快就会反击,一有消息我就会想办法通知你,到时候你还可以回来。”

  “只要离开,我就不会再回来。”胡桂扬抬头望了一眼,“逍遥自在才是我想要的生活。”

  “自在去吧,我可要往上走,越高越好,有一天,或许我也能……像义父一样……”

  “哈哈,我觉得你能当都督,比袁彬的官位还高。”

  天亮不久,胡桂扬挎着包袱离开赵宅,兄弟们仍与他打招呼,胡同里的邻居却有点恐慌,一见他就躲,只有孙龙例外,非要拉他进自家坐会儿。

  胡桂扬婉拒了,直接回史家胡同二郎庙附近的家。

  大门竟然没有锁,虚掩着,一推就开。

  已经没什么事能让胡桂扬惊讶了,何况又是自己家,迈步进院,只见蒋二皮、郑三浑正在打扫院子,一看到他进来,同时露出谄笑,“胡大人,这可是你的不对,娶亲怎么也不提前告诉我们一声?”

  从耳房里走出一名瘸腿少年,眼睛一大一小,歪头盯着胡桂扬,“你以后敢对三姐不好,我把你的狗窝拆了。”www.bolUOxS.Com
网站地图导航:1 2 3 4 5 6 7 8